第六十四篇 新耶路撒冷(六)
总纲目




拾肆 殿
 一 主神全能者和羔羊
拾伍 光
拾陆 荣耀
拾柒 显出来的样子

拾肆 殿


 在前几篇信息里,我们已经看过城本身、根基、城墙、门和街道。现在我们来看殿,这在圣经里是非常重要的题目。

 一 主神全能者和羔羊

 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节说,『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这节清楚的说,新耶路撒冷里没有殿,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在旧约里,神的帐幕是神殿的前身。新耶路撒冷乃是神的帐幕,(启二一3,)作神的殿。这指明在新天新地里,神的殿要扩大成为一座城。城的尺寸,长宽高都相等,(启二一16,)指明全城就是至圣所,也就是内殿;所以城内没有殿。

 二十二节的殿,原文不是指一般包括至圣所及圣所的整个殿;乃是指内殿,就是至圣所。主神全能者和羔羊就是内殿;这表征神和羔羊自己是我们事奉神并居住的地方。圣城是神的帐幕,是为给神居住;神和羔羊是殿,是为给蒙救赎的圣徒居住。在新天新地里,新耶路撒冷乃是神与人相互的居所,直到永远。

 整座新耶路撒冷城乃是至圣所,而神和羔羊是这城里的殿。我们若将这两点放在一起,就会领悟这座城就是神和羔羊。因为整座城是至圣所,并且因为神和羔羊是内殿,所以这城就是神和羔羊。

 再者,整座城也称为帐幕,(启二一3,)正如男孩是男人的前身,帐幕也是殿的前身。在殿出现之前,先有帐幕;但帐幕达到丰满,就成了殿。因此我们需要记住三点:整座城是至圣所,殿是神自己和羔羊,以及整座城是帐幕。我们把这三点放在一起,便看见神自己就是整座新耶路撒冷城。

 然而,我们在别处曾指出,整座新耶路撒冷城也是蒙神救赎者活的组成。一面,神就是整个城;另一面,这城是蒙救赎者活的组成。你若觉得用你天然的心思很难理解这事,那么让我问你这问题:我们不是说今天的召会就是基督,我们不也是说召会是所有信徒的组成吗?一面,召会是所有信徒的组成,另一面,基督是头也是身体。所以我们就有『身体基督』这个辞。林前十二章十二节指明,基督不仅是头,也是身体;『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召会和新耶路撒冷的原则是一样的。

 召会是基督的扩大。基督自己是个别的基督,但召会是团体的基督,是扩大并扩展的基督。所以,召会是基督的扩展,基督的扩大。同样,新耶路撒冷是三一神的扩大和扩展。

 许多热心宗教的人不会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他们缺少经历。有些人甚至毁谤我们,说我们教导进化成神。我们不承认这种毁谤的指控,但我们的确说,我们是神的扩展和神的扩大。今天反对且批评我们的人得成全之后,他们会说,『李弟兄,你是对的,我们为着曾反对你向你道歉。我们在恩典时代没有经历,为这缘故,我们愚昧的反对你。但我们在国度时代受了对付,并且已经得成全了。既然我们一同在永世里,我们要与你和好,求你赦免我们。』若有人说这话,我会告诉他们,我在恩典时代已经赦免他们了。迟早,在今世、来世或永世,反对我们的人必须承认,圣经终极的启示描绘出新耶路撒冷是神的扩大。

 新耶路撒冷是殿也是帐幕。这就是说,新耶路撒冷不仅是神的扩大,是殿;她也是帐幕,神和羔羊以自已为帐幕,覆庇祂所救赎的人。启示录七章十五节论到大批的群众在天上的殿里事奉神,说,『所以他们在神宝座前,昼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神要用自己覆庇祂所救赎的人。在诗篇九十篇一节摩西说,『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摩西认识神自己是我们永远的居所,我们永远的住处,诗篇九十篇是这事的预言。我并不在意住在天上的大厦里,我宁愿住在神里面,甚至住在神的扩大里。我们天然的心思绝不会想到,我们能住在神里面;虽然如此,整座新耶路撒冷城将是神自已作我们的居所。神的扩展和扩大要作我们永远的城,我们要住在其中直到永远。所有蒙神救赎的人都要在神和羔羊这殿里,事奉并居住。

 在旧约和新约里,帐幕都是殿的前身。当主耶稣成为肉体的时候,祂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约一14,)并且祂也是殿。(约二19~21。)今天召会就是殿。(林前三16。)在圣经里,一再使用帐幕和殿这两个辞。因此,我们若要认识新耶路撒冷,就必须研读新旧约里所有关于帐幕和殿的部分。严格说来,帐幕主要的不是给人居住,乃是为作神的居所。最终新耶路撒冷要作神和人的居所,这就是说,她是相互的居所。神要作我们的居所,我们也要作祂的居所。

 主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约十五4,)这话就是互为居所的小影。住在主里面,意思就是以祂为我们的居所,为我们的住处。当我们以主为我们的居所,祂就住在我们里面。这个居住是相互的,因为我们住在主里面,主也住在我们里面。不必等到要来的新耶路撒冷,我们才住在主里面,并且让主住在我们里面。我能刚强的见证,很多时候我知道我真是在主里面,祂也的确住在我里面。甚至今天早上,我就住在祂里面,祂也住在我里面。这虽然很难解释,却是我们经历中的事实。我们都能见证,我们什么时候住在祂里面,就立刻觉得祂正住在我们里面。你若说,『主耶稣,我何等感谢你,现今我住在你里面。』你立刻会深深觉得,祂正住在你里面。你无论在家、在工作或在学校里,都可以说,『哦,主耶稣,现今我住在你里面,』而你里面有个东西会说,『我也住在你里面。』这是要来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新耶路撒冷将是我们与神和羔羊相互的居所。

 一面,我们是新耶路撒冷;另一面,新耶路撒冷是神和羔羊。这与今天召会的原则一样。一面我们是召会,另一面召会是基督。互为居所这件事是很深奥的。这座新城是我们的居所,也是神的居所。这和殿相似,殿先是神的居所,然后是祭司事奉神的地方。这座新城乃是神自己。我们要住在神里面事奉神。我们所事奉的神,就是我们在其中事奉祂的殿。何等奇妙!愿我们都这样深刻的经历祂。

拾伍 光


 二十三节说,『那城内不需要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在千年国里,日光、月光都要加强;(赛三十26;)但在新天新地的新耶路撒冷里,却不需要日月光照。在新天新地里有日月,但在新耶路撒冷不需要日月光照,因为神作神圣的光,要照耀得更为明亮。

 城的殿是神自己,光也是神自己。除了神和羔羊之外,这城里没有别的。在新耶路撒冷里,神乃是一切。

 那是灯的羔羊凭着是光的神照耀,用神的荣耀,就是神圣之光的彰显,照亮这城。圣城既有这种神圣的光照,就无需天然的光,或人造的光。(启二二5。)那里无需天然的光。日头和月亮虽然在新天新地里,我们却不需要它们,因为我们的居所比它们明亮多了。人造的光也不需要。神自己就是圣城里的光。因为基督是召会里的光,所以今天在召会生活里也是如此。

 二十三节说,羔羊基督是灯。神是光,而基督是灯。光需要盛光者。我们绝不该将基督与神分开,或将神与基督分开。事实上,神与基督就是一个光。神是内容,基督是盛光者,是彰显。这使我们领会与传统教训不同的神圣三一。这节描述神是光,子基督是灯。正如光在灯里作其内容,藉着灯得彰显,父神也在子里,藉着子得彰显。

 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黑夜,因为『不再有黑夜。』(启二二5。)在新天新地里,仍有昼夜之分,但在新耶路撒冷里就没有这样的区分。城外有黑夜,城内却没有黑夜,因为我们有神自已作更强烈的光,不分昼夜,一直照耀。

 二十四节说,『列国要藉着城的光行走。』在千年国里,月光必像日光,日光必加七倍。(赛三十26。)我信在新天新地里,日光要比这个更明亮。然而二十四节说,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这证明城内的光比天然的光强烈。神要照透这城,这照耀比日月更为明亮。事实上,列国不需要行在日月的光中,因为他们要行在新耶路撒冷的照耀里。

 今天召会该是如此照耀的光,我们的邻舍都该行在我们照耀的光中。今天召会是带光体,带着基督为光照耀这世代。我们需要成为这样照耀的召会。遗憾的说,基督教中几乎没有光照耀。因为缺少照耀,就很难区别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召会的人该有所不同,这不同并不是人造的标记,乃是因着我们的照耀。我们必须照耀,使列国能在我们的光里行走。

拾陆 荣耀


 十一节描述新耶路撒冷的荣耀,『城中有神的荣耀;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神的荣耀就是神的彰显,也就是彰显出来的神。当神彰显出来的时候,那就是荣耀。我们已被命定要得这荣耀,并蒙召来得这荣耀。(林前二7,彼前五10,帖前二12。)现今我们正在变化好进入这荣耀,(林后三18,)并要被带进这荣耀里。(来二10。)至终我们要与基督同得这荣耀,(罗八17,30,)在新耶路撒冷里带着神的荣耀作神的彰显。

 十一节的『光,』原文意发光体,或带光体。今天信徒是光的儿女,(弗五8,)乃是世上的光,(太五14,)显在弯曲悖谬的世代中。(腓二15。)至终,新耶路撒冷是所有圣徒的组合,要成为发光体,将那是光的神照耀在周围的列国之上。

 新耶路撒冷荣耀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这宝石不是光,乃是发光体。这宝石本身没有光,乃是那位是光的神作到宝石里面,并透过宝石照耀出去。这指明我们既是要来之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就必须凭着是照耀之光的神作到我们里面,而变化为宝石,使我们成为发光体,照耀著作神的彰显。

拾柒 显出来的样子


 城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明如水晶。』(启二一11。)碧玉是神显出来的样子。(启四3。)新耶路撒冷的光好像碧玉,带着神显出来的样子,藉着发光彰显神。

 整座新耶路撒冷城就是神。光是神,城的荣耀是神的彰显,城显出来的样子是神自己启示给列国。这真是美妙。这一切都应当在今天的召会生活中。召会是神的殿,神自己在召会中是我们的居所;祂也是光,藉着我们向所有的邻舍照耀出去,这光也是召会的荣耀和显出来的样子。这就是召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