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在老底嘉的召会-与主一同坐席,坐在祂的宝座上
总纲目




壹 说话者
 一 那阿们
 二 那忠信真实的见证人
 三 那神创造之物的原始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不冷不热-如温水
 二 自夸富足
 三 困苦的
 四 可怜的
 五 贫穷的
 六 瞎眼的
 七 赤身的
 八 将要从主口中被吐出去
 九 主站在门外叩门
叁 主的劝告
 一 向主买火炼的金子
 二 向主买白衣
 三 向主买眼药
肆 主的责备和管教
伍 主的嘱咐
陆 主对得胜者的应许
 一 主要进来
 二 与主一同坐席
 三 与主同坐宝座
柒 那灵所说的话

 现在我们来看在老底嘉的召会,就是堕落的召会。(启三14~22。)老底嘉原文意平民(或平信徒)的意见、决断。就表号说,在老底嘉的召会预表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主在十九世纪初期恢复了正当的召会后,不到一个世纪,有些恢复的召会堕落了。这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与在撒狄的召会所表征改革的召会不同,也与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所表征正当恢复的召会不同。这召会要存到主回来的时候。

 有些基督教教师认为在老底嘉的召会是冷淡的改革召会。严格的说,这个看法不对。按照这段圣经的上下文和历史,在老底嘉的召会必是表征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约一百五十年前,恢复的召会在英国开始。看他们的记载,那光景非常美好,是召会生活真正的恢复。然而,这没有持续很久。你若读弟兄们的历史,今天再去访问他们,就会发现许多弟兄们的聚会,已经变成老底嘉召会。我们将要看见,他们虽然以他们的圣经知识为骄傲,但是在享受基督的丰富上却是贫穷的,并且在属灵的事上也是瞎眼的。

壹 说话者


 一 那阿们

 主在三章十四节说,『那阿们,那忠信真实的见证人,那神创造之物的原始,这样说。』主照着七个召会的光景和情形,分别对每个召会说到祂的所是和所作。这里主对在老底嘉的召会说到自己是那阿们。阿们在原文意坚定、稳固或可靠。主是那坚定、稳固并可靠的一位。

 二 那忠信真实的见证人

 因着主是那坚定、稳固并可靠的一位,祂就是那位忠信真实的见证人。这指明堕落的老底嘉召会不是坚定、稳固、可靠的,也不是忠信真实的作主的见证人。

 三 那神创造之物的原始

 在十四节,主也称自己作『那神创造之物的元始。』这是指主乃是神创造之物的起源或根源,含示主是神工作中不变永存的根源。这指明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是因离开主这源头而改变了。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不冷不热-如温水

 在十五至十七节,我们看见老底嘉召会的情形。在十五、十六节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热也不冷,我就要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恢复的召会一旦堕落了,就成了温水─也不热也不冷。这是今天许多弟兄会聚会的真实情形。这对我们该是警告。我们一旦变成温水,就不适合于主的行动,就要从主的口中被吐出来。

 二 自夸富足

 在十七节主说,『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夸耀她的富足(主要的是在道理的知识上),却不知道她在生命上是贫穷的,在视力上是瞎眼的,在行为上是赤身的。所以下节说,她需要买金子使她富足,买白衣遮盖她的赤身,买眼药医治她的瞎眼。

 堕落了的弟兄会聚会中,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们的高傲,总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毫无疑问,他们知道许多的道理。他们的确比公会里的人更认识圣经。虽然就某一面说,他们认识圣经,但他们所有的仅是知识而已。因为他们有这种知识,他们就自以为富足。但主却说他们实际是贫穷的。他们不是在知识上贫穷,乃是在基督的丰富上贫穷。他们有关于基督的知识,但在享受基督的丰富上,却是贫穷的。我来到美国不久后,曾被邀请到三个弟兄会的聚会中讲道。我讲过了,又听过他们的反应之后,我就完全相信,主对老底嘉召会所说的话是真实的。你若在他们中间一段短时间,就感觉出他们非常夸耀自己的知识。他们在言谈中,常常定罪别人的无知,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然而,你和他们一起稍久,就会发现他们的贫穷。他们根本不认识基督的丰富,甚至连题也不题。

 三 困苦的

 在主眼中,堕落了的弟兄会聚会是困苦的,因为她夸口她在道理上虚空知识的丰富,而实际上她在对基督之丰富的经历上是极其贫穷的。

 四 可怜的

 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是可怜的,因为她是赤身、瞎眼、满了羞耻和黑暗的。

 五 贫穷的

 这个自傲的堕落召会,在经历基督上并在神经纶的属灵实际上是贫穷的。她只注重空洞的知识,却很少顾到对基督活的经历。这才是真正的贫穷,这个贫穷叫她困苦、可怜。

 六 瞎眼的

 在主眼中,在老底嘉的召会不仅在基督的丰富上贫穷,也在真实属灵的事上瞎眼。她没有真实属灵的内在眼光。虽然她有一些关属于灵之事的知识,却没有内在的眼光。

 七 赤身的

 我们作基督徒的,都得到了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像袍子遮盖我们。这是为着我们在神面前的称义。我们在基督里称义之后,就需要凭基督活着,并且活出基督,使祂可以作我们主观的义,成为另一件华美的袍子,遮盖我们每天的生活行动。这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因为缺少对基督主观的经历,所以在主的眼中,是赤身露体的。在主火焰的眼目下,空洞的道理知识尽都消失,那些持守这些道理的人,赤身就被暴露了。惟有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才能在祂审判的眼目下,作我们的遮盖。

 八 将要从主口中被吐出去

 在十六节主说,『你既如温水,也不热也不冷,我就要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恢复的召会若堕落了,就有从主口中被吐出来的危险,除非她悔改,火热的追求对主丰富的经历。从主口中被吐出去,就是被主弃绝,不得再享受主对祂的召会所是之一切。

 九 主站在门外叩门

 在二十节主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这里的门不是指个人的门,乃是指召会的门。老底嘉召会有知识,却没有主的同在。主是召会的元首,祂站在堕落召会的门外叩门,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必须体认这点!

叁 主的劝告


 十八节里有主对老底嘉召会的劝告:『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买』必须付代价。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需要为她所迫切需要的金子、白衣和眼药付代价。我接触过弟兄会的聚会以后,发现他们中间可能没有人明白什么叫作付代价。他们或许从未听到过,要经历基督的丰富,必须付一些代价。他们知道知识和道理,却不知道怎样去付代价;他们知道怎样去学,却不知道怎样去买;他们知道某些『真理,』却不知道经历基督丰富所要出的代价。

 一 向主买火炼的金子

 首先,主劝老底嘉召会买『火炼的金子。』圣经把我们那运行作工的信(加五6)比喻为金子,(彼前一7,)并且神圣的性情,就是基督的神性,也是由金子表征的。(出二五11。)我们乃是藉信有分于神的性情。(彼后一l,4~5。)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对基督有道理的认识,但没有多少活的信,以有分于基督的神圣元素。她需要付代价,经过火炼的试验,得着金的信,使她能有分于真金,就是基督自己,作祂身体生命的元素。如此她才能成为纯金的灯台,(启一20,)好建造金的新耶路撒冷。(启二一18。)

 我们若有经历,就会看见主劝老底嘉召会买的三样东西─金子、白衣、眼药─就是主自己。我们已经看见,在预表或圣经的表号上,金表征两样东西,一是指神的神圣性情,一是指我们藉以赏识并取用这神圣性情的活的信。这两样东西是连在一起的。我们若没有活的信,赏识并应用神圣的性情,这神圣的性情就不能属于我们。要使神圣的性情成为我们的享受,只能藉着我们活的信。基督是神圣性情的具体化身,祂也是我们活的信。我们若有信,就能有分于神的性情。这就是说,我们必须有基督。我们必须付代价,向主说,『主,我虽然有了圣经道理的知识,但我承认我缺少你。主,我宁愿要你,不要知识或虚空的教训。主,你是真金,是神圣性情的具体化身。为着赏识并应用这神圣性情,我需要活的信。只是我没有这活的信,主阿,我仰望你,你作我活的信!我要凭你活着,以你作我的信,就是神儿子的信。』(加二20。)你若这样向主说,祂必定立刻说,『好,你若要得到我,就要出代价。我要你放下某一样东西,因为这件东西拦阻我成为你的享受。』放下这些东西,就是付代价,我们许多人都这样经历过主。常常主说,『我在这里。你是要我,或是要那样东西?你若要留下那样东西,我就离开。你的手中满了东西,必须先放下,空出你的手来抓住我。这样,我就成为你的享受。』只有我们付上代价,才能得着基督。

 我们要看看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三章八节的话:『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因祂已经亏损万事,看作粪上,为要赢得基督。』对保罗来说,他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只有基督。他为着基督花费一切,付了完全的代价。为着赚得基督,保罗把所有的都花费了。今天,我们必须跟随这个灵,不惜付上任何代价,甚至我们的性命,为要得着基督。

 活的信和神圣的性情是无法分开的。这一点虽然在道理上很难解释,但从经历上我们知道,当我们有活的信,我们就享受到神圣的性情。并且我们在神圣的性情里,就必定也有这活的信。因此,这两样东西是连在一起的,并且都是由金子来表征。老底嘉召会需要这金子,就是神圣的性情,藉着基督自己这活的信,而应用并取用。我们若要得着这金子,就必须付代价。

 二 向主买白衣

 其次,主劝老底嘉召会,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在表号上,衣服表征行为。这里的白衣指蒙主称许的行为,就是主自己从召会活出来,这是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所需要的,好遮盖她的赤身。我们在第十四篇信息里曾指出,这些白衣不是指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使我们得称义;乃是指基督作我们主观的义,就是基督从我们里面活出来。从我们里面活出来的基督,要成为我们的第二件衣服,使我们能蒙主称许。这不是为着救恩,乃是为着蒙拣选。我们都需要这第二件衣服。当我们有了活的信,并有分于神圣的性情时,这神圣的性情至终会从我们里面活出来,成为我们的生活。这个生活就是基督从我们里面活出来,成为我们的第二件衣服,使我们有地位和资格,得到基督的称许。这件衣服要遮盖我们的赤身。不错,我们都得著称义,都被第一件衣服,就是路加十五章里浪子身上所穿的上好袍子所覆盖。但是得著称义之后,我们必须爱主,火热的、绝对的为着主。我们若是这种基督徒,就必有活的信,以有分于丰富的神圣性情,这神性要成为从我们里面活出来的基督,作为覆盖我们赤身的第二件衣服。

 若是你得著称义之后,并不爱主,也不凭祂活着,为祂并同祂活着,你就是赤身的。这件事在道理上很难解释,但在经历上我们都晓得,一个不爱主或不凭主活着的弟兄,是羞耻的,也是赤身的,没有可爱的基督作他的遮盖。他虽然信了基督,也属于基督,但是他既不爱主也不凭主活着,在主和其它信徒眼中,他乃是赤身的,并没有基督作他美丽的遮盖。我们需要为这第二件衣服,就是我们里面活出的基督付代价。这是主观的基督,是我们在主观一面所经历的基督。不要用你的头脑明白这话,要用你的经历查对这话。这可能对你的头脑有些陌生,但是对你的灵和你的经历,却是非常熟悉。照你的经历,你可以见证,一面你有称义的把握,另一面你又感到自己是赤身的。毫无疑问,你是神的一个儿女,已经得称义、蒙救赎、被拯救、得重生了,你已是基督的肢体;但是另一面,你又感到自己是赤身的,没有基督从你里面活出来,作你美丽的遮盖。为此,你里面定罪自己。你若查对经历,就看见这些话是真实的。所以,我们都当付代价,同主说,『主,无论代价是什么,我要付代价让你从我身上活出来。主,我愿意以你作我的生活。我不必检点自己、修正自己、改良自己。主,我要得着你从我里面活出来。一天过一天,我愿你从我里面活出来,作我外面的生活。主阿,不仅作我里面的生命,也作我外面的生活。』你若这样向主祷告,祂就要作你外面的遮盖,作你的第二件衣服,使你蒙主的称许并拣选。无须等待那日子来到,就在今天,你就有把握,你自己已经蒙称许,被拣选了。所以,当那日子来到的时候,祂必定说,『好!来与我一同享受你的分,并且与我一同争战,打败敌基督的军队。』

 三 向主买眼药

 第三,主劝老底嘉召会,向祂买眼药擦眼睛,使他们能看见。那擦眼睛所需要的眼药,必是指膏抹的灵,(约壹二27,)也就是主自己这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因着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曾被死的字句知识打岔,所以也需要这种眼药医治她的瞎眼。为着主劝她买的三样东西,她必须付代价。我们已经指出,眼药就是膏抹的灵。属灵的眼光常与那灵有关。我们需要更多的灵,不是更多的知识。我们不需要许多的道理,乃需要更多的灵来擦我们的眼睛,也擦我们里面的深处,使我们有透视的眼光,从里面看事情。有了这种眼药,这种膏油,我们就有远见和透视的眼光,能透彻的看事情。然后我们会说,『主耶稣,因为现在我知道你是如此的宝贝,我预备好付任何的代价。』假若在百货公司中,有一颗价值五千美元的钻石,现在只售一千美元,你必不会认为价钱太贵,反而觉得很便宜。为什么许多基督徒不愿意为基督付代价?因为他们没有看见基督是何等的宝贝。他们没有看见基督的宝贵和价值。一旦我们的眼睛被神圣、属灵的眼药涂抹过以后,我们就要说,『我为基督付上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这代价太低了。我的自己、我的前途和我的性命,都算不得什么。我实在没有付上什么,但却赚得这位是一切的基督。』我们若要看见这点,就需要眼药。

 现在我们看见,金子、白衣、眼药,都是基督。基督是一切。今天我们的需要就是基督。不错,在主的恢复里,主给了我们许多的亮光,但是我们的动机,不是给人知识。我们这些信息里的用意,是要帮助神的子民得着亮光,好使他们看见基督的价值和宝贵,并且因着有这种眼光,就愿意付任何代价来赚得基督。我为着基督的缘故,付上我的家庭、我的前途、我的定命和我的一生,乃是值得的。我若付上了这一切,代价还是太便宜。保罗说,他为基督的缘故,将万事看作亏损,他看这些事物不过是粪土,是狗食。(腓三8。)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里,我们不是为着道理,也不是仅仅为着所谓的真理。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丰富的基督。在所有这些信息中,我们不是给人空洞的道理。这些信息的目的,是要供应一些膏油,擦人的眼睛,使人看见基督的宝贵,因而被吸引归祂。堕落的召会不需要道理,乃需要眼药。她需要启示、异象、和大恩典。

肆 主的责备和管教


 在十九节主说,『凡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堕落的召会,若肯接受责备,主在爱里的责备,就要使她的眼睛得开。只怕她的骄傲,可能拦阻她接受主的责备。当我们不冷不热,并且感觉被主责备的时候,我们就需要仰望祂的怜悯,使我们愿意谦卑下来,接受祂爱的责备。这样,堕落的召会,就会得到适当的救治。

 管教是主责备堕落的召会后,对她进一步的对付。堕落的召会若肯接受主的责备,主就无须向她施行管教。主的管教,是在爱里施行在她身上的。

伍 主的嘱咐


 在十九节,主嘱咐老底嘉召会说,『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死的知识已经使堕落的召会变得不冷不热。她需要丢弃那些叫人死叫人冷的知识,疯狂的焚烧起来,更要挣脱道理形式的束缚。她需要热到沸腾,而不是按着死的道理而行,虽然对了,却是死的。她需要爱主,付任何的代价,甚至牺牲了『道理,』也要赚得基督。温吞的召会,需要付一切的代价,使自己火热,发烧。她当为自己不冷不热的光景悔改,不再以自己的知识为夸耀。她一直太欣赏自己的死知识,她需要贬视她所有的知识,为着以前只满足于空洞的知识,而不要基督的实际悔改。

陆 主对得胜者的应许


 在二十、二十一节,主对得胜者应许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要一同坐席。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样。』在这七封书信里,得胜的意思,不是指胜过我们的软弱和缠累我们的罪,乃是指胜过召会偏离而堕落的情形。在这封给老底嘉召会的书信里,得胜是指胜过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中,不冷不热和骄傲的光景,并出代价买所需之物,且开门让主进来。

 一 主要进来

 主在二十节说,若有人听见祂的声音就开门,祂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们已经指出,主是站在堕落召会的门外叩门。这门是召会的门,不是个人的门,但需要个别的信徒打开。主是在对付整个召会,但接受主的对付,必须是个人的事。主的对付是客观的,但信徒的接受必须是主观的。我们若听见主向召会所说的话,个人向祂开门,主就要进到我们里面来,祂的同在就成了我们的分。

 二 与主一同坐席

 主在二十节又说,祂进到那个开门的人那里时,主与他,他与主,要一同坐席。『坐席,』原文指在晚上用一天的正餐。坐席不单是吃一种食物,乃是吃丰盛的筵席。这可能含示以色列人吃迦南美地丰富的出产这预表的应验。(书五10~12。)这里所应许的坐席,不单是指着将来,也是指着今天。你若是个得胜者,当主在国度里来临的时候,你就有特权与祂同吃。但在那天以前,你可以享受与祂一同坐席。

 好多基督徒借用二十节,传不够全备的福音。他们告诉罪人说,基督在他们的心门外叩门,他们若打开心门,基督就要进来。他们所说的就是这么多。你曾听过一篇信息说,你若打开门,基督要进到你里面,与你一同坐席吗?

 我们若把启示录二、三章里的七封书信,全面的看过,就知道主很高举吃祂自己这件事,就是接受祂自己作我们生命的供应,使我们长大、变化,成为与祂一样。这完全是一件吃耶稣作生命树,作吗哪,作一日之正餐的事。主高举吃祂这事的时候,同时排斥了四种教训,就是巴兰的教训、(启二14、)尼哥拉党的教训、(启二15、)耶洗别的教训、(启二20、)以及撒但深奥之事的教训。(启二24。)你若没有辨别伪钞和真钞的能力,最好不要接受任何的钞票,只接受真金就好了。照样,我们最好不要接受教训,只单单接受活的基督。

 我们在旧约里,看见吃基督的三个阶段:在园子里吃生命树,在旷野吃吗哪,以及在美地吃丰富的出产。我们都经过这些阶段。我们在园子里被造;以后因着堕落,我们落到埃及;得救以后,我们都出了埃及,脱离了世界,并在迎见主的路上。当我们在迎见主的旅程中,我们是在旷野,在那里有吗哪的供应。请记得,隐藏吗哪的应许,是给属世召会里的得胜者,指明别迦摩召会已经回到埃及去了。在埃及找不到吗哪,旷野里才有,而隐藏的吗哪只能在至圣所里找到。别迦摩召会成了属世的召会,在埃及的召会,在那里没有吗哪。我们若要吃吗哪,不论是公开的吗哪,或是隐藏的吗哪,就必须从埃及出来。我们必须逃离有撒但住处和撒但座位的地方,出到旷野,先吃公开的吗哪,然后再进前来到至圣所,进入约柜,吃隐藏的吗哪。这七封书信好像最终要把我们带进美地,就是基督自己。在这美地上,我们享受基督作筵席。以色列人每年过节的时候,都与神一同坐席,而神也与他们一同坐席。这是给老底嘉召会得胜者之应许的一个预表。凡向祂开门的,主应许与他一同坐席,这含示在每年过节时享受迦南美地丰富出产的思想。因此,给以弗所召会的信中,题到吃生命树;给别迦摩召会的信中,题到在世界之外吃隐藏的吗哪;而给老底嘉召会的信中,又隐指在每年过节的时候,享受迦南美地的丰富出产。每逢以色列人过节的时候,他们都与神同吃,把他们所吃的献给神,让神与他们同吃。照样,主告诉我们,祂要与我们一同坐席,我们也要与祂一同坐席。我们若有这个全面的看见,就知道今天我们必须着重那一点。我们不是为着教训,乃是为着完满享受基督作生命树、作吗哪、作美地丰富的出产。

 三 与主同坐宝座

 在二十一节,主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样。』与主一同坐宝座,是给得胜者的一个赏赐,使他在要来的千年国有分于主的权柄。这就是说,得胜者要与基督一同作王,管理全地。我再说,这七封书信中所有的应许,严格说来,都与要来的国度有关。一切关于受亏损或受苦这些消极的话,都是指在要来国度里的损失;而一切关于得着或享受这些积极的话,都是指着在国度时代里,享受基督作我们特别的分说的。我们必须有透视力,正确领会这些应许。虽然如此,在原则上这些应许也可以应用在今天,我们现在就可以预尝。我们不必等到进入国度时代,才享受这一切特别的分。在今天的召会生活里,我们就有权利享受国度。为着召会生活赞美主!

柒 那灵所说的话


 不冷不热的召会,装满了叫人冰冷的知识,却缺少焚烧的灵。她不再需要死的知识,却极其需要活的灵所说的话。她若忘记所有的死知识,听活的灵所说的话,她就要从堕落的情形里被拯救出来。

 七个召会不仅预言式的表征召会在七个时代的过程,正如我们所看过的,也表征召会历史中的七类召会:初期的召会、受苦的召会、属世的召会、背道的召会、改革的召会、恢复的召会、以及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初期的召会延续为受苦的召会,受苦的召会转变成属世的召会,属世的召会变成背道的召会。因此,头四个召会,最终成了一类的召会,就是背道的召会─罗马天主教。然后就是改革的召会,她是对背道召会的反应,成了另一类的召会,就是没有完全恢复的召会。因此,恢复的召会接着被兴起,完全恢复了正当的召会生活,可视为第三类的召会。因着恢复的召会堕落了,使出现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可算为第四类的召会。这四类召会都要存留到主回来。无疑的,惟有恢复的召会能成就神永远的定旨,也惟有她是主所要的。我们必须接受主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