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篇 庄稼和大酒醡
总纲目




壹 庄稼
 一 在敌基督逼迫宗教之后,大灾难的末了
 二 被好像人子的基督收割
 三 庄稼熟了
 四 用镰刀收割
 五 在吹第七号的时候被提
贰 大酒醡
 一 在大灾难结束时
 二 约沙法谷的审判
 三 哈米吉顿的战争
 四 葡萄熟透了
 五 葡萄被收取,丢在神烈怒的大酒醡中
 六 被基督所踹踏
 七 大灾难和这世代的结束

 本篇信息包括了启示录十四章里的两个主题;庄稼(启十四14~16)和大酒醡。(启十四17~20。)庄稼是神子民的收割,酒醡则是行恶之人的收取。今天在地上有三班人─犹太人、信徒和不信者。犹太人和信徒都是神的子民,而不信者主要是行恶的人。七章一至八节的异象说到余剩的犹太人要受印记;因此,十四章就没有再题犹太人,只说到信徒和不信者。初熟的果子成熟较早,要在大灾难之前就被提到诸天之上的锡安山;然而神大体的农作物,就是大体的信徒,在初熟果子被提之后仍要留在地上,至终要成为庄稼。

壹 庄稼


 十五节和十六节说,『又有一位天使从殿中出来,同那坐在云上的大声喊着说,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因为收割的时候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了。那坐在云上的,把镰刀扔在地上,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地上的庄稼就是神在地上的子民,在基督里的信徒。(林前三9。)主第一次到地上来时,将自己撒在信祂的人里面;(太十三3~8,24;)从那时起,凡接受祂这生命种子的信徒,就成了神在地上的农作物。那最先成熟的,要在大灾难之前被收割,作初熟的果子献给神,如一至五节所指明的。大体的信徒要借助于大灾难期间的苦难得以成熟,并在大灾难末了被收割,就是被提。所以,十六节所说的收割,乃是指那些留在地上,经历大灾难之大体信徒的被提,因为这收割是发生在敌基督强迫人拜他和他的像(启十四9)之后。

 农作物的收割是在于农作物的成熟。那些成熟较早的,就是初熟的果子;大部分成熟较晚的,便是庄稼。主耶稣在马太十三章三十九节指出,庄稼要在这世代的终结时被收割。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世代的终结,这世代仍然在继续着。到这世代的终结,神的田地就要收割了。在这收割的时刻来到之前,初熟的果子要先成熟而被提。

 按照旧约的预表,初熟的果子收割后要带到神的殿里给神享受;(出二三19;)但是庄稼,就是大体的农作物,在收割后要收到位于田地与农舍之间的谷仓里。由此我们知道,初熟的果子要收到神的家中─诸天之上的锡安山,而庄稼要收到空中。初熟的果子被提到三层天上主耶稣那里后不久,主就要离开诸天降到空中,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按照帖前四章的预言,庄稼要被提到空中。关于被提,大部分的基督徒只从帖前四章得着笼统的观念,他们没有看见男孩子与初熟果子的被提。

 启示录十四章说到两种被提,就是初熟果子的被提和庄稼的被提。这件事在预表的图画里有很生动的描绘。在古时,早期的小麦,亦即初熟的果子,先被收割,然后庄稼才收割。每一个人都知道,一幅图画胜过千言万语。这一幅图画毫不含糊,没有可争论之处;我们只须照着初熟果子和庄稼这幅图画,接受纯正的话。我们是在等待初熟果子的被提。那些无分于初熟果子的,可能列在庄稼里。

 一 在敌基督逼迫宗教之后,大灾难的末了

 按照十四章,庄稼的被提是发生在敌基督逼迫宗教之后。在初熟的果子被提以后,那兽,就是敌基督,要强迫百姓拜他和他的像,也要逼迫信徒。这就是大灾难。初熟果子的被提是在大灾难之前;而庄稼的被提是在大灾难将近结束的时候。因此,所有包括在庄稼被提里的圣徒,都必须经过大灾难。

 二 被好像人子的基督收割

 十四节说,『我又观看,看哪,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那位是人子的基督要来收割庄稼。祂曾经是人子到地上来撒种,将来还是人子,再次回来收割祂所撒的。

 主耶稣回来时,仍旧是人子。因祂是人子,所以有资格执行神对各人的审判。(约五27。)在那个时候,祂不再包在云里,藏在云里,乃是坐在云上。这就是说,祂不再是隐藏的,祂的来临是公开的了。在这之前,祂的来临是隐密的,但现在却是公开、众目可见的。在十章一节,基督还是披着云彩,在这里祂是坐在云上;这与帖前四章十七节相符,指明到这时主的来临是在空中公开的。

 十四节又说,祂『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祂头上戴着金冠冕,指明主是那得了荣耀为冠冕的一位。(来二9。)祂手里拿着快镰刀,指明主是那收割神田地的一位。

 三 庄稼熟了

 十五节说,『地上的庄稼已经熟了。』要成熟就要把一切属地的水分晒干。大灾难的苦难要像熏烤的太阳一样,将大灾难中留在地上之圣徒属地的水分晒干,好使他们成熟。在这时之前,庄稼还是青绿的。农人绝不会收割青绿的作物。所有田地里的作物都必须成熟。当田里的作物成熟时,收割的时间就来到了。

 四 用镰刀收割

 在十五节,有一位天使说,『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十六节说,『那坐在云上的,把镰刀扔在地上,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这两节里的镰刀象征主所差来收割庄稼的天使。(太十三39。)当主耶稣来临的时候,祂要差遣祂的天使从田地里收取信徒。

 五 在吹第七号的时候被提

 庄稼是在吹第七号,就是吹末次号筒的时候被提。(林前十五51~52,帖前四15~17。)第七号要一直吹到永远。这个被提是发生在第七号的初期。

 在听了这些关于早期的得胜者,和晚期、快速的得胜者的信息后,你可能以为所有的信徒都是得胜者,并且你会不解,究竟谁是庄稼。最近我听说,美国有五千万重生的基督徒,所以光是在美国,主耶稣就要收割几千万的人。

 认识圣经并不容易。你相信全地,包括亚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澳洲和欧洲在内,都在敌基督的统治下吗?不,当然不是这样。敌基督是罗马帝国的该撒,而罗马帝国并没有囊括全地,可能包括了西欧的大部分、北非和西亚的一部分。苏俄当然不受罗马帝国的统治,澳洲、中国、印度和美国也不在其统治之下。

 我有负担和你们分享一些事,这些事严格说来是没有圣经根据的。虽然我不愿意谈一些没有圣经根据的事,但是在我心里有一些事我确信是出于神的,不过在圣经中没有题到。按照圣经的预言,敌基督统辖的地区仅限于欧洲、小亚细亚、巴勒斯坦和北非一带。再者,敌基督不会是共产党。启示录十八章是这事的一个证明,那里显示敌基督的首都罗马,要成为资本主义的中心。那一章甚至说到贩卖魂,或说贩卖人口,这不是共产主义的记载,乃是资本主义的记载。全地都在神主宰的控制下,我信美国要完全蒙神保守,直到主回来。我已经说过,我相信美国就是启示录十二章所说的旷野,是许许多多难民的安全地和避难所。在美国几千万的基督徒中,得胜者并不多。他们当然不会被敌基督所杀,因为美国不在敌基督的领土范围之内。美国既然是安全之地和避难所,所以在美国的基督徒也不会成为快速的得胜者,他们乃要列在庄稼之中。

 你听了这话,可能不解,在美国的信徒如何才能成熟。你也许认为,因为美国是安全的地方,这里的基督徒必继续松懈马虎。假定当大灾难的时候,你是住在美国的基督徒,那时你眼见我们在这些信息中所说的预言一一应验,你还能顽梗、愚昧的不爱主吗?初熟的果子已经被提了,关于这事的报导成了头条大新闻;敌基督要开始逼迫在欧洲的犹太人和基督徒。在这些光中,你会仍然以美国作你的乐土吗?不仅如此,许多在欧洲的基督徒要逃到美国,以躲避敌基督的逼迫,大鹰的翅膀要载着他们飞到旷野。那些没有逃走的人要殉道,因而成了快速的得胜者。到那时候,地上的每一个基督徒必然都清醒了,并被挑旺要爱主。今天许多批评我们的人,到那时候就要接受我们现在见证的帮助。

 到这世代的末了,在哈米吉顿要爆发一次战争。按照说到哈米吉顿这战争的预言以及现今世界的局势,地上有四种军力的来源:一是来自北方的苏俄;另一是来自东方日出之地;另一是从敌基督的领土欧洲而来;最后一种是来自美国。前三处的军力要聚集在哈米吉顿,但美国的军队可能不包括在内。今天世界局势的倾向正是在为哈米吉顿战争铺路,但美国将是为着神子民的安全地方,是旷野。

 在大灾难的时候,基督徒要受逼迫,也有许多人要殉道。但是有许多神的子民要逃到美国,因此他们要列在庄稼之中。对那些已应验之预言的认识,以及现时事件的报导,要激励他们都寻求主并热切爱主。他们都知道,再过不到三年半,主耶稣就要回来了。因此,每一个人都要生命长大并成熟。

 为了要认识圣经,我们必须把圣经的不同部分放在一起,如同拼图一般;这样,我们就看见一幅清楚而完全的图画。圣经是用一些象征来代表不同的国家;比方说,以公绵羊代表波斯,以公山羊代表古希腊。甚至爱琴海的意思就是山羊海。圣经又以狮子表征古巴比伦。最近在巴比伦考古所发现的,有一些古代遗物上有狮子的图像。启示录十二章说到一只大鹰。在圣经里,动物是用来表征国家的;基于这一事实,我们要问,鹰表征那一个国家?答案当然是美国。这不是凑巧如此,必定是出于神主宰的智慧。在神的主宰下,这一个国家的先祖选了鹰作国家的象征。虽然圣经里找不出一节经节说,鹰表征美国,但是我相信,在神的主宰里,那一章里的鹰的确是指着这个国家。这就是我为什么会相信,美国就是启示录十二章的旷野,要作为属神之逃难者的避难所。

 在今天要明白圣经的预言,比五十年前容易多了。许多年以前,我曾研究以色列复国的预言。到一九四八年,我亲眼见到这事发生了。我们都知道,在一九六七年,耶路撒冷城归还给犹太人了。今天世界局势的焦点是在中东。现在我生活在这个大鹰的国家。在美国虽然有许多罪恶的事件,但是除了以色列国以外,这是仅有照着神的话立国的国家。我有一分美国最初的宪法,它是由出埃及记里的许多经节组成的。再者,国会的每一次会期,都是以祷告开始的。一九五八年,我曾参加一次这样开会的祷告。虽然那个祷告很形式,却不失为好的祷告。不仅如此,还有『我们信靠神』的字样刻在钱币上。在圣经里,所有的国家都是用兽来表征,只有一个国家例外,就是美国,乃是用鹰来作表征。

 我们读到八章的时候曾说过,地的三分之一要遭受一连串超自然的灾祸而被毁坏。(启八7~12。)我不信这些灾祸会波及美国,因为地的三分之一乃是指人亵渎神、反对神最激烈的地区。我所以说这点,因为我信,神要用美国来保护祂比较软弱的子民。祂是何等有怜悯!

 主已使祂的恢复来到这个国家,我真是喜乐!我深信在美国五十个州的首要城市都要有地方召会建立。这些真正的召会要引导神的子民,回到祂的经纶里。首先,众召会要产生活着的初熟果子;其次,在大灾难的时期,神要用他们照顾基督徒。许多难民要逃到美国。到那时候,没有人会反对或批评地方召会了;反之,许多人要来到地方召会中。

 有两件事是出于主的主宰:第一,祂预备了美国作大鹰;第二,祂将祂的恢复带到这个国家。在大灾难期间,基督徒当然不会再去注意天主教、公会或自由团体。反之,他们要说,『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们走神的路罢!』神的路就是地方召会。阿利路亚,我们是在地方召会中!阿利路亚,我们是在美国!我们是在真正的召会生活里,也是在大鹰的国家中。对于中国大陆的沦陷,我深感哀恸,我真是爱那里的工作。但是为着祂将我带到这个大鹰的国家,并且在这里有真正的召会生活,我是何等的赞美主!为着主把祂的恢复带到这个国家,我们要赞美祂!

贰 大酒醡


 十八、十九节说,『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快镰刀的大声喊着说,伸出你的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树累累的果子,因为葡萄熟透了。那天使就把他的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神烈怒的大酒醡中。』在圣经里,将犹太人比喻为无花果树,(太二四32,)将信徒比喻为麦子,(太十三25,30,)将邪恶的外邦人比喻为葡萄树,(启十四19,)这是一棵假葡萄树,乃是基督和祂众肢体所组成之真葡萄树(约十五1~6)的膺品。撒但把不信的人仿造成假葡萄树,所以主耶稣说,『我是真葡萄树。』

 我们看过,神用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国。无花果树虽然外表没有花朵,没有丰姿,却满了滋养人的果子;以色列人在神的经纶里该是这样。然而,今天的以色列人却没有任何果子。主耶稣末次上耶路撒冷的时候,祂走到一棵无花果树下,那时祂饿了,切望得着滋养。但祂无法从无花果树得着滋养,便咒诅了那树。(可十一12~14。)这是主咒诅不结果子之犹太国的预影。

 在神的智慧里,麦子象征基督徒,就是召会。主耶稣是人子,将麦种直接撒在地里。麦子的花很小,但是成熟的时候却有饱满的谷粒,能制成细面,作神的素祭,使神和人都得满足。赞美主,我们基督徒乃是长在田里的麦子!

 一 在大灾难结束时

 麦子收割之后,在神眼中被比作葡萄的不信者就要被收割。这要发生在大灾难结束时。

 二 约沙法谷的审判

 大酒醡就是约沙法谷的审判。(珥三9~16。)约珥三章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主要聚集列国的军队到约沙法谷(也称汲沦谷),该谷与欣嫩谷接连,位于耶路撒冷和橄榄山之间。古时候百姓将不洁之物埋在那里。犹大的亚撒王就是将他祖母的偶像埋在那地。(王上十五13。)所以,不洁与拜偶像之物都是埋在这谷里。

 三 哈米吉顿的战争

 神烈怒的大酒醡(启十四19)就是哈米吉顿的大战。(启十六12~16。)外邦一切邪恶、属世的军队都要聚拢在那里,主同祂得胜的圣徒要和他们争战,并毁灭他们。(启十九11~21,珥三9~13,赛六三1~6。)哈米吉顿原文由两个字组成,头一个是『哈,』意山;第二个是『米吉顿,』就是米吉多,(士五19,王下二三29,亚十二11,)意屠杀;因此,哈米吉顿意屠杀山。

 我们已经指出,按照圣经和今天世界的局势,从三处来的军队要汇集参加哈米吉顿的战争;这三个出处是欧洲、苏俄和东方。苏俄和东方这两个出处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欧洲与小亚细亚的出处还末能确定。在这一地区的国家正在等待一个强有力的首领出现,他可能成为敌基督。藉着研读预言,我肯定说,敌基督将从希腊和马其顿地出来,或者属于希腊血统。这个有能力的首领要向埃及、叙利亚和以色列这荣美之地挪移。中东由于有巨大的石油财富,早已成了国际关系的重要焦点。在神主宰的安排下,这可能是导致哈米吉顿战争的一个因素。

 撒迦利亚十四章指明,当主耶稣回来的时候,祂的脚必踏在橄榄山上,使这山从中间分为两半,为那些被包围的犹太人预备了一条逃跑的路。(亚十四4~5。)行传一章告诉我们,主耶稣曾从橄榄山升天,将来也要像升天时一样回来。这就是说,祂要回到靠近约沙法谷的橄榄山上。世上军队的聚集,被比作成熟的葡萄收集在大酒醡里。当主看到所有属世的军队都聚集在哈米吉顿的战争中,那就是祂踹酒醡的时候到了。

 四 葡萄熟透了

 葡萄在被收进大酒醡之前,已经熟透了。(启十四18。)麦子是在水分干燥时成熟;但葡萄成熟时水分反而充盈。究竟你是麦子,还是葡萄,就在于你里面属地的水是干了还是满的。如果你的雄心是要多得一些属地的水,那么,你活着就像葡萄,不像麦子了。

 五 葡萄被收取,丢在神烈怒的大酒醡中

 葡萄要被收取并丢在神烈怒的大酒醡中。(启十四19,十六12~16。)主要把邪恶、属世的军队聚集在一个地方,让祂来踹这大酒醡。主藉着踹这大酒醡,就要毁灭邪恶、属世的军队。

 六 被基督所踹踏

 大酒醡要被基督所踹踏。(赛六三1~6。)二十节说,『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醡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达约三百公里。』这里的城指耶路撒冷城,马相当于十九章十八节者。从酒醡里流出的血形成了一条三百公里长的河(约一百八十二哩),这是从波斯拉(赛六三1)到哈米吉顿(启十六16)的距离。这一条血河很高,达到马的嚼环。以赛亚六十三章三节的血字,希伯来文意为汁液。甚至基督的衣服也要被这血所沾。从波斯拉到哈米吉顿,要有一条长的血河。踹这个酒醡就是主耶稣在敌基督和他的军队身上施行审判。从北方、西方和东方而来的军队要聚拢,如同成熟的葡萄放进酒醡里。这是预言清楚的话。

 七 大灾难和这世代的结束

 踹大酒醡要结束大灾难,也要终结这世代。这是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