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篇 七碗(二)
总纲目




叁 七碗的倒下
 一 第一碗
 二 第二碗
 三 第三碗
 四 第四碗
 五 第五碗
 六 第六碗
 七 插于第六碗和第七碗之间的异象
  1 三个污灵,好像青蛙,由龙口、兽口、并假申言者的口中出来
  2 主的警告
 八 第七碗

 在看倒下七碗之前,我要再说一点关于在宝座上的神和在殿里的神。大部分的基督徒,包括我们在主恢复里的很多人,只知道神是宝座上的神,至于神是在殿里的神,就少有人知道了。认识神是宝座上的一位很容易,因为这与我们天然的观念相合。但是要认识神是在殿里的神,我们必须有属天的异象。

 在圣经中,神先是启示为宝座上的神,在整个旧约里,神的百姓渐渐认识,神是那坐在宝座上有权能的一位。神的宝座是为着祂的管治。但至终,圣经里的启示把我们从神行政的宝座领到神彰显的殿。在旧约里,我们看到神在祂的殿中;在新约里,我们也看到神在祂的家里,在祂的殿中,就是在召会里。最后,在圣经的总结,启示录这卷书里,宝座与殿合起来了。(启十六17。)在启示录里,我们看见神在新耶路撒冷里的宝座上。(启二二1。)

 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只认识神是宝座上的神。在他们的祷告和赞美里,他们感觉到神是坐在宝座上的一位。他们确信,即使世界上洪水泛滥,神仍然在宝座上。我们常常听到向着宝座上的神所发的祷告,我们也有多首说到神在宝座上的诗歌;但是很难找到一首诗歌说,神不仅在宝座上,也在殿里。很少基督徒看见这异象,神是在殿里的一位。

 神在宝座上是为着祂的行政,神在殿里却是为着祂的彰显。神永远的定旨不是要坐在宝座上,乃是要在殿里。神的宝座已经永远坚立,是存到永永远远的,(诗四五6,)所以用不着建造;然而神的殿却需要大量建造的工作。神的心意不仅要坐在宝座上。从已过的永远,祂已经在宝座上了。神切望有一个殿,有一个彰显。每一位基督徒都知道神是那位在宝座上有权能的一位,却很少基督徒认识神今天需要一个殿,一个召会,一个建造,来作祂的彰显。因此,我们在美国一直吹这个号,已经超过十四年了;但是,甚至在我们中间,赞美神是在祂殿里的人并不多;反之,大家仍赞美神是在宝座上的一位。你曾经认识神的心意是要得着殿,而这样赞美祂吗?

 我再说,整本圣经首先启示神是在宝座上的一位,渐渐的又启示神的心意是要得着殿。终极而总结的殿将是新耶路撒冷。我们已经指出,新耶路撒冷不仅是神的殿,也是至圣所。在新耶路撒冷中,神要在羔羊里坐在宝座上,直到永远。神要作在祂殿中宝座上的神,得着管治权并祂完全的彰显,直到永远。神今天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为着这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我们不是仅仅为着个人的救恩,乃是为着团体召会的建造。我再说,神的心意是要得着这个殿。神的宝座是为着祂的殿;也就是说,神的行政是为着祂的彰显。最终,在新耶路撒冷里,生命水的河要从神的宝座流出来,供应全城。所以,新耶路撒冷是那流自宝座之神的总结。

叁 七碗的倒下


 一 第一碗

 启示录十六章二节说,『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又恶又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并拜兽像的人身上。』神在祂终极的烈怒里,使背叛的人皮肤生疮,作为记号,因为他们受了兽的印记。这种记号要像恶性的癌一样。在那时候神好像说,『因为你们受了我的仇敌兽的印记,我也要在你们身上放个记号。』我不信这个疮会临到美国人身上,它要长在敌基督统治下罗马帝国的国民身上,他们接受了敌基督的名或他名的数字。

 二 第二碗

 三节说,『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所有的生物都死了。』我不相信这里的海会包括所有的海。这主要的可能会影响地中海,就是敌基督的帝国所包围的海。

 三 第三碗

 四至七节说到倒下第三碗。四节说,『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里,水就变成血了。』五节里题到『掌管众水的天使。』在神的行政里,有一位天使被指派掌管众水。这一位天使赞美神,说,『今是昔是的圣者,你这样审判是公义的;因为他们曾流圣徒与申言者的血,你也给了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启十六5~6。)这里和十一章十七节都没有说『以后永是(直译,以后要来),』如在一章八节及四章八节者。这证明主的再来必是在四章八节之后,十一章十七节之前。

 并不是每一个住在地上的人都该喝血,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流过圣徒的血。如果美国人是流圣徒之血的人,他们就该喝血。但我确信,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美国;我信这事主要的会发生在敌基督的领域,在那里众水要变成血。

 在我们继续往下看之前,我要插进一点关于敌基督帝国之范围的话。路加二章一节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事。这一节说,该撒亚古士督出了一道诏谕,『叫普天下的人都申报户口。』『普天下』当然不包括古中国,也不包括美国,那时在美国只有印第安人居住。我们要认识圣经,必须了解写圣经时的背景与环境。照着当时的背景,路加二章一节的『普天下』是指着罗马帝国的世界说的。不要把这当作全地的每一地方。将受七碗惩罚的地上居民,主要的是那些住在敌基督领域内的人。

 七节说,『我又听见祭坛中有声音说,是的,主神,全能者,你的审判诚哉、义哉!』这是关于神对敌基督领域的审判,从祭坛发出的赞美,这审判在性质上是真诚的,在原则上是公义的。

 四 第四碗

 八、九节说,『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又给日头用火烤人。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之神的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与神。』那些被大热所烤,亵渎神的名,并且不肯悔改的人,主要的必定是罗马帝国的国民,他们跟随敌基督逼迫神的子民,并且背叛神。

 五 第五碗

 十、十一节说,『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座位上,兽的国就黑暗了;人由于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又由于所受的疼痛,和所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神,并不悔改自己所行的。』这里我们看到第五碗倒在兽的座位上。这指明七碗乃是为着审判兽和兽的国并它的领域。这好比神藉摩西在法老身上和埃及地上的作为。当埃及地变为黑暗的时候,全地并没有变为黑暗。兽的国变为黑暗,就像埃及变为黑暗一样。那些在敌基督国里的人,要咬自己的舌头,亵渎神,并不肯悔改。

 六 第六碗

 十二节接着说,『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来自日出之地的众王预备道路。』第二碗的灾害甚于第二号者;(启八8~9;)第三碗的灾害甚于第三号者;(启八10~11;)第四碗的灾害又甚于第四号者。(启八12。)第五碗的灾害审判敌基督的座位及其国度,与第五号有关;在第五号时,敌基督是那些叫人受痛苦、被鬼附之蝗虫的王;(启九3~11;)第六碗的灾害与第六号(启九14)有关,因为这两样灾祸都与同一条伯拉大河有关。从九章十四和十五节我们读到,那捆绑在伯拉大河的四位使者被释放了,要煽动众王差遣他们的军队;而十六章十二节告诉我们,倒第六碗的时候,伯拉大河的水干了,这些王和他们的军队便能通过这河。所以第六号与第六碗也是彼此相关的。

 七 插于第六碗和第七碗之间的异象

 十三至十六节,是插于第六碗和第七碗之间的异象,这异象说到哈米吉顿的聚拢。

  1 三个污灵,好像青蛙,由龙口、兽口、并假申言者的口中出来

 十三、十四节说,『我又看见三个污灵,好像青蛙,由龙口,由兽口,并由假申言者的口中出来;它们本是鬼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拢争战。』这些污灵好像青蛙。它们是灵,应该在诸天界里;但它们成了青蛙,只能在地上行动。到那时候,撒但和他活动的权力要被限制在地上。他再也没有权利在空中操纵事情。因此,跟随他的灵就像青蛙。

 这些鬼的灵藉着所行的奇事,使普天下的众王聚拢争战。按照十六节,『那三个鬼的灵便叫众王聚拢在一个地方,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顿。』在大灾难的末了,有三个污灵要由撒但、敌基督并假申言者的口中出来,出去耸动普天下的众王,聚拢他们的军队,(启十六13~14,)包括九章十四至十六节所说的二万万马军,在哈米吉顿争战。这是千年国之前,人类最后一次战争。在这次战争里,撒但一心想要毁灭以色列国,(亚十四12,)并要与基督同祂的军队争战。为此撒但动用了所有背叛的人类。(启十七12~14,十九11~19。)基督和祂所拣选的得胜者,要将他们全部击败并毁灭,(启十九20~21,弥四11~13,番三8,亚十四3,12~15,十二4,9,)并要拯救以色列国。(亚十二3~8,十四4~5,珥三14~17。)这是十四章十七至二十节,以赛亚六十三章一至六节,约珥三章九至十三节所记载的踹酒醡。

 从西方(罗马帝国)、北方(苏俄)、和东方(日出之地)来的军队,要聚集在哈米吉顿。以西结三十八、三十九章证明,那称为歌革和玛各的苏俄要在那里。启示录九章也指明,从东方来的二万万马军要在那里。虽然从西方、北方和东方来的军队都要聚集在哈米吉顿,圣经里却没有题示说,从美国来的军队会在那里。神已经主宰的安排了美国成为少数亲以色列的国家之一。若不是神的主宰,以色列这一个被敌国所包围的国家,如何能生存?虽然所有属世的军队都预备好要毁灭小小的以色列国,美国却不这么作。我再说,你们不要以天然的方式来认识圣经,乃要蒙光照,对圣经以及今天世界的局势要有洞察力。

  2 主的警告

 在第六碗和第七碗之间,主发出了关于祂来临的警告。十五节说,『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儆醒、看守自己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照上下文看,这话该是主在大灾难末了,哈米吉顿大战前说的。这证明在那时还有一些信徒(就是那些剩下活着的大体信徒)留在地上。主回来时的显现,对他们仍像贼一样,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

 八 第七碗

 当第七碗倒在空中的时候,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启十六17。)这就是说,为着审判并为着神的彰显,就是神的见证,一切事都完成了。说了这些话之后,紧接着就有闪电、声音、雷轰和大地震,世人从未见过这样大的地震。(启十六18。)这地震与十一章十九节第七号的地震相同,要使耶路撒冷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启十六19。)因为耶路撒冷要变得像古代的所多玛一样邪恶,神就要用这地震来审判她。

 十九节又说,『神也想起大巴比伦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之酒的杯递给她。』十四章八节宗教、奥秘的巴比伦,在大灾难的起头就毁灭了;所以在大灾难的末了,紧接哈米吉顿大战之后,才被毁灭的大巴比伦,必是物质的巴比伦,就是罗马城。十四章八节的大巴比伦相当于十七章的巴比伦,而这一节的大巴比伦相当于十八章的巴比伦。两个巴比伦的概略是记在十四章八节和十六章十九节,细节是记在十七、十八章。

 十九节说,神要『把那盛自己烈怒之酒的杯』递给大巴比伦。罗马曾将她淫乱烈怒的酒给了万国喝,(启十八3,)现在神要将祂自己烈怒的酒给她喝,作为报应。

 二十节说,『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二十一节下结论说,『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约四十五公斤);由于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我再说,这个大雹不会降在住美国的人身上,主要的是降在兽国的国民身上。当大雹降下来的时候,在敌基督国里的人仍要亵渎神。这证明他们无心悔改,宁愿与神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