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在撒狄的召会-白衣和被主承认的名
总纲目




壹 说话者-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二 那剩下将要衰微的事
 三 没有一样行为是完成的
叁 主的嘱咐
肆 主的临到
伍 得胜者─撒狄还有几名
 一 未曾因死亡玷污自己衣服的
 二 穿白衣与主同行
陆 对得胜者的应许
 一 身穿白衣,与主同行
 二 名字不会从生命册上被涂抹
 三 主在父面前和众使者面前承认他们的名
柒 那灵所说的话

 在启示录二、三章里七个召会的光景和情形,符合了召会历史的各个时期,这实在是主的主宰。从第一个世纪到现在,召会历史非常清楚的分为七个时期,就是起初时期,受苦时期,属世时期,背道时期,改教时期,召会恢复的时期,以及召会恢复后又堕落的时期。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在撒狄的召会,就是改革的召会。(启三1~6。)

 撒狄原文意余数、余剩者或恢复。就表号说,在撒狄的召会预表从改教至基督再来时的更正教。改教运动是神对背道罗马天主教(由堕落的推雅推喇召会所表征)的反应。改教是由少数余剩的信徒完成的,因此是余剩者所带进的恢复。

壹 说话者-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


 在三章一节主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这样说。』神的七灵是为着使召会加强的活,七星是为着使召会加强的亮。对于在以弗所的召会,基督是那手中握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初期的召会需要基督的照顾,召会的领头人也需要祂保守的恩典。对于在士每拿的召会,基督是那死过又活的。受苦的召会需要基督复活的生命。对于在别迦摩的召会,基督是那有两刃利剑的。堕落、属世的召会需要基督审判并击杀的话。对于在推雅推喇的召会,基督是那眼目如火焰,脚像明亮之铜的。背道的召会需要基督的鉴察和审判。如今对于在撒狄的召会,基督是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死沉、改革的召会,需要神七倍加强的灵,以及发亮的领头人。

 我们若察看今天更正基督教的光景,就看见其中缺少了七灵。他们死沉,就是由于缺少七灵。因着他们的组织,他们也需要发亮的星。加强的灵和发亮的星,就是他们一切的需要。但是,他们并不注意七灵。七灵乃是基督成为那灵的完满加强的实化,这不是所谓的灵恩神迹运动,乃是内住的七倍加强的灵。这是死沉的更正教今天的需要。并且更正教也需要一些发亮的星,而不是地位或组织。他们领头的人,必须是发亮的。

贰 召会的情形


 一 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主对撒狄召会的使者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儆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因我没有见到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有一样是完成的。』这两节圣经,对所谓的更正教,画出了一幅完全的图画。许多人认为改革的更正教是活的,主却说她是死的。因此在她死的情形中,她需要活的灵和发亮的星。

 二 那剩下将要衰微的事

 在二节主说,『要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直译,死)的。』那剩下的,就是那些曾经失去,又为改教运动所恢复的事,如本于信得称义、公开的圣经等。这些事虽然恢复了,却是将要衰微的,将要死的。因此,更正教需要复兴,使这些事继续存活。这是更正教的真实光景。

 三 没有一样行为是完成的

 主也说,『我没有见到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有一样是完成的。』改教运动所发起的事,没有一样是『完成的,』所以需要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来完成。在神看来,在所谓的改革召会中,没有完成的工作。不要以为本于信得称义这件事,在他们中间完成了。你若有内里的看见,就知道路德马丁所恢复的本于信得称义,仍然很浅,因为路德没有太在生命一面摸称义,乃是主要在道理一面,在表面上摸这个问题。为着这位神大用的仆人,我们感谢主,但是他并不完全。在他手中的工作,没有一件是完成的。在路德的时期所恢复的东西,一直是死沉沉的,且仍是将死的。因此,许多更正教的公会,经常要有复兴运动。

 关于第五个召会要紧的点,就是死而又死。虽然她按名是活的,其实却是死的。我们许多人都能见证,我们得救的时候,原来很活,但自从属于某个公会以后,就像被放进了冰箱;不过几个月,我们就冷淡下来,也就死了。改革的召会就是叫人死。我原先就是在一个所谓的更正教公会中长大的,我知道那里丝毫没有生命。几乎在每一面,都充满死亡。

叁 主的嘱咐


 在三节主说,『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本节和二节,主嘱咐在撒狄的召会要儆醒,要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事,要遵守她所领受的和听见的,并要悔改。

肆 主的临到


 在三节主又说,『若不儆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绝不能知道。』贼是在人不知道的时候,来偷取贵重的物品。改革的更正教既是死的,就不会察觉主向寻求祂的人隐密的显现,要像贼一样临到,因此需要儆醒。

 新约中关于主再来的启示,不是按照我们天然的领会。照我们天然的想法,主会突然从诸天之上的宝座降临到地上。这种想法使读圣经的人碰到许多难题,我们必须放下这种想法。要明白圣经中的任何事物,我们不该倚靠自己的想法,并且绝不要应用我们天然的观念。因此,当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时,我们需要有一个清明、更新的心思。我们必须放下自己观念的有色眼镜,来到纯净的话语跟前。主的回来乃是一段过程。祂的回来要从祂的宝座开始,经过一段过程,直到祂降临,在哈米吉顿争战为止。我们曾指出,主将从宝座降到空中,在那里要完成许多事:大体圣徒的被提,在审判台的审判,羔羊的婚娶。这一切在空中完成以后,主就降到地上。早期的得胜者,包括男孩子(启十二)和初熟果子(启十四)的被提,是在主回来过程开始的时候发生的。换句话说,当他们被提的时候,主回来的过程就开始了。

 三章三节和马太二十四章四十三节,都告诉我们主来是像贼一样。在突然之间,有一些信徒,就是早期的得胜者,要被取去。没有人知道,主回来的过程要开始于什么时候,以及早期的得胜者要在什么时候被提。但那事一临到,你就没有时间预备自己了。你必须在那个时辰之前彻底预备好。因此,我们都要预备好,并要儆醒。

伍 得胜者─撒狄还有几名


 一 未曾因死亡玷污自己衣服的

 在四节主说,『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玷污自己衣服的。』在圣经里,衣服表征我们行事为人并生活上的所是。玷污衣服在这里特指沾染死亡。在神面前死比罪更能玷污人。(利十一24~25,民六6~7,9。)这节里的玷污,是指一切带着死亡性质的东西。撒狄的玷污,不是被罪玷污,乃是被死亡玷污。死比罪更污秽。按照旧约,若有人犯罪,只要献赎罪祭,就得着赦免。(利四27~31。)但是,若有人摸了人的尸体,他必须等七天之后才得洁净。(民十九11,16。)这就是说,死的玷污,远比罪的玷污严重。今天的基督徒对死没有感觉。你若去拉斯韦加斯赌场赌钱,你会觉得犯了罪;但你若死气沉沉的来参加聚会,你并不感觉有什么严重。可是在神眼中,这个死的光景,比在拉斯韦加斯赌场里赌钱更严重。基督徒都定罪罪,却不定罪死。人就是坐在聚会中像殭尸一样,也不觉得有什么错。我不喜欢接近死的东西。有一天,我母亲死了,虽然我们都很爱她,却都不敢整夜陪在她的尸体旁边。若你亲爱的妻子,为你作事而把自己弄脏了,你会更爱她。但是她若死了,你就不愿意靠近她的尸体。主憎恶死亡。但是大部分在改革召会里的基督徒,没有这种对死的观念。他们可能说,『公会有什么不对?』公会不但不对,更充满了死。殡仪馆里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充满了死。死是最大的问题,是最丑陋的!对神来说,死其臭无比,是祂所不能容忍的。

 我们在地方召会中,都要憎恶死。我宁愿看见召会中的人有错,也不愿看到他们发死。我曾多次问一些弟兄姊妹,为什么在聚会里不尽功用,通常他们的回答是怕说错了话。我对这些答复的反应是:『你出错越多越好。活的孩子最会犯错,但坟墓里的死孩子,再也不会犯错。』你若只坐在聚会里,动也不动,当然永远不会出错。虽然你可能对了,但你是死的对。我宁愿要活的错,也不要死的对。我或许犯错,但人人都知道我是活的。你宁愿要死的对,还是要活的错?

 二 穿白衣与主同行

 主论到那些未曾玷污自己衣服的人说,『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启三4。)『白』不但表征纯洁,也表征蒙称许。在这里,白衣表征行事为人并生活不受死亡玷污,并要蒙主称许。这是与主同行,特别在要来的国度里与主同行的资格。

陆 对得胜者的应许


 我们若把启示录二章和三章的上下文好好读过,就会看见在这七封书信中,每一次主给他们的应许,严格说来,都是指着要来的国度,不是指着永世,指着我们永远的定命。这些应许都是指着我们在要来国度里的前途。这是我们明白这七封书信中所有应许的基本并管治原则。在四节中,主应许那些活的圣徒,就是那些没有玷污自己衣服的人,要穿白衣与祂同行。这事要发生在什么时候?乃是在基督婚娶的日子,这日子要持续一千年。穿白衣与主同行,是指在这一千年里与主同行。但在原则上,这也必须应用到我们今天与主同行的生活。

 主在五节里说,『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绝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并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的众使者面前,承认他的名。』这里的得胜,是指胜过更正教死的光景,即胜过死的更正教。五节全节,都是主给得胜者的应许,要成就于主回来之后的千年国。

 一 身穿白衣,与主同行

 第一,主应许得胜者『穿白衣。』在这应许里,穿白衣是在千年国给得胜者的奖赏。他们在今世的行事为人,在来世要成为他们的奖赏。每一个信徒,都需要两件衣服:头一件是为着我们得救的称义,表明基督在客观方面作我们的义。在路加十五章,浪子回家的时候,父亲为他预备了上好的袍子。父亲对他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件上好的袍子,加在他身上。浪子穿上这件袍子以后,在父面前就得称义了。他本来是个可怜的叫化子,不配与父亲在一起;但是一旦穿上袍子,他就得著称义,并且蒙称许了。这就是说,他在基督里得著称义,基督作了他义的遮盖。他披戴了基督作他的义。因此,这件称义的衣服,是为着救恩的。然而,除了这件衣服之外,我们还需要另一件衣服,使我们能蒙主称许,讨主喜悦。启示录十九章八节『明亮洁净的细麻衣』就是指这第二件衣服。照着预表,诗篇四十五篇里的王后有两件衣服,一件是为着救恩,另一件是为着使她能与王一同掌权。我们得救以后,需要成熟并胜过一切的阻挠和打岔。我们必须奔跑赛程,达到目标。当我们奔跑赛程的时候,有许多事物阻挠我们达到目标,我们必须胜过这一切阻挠。不错,我们已经蒙了拯救,得了称义,有了第一件救恩的袍子;但我们必须往前达到成熟,达到我们的目的地。我们若这样行,就必得着赏赐。这不是得着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乃是经历基督作我们主观的义。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是加在我们身上的,但基督作我们主观的义,乃是从我们出来的。我们必须把基督活出来,作我们的第二件衣服。这件衣服是为着得赏赐。五节所说的白衣乃指这第二件衣服;我们有了这第二件衣服,就能讨主喜悦,并且要得着赏赐。

 二 名字不会从生命册上被涂抹

 凡得胜的,主应许『绝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我们不能单凭本节来明白这经节。这样作是很危险的。若要明白像这样的经节,我们需要根据整本圣经才算妥当。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指明那名已经记在生命册上。生命册是神圣的名册,其上记录那些有分于神所预备之福的人。凡神所拣选并预定要有分于这些福分的圣徒,名字都记在这册上。(路十20。)这些福分分三个时期:(一)召会,(二)千年国,(三)永世。召会时期的福分,如赦罪、救赎、重生、永远的生命、神圣的性情等,乃是初期的分。凡神所拣选,名字记在生命册上的人,都有分于这些初期的分,以开始他们属灵的生活。如果他们与神供应的恩典合作,他们就会在召会时代里在生命上成熟,这在生命上较早的成熟,要构成主在祂回来时所要用以赏赐他们的奖赏,就是进入千年国,有分于那时期的神圣福分,如享受主的快乐和安息,(太二五21,23,来四9~11,)辖管列国(启二26~27,二十4,6)等。这些福分是神为祂所拣选的人预备的,为要激励他们在召会时代与神一同往前。然而,许多蒙拣选的人接受了神的赦罪、救赎、永远的生命、神圣的性情之后,不肯与祂的恩典合作,并与祂一同往前;因此,他们在召会时代生命不能成熟,到主回来时也就没有预备好,不能进入千年国,分享那时代的神圣福分为奖赏。所以,在千年国期间,他们的名要从生命册上被涂抹。等到他们在千年国期间受了主的管教,生命长大成熟之后,就要在永世时期分享神圣的福分,如永远的祭司职任带着神永远的同在、永远的君王职分、(启二二3~5、)新耶路撒冷、生命树(启二二14)和生命水(启二二17)等。那时他们的名字要再一次记在生命册上。这就是说,凡神所拣选,名字记在生命册上,并在召会时期有分于神圣福分的人,必永不灭亡,(约十28,)就是,他们绝不会失去永世的神圣福分。但有些人在召会时代不肯与主合作,在千年国期间就要受主时代的管教,失去那时期的神圣福分。

 我们都面临一种危险,就是在要来的一千年中,名字从生命册上被涂抹。你若失败了,不肯凭着主的恩典作得胜者,那么当主在千年国里掌权的时候,你的名字就不会在生命册上。这就是说,你虽然蒙召,却没有被选上,我们在十七章十四节能看见,当主回来,提接了所有的圣徒后,主要在他们中间作个拣选。这个拣选要根据今天我们如何过基督徒的生活。我们过的若是失败的生活,主必定不拣选我们。但我们若是过得胜的生活,就必被选上,这一千年中,就会有我们的名字。这好像从学校毕业。虽然所有学生的名字都列在班级名单上,不过只有少数几名能列在得奖的名单上。从生命册上涂抹一个信徒的名字,不是指他要永远灭亡,乃是说在要来的千年国里,并没有他的名字。这就是说在千年国里,他失去了长子的名分,没有权利分享神原初要给一切祂所拣选之人的那一分。

 神原初的心意,是要所有蒙祂拣选的人,在今天享受基督到极点,好使他们在来世有权利享受基督。因着许多人今天不肯这样作,所以当国度来到时,他们便失去他们长子的名分。只有那些与神原初心意合作的人,会在国度中享受基督作他们特别的分。他们的名字,那时会在生命册上,但其它许多人的名字,却不在其上。因为看见这个异象的基督徒不多,所以他们无法明白关于这事的经节。

 神的心意,是要把基督作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享受。召会时期就是神完成这事的时间。但是我们是否愿意在这事上与神合作,就在于我们。因着许多人不肯与神合作,所以祂以智慧定规了,把要来国度时代中,对基督的享受作成一个赏赐。这个赏赐激励我们,在今天就与神合作,享受基督。我们若不合作,必会失去国度时期。生命册上所记录的名字,乃是所有有分于对基督之享受的人。在召会时期,我们每个人的名字都在上面。但在国度时期,那些懒散之人的名字,就要从册子上被涂抹。千年国之后,他们的名字要放回到生命册上。看见神在祂救恩里的福分有三个时期是很有益的,这三个时期就是召会时代,国度时代,和永世。我们能不能在国度里有分于对基督完满的享受,乃在于我们今天肯不肯在召会生活中享受基督。不要失去今天的机会。我们若今天享受基督,在要来的国度里就必得赏赐。那些在要来的国度里失去对基督特别享受的人,要受神对付,好使他们能被带进对基督完满的享受中。所以,到最后,当我们都经过了召会和国度这两个时代,在享受基督上都成熟了,就进入永世。

 三 主在父面前和众使者面前承认他们的名

 我们若是得胜者,主不但不会从生命册上涂抹我们的名,更要在父面前,和祂的众使者面前,承认我们的名。这指明那些不愿意作得胜者的信徒,他们的名字既要从生命册上被涂抹,主也就不会在父面前,和祂的众使者面前,承认他们的名。

柒 那灵所说的话


 死沉的改革召会,需要活的灵所说的话。死的字句知识,绝不能代替加强之灵的说话。字句杀死人,(林后三6,)那灵却赐人生命。(约六63。)所有在死沉的更正教里的人,都当听那灵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