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在众召会中间的人子
总纲目




壹 在祂的人性里
贰 作祭司
叁 不是用力作工,乃是在爱里照顾众召会
肆 是亘古的
伍 有注视、鉴察、搜寻、审判并传输的眼睛
陆 有经过锻炼并发光的脚
柒 有严肃和庄重的声音
捌 握着众召会的使者
玖 口出审判的话
拾 有发光的脸
拾壹 是初又是终,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
拾贰 是那活着的
拾叁 有胜过死亡和阴间的权柄

 启示录一章里有八个重点,就是基督的启示,耶稣的见证,三一神,基督的再来,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里一同有分的人,众地方召会,金灯台,和人子。我们已经看过头七点,本篇要来看第八点,就是在众召会中间的人子。(启一12~20。)在本书中,基督首先被启示为人子。每次说到基督与召会的关系时,总是启示祂的人性,因为召会是由人组成的。召会的头不只是神子,也是人子。祂升天后仍是人子,指明祂复活后并没有脱去祂的人性,并且祂对付我们,乃是基于祂的人性。在祂的人性里,祂为神作见证,完全得胜成功了。因此,我们今天众召会在人性里也必能为神作得胜成功的见证。主既是得胜的人,我们也必能得胜。

 基督今天是在众召会中间。祂一面是大祭司,在诸天之上为众召会代求;(来九24,七25~26,罗八34,)另一面又在众召会中间行走,照顾众召会。我们若要有分于祂的行动,并享受祂的照顾,就必须在众召会中。

壹 在祂的人性里


 十三节说,『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袍,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这里不仅描述基督是大祭司,就如祂的长袍所显示的,也揭示祂好像人子。祂是神,又是人。祂是我们的大祭司,在祂的人性里照顾众召会。

 多少个世纪以来,有些所谓的基督徒教导说,基督不是神的儿子。就是今天,还有一些所谓的基督徒,不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不承认基督是神儿子的,乃是异端。这种教训是属魔鬼,并从阴府来的,我们必须坚决的反对。相反的,另有一些基督徒不相信基督今天仍是人子。他们说,基督曾藉着成为肉体成了一个人,但在祂的复活里,祂已经把祂的人性脱去了。这样的基督徒当中,有的认为今天基督只是神子,不再是人子。大约在十五年前,我起来打这种观念,一些反对我的人,指我传讲基督仍是人子是个错误。虽然今天有些基督徒不相信基督还是人子,我们却相信。按照神纯正的话,主耶稣仍旧是神子也是人子。虽然我们的头脑有限,对这点不能有充分的解释,但是我们相信,并且接受这个事实,就是基督是带着神性的神子,也是带着人性的人子,在祂里面,我们有真正的神性和正确的人性。

 在已过的十九个世纪,尤其在头六个世纪,对于基督的身位,在基督徒中曾有强烈的争辩。对于基督的身位,有许多不同的意见,基督徒为此彼此攻击。我们必须把这一切所谓的神学学派丢开。我们按照圣经,相信我们的基督真是神子,又是人子。祂有两种性情,就是神性和人性。

 当基督来在众召会中对付我们时,祂的对付不仅是在祂的神性里,也是在祂的人性里。你可能原谅自己,以为主是神的儿子,所以祂能作,但你不过是人,所以主必须同情你。主是神的儿子,无所不能,但你仅仅是人的儿子,很可怜,所以主不该过于定你的罪。但主临到我们乃是人子,你就没有借口了。祂也是人,并且是以人的身分,不是以神子的身分作成事情。不要为自己找理由了。你若在召会生活上失败退后,不要同情自己,说自已不过是人,就可以原谅。最适合召会生活的材料就是人。因此,行走在众召会中间的基督乃是人子。但以理三章告诉我们是神子行走在火中,但我们在启示录一章看见,是人子行走在众召会中间。我们都必须敬拜祂是人子。因着祂是人又是神,祂乃是这样奇妙的一位。因着祂是神又是人,祂晓得天与地、神与人。在祂里面,我们有神性,也有人性;在祂里面,我们在诸天之上,也在地上。今天主同时在诸天之上,也在地上,在祂的人性里行走在众召会中间。

贰 作祭司


 十三节说,基督『身穿长袍,直垂到脚。』这长袍乃是祭司袍,(出二八33~35,)表征基督神圣属性和人性美德的丰满。(参赛六1,3。)虽然这里没有说到祭司这辞,但从基督的长袍,我们知道这里将祂描绘为大祭司。今天,这位行走在众召会中间的人子耶稣基督,乃是祭司。在祭司、申言者和君王这三种职分中,最亲切、亲密、宝贵、可爱的职分就是祭司。祭司之所以可亲可爱,乃因他是照顾人的。基督行走在众召会中间时,乃是在照顾众召会。

叁 不是用力作工,乃是在爱里照顾众召会


 十三节也说,人子基督『胸间束着金带。』你见过人在胸间束带吗?这是很有意义的。旧约的祭司在供职时,腰间束带。(出二八4。)在但以理十章五节,基督也是腰束精金带。但在这里,基督作我们的大祭司,乃是胸间束带。胸表征爱。腰间束带是为着作工得加力,而胸间束带是表征爱里的照顾。基督已经完成了产生众召会的工作,现今无须再束腰作工。现今祂在众召会中间所作的,乃是在爱里照顾她们,这就需要祂胸间束着金带。金带表征神圣的力量。基督正对众召会施行神圣的照顾,在祂的人性里,在众召会中行动,用祂神圣的力量,照顾众召会。今天祂给众召会的,是何等爱的照顾!

肆 是亘古的


 十四节说,『祂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白发表征高龄,(伯十五10,)雅歌五章十一节描述祂的头发是黑的,表征祂那永不衰残、永远长存的力量,但这里所描绘基督的白发,是指明祂的亘古常在。

 基督虽古,却不是老。我们在这一章看见祂的头与发都是白的,好像白羊毛和雪一样。白羊毛是出于生命的性质,白雪是从天降下的。羊毛不是作白的,是生出来就白的,它的白是出自它的性质。白羊毛是基督性情的颜色。祂的古是出自祂的性情。雪之所以白,是因从天而来,没有属地的污秽或玷污。因此,在本节和但以理七章九节的白羊毛,表征基督的亘古常在,乃是出于祂的性质,并非年纪老迈;白雪表征祂的亘古常在是属天的,不是属地的。

伍 有注视、鉴察、搜寻、审判并传输的眼睛


 在十四节我们看见祂的眼目如同火焰。在雅歌五章十二节,基督的眼好像鸽子,为了表露祂的爱。在这里,『祂的眼目如同火焰,』这是为着祂来鉴察并搜寻,使祂藉着光照施行审判。在本书,祂的眼不是两个,乃是七个;(启五6;)七是神行动中完整的数字。因此,在本书祂的眼是为着神的工作。祂这七眼是『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这七灯就是神的七灵。』(启四5,参但十6。)点着的火等于火焰,是为着鉴察并搜寻。神的七灵奉差遣往全地去,(启五6,)也是为着神在地上的行动。因此在本书中,基督的眼就是神的七灵,为着神今天在地上的行动与工作。

 基督的眼睛是为着注视、鉴察、搜寻、藉光照而审判、以及传输。我们必须经历祂眼睛各面的功用,特别是传输这一面。祂的眼睛把祂一切的所是灌注到我们里面。祂这能传输的眼睛,乃是不断烧着的火焰。我们的经历可以证明这点。不要用你的心思来明白,乃要查对你的经历。自从我们得救的那天,基督的眼睛就像烧着的火一样,光照并灌注我们。祂的眼睛也挑旺我们,使我们火热。当基督看过我们以后,我们就绝不能像从前那么冷淡了。祂藉着看我们,就将我们在主里焚烧并挑旺起来。许多时候,主是以刺透人的眼睛临到我们。也许你要将某些事情对你的妻子隐瞒,这时候主发光的七眼就临到你,戳穿你的全人,暴露你真实的情形。我有过几百次这样的经历。当我正与别人争论,特别与我亲近的人争论时,主那发光的眼就临到我,叫我说不下去。祂的光照打住了我的说话。

 启示录是一本带有审判性质的书。火是为着神圣的审判。(林前三13,来六8,十27。)『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9;)祂的宝座乃是火焰,其轮乃是烈火,从祂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但七9~10,)这一切都是为着审判。主的眼目如同火焰,主要的意义是为着审判。(启二18~23,十九11~12。)当祂来向地施行审判以据有地时,甚至两脚像火柱。(启十1。)

陆 有经过锻炼并发光的脚


 十五节说,『脚好像在炉中锻炼过明亮的铜。』脚象征行事为人。铜在象征上,表征神圣的审判。(出二七1~6。)基督在地上的时候,祂属地的行动和每天的生活,都受过试炼并试验。因着祂的行事为人都经过试验,所以能发光。现在基督的脚好象明亮的铜,就如以西结一章七节和但以理十章六节也说到的,表征祂完全且明亮的行事为人,使祂够资格施行神圣的审判。在炉中锻炼,就是藉被焚烧受试炼。基督的行事为人,被祂的苦难,甚至祂十字架上的死试炼过,因此,祂的行事为人是明亮的,好像明亮的铜,使祂够资格审判不义的人。我们已经指出,当主来藉着审判据有这地时,祂的两脚要像火柱。(启十1。)

柒 有严肃和庄重的声音


 十五节说到祂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众水的声音,一种哄嚷的声音,乃是全能神的声音。(结一24,四三2。)这表征神的说话既严肃又庄重。(参启十3。)有时候主的声音很温柔,但有的时候祂的声音却像雷轰一样震撼我们。当我们松懒或是打盹时,主的声音就会唤醒我们。祂的声音,就是全能之神的声音,警告并唤醒我们。

捌 握着众召会的使者


 十六节说,『祂右手中拿着七星。』二十节清楚的说,『七星就是七个召会的使者。』使者是众召会中属灵的人,担负着『耶稣的见证』的责任。他们应当像星一样,有属天的性质,并在属天的地位上。在行传和书信里,长老在地方召会的经营上是领头的。(徒十四23,二十17,多一5。)长老的职分多少是正式的,到写本书时,就如我们所看过的,召会中的职分因着召会的堕落就变质了。在本书里,主要我们回头留意属灵的实际。因此,本书强调召会的使者,过于长老。长老的职分很容易被人察知,但信徒需要看见,使者具有属天和属灵的实际,使正当的召会生活能在召会堕落的黑暗时期,作耶稣的见证,是何等重要!

 灯台和星都是为着在黑夜中发光。灯台代表地方召会,是集体的单位;星代表地方召会的使者,是单个的个体。在召会堕落的黑夜里,需要集体的召会发光,也需要单个的使者发光。基督行走在众召会中间的时候,祂的右手握着这些领头的人。这是何等的安慰!召会中领头的人都当赞美祂,因为他们在主的手中,并且主也一直的握住他们。他们既然都在主的手中,就无须退后、软弱、或怕作错。基督的确为着祂的见证担负责任。

 在启示录里,没有题到召会里的长老,只有使者。写这卷书的时候,召会已经堕落了,因此在启示录里,主抛弃了所有的形式。作长老或许有点形式化,所以不要盼望作长老,要羡慕作发光的星。不要作一个徒有地位的人,要作一颗发光的星。灯台和星都是在黑夜发光的,召会和在召会中领头的人都必须发光,所有领头的人都必须是星。

玖 口出审判的话


 十六节告诉我们,『从祂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雅歌五章十六节说,『祂的口极其甘甜;』福音书也说,祂口中说出恩言;(路四22,)但这里说,从祂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这就是祂那辨明、审判、击杀的话。(来四12,弗六17。)恩言是为着供应恩典给祂所喜爱的人,两刃的利剑是为着对付消极的人事物。我们常常说那灵向众召会说话,但要记得,今天说话的灵,就是这位口中出来一把两刃利剑的基督。这里是有审判的,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审判。因着召会的堕落,我们都需要一些审判。所有的基督徒,今天都需要主话的审判。许多时候,我们因著作错了事,离开了主,就经历到这样的审判。因着我们流荡离开了祂,祂就来审判我们。今天祂的说话,大都是一种审判。我能作见证,主若是对你说话,祂的话大部分是审判的话。祂说话时,就是在审判。今天在召会中,祂口中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刃,审判我们。从主口中所出来的话是锋利的,刺入我们这人,把我们的灵与魂分开,甚至辨明我们心中的意念。这就是我们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所经历的基督。

 在基督教中,有许多不同的意见,并且为着这些意见经常有争辩吵闹。我亲眼见过这种事。我知道这样一件事:有些基督徒是某团体的委员,有一次他们聚在一起,为某事彼此议论争辩,争辩到末了,就变成打架,甚至到一个地步,一位委员把圣经掷向另一位委员。但是,今天在主的恢复中,有一位行走在我们中间,祂用祂那焚烧的七眼鉴察我们,并且从祂的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这剑杀尽我们中间所有不同的观念。这就是在召会中几乎没有争辩的原因。

 最近,我们安那翰的会所完工了。我们能见证,在建筑工程进行的几个月中,从来没有彼此相争。有一位政府工程审核人员告诉我们,照他的经验,每逢召会团体要兴建一座建筑物时,建筑委员必定互相吵架。我们却能向这位审核人员见证,因为有这杀死的剑,所以我们从没有相争。这不是说我们没有意见或观念。我们是人,都有许多意见。但就如我们都能见证的,每次一个意见兴起时,那把剑就把它切成碎片。你越想你的意见,就越被切得粉碎。这不是道理,乃是我们的经历。每当两位弟兄快要打起来了,第三方,就是最强的一方就出现,用利剑把这两位弟兄的意见切除。当我们建造会所时,这把两刃的剑平服了所有的骚乱。这位第三方就是人子基督,祂是那行走在众召会中间,并在爱里照顾众召会的大祭司。在旧约里需要祭司修剪灯盏,今天我们的大祭司,就是人子,知道当在什么时候来修剪我们。这就是我们中间这么和谐的原因。这是召会生活的秘密,是外面的人不明白的,因为他们没有这位祭司,修剪、整理灯台上的灯。现在,这位大祭司行走在众召会中间,藉着修剪一切的灯盏来照顾众召会。

拾 有发光的脸


 十六节也告诉我们,祂的『面貌如同烈日中天发光。』在雅歌五章十、十三节,祂的面貌可爱美丽,为给追求祂者欣赏;在书信里,祂的脸面返照神的荣耀,(林后四6,)为将生命分赐到祂的信徒里面;但在这里,祂的面貌如同烈日中天发光,正如但以理十章六节所说的,这是为着审判的光照,以带进国度。祂变化形像,脸面发光如日头时,那就是祂在国度里的来临。(太十六28~十七2。)当祂来为国度取得这地时,祂的脸面要像日头一样。(启十1。)

拾壹 是初又是终,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


 十七节说,『我一看见,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祂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基督不仅是首先的,是末后的,也是初和终。这向我们保证,祂开始了召会生活以后,就必要完成。祂永不会叫祂的工作半途而废。所有地方召会都必须相信,主耶稣是初又是终,祂必完成祂在恢复里所开始的工。

拾贰 是那活着的


 在十八节我们看见主是『那活着的,』是那位『曾死过,』但『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这位行走在众召会中间,为众召会的头,并为众召会所属的基督,乃是那活着的,祂满了生命。因此,祂的身体所显出来的各地方召会,也该是活而新鲜并刚强的。阿利路亚!我们有一位活着的基督,祂已经胜过了死亡!我们的基督,是复活的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也活在我们中间,并且直活到永永远远。我们在恢复里,有何等一位活的基督!在恢复里,所有的召会,都应当像基督那样的活,那样的充满生命,并胜过死亡。

拾叁 有胜过死亡和阴间的权柄


 在十八节,主又说,『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因着人堕落而有了罪,死就进来在地上作工,将一切有罪的人聚拢到阴间。死亡就像用来收集地板上尘埃的畚箕,阴间就像垃圾桶。畚箕所收集的东西,都倒在垃圾桶里。因此,死是聚拢者,阴间是守留者。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还服在死亡和阴间之下吗?不!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废除了死,又在复活里胜过了阴府。虽然阴府曾尽所能的拘禁祂,但是无能为力。(徒二24。)对基督来说,死亡没有毒刺了,阴间没有权势了!但对我们怎么样?我们也必定和主一样!在召会生活中,死亡和阴间的钥匙都在主手中。我们不可能对付死亡,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应付死亡。每当死亡进来,就会叫许多人发死。但是只要我们让主耶稣有地位、机会和畅通的路,使祂能在我们中间自由的运行和作工,死亡和阴间就会在祂控制之下。然而,每当主耶稣在召会中没有地位,死亡就立刻得势,阴间就有力量拘留死了的人。赞美主,基督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死亡在祂的权下,阴间也在祂的掌管中。阿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