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在非拉铁非的召会-大灾难前被提和神殿中的柱子
总纲目




壹 说话者
 一 那圣别的、真实的
 二 拿着大卫的钥匙
 三 能开能关的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稍微有一点能力
 二 曾遵守主的话
 三 没有否认主的名
 四 有一个敞开的门
叁 犹太教被征服
肆 主的嘱咐
伍 主对得胜者的应许
 一 保守他免去那试炼的时候
 二 主必快来
 三 冠冕
 四 使他在神殿中作柱子
 五 写在他上面
  1 神的名
  2 神城的名─新耶路撒冷
  3 主的新名
陆 那灵所说的话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在非拉铁非的召会,就是恢复中的召会。(启三7~13。)非拉铁非,原文意弟兄相爱。就表号说,在非拉铁非的召会预表十九世纪初期,在英国兴起的弟兄们所恢复的正当召会生活。正如在撒狄的召会所预表改革的召会,是对在推雅推喇的召会所预表背道天主教的反应,照样,弟兄相爱的召会,也是对死的、改革的召会的反应。这反应要继续对背道的天主教和堕落的更正教作相反的见证,直到主回来。

壹 说话者


 一 那圣别的、真实的

 七节说,『那圣别的、真实的,…这样说。』对于弟兄相爱的召会,主是『那圣别的、真实的,』恢复的召会凭着祂并以祂作元素,就能成为圣别,从世界分别出来,并对神真实而忠信。

 二 拿着大卫的钥匙

 对于恢复的召会,主也是那『拿着大卫的钥匙』,就是国度的钥匙,有权柄开关的。『大卫的钥匙』一辞是什么意思,知道的人不多。照着创世记一章,当神创造了人,就派人管理一切受造之物。这指明神的心意是要人有权力在地上代表神。但是因着堕落,人失去了这个权力,后来再也没有完全恢复过。人再没有在地上得着管治权以代表神。在亚当、亚伯、以挪士、以诺和挪亚的一生中,我们看不到这个权力;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一生中也没有。直等到神的选民以色列人进入美地,建造了圣殿以后,这权力才再出现。表面看来,圣殿是所罗门建造的,实际上圣殿是大卫建造的,因为大卫是建造圣殿的背后主持者。请记得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所启示的,神是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叫人彰显祂,并且有祂的管治权以代表祂。殿与神的形像有关,因为殿是神的家,就是祂的彰显。殿是建造在城内的。殿象征神的彰显,城象征神的管治权。因此,创世记一章里所启示的形像和管治权,藉着殿和城,多少有几分实现出来。在殿里有神的同在,作祂的彰显;在城里有神的管治权。属神的君王在地上统治时,就是在城中代表祂。

 我们必须了解了以上的背景,才能明白什么是大卫的钥匙。大卫所拿着的钥匙,就是神整个管治权的钥匙。神的管治权,包括了全宇宙,特别是人类;这个管治权有一把钥匙,归一位曾为国度争战,且为圣殿预备一切的人所持有,这人的名字是大卫。大卫代表神在地上建立祂的国。因此,他有神管治宇宙之权柄的钥匙。不过,大卫只是预表,并不是实际。基督乃是真大卫,比大卫更大。祂是建造神的殿,召会,又是建立神国的那一位。今天的召会,既是神的家(殿),也是神的国,所以在这里我们有神的彰显和代表。基督比大卫更大,祂建造了神的家,就是实际的殿,并且也建立了神的国,祂在其中施行祂完全的权柄以代表神。因此,祂拿着大卫的钥匙。这钥匙代表神,为神开启整个宇宙。这就是基督拿着的大卫的钥匙。这辞表征基督就是神经纶的中心。祂是彰显神,并代表神的那一位,祂拿着钥匙,要开启神管治权下的一切事物。

 三 能开能关的

 七节又说,基督是那『开了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一位。因为这把宇宙的钥匙,就是神经纶的钥匙是在祂手中,所以祂能开也能关。

 我们曾指出,在启示录中,差不多每一件事都不是新的,乃是旧约启示之事的应验。大卫的钥匙这件事,也是这样。以赛亚二十二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预言基督乃是拿着大卫钥匙的一位,从这里可以看出基督拿着大卫钥匙的深刻思想。以赛亚二十二章不但预言基督是拿着大卫钥匙的一位,还说祂是一根钉子。很少基督徒听说过基督是钉子。你若看看以赛亚二十二章的上下文,又读启示录三章中有关基督拿着大卫钥匙的话,就知道基督拿着大卫的钥匙,乃是为着神的家,为着神的建造。以赛亚二十二章中要紧的主题是神的家;而写给非拉铁非召会的书信,最后是说到新耶路撒冷。在非拉铁非的得胜者要在神的殿中作柱子,神的殿最终要扩大成为新耶路撒冷。按照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节,新耶路撒冷里没有殿,因为在永世里,殿已经扩大成为一座城;这座城长宽高都一样,(启二一16,)这就等于至圣所的扩大。这是神的家终极的完成。基督拿着大卫的钥匙,为神争战,并且建造圣殿,建立神的国,这一切都是为着神的建造。

 基督拿着大卫的钥匙,并且开了又关,不是为叫我们圣别或属灵,乃是叫我们得以被建造。祂并不在意所谓的圣别或属灵。在已过的两个世纪中,有些人声称圣别和属灵;他们虽然看到一点东西,却有点短视。圣别不是为着圣别,属灵也不是为着属灵。圣别和属灵,都是为叫我们能在神的殿中作柱子。到末了,我们上面写着的,不是圣别或属灵的名,乃是新耶路撒冷的名。在三章十二节主不是说,『我要把圣别写在你上面。』也不是说,『我要把属灵写在你上面。』祂是说,『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由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我们在这里所有的,不是圣别,不是属灵,乃是神和新耶路撒冷。神的目的并非把我们作到圣别或属灵,乃是要我们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神所需要的圣别祂已经全有了,但祂还没有得着新耶路撒冷。神的心愿也不是要更多的属灵。祂是要得着新耶路撒冷。神所要的是建造的召会。祂所要的,是今天的伯特利,就是神的家,将来要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你愿意看见这事吗?

 十八年前,当我看见这个光时,我就在我的信息中有力的宣告说,神并不要人属灵。有些反对者从我的话中断章取义的攻击我说,『你们听,李常受说我们不需要属灵,又说神也不要人属灵。』在那篇信息中,我一再的说,属灵若不是为着神的建造,就不是真属灵。我们的属灵,要经得起召会生活的试验。若是我们的属灵不适合于召会生活,就是不正常的属灵,这种属灵并不供应身体,反而是身体上的毒瘤。许多所谓的属灵人是毒瘤。毒瘤就是身体上的细胞出了毛病。细胞不像细菌;细胞原是身体的构成成分,本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细胞若不正常平衡生长,而过分集中,就会发展成毒瘤。所谓的属灵,却经不起试验,不受改正或平衡,以致不适合召会的建造,那就是毒瘤。

 这位手拿大卫的钥匙,向非拉铁非召会说话的,不是把我们作到圣别或属灵,乃是要对付我们,使我们得着变化,并且被建造。我们一被建造起来,祂对于我们就是钉子,我们就成为器皿挂在祂上面。基督先是拿着大卫的钥匙,至终祂又拿着我们。基督用祂的钥匙开了我们监牢的门。我们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前,都是被囚的。例如,有些人是囚在天主教的牢狱里。但无论我们在那里,那位拿着大卫钥匙的基督,开了我们监牢的门,把我们释放了。照着我们的经历,基督为我们所开的门都是监牢的门。那些反对者虽然尽其所能的要囚禁我们,要把召会变成囚牢;但基督手里拿着的钥匙释放了我们。祂是今天的大卫,祂有钥匙开启一切神所要开的。祂开了门,我们就得着释放,进入了神的家,成为神家里的人,与许多器皿一同挂在基督这钉子上。我们若停留在我们的头脑里,就想不通怎样会被基督这样拿着。无论如何,基督是神家中的那根钉子,藉着这钉子,我们就都被提起离地。

 首先,基督用祂的钥匙,把我们从监牢里释放出来;等到我们得了释放,进了神的家,他又成为钉子,把我们提起来,离开地面。祂这样作的目的,是要我们能变化,成为神家中的柱子。最后,我们这些柱子,将成为新耶路撒冷的各部分。以后我们会看到,基督要将新耶路撒冷的名,写在我们上面;这意思就是,我们已经变化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了。你若看见这个,你的观点就会改变。已过,你可能追求圣别或属灵,但你是无目标的寻求圣别与属灵。你没有看见神的目标,未曾看见圣别和属灵都是为着神的建造。今天,基督这位真大卫,用祂的钥匙把我们从囚牢里释放出来,又带我们进入神的家,使我们在这里被变化成为柱子,成为新耶路撒冷的各部分。这就是召会生活,也就是神的殿。在这殿里,我们的基督又是根大钉子,把我们提离地面,好为着神的建造。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稍微有一点能力

 三章八节给我们看见非拉铁非召会的情形。首先,这个召会『稍微有一点能力。』我们通常把非拉铁非召会估得太高,以为这个召会非常的刚强、得胜,其实不然。有些人以为一百五十年前,主在英国兴起弟兄们时,他们个个必定都像大卫。我们把非拉铁非召会估计得那么高,主却说她『稍微有一点能力。』能讨主喜悦的,不在于我们多刚强,而在于我们尽我们所能的用上这一点点的能力。所以不要想作刚强的人。刚强的人可能没有像那些尽上仅有一点能力的人,那么讨主喜悦。你绝不能越过主所给你的。只要花上你从主所领受的就好了,不必强求主的恩典。我们中间没有人能说,他从来没有从主那里领受过什么;就是我们中间最小的一个,也从主领受过一分恩典。你当花费这恩典,尽力使用这恩典。你若这样作,主必称赞你说,『好,你稍微有一点力量,但你却用这一点力量,遵守我的话。』不要追求作属灵大汉,主并不喜悦属灵大汉,祂喜悦那些有一分恩典的小子。虽然那恩典的度量也许有限,但只要我们取用,有多少就用多少,使我们遵守主的话,祂就必喜悦。

 二 曾遵守主的话

 在八节主说,在非拉铁非的召会遵守了祂的话。非拉铁非的特征,就是她遵守了主的话。按照历史,没有别的基督徒像非拉铁非召会的圣徒,那样严谨的遵守主的话。靠着祂的恩典,我们今天也同样遵守祂的话。虽然很多人定罪我们是异端,但今天在众多的基督徒中,没有人比我们更尊重主的话了。我们持守主的话,不是照着传统,乃是照着祂纯正的话。这就得罪了那些要保持他们祖宗传统的人。在非拉铁非的召会不在意传统,只在意神的话。

 三 没有否认主的名

 在八节主又说,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没有否认祂的名。自从十九世纪初期,弟兄们在英国被兴起后,他们除了主的名以外,再也不要任何别的名。话是主的发表,名是主自己。背道的召会偏离了主的话,成了异端。虽然改革的召会多少有点恢复到主的话上,但他们否认了主的名,以许多别的名称呼自己,如路德会、韦斯利会、圣公会、长老会、浸信会等。恢复的召会不但完全回到主的话上,也弃绝了主耶稣基督之外一切的名,恢复的召会绝对属于主,与任何公会(任何名称)无关。偏离主的话就是背道,以主的名之外的名称呼召会,就是属灵的淫乱。召会如同贞洁的童女许配基督,(林后十一2,)除了她丈夫的名以外,不该有别的名。一切别的名,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在恢复的召会生活里,没有巴兰的教训,(启二14,)没有尼哥拉党的教训,(启二15,)没有耶洗别的教训,(启二20,)也没有撒但深奥之事,(启二24,)惟有主纯正的话。阿们!恢复的召会没有称谓的公会(名称),惟有主耶稣基督这独一的名。从主的话偏离到各种异端,并在基督的名以外高举许多的名,是堕落的基督教最显著的记号;从一切的异端、传统回到纯正的话,并弃绝一切别的名,高举主的名,是恢复的召会中最感人的见证。这就是为何主恢复中的召会,有主的启示和同在,并且活泼的彰显主,满了亮光和生命的丰富。

 因为我们有一个全丰全足、超乎万名之上的名,我们就不需要路德、循道、浸信、圣公、长老,或任何别的名。我们只有一个名,就是我们的救主,神儿子主耶稣基督的名。取一个名是严肃的事。比方你是史太太,若是取了锺太太的名,岂非表示你犯了淫乱?召会只该有一个丈夫,只可有耶稣基督这一个名。已过,有些在公会里的朋友问我说,『你们为什么叫你们自己是召会?为什么说我们不是召会?』我回答说,『是你们把自己叫作长老会,不要责怪我,是你们这样称呼自己的。你们若是召会,为什么称呼自己为某某会呢?你若是史太太,为什么说自己是锺太太呢?而当我称呼你作锺太太,并说我是史太太的时候,你何必嫉妒呢?你称自己为锺太太,怎么来怪我呢?』这事以后,他们的口就被封住了。不要以为名字是件小事,我们是在主的名里得救的,除了主的名以外,我们绝不该用别的名。与韦斯利同时的怀特腓,一次宣告说,除了耶稣基督之名,他不要别的名。虽然怀特腓是英国人,但是他抛弃了英国国教的名,不再属于国教的名下。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没有否认主的名;除了主的名以外,她没有别的名。

 有些时候,有人跟我们争辩说,『我们从来没有否认过主的名。』我们回答说,『不错,你们没有弃绝过主的名,但是你们用了另外一个名,加在祂的名里,甚至加在祂的名之上。现在你们有了两个名。好不好你们把加上的那个名拿掉?若是你们肯把那个别的名拿掉,我们就能合一。所有别的名都引起分裂。你们称自己作长老会,我却恨恶这个名,因取了这个名会叫我成为淫乱的人。既然你喜欢它而我恨恶它,你又坚持不放,我们怎能合一?但你若肯丢掉那个名,我们便立刻都在主耶稣基督这独一的名里合一了。』有人说,他们那些挂在礼拜堂上的名称,不过是外表的记号,他们其实并不注重。他们若不注重这名称,就更应当除掉这记号,证明他们在这件事上是里外一致的。但他们有的说,拿掉那个记号,很有困难,因为『召会』的董事会不准。听了这种答复,我只有说,『那么,你们要负分裂的责任。』

 四 有一个敞开的门

 在八节主说,『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主是那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能关的,祂给恢复的召会一个敞开的门,无人能关。从十九世纪初期,正当召会生活的恢复开始,直到如今,主的恢复始终有敞开的门。组织的基督教越想关闭这门,这门就越敞开。今天尽管有许多反对,这门在世界各地总是敞开的。钥匙是在召会元首的手中,不在反对者的手中。阿利路亚!我们有一个敞开的门!已过五十年,各公会尽其全力,要关这个门,但是他们越想要关,主却越把它打开。无人能否认,今天有一个敞开的门为着主的恢复。主有钥匙。因此,只要我们在祂的恢复里,门总是为我们敞开的。

叁 犹太教被征服


 九节说,『那撒但会堂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的;看哪,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并使他们知道,我已经爱你了。』犹太会堂固守犹太教,这犹太教是由居间的祭司、字句的规条、物质的圣殿、属地的应许组成的。恢复的召会揭露了犹太教固守以上四项事物的错谬与顽固,藉此征服了犹太教,使犹太人知道,主已经爱了召会。我们曾在第十一篇信息中指出,热中犹太教的人在肉身是犹太人,在灵里不是犹太人。因着他们的顽固,坚持传统的宗教观念,他们就与撒但成为一,抵挡神藉以完成祂定旨的生命之路。因此,主称他们为『撒但会堂的人。』但无论如何,按照这封写给非拉铁非召会的信,那些反对的犹太人,最后终于屈服在召会面前,并且主又使他们知道,祂是爱了召会。

 一切的公会,实际上就是今天的会堂。会堂是什么呢?就如在申命记十二、十四、十五、十六章中所启示的,神的经纶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独一的殿。主在申命记嘱咐祂的百姓,除了祂所选择的地方以外,不可有别的地方,作他们敬拜的中心。神拣选的地方就是耶路撒冷,并且在这拣选的地点上建造了神的殿。这惟一的殿,不仅表征神的见证必须是一,也维持了神子民的一。然而,后来神的子民堕落了,并且因着这个堕落,分裂就进来了;这分裂的结果,神的子民就分散在各地,失去了他们的一。但是因着他们还要敬拜神,又因他们没有权利在耶路撒冷指定的地点以外,建造圣殿,因此,他们就在所到之处,建立了称作会堂的敬拜中心。会堂乃是堕落的敬拜中心。圣殿只能有一个,会堂却有许多,这些会堂都是分裂的;这是召会堕落的一个预表。我们把这预表应用到召会的光景,就看见在神的经纶中,召会是独一的;但因着堕落,召会分裂了。在每一个分裂里,都有一个敬拜中心,这些敬拜中心便成了今日的各会堂。就如圣殿是独一的,会堂却有许多;同样,召会是独一的,公会及自由团体却有许多。

 当约翰写信给七个召会的时候,召会正在受犹太会堂的毁谤。(启二9。)但到最后,会堂就知道主是爱了非拉铁非召会。在预表上,这表征约在一百五十年前,主所兴起真正的非拉铁非召会。在一八二○年代末了,弟兄们在英国兴起来,应验了非拉铁非的召会。那时候,他们不是被犹太会堂所包围,而是受公会的会堂所包围,被他们批评和毁谤。已过五十年来,我们也成了谣言和毁谤的对象,甚至今天,也有许多关于我们的谣言和毁谤在流传。这些谣言和毁谤的源头,乃是今日的会堂。无论如何,有一件事不能否认,主是爱这个恢复,最终所有毁谤我们的,都要承认这事实。

 就在有些人毁谤我们的时候,有的人却说,『我们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这样刚强,』也有人见证说,『他们才真正明白圣经,』还有一些承认说,『他们常常有新的亮光。』我们的亮光和领会,都是出自那位拿着大卫钥匙者的祝福。我对自己并无所夸,但我要夸主的祝福。主的恢复在美国不是人作出来的,谁能作出这样的工作?我绝对不能。到最后,所有那些批评主恢复的人,都要伏下来,知道耶稣基督是爱了我们。只要再等一段时间,就必定更清楚,主是多么的爱祂的众召会。祂要在一切公会面前,表白祂的召会。我们所作的不是基督教里普通的工作,也不是在人手控制下的工作。不,这是祂恢复的工作。这是主心中所要的,祂爱这个恢复。谁要碰到这事,就是碰祂眼中的瞳人。主爱非拉铁非,撒但会堂反对的犹太人,都要在召会面前屈服,因为他们知道,主是爱召会的。

肆 主的嘱咐


 在十一节我们看见主的嘱咐:『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夺去你的冠冕。』恢复的召会已经得着冠冕。但她若不持守在主恢复里所有的直到主来,她的冠冕就会被人夺去。

伍 主对得胜者的应许


 现在我们来看,主对非拉铁非召会中得胜者的应许。(启三10~12。)这封信中的得胜,是指持守我们在恢复的召会中所有的。

 一 保守他免去那试炼的时候

 十节说,『你既遵守我忍耐的话,我也必保守你免去那将要临到普天下,试炼一切住在地上之人试炼的时候。』我忍耐的话,就是主受苦的话。今天主仍用祂的忍耐忍受弃绝和逼迫。我们不仅一同有分于祂的国度,也一同有分于祂的忍耐。(启一9。)因此,今天祂的话对我们乃是忍耐的话。我们要遵守祂忍耐的话,就必须忍受祂所受的弃绝和逼迫。

 本节中的试炼,无疑的是指那将要临到普天下的大灾难,(太二四21,)如第五号、第六号和第七号的七碗所指明的。(启八13~九21,十一14~15,十五1,十六1~21。)这试炼也包含第六印和前四号,大灾难开头的超自然灾害。恢复的召会既遵守主忍耐的话,主就应许要保守她免去这试炼的时候。(不是仅仅免去这试炼,乃是免去这试炼的时候。)主这应许,与路加二十一章三十六节者同,指明那些遵守主忍耐之话的圣徒,要在大试炼前被提;含示不遵守主忍耐之话的人,要留在那试炼中。

 二 主必快来

 在十一节,主告诉恢复的召会,祂必快来。在这封书信里,主带领祂恢复里的召会进入祂来的感觉中,因为她爱祂。所有在主恢复中的召会,都该在祂要回来的激励下爱祂。当我们在祂的恢复里为祂作见证的时候,主的快回来对我们该是宝贵的。

 三 冠冕

 主已经赐给这恢复的召会一个冠冕。这是从主来的奖赏,必须持守直到祂回来。

 四 使他在神殿中作柱子

 在十二节主说,『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绝不再从那里出去。』二章十七节的得胜者,成为变化的石头,为着神的建造;但这里的得胜者,要成为建造在神殿中的柱子。他既建造在神的建筑里,就绝不再从那里出去。这应许要在千年国成就,作得胜者的奖赏。在非拉铁非召会中得胜,不是指去得什么,或去胜过什么别的,乃是要持守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所已经领受的,直到末了。你若这样作,主就叫你在神殿中作柱子。这使我们回想创世记二十八章雅各的梦。雅各从梦中醒来后,就把所枕的那块石头,立作柱子,为着神的建造。在非拉铁非的得胜者,要在神的殿中作柱子。这个原则在今天完全相同。主立了许多石头,在祂的恢复里作柱子。赞美主!在我们中间有许多的柱子。一块石头一旦被立作柱子建造在建筑里,就绝不会被挪去,因为已经建造上去了。有些人留在召会里一段短暂的时间,或是几个月,以后便离开了。然而,你若被建造在殿中作柱子,就是你要离去也不可能。若是你还能离去,就是说你从来没有被建造在召会中。

 五 写在他上面

  1 神的名

 在十二节,主也应许得胜者说,『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由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首先,主说要将神的名写在得胜者上面。名是一种标示,你的名标明你是怎样的人。得胜者有神的名,就是说神已经作到他的里面。只有当神作到我们里面,我们才配得着祂的名。这不是说我们成了神,乃是说神已作到我们里面,我们与祂成为一。因此,主就给我们一个标示─神。『神』写在得胜者上面,指明他已经被神浸透了。你看见他,就是看见神。

  2 神城的名─新耶路撒冷

 第二,主应许得胜者,把神城新耶路撒冷的名,写在他上面。得胜者有新耶路撒冷的名,这就是说,他成了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这指明要来的新耶路撒冷已作到他的全人里面。所以得胜者也有新耶路撒冷的名称。主所写的,总是照着事实。若是在一只猴子上面写着『狮子,』或是在一只猫上面写着『羊羔,』那是笑话。主把神的名和新耶路撒冷的名写在我们上面,就启示出我们与神是一,且是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3 主的新名

 最后,主应许说,要将祂的新名写在得胜者上面。这个新名乃是照着我们的经历。我说不出主的新名是什么,因为那要按照我们个人对主的经历。换句话说,我们对主的经历,就成了我们;我们经历神,神就成为我们。我们经历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也成为我们。我们对主有亲密、个人的经历,这些也成了我们。所以,主要恰当的标明我们,把神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以及祂的新名写在我们上面。这要指明,我们成为一种人,这人与神是一,也是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并且经历主自己作那使祂自己成了我们的一位。

 神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并主的新名,写在得胜者上面,指明得胜者为神、新耶路撒冷和主所得着;神自己、神的城新耶路撒冷和主自已,也全属于得胜者;并且他与神、与新耶路撒冷、与主也是一。神的名意即神自己,新耶路撒冷的名意即城本身,主的名意即主自己。将神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并主的名,写在得胜者上面,指明神的所是,新耶路撒冷的性质并主的人位,全都作到得胜者里面。说新耶路撒冷要作得胜者奖赏的话,指明这应许要在千年国成就。千年国的新耶路撒冷是单给得胜圣徒的奖赏,新天新地中的新耶路撒冷才是所有蒙救赎之人共同的分,直到永远。

陆 那灵所说的话


 恢复的召会也需要留意那灵所说的话。我们越是爱主,越是在祂的恢复里,就越需要加强之灵丰富的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