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篇 晚期的得胜者和七碗(一)
总纲目




晚期的得胜者
壹 遭受并经过大灾难
贰 胜了兽和兽像,以及兽名的数字
叁 站在玻璃海上
 一 从死人中复活
 二 超脱神烈火的审判
肆 拿着神的琴
伍 唱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
陆 赞美神的作为和道路
 一 神的作为是祂的判决
 二 神的道路是祂管治的法则
柒 与基督同王一千年
七碗(一)
壹 末了的七灾
贰 倒下七碗前天上的景象
 一 殿开了
 二 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
 三 有七个金碗给了那七位天使
 四 由于神的荣耀和能力,殿中充满了烟

晚期的得胜者


壹 遭受并经过大灾难


 启示录十五章二节说,『我又看见彷佛有搀杂着火的玻璃海,且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像,以及兽名数字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我们可以称这些人是晚期的得胜者,他们经过大灾难,且胜了敌基督,没有敬拜他。这些人也是十四章十二、十三节所说的人,他们要受敌基督的逼迫而殉道,然后复活,在千年国里与基督同王。(启二十4。)

贰 胜了兽和兽像,以及兽名的数字


 晚期的得胜者要胜过兽和兽像,以及兽名的数字。他们虽然被敌基督所杀,在神看来,他们却是得胜的。由于他们是在较晚的时候得胜,所以我们称他们为晚期的得胜者。

叁 站在玻璃海上


 一 从死人中复活

 二节说,晚期的得胜者站在玻璃海上。这表征他们已经从死人中复活了。

 二 超脱神烈火的审判

 在二节,使徒约翰『看见彷佛有搀杂着火的玻璃海。』晚期的得胜者站在玻璃海上,这事实也指明他们是被提超脱玻璃海所指的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启四6,二十14,)也就是超脱神永远烈火审判的,(启十四9~11,)审判和他们毫不相干。

 这玻璃海不是满了水,乃是满了火。按照圣经,神先是用水,然后用火,来审判背叛的地、天使和人类。神用水审判了背叛的天使和地之后,这审判的水就变为海。火湖将是神用以审判背叛者之一切火的总结。因此,神施行审判所用的两个凭借,水与火,要搀杂在一起,先是玻璃海,最终是火湖。玻璃海是火湖的前身,要发展成为火湖。

 洪水以后,神照着祂不再用水审判地和其上活物的应许,(创九15,)总是用火向人施行审判。(创十九24,利十2,民十一1,十六35,但七11,启十四10,十八8,十九20,二十9~10,二一8。)神审判的宝座乃像火焰,从这火焰有火像河发出。(但七9~10。)神审判之火所发的火焰,要将整个宇宙中一切消极的事物,尽都扫入玻璃海中,至终这玻璃海要成为火湖,(启二十14,)那是神一切烈火审判的总和。

肆 拿着神的琴


 晚期的得胜者要拿着神的琴;他们不再用地上的乐器。神要为他们准备这些琴,使他们可以赞美祂。

伍 唱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


 三节说,晚期的得胜者『唱着神奴仆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摩西的歌记在出埃及十五章一至十八节,赞美神藉着红海审判的水,施行得胜的拯救,胜过了法老的军队。当时摩西和以色列人在红海边唱这歌。现在这些晚期的得胜者,在玻璃海上再唱这歌,指明他们胜过了敌基督的权势,敌基督乃是神所要用玻璃海的火审判的。(启十九20。)摩西的歌指出神在祂百姓的仇敌身上得胜的审判,在消极方面为着神的审判赞美神;而羔羊的歌指出神的子民在仇敌面前所经历基督的救赎,在积极方面为着基督的救赎赞美神。晚期的得胜者得以站在玻璃海上,是因着神审判了仇敌,且因着基督救赎了祂的百姓。当这些晚期的得胜者赞美神的时候,他们要向全宇宙宣告,他们是在神对祂仇敌的审判之上,并且有分于基督的救赎。他们所经历的这两件事,就成了两种歌。

陆 赞美神的作为和道路


 晚期的得胜者要唱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说,『主神,全能者,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国之王,你的道路义哉、诚哉!主阿,谁敢不敬畏你,不荣耀你的名?因为独有你是圣的,万民都要来,在你面前敬拜,因你的判决已经显明出来了。』(启十五3~4。)这里我们得知,晚期的得胜者要赞美神的作为和道路。

 一 神的作为是祂的判决

 许多人不会区别神的作为和神的道路。神的作为就是祂的判决,在显明时是伟大的,在性质上是奇妙的。神的作为在这里主要的是指神在敌基督和跟随他之人身上的审判、判决。(启十四17~20。)那些审判、判决在显明时都是伟大的,在性质上又都是奇妙的。

 二 神的道路是祂管治的法则

 神的作为是祂的判决,神的道路是祂管治的法则。摩西认识神的道路(法则),但以色列人只晓得神的作为。(诗一○三7。)神的道路在祂的法则上是公义的,在祂的应许上是真诚的。你若认识神的道路,就不用等着看祂的作为。虽然祂的作为尚未来到,你却知道这必定会来,因为你认识神行事的管治法则。我们已经指出,按着神的法则,神的道路是公义的。这些殉道者遭受苦难和逼迫时,他们知道神是公义的;并且知道按着神公义的管治法则,有一天祂必要来干预,审判敌基督,好为他们伸流血的冤。虽然这审判还未执行,这些殉道者却认识神的法则,且赞美神的道路,就是祂对待百姓的管治法则。就着神的应许,这些法则也是真诚的。神应许祂的百姓,祂要审判作恶的人,表白祂的道路,并为祂的百姓伸流血的冤。因着得胜者认识神的道路,他们确信神必要成就祂所应许的。

 我们在四节看到,得胜者赞美神,说,『因为独有你是圣的。』这一节里的圣,原文指各种适合并形成神圣品性之特质的总和。因此,圣是指神的性情,义是指神的法则。

柒 与基督同王一千年


 在启示录十五章里,晚期的得胜者也要包含在那些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二十4)的人中。启示录二十章六节进一步指明,晚期的得胜者要与那些『在头一次复活有分,』那些『要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的人在一起。晚期的得胜者有福了,圣别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启二十6;)他们要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在要来的国度里与祂一同辖管列国。

 我们从启示录十四和十五章看见神的智慧,祂如何对待各种的人,并以不同的方式顾到祂的子民。死去的得胜者是男孩子,活着的得胜者是初熟的果子,而那些在大灾难期间殉道的人是晚期的得胜者。大多数的信徒要经过大灾难,他们被算在庄稼之内。至终,我们看见主要收聚葡萄,就是作恶的人,在大灾难结束时把他们放进酒醡里,并且要踹神烈怒的酒醡。

七碗(一)


 现在我们来看七碗。(启十六1~21。)

壹 末了的七灾


 在八章十三节,有一只鹰在天空顶点飞着,说,『三位天使要吹那其余的号,由于这号声,住在地上的人,祸哉,祸哉,祸哉。』末三号的三样灾祸,(启九12,十一14,)是大灾难(太二四)最严重的灾祸。第一样灾祸是九章的第五号;第二样灾祸是第六号,也在九章;第三样灾祸(启十一)是七碗,是第七号消极内容的一部分;这七碗就是末了的七灾。(启十五1。)第六印加上第七印的头四号,可视为大灾难的起头,而大灾难最严重的灾祸是由第五号、第六号以及第七号的部分消极内容所组成的。

贰 倒下七碗前天上的景象


 天上的景象在七印之前曾显示出来,在七号之前再次显示出来,到了七碗之前,又再显示出来。揭开七印以前,在四、五章里描绘了一个景象,在此我们看见天上有一个宝座,有一位坐在宝座上,有虹围绕着宝座,又有二十四位长老坐在二十四个宝座上,还有四活物以及那是配的狮子羔羊。(启四2~8,五5~6。)这景象指明,神在宝座上,藉着那是配的狮子羔羊,就是那够资格揭开神隐藏经纶的一位,执行祂的经纶。在这个景象里,神行政的宝座主要的是为着审判。

 在八章三至五节,我们看见吹七号之前天上的景象。在这景象里,天上寂静约有半小时。(启八1。)在此,基督是另一位天使,如同大祭司,来向神尽职,将众圣徒的祷告带给神,并且加上香,使这些祷告能蒙神悦纳。藉着祂的香,圣徒的祷告成为馨香之气达到神面前,并将神的审判带到地上。这景象显示神将要以七号的审判,答应众圣徒那藉着基督并同着基督所献上的祷告。

 在十五章五至八节,我们看见七碗倒下以前天上的景象。在这时候,已有许多事发生了:第六印、前六枝号、甚至第七号的一部分。现在该是神的烈怒发尽的时候。(启十五1。)十五章一节和七节,以及十六章一节所题神的忿怒,指明神向祂的仇敌发怒,特别是对敌基督和他的国发怒。虽然神已经施行了祂大部分的审判,祂所要作的每件事也差不多成就了,祂的忿怒却尚未发尽。祂的烈怒仍要倒下来。不过,在这事发生以前,天上显出另一个景象。现在我们要来看这景象的各面。

 一 殿开了

 启示录十五章五节说,『这些事以后,我看见在天上那见证之帐幕的殿开了。』『见证之帐幕的殿』这辞不容易明白,因为就历史说,帐幕在殿之先,并由殿取代了。实际上,帐幕和殿乃是一。『殿』一辞,原文不是泛指殿,而是指内殿,就是至圣所。因此,帐幕的殿意即帐幕的至圣所。旧约的帐幕是由圣所和内部的至圣所组成的。这一节里的殿是指殿的内部,就是至圣所,其中有约柜。见证是指神的律法,就是那见证神,并放在约柜里的律法。(出二五16。)因着约柜是放在帐幕里,帐幕就称为见证的帐幕。这里我们看见,天上那见证之帐幕的殿开了。它不再是隐藏的,乃是显示给全宇宙看的。

 十五章五节是十一章十九节的延续,联起来读就能明了。启示录十一章十九节说,『于是,神天上的殿开了,在祂殿中现出祂的约柜。』四章二至三节有虹围着的宝座,乃是六至十一章神对地所执行之一切审判的中心,这是消极的一面;至于有约柜的殿,乃是十二至二十二章神在宇宙中所完成之一切成就的中心,这是积极的一面。所以,启示录的头一段,一至十一章,启示的中心是有虹围着的宝座;第二段,十二至二十二章,启示的中心不再是有虹围着的宝座,乃是有约柜的殿。

 有虹围着的宝座主要的是为着神对地的审判,有约柜的殿主要的却是为着神的建造,以彰显祂自己。换句话说,殿和约柜乃是为着神的见证。

 神的见证就是神藉着祂的建造彰显祂自己。在十一章的末了有一次大地震,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大的地震。但在第二段的末了却有新耶路撒冷,那是神的建造,神的彰显,也是神的见证。整个新耶路撒冷就是至圣所。这城是立方的,长宽高都是一万二千斯泰底亚。(启二一16。)(这大概是一千三百哩,差不多是从洛杉矶到达拉斯的距离。)这是扩大的殿,是启示录后十一章的终结。前十一章总结于大地震,后十一章却总结于新耶路撒冷。这是何等的对比!

 十一章末了的地震来自那有虹围着的宝座。神虽然掀起了这巨大的地震,却不毁灭所有的人类。反之,那围绕宝座的虹使祂想起祂所立的约。这虹乃是基督。十章一节告诉我们,另一位大力的天使,就是基督,要披着云彩,从天降下,祂的头上有虹。基督是宇宙的虹。当神在忿怒中对背叛的人类施行审判时,披着云彩的基督便成为虹,使神想起祂曾与挪亚所立的约。主耶稣是虹,祂似乎说,『神阿,我同意你公义的忿怒,但是我也要以你的信实题醒你。你不能忘记你同挪亚所立的约。我是云彩中的虹。』最终,当神施行审判的时候,因着虹的题醒,便宽容了那些成为马太二十五章之『绵羊』的人,这些人要作千年国里的万民。若没有这道虹,就没有一个人能生还,成为要来国度里的万民。

 殿同着约柜就是神的彰显同着神的基督。殿是神的居所,神的彰显;约柜是基督作神的见证。启示录的后十一章是为着神的彰显和神的基督,所以这一段的中心是神的殿和神的约柜。最终,新耶路撒冷要成为扩大的殿,其中有约柜,就是作为羔羊的基督。所以,我们看见永远的殿同永远的约柜,作为神在十二至二十二章之作为的结果。

 要明白启示录,我们必须有这样包罗的观点。惟有具备这样的观点,我们才知道我们在那里。为着神的殿和神的约柜,妇人和男孩子是不可或缺的。光明的妇人是为着新耶路撒冷。最终,那座城要成为妇人;她是一位『城妇,』要作羔羊的妻。(启二一9~10。)

 在消极的一面,神也要使用龙来完成祂的定旨。等到神不再使用撒但时,祂要对他说,『撒但,下到火湖里去罢!』神是伟大而主宰一切的。这卷书启示出撒但完全是在神的手中。不要认为神如此使用撒但是不公平的,神是公平的,祂比你公平多了。谁敢与祂争辩?在罗马九章二十和二十一节,保罗说,『人哪,你是谁,竟向神顶嘴?被塑造者岂能对塑造他者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同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你若敢与神争辩,祂可以回答你说,『我是塑造者,你是泥土。你难道不知道我有权柄造任何我所喜欢的东西吗?我有能力把你作成我所要的东西。你是谁,竟敢与我争辩?』神是主宰一切的。在我一次又一次读过启示录之后,我只能说,『神阿,因着你的主宰我敬拜你。我敬拜你,拣选我作你的儿女,甚至作你的仆人。』哦,我们当如何敬拜祂!

 二 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

 六节说,『那掌管七灾的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穿着洁净明亮的细麻衣,胸间束着金带。』这七位天使的穿著好像祭司,(结四四17,)并不像兵丁。依照我的看法,倒下七碗的天使应当穿着军服。他们穿着祭司的衣服,这事是很有意义的。这指明七位天使倒下七碗,是对那些站在搀杂着火之玻璃海上晚期得胜者之赞美的反应。晚期的得胜者站在玻璃海上,用他们的赞美敬拜神。在那时候,祷告过去了,赞美已经开始。在第五印,我们看见殉道圣徒的呼喊和祷告,(启六9~11,)但在十五章不再有呼喊或祷告,只有赞美。晚期的得胜者不用祷告,说,『主阿,敌基督逼迫我们,且杀害我们。现在你必须伸流我们血的冤,毁灭他的国。』晚期的得胜者并不这样祷告,他们反倒赞美神。紧接着他们赞美的记载之后,立刻揭示七碗倒下之前天上的景象。有七位掌管七灾的天使,从天上见证之帐幕的殿中出来。这些天使的穿著不像是兵丁,乃像是祭司,来完成他们的职事。这不再仅是审判的事,因为这里的审判已经调和着神经纶的完成,使神得着彰显。

 关于这一点,我们要特别注意十六章十七节。这节说,『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请注意,在这一节有两样事物是调和的,就是殿和宝座。这一节的文法结构不容易明白。有声音『从殿中的宝座出来,』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看见,在本书的前一段中,神的作为是出于宝座;在第二段里,祂的作为是发自殿。启示录首先显明神审判的中心是宝座,然后显明神见证的中心是殿。在这一节里,宝座和殿结合一起。如今,神的审判与神的彰显,神的见证相调和。殿是为着神的见证,宝座是为着神的审判,殿中的宝座说明神的审判是出于神的见证,也是为着神的见证。

 这原则今天也可以应用到我们身上。我们若要为着神的殿,神的彰显,我们就必须受审判。启示录前十一章的中心原则必须应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公开生活和召会生活中。我们里面有许多的东西仍需要受审判!我们的生活里有许多的『蝎子、』『蛇』和『青蛙。』在我们的家庭生活和婚姻生活中仍有许多的『蝎子』在爬行;在我们的召会生活中仍有一些『青蛙』在肆虐。所有这些『蝎子』和『青蛙』都必须受审判。这个审判的结果,便有见证『从神殿中的宝座出来。』

 我们已经指出,带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不是兵丁,而是祭司;并且他们倒下七碗,乃是响应晚期得胜者的赞美。神回应晚期得胜者的赞美,不仅仅是从宝座上,也是从殿里。这就是说,神的回应不是仅仅为着审判,更是为着祂的见证和祂的彰显,就是祂的殿。因着这七位带着七碗的天使不是仅仅为着神的审判,更是为着神的见证,所以他们从殿中出来。他们不只是从审判的宝座出来,也是从那作为神彰显的殿中出来。等到最后一碗倒下之后,每一件消极的事都被除净;紧接着新妇就出现了。(启十九7~9。)

 十九章是十六章的延续。十七章和十八章是插入的话,进一步详述巴比伦的两方面,宗教的巴比伦与物质的巴比伦;十九章才是真正接着十六章七碗的倒出。这进一步指明,七碗不仅是为着从宝座而来的审判,更是为着从神殿中出来神的见证。这就是『从殿中的宝座出来』的意义。

 三 有七个金碗给了那七位天使

 七节说,『四活物中有一个,把盛满了活到永永远远之神烈怒的七个金碗,给了那七位天使。』四活物中的一个所给的七碗,盛满了神的烈怒。这些碗很小,表征限制。这末后的七灾,虽是神终极的烈怒,却是有限的;否则全地及其上的居民都要毁灭了。神为了完成祂永远的定旨,在审判地的时候,仍限制祂终极的烈怒。神倒出祂的忿怒来,是极其严肃的,但仍然有所限制。神是富有怜悯的。兽、兽的百姓、以及兽的整个国度,应当毫无限制的彻底毁灭,但神还是使祂忿怒的倒出局限在小的范围内。为此我们要感谢主!

 四 由于神的荣耀和能力,殿中充满了烟

 八节说,『由于神的荣耀,并由于祂的能力,殿中充满了烟,于是没有人能进殿,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灾完毕了。』这就是说没有人能进殿祷告,平息神的烈怒,直到神的烈怒完全倾倒在那些受撒但煽动,并受敌基督影响的背叛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