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篇 新耶路撒冷(四)
总纲目




 三 四边显出来的样子都一致
 四 分别和保护
拾壹 根基
 一 有根基的城
 二 有使徒的名字,不再有申言者的名字
 三 用十二样宝石建的
 四 颜色显出一道彩虹的样子

 本篇信息是上篇信息的继续。

 三 四边显出来的样子都一致

 我们已经指出,碧玉是神显出来的样子。整个墙是用碧玉造的,这事实指明,那在永世里作神团体彰显的新耶路撒冷,带着神显出来的样子。这座城四边显出的样子都一致,这指明一切的不同都消失了,这座城乃是三一神独一的彰显。这和许多基督徒的观念大不相同,他们认为我们都该不同,以不同的方式来彰显基督。按照这观念,你以你的方式彰显基督,我以我的方式彰显基督。过去我受教导说,各个信徒和召会应当彼此不同,没有一个召会该和别的召会相同。我不仅如此受教导,我自已也这样传讲。我说,我们不应该效法或模仿别人。我用我们的面孔为例证说,每张面孔都是独特的。但我再读启示录,看见七个灯台是一模一样的。若把七个灯台都放在你面前的桌子上,你无法区别它们,每个灯台都会失去其个别性。当我看见了这点,我的观点大大转变了,我对自己说,『那些人愚昧的说七个召会不同,我从他们接受的观念是何等的错误!不错,她们在消极方面不同,在非拉铁非的召会确实没有在推雅推喇召会中的偶像。但在积极方面,她们都是相同的。她们只有一位神,一位基督。』我真是蒙了光照。

 从那天起,主一再将这事指给我看,至终给我看见新耶路撒冷四面的城墙,每一面显出来的样子都相同。也许墙是由数百万块碧玉砌成的,然而墙的每一面都有同样的彰显,每一面的材料、本质、颜色和显出来的样子都相同。所以我们都必须相像,我必须像你,你也必须像我。至终我们彼此会极其相像,以致失去我们的特性。看见这一点,能使我们领会保罗在林前一章十节的话,『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我们必须说一样的话,并且在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这不是说,我们受什么人的控制。建造在新耶路撒冷城墙里的碧玉,没有一块是受控制的。它们的本质、颜色、外观、明亮和荣耀都相同,因为它们都为同样的生命变化过。所以我们都必须彼此效法,彼此模仿;姊妹必须效法弟兄,弟兄也必须模仿姊妹。这意思不是要模仿别人天然的特征,乃是要模仿碧玉,模仿本质、颜色和外观。

 碧玉不仅仅是神所创造的物质。它首先被创造,然后被变化。所有透明的宝石,特别是钻石,都是变化过的物质。钻石是碳经由热气和压力变化而成的纯净晶体。我们没有人被造就是碧玉。反之,我们被造乃是尘土。(创二7。)赞美主,我们已蒙了重生,我们正在被变化!我们许多人每天都在经过变化的过程。最终我们要成为宝石。我们要成为碧玉,有神的生命并且带着神显出来的样子。我们和神有同样的元素,也有同样的外观。神看起来像碧玉,我们也要看起来像碧玉。当我们彼此对看的时候,就要从对方看见神显出来的样子。甚至我们中间最小的一位,看起来也要像神。

 你想,我们都有碧玉的本质、颜色和外观之后,还会争辩或持守不同的意见吗?必然不会!新耶路撒冷可以称为碧玉城,她不是木头城;有一天,这座城要具有明亮的绿色彰显神。在新耶路撒冷里,我们不会彰显德国性格、英国性格、中国性格、美国性格、或别种人的性格。我们要彰显那独一的性格,就是神圣的性格,就是神自己显出来的样子。今天的召会也必须如此。在这样的召会中,我们都彰显神。

 我们已经看见,新耶路撒冷的实质是金;这指明整个召会的实质该是神圣的性情。这是召会的内容。召会不可有神性之外的东西为其本质和内容。现在我们也看见,城墙带着神显出来的样子。召会必须向所有的人和整个宇宙彰显神自己。

 召会的建造取决于召会生活实质的内容。倘若内容不是神自己,就不可能有真实正确的建造;但我们的内容若是神圣的性情,这内容就要变化我们,甚至把我们模成祂的形像。藉着这变化,我们所有不同的观念、看法和意见都要被吞灭;这就是罗马十二章二节所说,藉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的意思。心思藉着召会的内容─神圣的性情─而得更新。当神圣的性情占有召会的内在部分,并且成为其内容的时候,便要更新我们的心思,并且吞灭我们不同的领会、观念、看法和意见。神圣的性情越从里面充满我们,我们的观念和意见就越自然的放在一边。结果,我们对事情就不再有天然的领会,我们的观念乃是照着神圣的性情。因此,我们自然就有一样的心思和意见,说一样的话,有独一的彰显,就是神显出来的样子,并且我们在这彰显中被建造起来。

 假定你依附自己天然的观念,我持守自己天然的看法,尽管你的观念和我的看法都很好,丝毫不是犯罪;但因着我们的观念不同,就不能成为同样的碧玉。然而,当我们都被神圣的性情所充满、所吞没,我们的观念就要改变,我们都要成为同样的碧玉。这样我们就有一样的心思,一样的观念和一样的意见。这就是建造到召会里面的路。我们必须放弃我们所有不同的彰显,使我们能被建造在同样的城墙里,都有神那独一的彰显。

 召会无法藉着我们努力为善和彼此忍耐而得建造,建造不是我对你让步一点,你也对我让步一点;那是伦常道德的行为,如同孔夫子的教训,并不是圣经的教训。真实的建造乃是被神圣的性情所吞没,被神圣的性情所占有、充满、浸透并饱和。要达到这一地步,我们必须爱主,将自己毫无保留的献给祂,告诉祂说,『主,我不愿保留我自己,我要将全人给你,让你全然得着我,并占有我到极点。主,用你自己充满我。』这是正确的路。在召会中被建造并不是努力去爱各种不同的人,或努力扩大心胸,包容个性不同的人。这是天然的观念。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使我们的个性,无论是美国的、中国的、英国的、或德国的,都被神圣的金所吞没,所顶替。你若被神圣的金所充满,你的心就会比所罗门的心更大,(王上四29,)因为你的心会像神的心那么大。当我们被神圣的性情所充满,所浸透,我们就都有一样的彰显和外观,因为我们都有一样的意见,并且说一样的话。当我们都有一样的彰显,我们就有神显出来的样子,就是启示录中由碧玉所象征的。这是召会生活的彰显。

 四 分别和保护

 墙虽然主要的是为着彰显,但自然的也成为一种分别和保护。它将我们从一切凡俗的事分别出来,(启二一27,)并保护我们,使我们留在神显出来的范围中。任何东西被分别出来,也就受了保守和保护。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有神的彰显,这神圣的彰显就是我们的分别,这分别就是我们的保护和保守。若是我们都彰显神,就会从一切世俗的事物中分别出来。这不仅仅是道理。你若如此生活,你对我所说的必有充分的经历。我若有碧玉的外观彰显神,就会完全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这样我就会蒙保护、保守,并且被保留在神的彰显中。有些人为世界的娱乐所俘掳,因为他们没有碧玉的外观彰显神;反之,他们彰显别的东西。当我们失去神圣的彰显,反而彰显我们自己,我们的分别就消失,我们就不再受保护了。结果,我们就没有墙。于是没有彰显,没有分别,也没有保护。赞美主,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的保护乃是神的彰显作我们的分别!

拾壹 根基


 一 有根基的城

 现在我们来看城的根基。这是非常重要的。希伯来十一章十节论到亚伯拉罕,说『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其设计者并建筑者乃是神。』这座有根基的城新耶路撒冷,乃是神所设计、所建筑的。

 主的恢复有坚固的根基。自从五十多年前,主的恢复在我们中间兴起,这见证已建立得越来越坚固。我一生中曾见过许多基督徒团体兴起又解散,他们兴起形成团体,然后就消失了。前几年在美国兴起的许多自由团体,已不复存在,因为他们没有稳固的根基。召会,这座有根基的城,不是人所设计的,乃是神所设计、所建筑的。在主恢复中的众召会都是神所设计并建筑的,并非出于人。因为我们有这样稳固的根基,所以我们越遭受反对和攻击,就建立得越坚固。

 二 有使徒的名字,不再有申言者的名字

 十四节说,『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十二个名字。』这里的根基不是林前三章十至十一节所说的根基─基督,乃是羔羊的十二使徒。今天召会是建造在使徒和申言者的根基上;(弗二20;)在永世里,不再需要申言者,所以只有使徒为圣城的根基。当我们进入新天新地的时候,四个时代都完全了,不需要预言了。一切都已经成就并且应验了。

 这里的十二使徒代表新约的恩典,表征新耶路撒冷是建造在神的恩典上。进入圣城乃是照着神的律法,城却是建造在神的恩典上。

 三 用十二样宝石建的

 十九节说,『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装饰的。』这节和下节列出十二样宝石的名字,这十二样宝石是羔羊的十二使徒,每位使徒由一样宝石所表征。十二使徒的头一位,彼得,原名西门;当他被带到主面前时,主将他改名为彼得,意思就是石头。(约一42。)后来,主说到召会的建造时,就以这名称呼他。(太十六18。)宝石不是创造的,乃是从受造之物变化成的。所有的使徒都是受造的泥土,但他们蒙了重生,并且变化成了为着神永远建造的宝石。每一位信徒都需要经过这样的重生和变化,才能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城墙的根基有十二层。十二这数字再次表明在神永远行政中的完全。第一层是碧玉,指明神的形像是主要的外观。城墙的第一层根基和新耶路撒冷的整个城墙一样,都是用碧玉造的。这指明在圣城的建造里,主要的材料是碧玉。既然碧玉表征神彰显在祂可传输的荣耀里,圣城主要的功用也就是带着神的荣耀彰显神。(启二一11。)

 关于十二根基,我们现在必须来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虽然整个城墙都是碧玉,十二根基却是各样不同颜色的宝石,每一层都与其它的不同。原因乃是使徒有不同的职事。保罗的职事与彼得的不同,彼得的职事与约翰的不同。然而,这十二根基不是并排放着,乃是上下相迭。最上层与城墙底部相接的根基是碧玉,与城墙的颜色一样。所以,使徒们所有的工作产生出同样的外观,就是碧玉。十二层根基都带来并支持在独一彰显中的独一见证。

 许多所谓的基督教工人,他们的工作导致独自的外观;但使徒们的工作却导致同一的外观。今天的基督教工人不仅有不同的颜色,他们还并肩而立,不肯层层相迭。所以他们只有个别的表现,有时候甚至彼此竞争。反之,使徒们的工作却是层层相迭,导致碧玉独一的外观,就是神在基督里显出来的样子。

 你若查考新约里使徒们的职事,就会看见各个职事乃是层层相迭,不是并肩排列的。倪弟兄在所著的『这人将来如何』一书中描述使徒们的各种职事。彼得是渔夫,把鱼─材料─带进来。保罗是织帐棚的,用彼得带进来的材料建造帐棚。至终帐棚破损了,使徒约翰就进来修补。因此,彼得的职事是打鱼的职事,保罗的是建造的职事,约翰的是修补的职事。这三位使徒的工作层层相迭。保罗的工作在彼得的工作之上,约翰的工作在保罗的工作之上。结果,他们产生了一个建筑,并不是三个不同的房子。今天所谓的基督教工人并不像彼得、保罗和约翰,他们都建造自己的房子,各有自己的设计、形状、颜色和彰显。所以在基督教里有成千所不同的房子。但在整个宇宙中,将只有独一的新耶路撒冷,建造在许多层层相迭的职事的根基上。愿这件事对我们能明亮如水晶。

 因着主的怜悯我能见证,我和倪弟兄一同作工许多年,但我没有带着和他不同的外观。我有十足的把握和胆量说,我的职事在外观上和倪弟兄的职事是一样的。不管仇敌怎样利用反对的人,企图把我与他分离,我现在仍是站在他的肩上;为这缘故,我们的职事没有分裂或不同的意见。但这并不是说,我的职事和倪弟兄的职事完全一样。主若迟延不来,我盼望我们中间有些年轻的弟兄们,会成为主恢复的延续。然而我们必须领悟,有另一个并肩的工作是绝对错误的。你的工作必须置于现在的工作之上,并且必须产生同样的外观。

 迟早,许多多年作主的工,寻求主的人,包括一些相当有名望的人在内,会转到主恢复的路上。但我们不相信,主会兴起任何并肩的工作。虽然会有不同的职事,但这些职事会层层相迭,并且会导致神在基督里独一的外观。在主的恢复中不管有多少职事,我们都会有一样的心思,一样的观念和一样的意见,也都会说一样的话。然而这不是说,所有的职事必须是一样的。我们需要不同的职事,但这些职事必须层层相迭。所有的职事都必须导致同一的外观─今天召会和要来新耶路撒冷的外观。

 直到最近我才看见十二根基是层层相迭,并且产生一所建筑,只有一个外观。这一切的职事都支持并托着同样独一的见证。然而今天基督教的光景却有许多不同的见证。例如,一个团体的见证可能是洗脚,另一个团体的见证是说方言。但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这些事。我们乃是为着三一神独一的彰显,并不是为着任何特别的实行或特殊的道理。我们的职事也许不同,我们的彰显、我们的见证却只有一个。我们不是并肩的建造,乃是层层相迭的建造,好在宇宙中产生神独一的见证。

 四 颜色显出一道彩虹的样子

 表征十二使徒的十二样根基宝石,其颜色如下:第一是绿色,第二和第三是蓝色,第四是绿色,第五和第六是红色,第七是黄色,第八是蓝绿色,第九是黄色,第十是苹果绿色,第十一和第十二是紫色。以上十二层根基的颜色,显出一道彩虹的样子,表征城是建造在神守约的信实上,并藉着神这信实得以稳固,(创九8~17,)城的根基也是可信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