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篇 初熟的果子
总纲目




壹 初熟的果子
 一 归与神和羔羊的初熟果子
 二 十四万四千人
 三 从地上买来的
 四 从人间买来的
 五 同羔羊站在锡安山上
 六 有羔羊的名和父的名写在他们的额上
 七 唱新歌
 八 未曾与妇女在一起受到玷污
 九 在他们的口中找不着谎言
 十 没有瑕疵
 十一 羔羊无论往那里去都跟随

 在十二章,我们看见了清楚的异象,有一位宇宙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并且与一条大龙对抗。我们对这异象都有深刻的印象。在十三章,我们看见两个兽─敌基督和假申言者,他们要和那龙,撒但,合作反对神,阻挠神经纶的完成。接着在十四章,有更重大的事发生。在这章里,不仅有初熟的果子,(启十四1~5,)也说到初熟果子被提后所发生的事,(启十四6~13,)就是永远福音的传扬、(启十四6~7、)宗教巴比伦的倾倒、(启十四8、)对拜兽和兽像并受其印记的警戒、(启十四9~12、)和大灾难中的殉道;(启十四13;)此外,十四章还说到庄稼(启十四14~16)和大酒醡。(启十四17~20。)十四章说到四大类的事:初熟果子的被提;初熟果子被提后所要发生的事;庄稼,就是大体信徒的收割;以及大酒醡,就是地上恶人的收割。所以这一章启示,在末期地上还活着的各人要如何受对待。

 地上的人要归为两类:属神的子民和不属神的子民。属神的子民又包括基督徒和以色列人,就是敬畏神的犹太人。这章没有题到以色列人,因为在七章,那十四万四千个蒙拣选以色列人受印记的异象,已经将以色列人包括在内了;这章揭示神如何对待祂子民中的基督徒。祂子民中的这部分又可分为两大组:初熟的果子,就是那些早期成熟的人;和庄稼,就是那些晚期成熟的人。在初熟的果子被提之后到庄稼被提之前,有四件大事要发生:永远福音的传扬;大巴比伦的倾倒,亦即宗教巴比伦,罗马天主教的倾倒;警戒对兽的敬拜;以及大灾难中的大殉道。在收割庄稼之后,基督徒的情形就完全清理了。但那些不属于神的人仍要留在地上;他们未被看作神田地里的麦子,而被看作长在邪恶田地里的葡萄;这些葡萄要被收集在大酒醡中,为主耶稣所踹。(启十四19~20。)到那时,全地就都清理了。因此,十四章是极其重要的一章,启示地上各人的光景要如何受对待。神是智慧、公义和主宰一切的;因着祂的智慧、公义和主宰,他要在适当的时间,以适当的方式对待地上各人。赞美祂!

 圣经中的预言只是原则,并没有说到细节。主若把要来的事一切的细节都告诉我们,圣经就要有好几千页,我们也无法携带在身边。我们感谢主的智慧。我们已经指出,尼布甲尼撒王在梦中所看见的大像,(但二31~33,)代表从巴比伦到将来复兴的罗马帝国与其十国的一切世上权势;头表征巴比伦,胸膛和膀臂表征玛代波斯,肚腹和腰表征希腊,双腿则表征罗马帝国。罗马帝国分为两部分,就是像的两腿所表征的,这是一个史实。脚踝所指的时期很含糊,现在我们正活在这含糊的时期内。公元四百七十六年罗马帝国灭亡,就造成一段空隙,但这时罗马天主教来填补了这段空隙。当这段漫长的停歇时期到达尾声时,罗马帝国要复兴,总结为十国,就是大像的十个脚指头所表征的。按照但以理二章,这十国要被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砸碎。(但二34~35。)这块石头就是基督,祂要从诸天之上而来,击打整个大像,包括从尼布甲尼撒到最后一位该撒之间的一切。神凭祂的智慧,用人体的像清楚描绘出属世权势的各个阶段。这就是圣经里预言的方式和原则。从某种意义说,圣经里的预言是很简要的。

 至于神子民的被提,其原则也是一样。得胜者的被提与大体信徒的被提不同。我们在第二十九篇和第三十篇信息里已经把被提这件事说过了。根据这两种被提的原则,我们现在来看初熟的果子。

壹 初熟的果子


 一 归与神和羔羊的初熟果子

 在四节里所题归与神和羔羊的初熟果子,乃是神农作物中最早成熟的一批。这些早期的得胜者在神的田地里是初熟的,因此他们要在庄稼收割以先被收割,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以后到了十四至十六节,庄稼才被收割。这就是说,得胜者要在庄稼收割以先被提到诸天之上,正如美地的初熟果子要在庄稼收割以先被收割,且被带到神的殿中。(利二三10~11,出二三19。)六至十三节所记的事,都是发生在大灾难期间;(太二四21;)这清楚的指明,且有力的证明,首批得胜者,就是一至五节所说初熟的果子,要在大灾难之前被提;十四至十六节的庄稼包括大体信徒,要到大灾难末了被提。

 二 十四万四千人

 一节说,『我又观看,看哪,羔羊站在锡安山上,同祂还有十四万四千人。』已过有许多教师曾经争论,究竟这数字是实际的,还是象征的。有人说,这十四万四千不是实在的数字;另有人说,二、三章里的七个城市如何是实际的,十四万四千也必是实在的数字。这数字必是实在的数字,但具有象征的意义。数字是实在的,却有属灵的意义。我们可以运用某一原则来了解这数字的属灵意义。

 十四万四千是十二乘十二的一千倍。十二是神永远行政里完整的数字。一百四十四(启二一17)是十二乘十二,表征完整的完整,最丰满的终极完整。这里是这个终极完整的一千倍。

 十二这数字不是六加六,乃是三乘四。我这样说,不是随便或没有根据的。圣经的数字,十二是三乘四组成的。新耶路撒冷是一座十二的城-十二根基,十二使徒的名,(启二一14,)十二个门,十二天使,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启二一12,)十二颗珍珠,(启二一21,)十二个月,十二样的果子,(启二二2,)城墙高一百四十四肘,(十二乘十二-启二一17,)其长宽高是一万二千斯泰底亚。(一千乘十二─启二一16。)从每一面来说,新耶路撒冷都是一座十二的城。我们从新耶路撒冷城有四面,每面有三个门(启二一13)就可以知道,新耶路撒冷的十二是三乘四组成的。无疑的,三表征三一神。二十一、二十二章所描绘的新耶路撒冷启示了三一神。在二十二章一节,我们看见神和羔羊的宝座,从这宝座流出一道生命水的河。这里我们看到父、子、灵将自己分赐到城里。这就是三一神。这城的本身代表神的造物,这由四(四活物-启四6)所表征。在新耶路撒冷里不是三加四,乃是三乘四。今天我们的数字是七,诸如七个召会,七个灯台;但在永远里我们的数字将是十二,是三乘四,表征三一神与人的调和。因此,十二表征神性与人性的调和。何等的奇妙!这调和是为着神经纶的完整,为着神经纶行政的完整。所以,十二这数字指明神为着完成祂经纶之行政的完整。

 在十四章里不是单单十二这数字,乃是一千个十二乘十二。十二乘十二的意思是在神经纶的行政中,完整中的完整。这就像歌中之歌,主中之主,王中之王等称号一样。十二乘十二的意思是完整中的完整。这完整不是暂时的,乃是永远的;这是神为着完成祂经纶之行政的完整。新耶路撒冷要向全宇宙宣告,神所救赎的人是十二中的十二,是完整中的完整。我们在新耶路撒冷的时候,将是神行政中的完整,为着完成神的经纶,直到永远。十四章有一千倍的十二乘十二,有一千倍完整中的完整。这就是十四万四千这数字的意义。这十四万四千初熟的果子就是那些完成神永远定旨的信徒。

 我们现在有幸站在那许多走在我们前面的伟大教师的肩上,我们要为着他们感谢主。我们所看见关于这数字的意义,乃是根据他们的领会。不过主向我们显示的,比向他们显示的更多。十四万四千虽然是实在的数字,却有属灵的意义,指明每个活着的得胜者都是神行政之完整的一部分,来完成神的经纶,直到永远。作活着的得胜者是一件大事。作初熟的果子就是为着神行政的完整,以完成神的经纶,直到永远。

 三 从地上买来的

 三节说,这十四万四千人是『从地上买来的。』这证明他们已不在地上,乃是被提到诸天之上了。在一至五节的时候,初熟的果子已经不在地上了,因为他们已经『从地上』买来了。他们是羔羊的血所买回的,并且已经从地上被提到天上。

 四 从人间买来的

 四节说,初熟的果子『是从人间买来的,』这指明他们不再在人间,乃是在诸天之上。

 五 同羔羊站在锡安山上

 初熟的果子与羔羊一同站在锡安山上。(启十四1。)一节里的锡安山不是地上的,乃是天上的。(来十二22。)那些同羔羊站在锡安山上的人,是在敌基督迫害宗教之前就被提到诸天之上的;在他们被提之后,敌基督要逼迫人,强迫人拜他。从这个事实我们得知,活着的得胜者是在大灾难之前就被提了。

 六 有羔羊的名和父的名写在他们的额上

 一节也指明,这十四万四千人额上都写着羔羊的名和父的名,这表明他们与羔羊和父是一,属于羔羊和父。羔羊和父的名写在这些早期得胜者的额上,与那些拜兽的人,额上写着兽的名相对。(启十三16~17。)

 七 唱新歌

 三节说,『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这十四万四千人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新歌;除了这初熟的果子之外,没有人能学这歌,因为别的人都没有这不可缺少的经历。歌总是出于经历,你若没有经历,就没有可唱的。因着这十四万四千个得胜者对基督有特殊、特别的经历,他们便能唱别人所不懂的歌。有些基督徒不懂我们所唱的歌,他们觉得这些歌很怪,但我们要说这些歌甘甜又有味。每次唱到某些诗歌的时候,我们真要发疯了;但是那些没有经历的人,却不懂我们在唱什么。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学唱这十四万四千人所唱的歌。

 二节说,『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像众水的声音,又像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众水表征声音哄嚷,大雷表征声音庄严,琴声表征声音悦耳。

 大雷声音的庄严使撒但惊怕。既然在那日十四万四千人的歌声是喧闹的,今天我们的歌声岂不也该喧闹?我们唱得越喧闹越好;宗教徒当然会定罪这事。这十四万四千人的歌声听起来有几分像尼加拉瀑布的水声;事实上,我信那声音之大,要好几倍于尼加拉瀑布的水声。今天的基督教又死沉、又规矩;但我们该喧闹而不死沉。不过我们喧闹的歌声不该是一种表演,乃该发自我们的灵。诗篇至少有八次告诉我们,当向神欢呼。(诗九五1~2,九八4,一○○l。)这哄嚷、欢呼的声音该从我们的灵里自动发出。当我们对主满了甜美的经历时,我们的灵就要满溢出来。惟一能表达我们喜乐的方法就是向主欢呼。尼加拉瀑布充满水,冲击力很大,所发出的声音不是一种表演;我们聚集的时候,也该这样。我们只有经历过,才能了解。我能见证说,我已经经历过了。有时候当我们在灵里响起了哄嚷的声音,唱诗赞美主的时候,甜美的音乐就从这哄嚷的声音产生了。你若经历过,必能阿们我所说的;但这却冒犯了那些不能忍受这欢声的人。然而这不是我的作法─这是主的作法,圣经的作法。今天你若不这样操练自己,将来还是要学的。

 八 未曾与妇女在一起受到玷污

 四节说,初熟的果子『未曾与妇女在一起受到玷污,他们原是童身。』就如人争论十四万四千这数字是实在的还是象征的,这一节所说的童身,也曾引起争论。按照这一段圣经所载,这十四万四千个活着的得胜者都是童身。有人说这是实在的童身,也有人说这是属灵的童身。这里的童身该是主在马太十九章十一至十二节所说的童身。然而,同样的原则也可适用于姊妹。(林前七7~34,37。)童身的原则就是我们不该受任何属地事物的玷污。我们若只照字面来看,那么所有的姊妹都不包括在内了;但是把姊妹排斥在这些活着的得胜者之外是不对的。

 为了作活着的得胜者,我们必须蒙主恩典的保守,不受任何的玷污和污染,像童女一样活在地上。在世人眼中,我们看不看电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在得救的人看来,我到电影院看电影则是件严肃的事,我若是去了,就受到玷污。我们必须过童身的生活,过贞洁的生活。我之所以不抽烟也不喝酒,是因为我不愿被玷污。有时弟兄给我一杯啤酒,我总是拒绝。五十多年来,主的怜悯和恩典一直保守我,我不愿因喝啤酒受玷污而把自己贱卖了。虽然喝啤酒并不是犯罪,我却不容许喝啤酒玷污了我的童身。但是对这样的事也不是要墨守成规。我能坐在喝啤酒的弟兄们中间而丝毫不受搅扰。这完全不是墨守成规的问题,这是我们有心愿为主保守自己贞洁的问题。我们都必须说,『主耶稣,我爱你。因为我爱你,我愿为你保守童身。主阿,我不要受任何东西的玷污或污染;主,我愿意为你保守自已。』当我年轻的时候,天天都这样祷告。我何等感谢主,祂真的答应了我的祷告。

 过去这些年来,在我的旅行中,我曾处在种种不同的景况里,其间有极多的试诱。但是即使在那控告者面前,我也能见证说,主的恩典保守了我。有许多旅馆的房间里都装设了电视机,然而主能为我作见证,我从来没有开过电视。看电视并不犯罪,但会使我受到玷污。当我在房间里的时候便说,『主,我不要受玷污,我要为你保守童身。主阿,我不是为电视到这个城市来的,我到这里是为着你的见证。我知道弟兄姊妹看不到我在旅馆房间里作什么,但是鬼能看见。』我若开了电视,我为着主耶稣的见证就没有力量了。但因着我的良心见证我没有受玷污,我为主耶稣保守了童身,所以我的说话有能力。

 把主的救恩弄成律法就太可怜了!我们绝不要说,因为召会不许可作某事,我们就不能作。这是何等可怜的态度!对我们而言,这不是守法的问题,乃是对主爱的心愿;我们爱主耶稣,迫切愿意为着祂保守自己如同贞洁的童女。每逢我到百货公司的时候便仰望主,保守我不被玷污。这就是作童女的意义。无论是弟兄或姊妹,都能为主耶稣作童女。你若这样向主祷告,渴慕生活如童女,所有的『臭虫』就都踏在你的脚下了。这就是作活着的得胜者,作初熟果子的路。

 你也许不解,十二章的得胜者与十四章的得胜者有什么不同。十二章有男孩子,十四章有初熟的果子。在论到十二章的几篇信息里,我们清楚看见男孩子是为着与撒但争战并击败撒但;因此,男孩子是对付仇敌的。初熟的果子不是为着争战,乃是为着叫神和羔羊得满足。神和羔羊需要享受;我们这些活着的得胜者要作初熟的果子,满足祂们要得享受的需要。男孩子要在神仇敌身上执行神的审判,把在天上的仇敌,魔鬼,摔下去。这是男孩子的功用。但在诸天之上还有另一种需要─神必须得满足。神是又饥又渴,祂切望尝到初熟的果子而得满足。

 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主主宰的智慧。历代以来逝去的得胜者要成为男孩子,作战士。虽然我们活在地上的人也必须与仇敌争战,但是不必一直与他争战。你对撒但传讲了一会儿之后,就该忘了他。仇敌是很狡猾的。你一开始向他讲道,他就要引诱你不断的向他讲道;他要说,『我的脸皮已经变得很厚,没有羞耻感了。我很乐意一直听你对我讲道。』他这样作是要使你分心不爱主。所以你对魔鬼讲道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该说,『魔鬼,我没有时间再对你讲道了,我要用我的时间告诉我的主,我何等爱祂。我要与我的主亲密的在一起。撒但,你是主的仇敌,也是我的仇敌,我对你讲得已经够多了。走开─现在是我与主享受蜜月的时候。』要学会用这个策略。不要花太长的时间对撒但讲道。你讲了一会儿之后就该停下来,把时间用来爱主,说,『主阿,注视你、与你交谈是我所享受的。主阿,我要使你满足,与你是一,停留在你的面前。』要学着花时间亲密的爱主耶稣。你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间,就有所缺欠。仅仅不犯罪还不够,仅仅很好、很对也不够,我们必须和主恋爱。虽然我不喜欢『恋爱』这辞,但我不得不用。我们都必须和主耶稣恋爱,告诉祂说,『哦,主耶稣,我爱你,你也知道我爱你。因为我爱你,主阿,有些事我就不去作。』这是作活着的得胜者的路。主固然需要男孩子去与祂的仇敌争战,但祂更需要初熟的果子,祂的爱人,作祂的满足。

 在预表中,初熟的果子不是带到农夫的家中,乃是带进神的家里,神的殿中,作祂的满足。主耶稣作初熟的果子也是这样。(林前十五20,23。)在主复活的早晨,祂不准马利亚摸祂,祂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约二十17。)主好像说,『不要摸我,因为我必须将我复活的新鲜献给父。我父必须首先尝到我复活的新鲜。』我们都必须学习在新鲜、亲密、爱的关系里将自己献给主,作祂的享受。如果你只是因为害怕而不作某些事或不碰某些事,你就不是在主爱人的高水平上,乃是在最低的水平上。我们必须在最高的水平上,不是因为害怕才拒绝作某些事情,乃是因爱主而不作。姊妹们渴望和丈夫在一起,而不是回家和父母在一起,因为她们爱她们的丈夫。照样,因为我爱主,所以我制止自己不作某些事。我有自由作那些事,并且作了也不是犯错;然而只因我爱主耶稣,我就不愿作。这是这段圣经的真正意义。

 我们必须跟上四节的原则,这原则乃是:我们(弟兄姊妹都一样)必须持守我们的童贞,仰望主藉着祂的恩典,为着祂自己的缘故保守我们。我们不该只是战士,也该是初熟的果子,就是那些较早成熟,使主满足的人。我们需要说,『主阿,为着使你满足,我要早日成熟。主阿,我不在乎我的被提─我只在乎你的满足。我要被提到诸天之上使你得满足。主阿,只要能让你满足,我无论在地上或在天上都无妨。』这是活着的得胜者的态度。

 因为对初熟的果子来说,他们无论在那里都无妨,所以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他们被提了。圣经只告诉我们,这十四万四千初熟的果子与羔羊一同站在锡安山上。我们已经指出,这必然不是地上的锡安山,乃是诸天之上的锡安山。如果你也是活着的得胜者,被提与否对你就没有什么差别了。因为你已经在主的同在中,被提对你并不突然。你是在地上与祂同在,或是在锡安山上与祂同在,对你都没有两样。当你到了那里,并不感到惊奇。你若说,『哦!我竟在这里与主同在!我竟在祂的面前!』这就错了。凡被提作初熟果子的人都不会有惊奇的感觉。他们反倒要说,『主耶稣,多年来我一直与你同在。主阿,无论我是在安那翰,或是在三层天上,都没有差别。』对局外人来说,你能站在锡安山上是件令人惊奇的事;但对你而言不该如此,那该是平常的经历。你若和丈夫分别多年,等你再见他时一定会激动得『发狂。』但你若经常与他同在,就不会这么『发狂。』你是真的爱主吗?此刻你正和祂有亲密的交通,在祂里面蒙保守如童女吗?你若是这样,被提就不是令你惊奇的事,而是寻常的经历。

 虽然这些论到初熟果子的经节,是指一种被提,事实上这些经节并没有说到任何有关被提的事。圣经告诉我们男孩子被提了,但圣经却告诉我们初熟的果子同羔羊站在锡安山上。你若问他们什么时候到那里的,他们也许要说,『我们就是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我们在主的面前已经多年了。我们活在这光景中已经很久了。』这就是活着得胜者的被提。这些乃是初熟的果子,满足了父神和救赎主羔羊的饥饿。神农作物中最早成熟的一批不是为着争战,乃是为着满足。

 九 在他们的口中找不着谎言

 五节说到初熟的果子,『在他们口中找不着谎言。』谎言是撒但的彰显和代表。魔鬼是所有说谎之人的父,谎言是从他而出。(约八44。)在得胜者口中找不着谎言,指明在他们的表现里毫无撒但的成分。我们若过爱主的生活,谎言和虚假就不会从我们的口中出来。我实在不愿意说,但我多年来深受那些真基督徒的谎言之苦,真是羞耻!在主的恢复里,我们的口中不该有谎言或虚假。我们说『是』就是是,说『不是』就是不是;若不能清楚确定是或不是,就不该说什么。在这时候我们该运用智慧闭口不言,好使我们的口不出谎言或虚假。我们与撒但这说谎者并一切谎言的源头无分无关。

 十 没有瑕疵

 五节又说,初熟的果子是没有瑕疵的。这指明他们没有斑点、皱纹,在神的圣别里是完全的,(弗五27,)是绝对圣别归神,且完全被神浸透的。(帖前五23。)

 十一 羔羊无论往那里去都跟随

 这十四万四千初熟的果子,『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启十四4。)不是羔羊跟随我们,乃是祂无论往那里去,我们都跟随祂。我们都必须学这功课,祂无论往那里去,我们都跟随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