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自基督升天到这世代末了的世界史─第一印到第四印
总纲目




壹 羔羊揭开神行政的奥秘
贰 四马竞赛构成世界历史
 一 骑在白马上的
  1 拿着弓,表征已经打过仗
  2 得着冠冕,表征福音的荣耀
  3 出去并得胜
 二 骑在红马上的
 三 骑在黑马上的
 四 骑在灰马上的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头四印,就是四匹马和四个骑在马上的。(启六1~8。)

壹 羔羊揭开神行政的奥秘


 启示录六章一节说,『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我观看,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声音如雷,说,你来。』羔羊揭开七印,是紧接在基督升天之后。基督藉着成为肉体、钉死并复活,就完全够资格在祂的升天里揭开七印所包含神经纶的奥秘。因为神对受造之物的经纶包含在七印中,所以四活物很有兴趣的分别宣布头四印的揭开。

贰 四马竞赛构成世界历史


 头四印包括四匹马以及骑在马上的,犹如一场四马竞赛。四个骑马的都不是真人,而是人位化的事物。显然骑第二匹马(红马)的,是战争;(启六4;)骑第三匹马(黑马)的,是饥荒;(启六5;)骑第四匹马(灰马)的,是死亡。(启六8。)根据历史事实,骑第一匹马(白马)的,必定是福音,而非指有些人所解释的基督或敌基督。紧接基督升天之后,福音、战争、饥荒和死亡这四件事,便像四个骑马的骑在四匹马上,开始奔跑,一直持续到基督回来。从第一世纪开始,经过了这二十个世纪,福音不断的广传,同时战争也不断的在人类中间进行。战争总是造成饥荒,饥荒便带来死亡。这些都要持续到这世代的末了。

 一 骑在白马上的

 骑在白马上的,是福音的广传。『白』表征清洁、纯一、公义并可蒙称许。白马象征福音的传扬不论对神对人,都是清洁、纯一、公义并可蒙称许的。

 有些人说骑白马的是基督,另有些人说是敌基督。我们经过许多研读后,知道以上两种解说都属错误。解经必须依照原则。这里的原则,就是骑在四匹马上的都不是人,乃是人位化的事物。骑在第二匹马上的是战争,骑在第三匹马上的是饥荒,骑在第四匹马上的是死亡。这三个没有一个是指人,乃是人位化的事物。依照这原则,骑在第一匹马上的,也必是人位化的事物。所以,一定不是指着基督,也不是指着敌基督。依照原则,那骑在马上的,也必是人位化的。经过许多考虑以后,我们看出来,骑在这匹马上的必是福音的广传。

  1 拿着弓,表征已经打过仗

 二节说,『我就观看,看哪,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去,胜了又要胜。』弓带着箭是为着打仗的。但这里只有弓,没有箭,指明箭已经射出,除灭了仇敌,并且已经得胜,使和平的福音得以构成。如今争战已经结束,和平的福音得以和平的宣扬出去。在十字架上,箭已经射中了仇敌的心,仗已经打过了,胜利已经得到了。因此,只有弓没有箭,乃是宣告争战已经过去,胜利已经得到。

  2 得着冠冕,表征福音的荣耀

 二节又说,『有冠冕赐给他。』冠冕是荣耀的标记。福音已经戴上『基督的荣耀』为冠冕,(林后四4,)被称为基督荣耀的福音。我们所传的福音,是以基督的荣耀为冠冕的福音。我们不仅传恩典的福音,也是传荣耀的福音。

  3 出去并得胜

 二节又说,『他便出去,胜了又要胜。』胜了又要胜,或作征服了又要征服。历代以来,福音无论传到那里,都征服并胜过了各样的抵挡和攻击,直到今天仍是得胜。圣经没有告诉我们,骑在第二、第三、第四匹马上的出去得胜,只有骑在第一匹马上的,就是福音的传扬,是一直的得胜。福音无论传到那里,那里就有这得胜。

 二 骑在红马上的

 三、四节说,『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看哪,另有一匹红马出去,骑在马上的得了权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这里的红表明流血;红马象征战争的进行,而战争完全是流血的事情。『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以及『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都清楚的指明战争。自从基督升天以后,一面有福音的广传,一面也跟着有战争。

 三 骑在黑马上的

 五、六节说,『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看哪,有一匹黑马,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我听见在四活物中,彷佛有声音说,一个银币买一升麦子,一个银币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蹧蹋。』这里的黑是指饥荒,(耶十四1~4,)表明饥饿之人的面色。(哀四8~9,五9~10。)黑马象征饥荒的蔓延,使人面色发黑。天平是用来称贵重物品的秤,但这里用来称食物,如六节所说的,可见粮食短缺。(参利二六26,结四16。)油和酒是为令人喜悦。(诗一○四15。)在饥荒时,油和酒总是缺乏而变得贵重。在饥荒期间,油和酒应当保存,不该蹧蹋。饥荒总是跟着战争来的,因为战争使得粮食不足。今天若有另一次大战,世界就会面临粮荒。

 四 骑在灰马上的

 七、八节说,『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的声音说,你来。我就观看,看哪,有一匹灰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间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管辖地的四分之一,用刀剑、饥荒、瘟疫、地上的野兽去杀害人。』骑在第四匹马上的,清楚标明是死亡。『灰』或作『青灰,』表明遭受灾害袭击之人的面色。因此,灰马象征死亡的残杀,造成一片灰死的景象。阴间是在地底下的地方,不得救的死人,魂要留在那里,到复活后在白色大宝座前受审判。(启二十11~15。)审判以后,不得救的人要被扔在火湖里,直到永远。阴间好比暂时的拘留所,火湖好比永久的监狱。在这里阴间随着死,接收死所杀害的人。八节所说的为野兽杀害,乃是神的审判。(王下二24,十七25,民二一6。)

 我们在这四印看见福音的传扬、战争、饥荒和死。已过二十个世纪,这四事标明了人类的历史。这段时期中所发生的一切事,都不外乎这四样事情。紧接着基督的升天,就开始了福音的传扬,白马开始往前奔跑,骑在马上的就是基督荣耀的福音。公元七十年,罗马太子提多举兵毁灭耶路撒冷城;从那时以后,历经这些世纪,就是一次接一次的战争。战争又带来饥荒,饥荒又引致疾病和死亡。因此,已过二千年来的历史,可说就是福音的传扬、战争、饥荒和死亡,此外再无别的。这是读世界史的方法。

 启示录是在第一个世纪的末了写成的,是预言将要发生的事。如果照一些人所说,骑在白马上的是指基督,或敌基督,那么这四印就全是指将来的事。若是这样,就没有任何预言说到已过的二十个世纪。这就会指明本书的预言并不完全,因为它对已过两千年的历史,就是从第一世纪,直到敌基督出现,或到基督回来,竟然一点也不题。原则上,本书的预言不该有这么一段大空缺。所以,照这原则,这四印必是指从基督升天,直到这世代末了的世界史。

 我们不该仅仅顾到道理,我们必须顾到历史和经历。历史就是经历。我们必须把预言应用到历史上。我们若这样作,立刻会发现自基督升天以来,就有福音传扬、战争、饥荒、死亡这四匹马的竞赛。今天,整个世界都在备战。甚至联合国的外交家们也是一样。可是他们彼此争战的时候,我们就传扬福音,因为福音是在领先的那匹马上。比方说,已过的两个世纪,先来到中国的并不是战争,而是福音。先是福音被传开,以后跟着有战争、饥荒和死亡。这就是已过二十个世纪世界历史的过程。

 基督揭开了这四印,启示了这四马的竞赛。想要明白圣经的预言,不要单凭你的头脑。我们必须对照经历。要明白圣经的预言,我们必须顾到历史,因为预言是预先说到要来的事。已过二十个世纪,发生了什么事?乃是福音的传扬、战争、饥荒和死亡这四件事。

 基督成为肉体以后,藉着十字架的死成功了救赎,进入了复活,然后升到诸天之上。人类历史没有给我们这样的记载,但这是真正的世界史。我读历史的时候,发现老师所教授的世界史有一个大缺,里面没有成为肉体、十字架的死、复活和升天。你若从世界史中拿开这四项,我们将会有什么样的世界?在神对历史的记述中,这四项是非常要紧的。自基督升天后,世界历史的整个演进就改变了。基督揭开了神的经纶,藉此就写了已过二十个世纪的人类历史。

 我们在神纯正的话中,看到了正确的人类历史。神的话对历史的这个记载,完成了神的经纶。在基督升天以后,到祂再来以前,世界的历史扼要来说,就是四匹马的竞赛。我们已经看见,骑第一匹马的是福音的传扬。神的经纶不是为着别的,乃是为着福音的传扬,以完成祂永远的定旨。福音的传扬是从那里来的?乃是来自基督的成为肉体、钉死十架、复活和升天。这四项就是福音的源头。已过二十个世纪的历史,就是为着福音的传扬。这是神的智慧。福音的传扬在四马竞赛中是领先的。我们这一代是为着什么的?我们乃是为着福音的传扬,而福音的传扬是为着完成神的经纶。召会如何能产生?只有藉者福音的传扬!新耶路撒冷如何能出现?只有藉着福音的传扬。

 战争、饥荒和死亡这三件消极的事,协力推动福音的传扬。赛跑者若有别人与他一同跑,就比他一个人单独跑更快。战争、饥荒和死亡虽然是可怕的事,却能促进福音的传扬。起初在中国,福音的门很难打开。你知道以后怎样开了门吗?是因着战争。福音的门打开,不仅由于内战,更由于日本侵略中国所引起的国际战争。中日战争后,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得救了。而后因着四十年代国内的战事,大批中国人迁到台湾,成千上万的人也得救了。他们若留在中国大陆,他们绝不会相信主耶稣。但在一九四九至五○年间,他们既被迫迁到台湾岛,就有成千的人涌到召会里来,得着救恩。那些年间,我们每个主日下午到公园去传福音,每次大概有三千人听到福音,好多人得救了,其中有些后来成为台湾众召会的长老、执事、并主工作中的同工。是战争把他们引到福音。所以,战争一直是福音传扬的好帮手。

 神的智慧就是要使这个时代,就是从基督升天到祂回来,成为福音传扬的时代。今天地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为着福音的传扬。无论是工厂、印刷、飞机、广播、电视、甚至核子武器,都是为着福音的传扬。今天是福音传扬的时代。基督升天以后的世界历史,就是福音传扬的历史。我们今天在作什么?我们是在传扬福音。而且我们传的不是部分的福音,乃是全部的、完整的、全备的福音。你领悟全备的福音包括召会生活、国度、甚至新耶路撒冷吗?全备的福音包括从马太福音一直到启示录的每件事。在这些日子,我们所传的乃是全备的福音,包括今天的召会、来世的国度,以及永世的新耶路撒冷。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连对我们的反对在内,都有助于福音的传扬。这就是头四印的异象。我们不该作井底之蛙,只看见有限的天空。我们要有全面的异象,认识头四印的意义。我们不要坐井观天,却当有鸟瞰的视野。骑在第一匹马上的不是基督,也不是敌基督,乃是基督荣耀福音的传扬。这乃是这时代非常重要的因素;其它三匹马都是帮助这一匹马奔跑赛程。我们不在后三匹马上,而是与骑第一匹马的在一起。我们有不带箭的弓,因为我们已经赢得胜利,在和平中传那和平的福音。阿利路亚,这荣耀的福音传扬一直奔跑,遍及全地。赞美主,我们在第一匹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