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篇 骑在朱红色兽上的大妓女(一)
总纲目




壹 大妓女
 一 她的名字
 二 这大妓女为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
  1 众妓女
  1 地上可憎之物
 三 在旷野
 四 坐在众水之上
 五 与地上的君王行淫
 六 使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七 穿着紫色和朱红色衣服
 八 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
 九 拿着金杯
 十 喝醉了圣徒和见证人的血
 十一 在物质上是大城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启示录十七章,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启十七3。)我们都要清楚明白这里所启示的事,这是很重要的。 

 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对使徒约翰说,『你来,我要将坐在众水之上的大妓女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启十七1。)在三节使徒约翰说,『我在灵里,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满了亵渎的名号,有七头十角。』一节说到大妓女,三节说到一个女人。这女人既是骑在朱红色兽上的大妓女,她就有能力和权柄。这里的兽和十三章所描写的兽一样,有七头十角。所有研究圣经的人都同意,这里的兽兼指罗马帝国和敌基督,敌基督乃是复兴之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位该撒。但是,关于这女人,大妓女的身分,大家却有争论。

壹 大妓女


 那坐在众水之上的大妓女是谁?在答复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说一点关于这女人的事。按照十八节,这女人是大城-罗马城,这城是建在由兽的七头所象征的七座山上。(启十七9。)虽然这女人是罗马,但妓女不可能也是罗马,因为到最后兽必恨这妓女,使她荒凉,又用火将她烧尽;(启十七16;)敌基督,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位该撒,当然不会把自己国家的首都烧了,所以兽所烧的必定是另外的东西,不是罗马城。现在我们要问这个问题:按照圣经和世界历史,那骑在罗马帝国之上的妓女是谁?那和罗马有这么密切关系的是谁?那妓女和罗马城的关系密切到一个地步,几乎成为一个了。在一节,天使称她作妓女;在十八节,称她为女人。那妓女乃是背道的罗马天主教。历史显示,只有一个人物能符合这一章里所描写的女性,而这个人物就是罗马天主教。妓女没有丈夫;这指明神从不承认祂与背道的罗马教有任何的关系。

 在前面第十三篇信息里,关于罗马天主教,我曾根据这一章说了很重的话。按照圣经,这一章里的大妓女就是罗马天主教。如果启示录十七章的这个女人不是罗马天主教,那她又是谁呢?按照历史,只有罗马天主教符合这里所描写的女人。

 十八年前我曾在罗马逗留数日,特为参观梵谛冈。为了要对那些背道的东西有完全的看见,我游览了八趟。我越看越相信,罗马天主教就是我多年前研读过启示录十七章里的大妓女。启示录十七章四节说,『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天主教里到处都有红色。例如,枢机主教就穿着红色的袍子。许多天主教徒听到罗马教是大妓女,就被激怒,信不来这话。有的人也许要说,『你凭什么说天主教是大妓女?我们岂不是敬拜神,相信耶稣吗?我们不也有圣经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在本章的四节。

 请注意,四节说,那女人『手中拿着金杯,盛满了可憎之物,并她淫乱的污秽。』在表号上,金象征神神圣的性情。这个女人虽然被称为大妓女,手里却拿着象征神圣性情的金杯。然而,这个金子只是杯的外表,不是杯的内容。在外观上,杯似乎是神圣的,但里面却满了可憎和污秽。虽然背道的罗马天主教的确有一些圣别的东西,却加上了污秽的东西,例如拜马利亚的事。罗马天主教所拜的马利亚,实际上就是维纳斯女神(Venus)。天主教从异教吸收了关于维纳斯女神这属鬼的神话。彭伯(G. H. Pember)在他所著的『大预言』((The Great Prophecies)一书里指出,连佛陀也化名为圣约沙法(Saint Josaphat),进入了天主教。在天主教的历法里,有一位圣人名叫约沙法,他的故事实际上就是佛陀的故事。巴比伦的宗教进入了佛教,佛教这个巴比伦宗教进一步的发展,又渗入了天主教。现在我们来读彭伯所著『大预言』书中相关的一段话(第一百零四面):

 伯沙撒(Belshazzar)死后不到一世纪,有一种新的…信仰在印度传布,就是佛教;它和巴比伦宗教只稍微不同;…事实上;…佛陀本人其实就是罗马天主教里的一个圣人,名为圣约沙法。约沙法和巴兰(Barlaam)的故事,先是出现在第八世纪初期一位神学家,大马士革的约翰的作品中,到中古时代流传极为普遍,现在已经证实,确定就是佛陀的故事。

 因此,佛陀的故事被天主教吸收了。这是异教渗入罗马天主教的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例子是圣诞节。圣诞节是对基督的亵渎,有清洁良心的基督徒应该完全脱开圣诞节。『两个巴比伦』(The Two Babylons)这本书证明,圣诞节起源于欧洲的异教。早在基督纪元之前几世纪,欧洲的异教徒就于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庆祝太阳的生日。当康士坦丁接受了基督教,便鼓励罗马人作基督徒,甚至还奖励成千受洗的人;有许许多多对基督毫无认识的人都受了洗,入了基督教国,把他们异教的习俗也带进来。之后,基督的名字便被附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庆祝太阳神的生日上。庆祝复活节在原则上也是一样。虽然在橙县的一些基督徒定罪我们是异端,他们自己却还在过异教的圣诞节。一件事是确定的,将来在三年半的大灾难时,所有的基督徒都要抛弃圣诞节、复活节、拜马利亚以及所有的异教作法。

 在第四十八篇信息里我曾与你们交通到,我相信美国是鹰的国家,并且在要来的年日,地方召会在基督徒当中要发生积极的影响。我更相信,主的恢复要扩展到全世界各主要城市。目前在欧洲已经有几处召会,在巴西也至少有十七个地方召会;不仅如此,在迦纳、奈及利亚、澳洲,纽西兰以及远东许多国家的城市,包括台湾、香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韩国、日本和菲律宾,都有了召会。主的恢复还在扩展之中。在许多主要的城市里,地方召会向着信徒或不信者,站著作见证。我们必须吹响我们的号筒,见证基督和身体。最终,全世界所有的基督徒都要受影响。目前,有人与我们争论,敌挡、反对我们。但有一天要来到,所有的口都要被封住,因为我们所传讲的一切都要应验。得胜者要被提,敌基督要出现。不仅如此,罗马天主教要完全被烧毁净尽。你想,在敌基督和十角毁灭梵谛冈的时候,住在美国的人还会再上天主教堂吗?当然不会!到那时候,天主教里许多真基督徒都要转到主恢复的路上。

 我深信主正用祂的恢复来产生活着的初熟果子,这是主恢复的第一个功用。初熟的果子被提之后,地方召会将要被主使用来帮助所有余剩下来的基督徒,这是恢复的第二个功用。到大灾难的时候,基督徒都有正确的地方可以去。圣诞节、复活节以及基督教所有的传统都要被废弃了;不再有争论,大妓女众女儿所有分裂的名字也被废止了,主要完全表白祂召会的路。

 罗马天主教里有一些真实的东西,这是不容否认的。她手中拿着金杯,身上妆饰着金子、宝石和珍珠,(启十七4,)这和建造新耶路撒冷所用的材料相同。大妓女的外表和新耶路撒冷的外表相似,但是里面却大不相同;大妓女充满了可憎、污秽和属灵的淫乱。这是实在的情形,我们要有洞察力,好看见这光景。我说这些话不是一件小事。哦,我们都需要有清楚的看见!

 关于这事,我越亲近主,就越有负担吹响号筒,使主的恢复和正当的召会生活扩展到全世界。在各地主要的城市里,都需要有灯台照耀在黑夜中。如果不是在今天,至少在大灾难期间,所有清心爱主,诚实寻求祂的人都要看见这光。到那时候,在每一个主要的城市里,都有一个灯台发光照耀。初熟果子的被提,要使地方召会照耀得比今天更明亮。假定在安那翰召会中有五十五位弟兄姊妹先被提了,其余的人必然会受到激励,迫切寻求主。这样的事要发生在全世界。当基督徒开始看到预言一一应验在眼前的时候,就不会再去注意那些混乱的分裂、宗教的传统、或一切罪恶、属世之事,却要逃到正确、纯正的召会生活里。我完全肯定,这事必会发生。

 我们不是在说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乃是说到一件对要来的世代非常要紧的事。我们不在意人的争辩和反对;他们越争辩,越反对,我们的职事就越坚定。有许多次,当我在一篇信息里说了一些不恭维基督教的话之后,我也希奇自已竟这么强,我就决定要温和一点。然而我所传讲的并不是出于我的定意。这不在于我,乃在于说话的灵。我在传讲时若是不这么大胆的论到基督教,就不得安息,我就失去膏油的涂抹。我若不这么说,我的职事就变得弱了。当我把话说出去,反对就跟着来。但是我却因反对更得印证。那些反对者的行为和反应把他们自己完全暴露出来。我有负担叫我们都蒙光照,透过层层遮蔽进入内室,看见今日基督教实际的光景。

 这不是关于神圣三一的道理,也不是关于地方召会的教训,这完全是巴比伦的事。称呼传道人为牧师(reverend)-这是巴比伦;装饰圣诞树,推崇圣诞老人-这是巴比伦;以公会的名自称,例如路德会、美以美会、圣公会-这是巴比伦。所有公会的名称都是分裂和混乱的巴比伦因素。基督徒眼见大妓女在敌基督手下被毁灭之时,便要信服召会;那时他们必看见召会是什么,召会在那里,也要认识召会与属巴比伦的事物无分无关。凡是继续实行或持守属巴比伦东西的团体,就不是纯正的召会。

 你们必须小心分裂,因为分裂是巴比伦宗教的另一个型式。人类的语言从巴别开始混乱,巴别的意思就是混乱。巴别是巴比伦的希伯来文。一切的分裂都引起混乱,混乱就指明了巴比伦宗教。今天有成千成百的自由团体散布各处,但他们所实行的乃是分裂和混乱的,所以也是属巴比伦的。

 一九五七年有一位被公认很属灵,又有丰富职事的亲爱弟兄,应邀访问台湾。他访问的结果,使一些青年人(他们都曾受过我的训练)受影响,只注意所谓的属灵,而轻忽了召会的实行。至终,在他们中间一分再分,结果就是巴比伦的混乱。

 在美国,有些人曾在主的恢复里留了一段时间,也学了召会生活的实行。然后他们出去,为着自己另立独立的工作。这也造成分裂,导致了巴比伦的混乱。今天有些人读了倪弟兄的书,学习了他们所以为是地方召会的实行。若是他们为着真正合一的恢复,对主是认真的,他们必然会和我们交通;但是他们却拒绝和那些已经在地方召会中的人交通,这也带来巴比伦的混乱。

 一九六二年,当主恢复的工作在美国开始的时候,我在地方召会这事上说得很强。有人警告我不可再讲地方召会,他们说我若是再讲,必要得罪很多人。我坚拒他们的警告,说,我们在这里就是为着地方召会的恢复。随后不到十年的工夫,『地方召会』成了基督教市场里广用的辞。甚至在基督教广播节日里,有的传道人也使用这辞。似乎有许多人,包括公会里的牧师在内,都说他们是地方召会。这个混乱是另一种的巴比伦宗教。

 每当我想到某种的情形,我可能没有对人说什么,但是我会对自己说,『这是虚假,这不是真东西。』无论是天主教、公会、或是分裂、混乱的自由团体,都不能在新妇的预备上作什么。为着要预备新妇,主必须恢复真正的召会生活,就是一种没有分裂、混乱或巴比伦成分的召会生活。

 一 她的名字

 五节说到大妓女的名字;『奥秘哉!大巴比伦,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这里用『奥秘』这称呼,指明本章的大巴比伦不是十八章物质的巴比伦,乃是宗教的巴比伦。宗教的巴比伦,即背道的召会,她所是、所实行、所教导的,的确是奥秘的。

 二 这大妓女为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

  1 众妓女

 众妓女就是基督教的公会和团体,以及罗马天主教的邪恶道理、作法和传统。妓女的母既是背道的召会,她的女儿,众妓女,就该是基督教中一切不同的宗派和团体,他们多少持守背道之罗马教的教训、作法和传统。在纯正的召会生活中,没有背道的召会所遗传的邪恶。我们都知道,所谓的新灵恩运动已经进入了罗马天主教,这个运动甚至已经搀杂了拜马利亚和献弥撒。虽然杯子是金的,人们却饮可憎之物;进到他们里面的并不是杯子,乃是杯子的内容物。若不是因着这种邪恶的混合,狡诈的教皇绝不会允许新灵恩运动在天主教里进行。

 每一个公会都必须受察验,看看是否仍含有大妓女的成分。你在家里摆设一棵圣诞树,这就是实行大妓女的事。你可能看不到一个基督徒团体是没有受妓女影响的。也许只有在地方召会,你才能找到与妓女无分无关的地方。我们已经看见,大妓女的众女儿就是持守着罗马天主教之道理、作法和传统的基督徒团体。一个团体若持守了其中的一项,那团体就是罗马天主教的女儿。

 可能有人认为,称公会和自由团体为大妓女的女儿未免太苛刻了。你也许说,『那些在公会和自由团体的人,不也信主并爱主吗?他们不是蒙了重生吗?他们不是已经得着了神的生命吗?你怎么说公会和自由团体是妓女的女儿?盖恩夫人是一个生命非常深的姊妹,却仍然拜马利亚的像。连她也中了天主教的毒。四十多年前,我们翻译了盖恩夫人大部分重要的著作。当我发现她拜马利亚的像,便告诉弟兄们,在翻译她的著作时要把这一点包括在内,否则弟兄姊妹会认为她毫无瑕疵。我们看到,连她也被背道的罗马教弄胡涂了。

 我们可以用大蒜的气味作说明。我们若一整天都吃大蒜,我们的嗅觉就麻痹了。一个有新鲜嗅觉的人若处身在一群吃大蒜的人中间,一定马上觉察到大蒜的气味,觉得无法忍受;但是吃大蒜的人却闻不出这难闻的味道。盖恩夫人会继续在马利亚的像前敬拜,因为她生在罗马天主教的『大蒜房间』里。

 称公会和大部分自由团体是妓女的女儿,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在他们中间有偶像。有的人也许要争辩说,路德会里没有偶像。但是这一个公会的名称『路德』本身就是偶像。你究竟属谁-属基督还是属路德?你称自己是基督徒还不够吗?为什么一定要称自己是路德宗?这些偶像的名字都是可憎之物。

 神有一个管治的原则,就是一个召会为着一位基督,正如一妻为着一夫一样。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因着分裂,违反了这管治的原则。他们不跟随这原则,反去行淫乱,就是混乱。凡破坏一夫一妻的管治原则,就是犯淫乱。无论我们在那里,都要持守一夫一妻,一位基督一个召会的原则。

 每一个分裂都是违反神管治的原则。在基督徒中间引起分裂,就是犯淫乱。凡行这事的人,就是没有顾到这管治的原则。行分裂的人,没有顾到一个身体,一个召会;他们不顾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地方召会。他们如同一个妇人,不愿只嫁给一个丈夫;她厌倦了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就转向另一个男人。

 我们必须晓得奸淫(adultery)和淫乱(fornication)的区别。若是一个有正当丈夫的妻子破坏了婚姻的管治原则,她就是犯奸淫。若是一个女人没有正当的丈夫,而破坏了神的管治原则,她就是犯了淫乱。大妓女是个犯淫乱的人,她没有丈夫。今天基督徒中间的光景满了淫乱。许多人好像说,『我若不喜欢这里的聚会,我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如果再不喜欢那里的聚会,我会自己另立一个。不仅如此,过了一段时间,我若是厌弃了我所发起的聚会,我还可以重新另立一个。』这就是属灵的淫乱。

 你若看见了异象,就不敢有任何特别的名字,不敢有任何基督以外的名字。不仅如此,你也不敢有任何分裂,因为我们的丈夫只有一位,我们是祂的新妇也只是一位。在每一个城市里必须只有一个召会。不管我到那里,召会只有一个。我们的实行若不是这样,那就是犯淫乱。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是在犯淫乱。启示录十七章里的大妓女是所有淫乱、混乱和可憎之事的母。

 你若仍然不懂,那些真正爱主的基督徒怎么会犯淫乱,我就再把盖恩夫人的例子指给你看。她的生命很有深度,却因罗马天主教的『大蒜』而胡涂了。要清明,远离『大蒜房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留在新鲜空气中。你若这样作,就会有个灵敏的鼻子。五十多年来,我一直远避『大蒜房间,』因此,我属灵的鼻子一直很敏锐。我无法容忍任何的分裂,因为我能立即嗅出那是淫乱。

 有些人面对一地一会的限制时可能说,『我们在你们的聚会里没有释放的自由,我们要在家里聚会,这样才可以得着释放。』这只是给分裂的灵一个狡猾的借口。这分裂的灵是淫乱、分裂的来源。在基督徒中间必须没有任何分裂,因为我们是这一位丈夫的妻子,一个地方的一个召会,维持神管治的原则。有的人一听到说我们是召会,就很不高兴,说,『你们为什么说你们是召会,而我们不是召会?』他们不是召会,因为他们是妓女,曾和许多男人发生关系,而不和一个丈夫有正确的关系。你的丈夫是谁?如果基督是你的丈夫,那你为什么自称为路德宗?如果你的名字真是史太太,那你为什么一天自称为锺太太,另一天又自称为何太大?

 背道的罗马教是妓女,她所有的女儿也是妓女。妓女是为利而犯淫乱的女人。今天有许多基督徒团体是为着人的得利、权力、地位或头衔而形成的。这就是妓女的行为。

 看看今天地上基督教的整个情形,主当然需要一个恢复。这个恢复要为他产生活着的初熟果子,并且在三年半的大灾难期间成为那些仍留在地上之基督徒的帮助。我相信所有在主恢复里的召会都要为着这两个目的。有一天要来到,得胜者要被提,敌基督要废弃犹太教,并毁灭天主教;到那时候,所有留在地上的基督徒,必要得着复兴。他们不会再参加天主教的弥撒,也不会再到任何公会或自由团体去;反之,他们要说,『多年前我曾听过召会,现在我必须到真正的召会去。』下一篇信息我们要说到,虽然主耶稣有慈爱的心肠,但是祂仍要用敌基督来毁灭大妓女,就是罗马天主教。

  1 地上可憎之物

 背道的召会也是地上可憎之物的母。这些可憎之物是指偶像。(申七25~26。)背道的罗马教充满了偶像,这些偶像已和所谓对神的礼拜混在一起。当人走进天主教堂里崇拜的时候,他们拜谁?有的人买了蜡烛,站在他们所选的偶像前面。在天主教里,有一个偶像市场,人可以任选自己喜欢的偶像,向它祷告。有很多人向马利亚祷告,事实上那不是马利亚,那是维纳斯。天主教的大教堂和偶像的寺庙没有什么两样。就我所见,甚至在中国寺庙里的偶像还不及天主教教堂里的偶像多。背道的召会的确是可憎之物的母。

 三 在旷野

 使徒约翰看见大妓女的时候,他是在灵里,被一位天使带到旷野。(启十七3。)旷野是荒漠之地。这指明背道的召会是在荒漠里,没有神所预备的水泉。背道的召会当然不能从神得着水的供应。天使把使徒约翰带到旷野,好给他看见,背道的召会是在这样的荒凉之地。

 四 坐在众水之上

 一节说,大妓女坐在众水之上,而十五节指明,『那妓女坐着的众水,就是多民族、多群众、多邦国、多方言。』这应验于背道的罗马教凌驾世界各民族、各邦国之上的史实。天主教实际上据有全地人口的三分之一。

 五 与地上的君王行淫

 地上的君王向来与这大妓女行淫。这就是说,她和地上的统治者有罪恶的宗教关系。背道的召会所犯的,不是奸淫,即不贞配偶所犯的罪;乃是淫乱,即妓女所犯的罪。这比奸淫更为有罪。背道召会的淫乱,由她为利而与地上君王罪恶的关系所作成,正如妓女为利犯罪一样。背道的召会所犯的是属灵的淫乱。天主教密切涉及世界的政治,地上的君王也直接与天主教行淫。在神看来,这是属灵的淫乱。

 六 使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这个大妓女使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十七2。)这里的酒指背道的召会与地上各政权邪淫关系上的异端道理,这些道理像酒一样,迷惑那些卷入她宗教的人。这就是她淫乱的酒,住在地上的人,间接的喝醉了这酒。

 背道召会的异端道理像麻药一样,使人迷糊,使人迟钝,失去感觉。我曾经和许多天主教徒谈过话,发现他们完全被麻醉了。你越和他们说,他们越不懂。这指明他们已经喝醉了大妓女的酒。

 七 穿着紫色和朱红色衣服

 按照四节,这个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紫色表征尊严带权柄。(参约十九2~3。)紫色是蓝色与红色的混合,表征属天之物与属地之物的混合。这就是背道召会的外表。这女人也穿着朱红色衣服,朱红色是背道罗马教的特征。我们已经说过,朱红色在梵谛冈到处可见,最显著的是在枢机主教(俗称红衣主教)的衣着上,他们的帽子和袍子都是红色的。

 八 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

 这个女人『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启十七4。)金子、宝石、珍珠,是用以建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启二一18~19,21,)但那女人(背道的召会),不像新耶路撒冷一样是用这些珍宝坚固的建造起来,只是配戴这些财宝为妆饰,在外表上炫耀自己。这是引诱人的骗术,也是这大妓女的外表虚饰。

 九 拿着金杯

 大妓女的手里『拿着金杯,盛满了可憎之物,并她淫乱的污秽。』(启十七4。)在表号上,金表征神神圣的性情。所以这里的金杯,指背道的召会在外表上的确有一些属神的东西,然而在里面,她的金杯却满了可憎之物,并她淫乱的污秽,满了拜偶像、异教的习俗、以及在异端的、宗教的关系上属撒但的事物。

 十 喝醉了圣徒和见证人的血

 六节说,『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耶稣见证人的血。』这指明罗马教杀了圣徒和耶稣的见证人;她所杀的圣徒多过罗马帝国所杀的。罗马教不直接杀害圣徒,乃是透过罗马帝国间接的杀害他们。所以,她喝醉了圣徒的血,和耶稣见证人的血。

 圣徒是分别出来,圣别归神,至死为神过圣别生活的人。见证人是主耶稣的活见证,也是至死忠信的。耶稣的见证人也是圣徒;然而,圣徒也许只是过着分别、圣别的生活,不随从背道的召会,却不挺身而出作见证,反对罗马教的背道,像见证人安提帕(启二13)所作的。这个女人喝醉了圣徒和见证人的血。

 十一 在物质上是大城

 天使告诉使徒约翰说,『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有国权辖管地上众王的大城。』(启十七18。)十六节的『妓女』指宗教的巴比伦,表征罗马教;这里的『那女人』指物质的巴比伦,表征罗马城。这城称为有国权辖管地上众王的大城。约翰写这卷书时,罗马是有国权辖管地上众王的城。敌基督和他的十王所恨的是妓女-罗马教,并不是那女人-罗马城,那是他们行政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