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神圣出生的美德以实行神圣的义(一)
总纲目




生我们者与要来者
住在主里面
晓得祂是义的
知道凡行义的人都是从神生的
住在三一神里面与神圣的出生
为包罗万有的灵所浸透
成为三一神的彰显
习惯的实行义

 读经:约翰一书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十节上。

 在以前各篇信息中,我们已经看过这封书信的头二段:神圣生命的交通,(约壹一1~二11,)和神圣膏油涂抹的教导。(约壹二12~27。)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第三段:神圣出生的美德。(约壹二28~五21。)这里的次序非常有意义。首先约翰给我们看见,在神圣的生命里,有交通的享受;在这交通里,我们享受膏油涂抹的教导。接着,约翰写到神圣出生的美德。按照约壹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十节上所说,神圣出生的美德是为着实行神圣的义。

生我们者与要来者


 约壹二章二十八节说,『现在,孩子们,你们要住在主里面;这样,祂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祂来临的时候,也不至于蒙羞离开祂。』本节的『主』乃指父与子。这就是说,『主』实际上是指三一神。因此,住在主里面,就是住在父、子、灵里面。

 按照上下文,『祂若显现』的代名词『祂,』必定是指子,这样的领会由本节『当祂来临的时候』可得证实。约翰在这里是说,子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祂来临的时候,也不至于蒙羞离开祂。

 约翰在二十九节接着说,『你们若晓得祂是义的,就当知道凡行义的人也都是从祂生的。』这里的『祂』是总括的指父、子、灵,三一神,因为是指着前节的『祂,』就是要来的子,也是指本节下半的『祂,』就是生我们的父。这有力的指明子与父原是一。(约十30。)代名词『祂』是指要来的子,也是指生我们的父。是父(不是子)生了我们,是子(不是父)将要来临。

 本节的代名词『祂』用作两个用途,用以指着要来的祂(子),也指着生我们的祂(父)。父与子究竟是一还是二?这问题最好的答案是:祂们是二而一。祂既是那要来者,也是那生我们者。作为生我们者,祂是父;作为要来者,祂是子。

住在主里面


 使徒约翰在约壹二章二十八节说,『现在,孩子们,你们要住在主里面。』约翰写给三班受信者的话,是从二章十三节开始,结束于二章二十七节。二十八节又回到所有的受信者。因此他再一次称呼他们为孩子们,如一节、十二节。

 十三至二十七节写给三班受信者的话,结束于一个嘱咐:要按这膏油涂抹所教导你们的,住在祂里面。从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二十四节,使徒继续描述住在主里面的生活。这段话的开始、(约壹二28、)继续、(约壹三6、)以及结束,(约壹三24,)都是住在主里面。

 我们已经指出,这里的代名词『祂,』是确定的指着要来的子基督。所以前文『住在主里面,』(原文为『住在祂里面,』)乃重复前节的『住在祂里面。』但前节是联于神圣的三一。这指明子是三一神的具体化身,与父或灵都是不可分的。

 约翰在二章二十八节说,我们若住在主里面,『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祂来临的时候,也不至于蒙羞离开祂。』『当祂来临的时候,』直译是『在祂的同在(巴路西亚)中。』约翰说不至于蒙羞,这指明有些信徒,他们没有住在主里面,(就是没有照着对基督身位的纯正信仰,留在神圣生命的交通里,)反被关于基督的异端教训迷惑,(约壹二26,)他们将来要受刑罚,蒙羞离开祂,就是离开祂荣耀的巴路西亚。

晓得祂是义的


 约翰在二章二十九节用了两个关于认识的辞:『你们若晓得祂是义的,就当知道凡行义的人也都是从祂生的。』第一个辞『晓得,』原文指凭着有知觉之认识的了解,是一种内里更深的看见。这是为着认识主。但第二个辞『知道,』原文指外面客观的认识。这是为着认识人。

 二十九节『义的』是指一章九节公义的神,和二章一节那义者耶稣基督。从二章二十八节开始,使徒在写给所有受信者的话中,把重点从一章三节至二章十一节神圣生命的交通,以及二章十二至二十七节神圣三一的膏油涂抹,转到神的公义。神圣生命的交通与神圣三一的膏油涂抹应当有一个结果,就是公义之神的彰显。

知道凡行义的人都是从神生的


 按照约翰在二章二十九节的话,我们若晓得神是义的,『就当知道凡行义的人也都是从祂生的。』实行义不是偶尔、特意的行义,就如某种特别的行动,乃是习惯、不经意的实行义,乃是普通的日常生活。(三章七节者同。)这是由我们藉以从公义之神而生,里面的神圣生命,所产生的自然生活。因此,这是那在祂一切作为、行动上都是公义之神活的彰显。这不仅是外面的行为,乃是里面生命的显明;不仅是特意的行动,乃是生命从我们所有分于之神圣性情里的流出。这就是住在主里面的生活的第一条件。这全是因着神圣的出生,就是『从祂生的』这辞,以及下节『神的儿女』这称呼(约壹三1)所指明的。

 约翰的著作说到永远神圣生命的奥秘,非常强调神圣的出生,(约壹三9,四7,五1,4,18,约一12~13,)就是我们的重生。(约三3,5。)人类竟能从神而生,罪人竟能成为神的儿女,这是全宇宙中最大的奇迹!藉着这种惊人的神圣出生,我们得着了神圣的生命,就是永远的生命,(约壹一2,)作为神圣的种子种到我们里面。(约壹三9。)出于这种子,神圣生命一切的丰富都从我们里面长出来。藉此我们就住在三一神里面,并在我们的为人生活中活出这神圣的生命,就是活出那不实行罪,(约壹二9,)却实行义、(约壹二29、)爱弟兄、(约壹五1、)胜过世界、(约壹五4、)且不为那恶者所摸(约壹五18)的生命。

住在三一神里面与神圣的出生


 约壹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十节上指明我们能住在主里面。我们已经指出,这些经节所用的一些代名词指明,住在主里面实际上就是住在三一神里面。

 我们要住在三一神里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人怎么能住在神里面?住在神里面和与神同行不一样。创世记五章告诉我们,以诺与神同行。但住在神里面是什么意思?约翰在这里不是说与神同行,乃是说住在神里面。住在神里面的意思就是居住在神里面。我们也许发觉,要领会与神同住的意义相当容易。然而按照天然的心思,人住在神里面似乎是不可能的。

 住在三一神里面与神圣的出生有关。这封书信的第三段强调神圣的出生。在二章二十九节有『从祂生的』这样的话。在三章九节,四章七节,五章一、四、十八节有『从神生的』这辞。藉此我们看见,约翰重复的题到我们神圣的出生。我们要住在神里面,就需要领悟我们已经有了神圣的出生,我们已经从神而生。藉这神圣的出生,我们已经接受了神圣的生命,就是神圣的种子。神圣的种子已经种到我们这人里面,我们已经从神而生,这太奇妙了!

 当一个小孩子从他的父母而生,他自然就有人的生命。我们可以说,这人的生命是从撒下人的种子来的,小孩子这个人来自人的种子。这种子对小孩子的生活意义重大,因为这种子使他和任何动物都不一样。因为新生的婴孩有人的种子,所以小孩子能住在人性里。他已经从人性而生,从那种子有了人的生命。因此,小孩子不难停留、住、居住在人性里。事实上,小孩子住在人性里是天然、自然、自动的。他能住在人性里,因为他已经有了属人的出生,从人的种子得着了人的生命。

 假定有人吩咐狗住在人性里,狗也可以暂时假装像人一样直立,但至终狗会回复到四脚站立,自然的照着它里面狗的性情生活。因为狗没有属人的出生,没有人的生命,人的种子,使它能住在人性里。

 你知道是什么使我们能以住在三一神里面?我们能住在祂里面是因为我们已经从祂而生。人类竟能从神而生,这是奇迹中的奇迹。虽然神是神圣的,我们是罪人,然而我们已经从那神圣者而生。没有什么能比这事更大了。

 这神圣的出生不是仅仅道理,或是心理上所经历的事。相反的,这出生事实上已经生机的发生在我们灵里。主耶稣在约翰三章六节说,『从那灵生的,就是灵。』赞美主,我们已经经历这样的出生!这神圣的出生带给我们神圣的生命,而神圣的生命乃是现今在我们这人里面神圣的种子。在这神圣的生命里,我们自然的居住、住留在三一神里面。

 我们已经住在三一神里面。我们既然已经在祂里面,就不需要操练自己去住在祂里面。不过,我们必须注意,不让住在三一神里面这事受到打岔。

 我们已经从神而生,神的种子就住在我们里面。藉这种子我们就在神里面,也能住在神里面。我们不需要作什么,但我们不该让我们住在祂里面这事受到打岔。这是约翰一再嘱咐我们要住在神里面的原因。

 约翰在约壹三章二十四节说,我们知道神住在我们里面,乃是由于祂所赐给我们的那灵。这指明主住在我们里面,与我们住在主里面,完全是在那灵里面。

为包罗万有的灵所浸透


 因为我们已经从神而生,并且因为祂的生命是神圣的种子住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能住在祂里面。当我们住在祂里面,祂就浸透我们。当然,约翰没有用『浸透』这辞,但我们若经历约翰一书这一段所记载的,我们会了解,约翰所说的实际上是关系到被三一神所浸透。三一神不是理论或神学;三一神是那活的灵,是膏油涂抹。因此,当我们住在三一神里面,祂这包罗万有、复合、内住、赐生命的灵就要浸透我们,我们就要被祂所泡透。

 我们越被三一神所膏抹,就越被祂所浸透。我们用涂油漆在布上来作说明。油漆越涂在布上,布就越把油漆吸收到里面,直到布被油漆浸透。至终,整块布都被油漆浸透。膏油涂抹乃是神圣的涂漆。我们已经看见,膏油涂抹是我们里面那复合、包罗万有、赐生命、内住之灵(就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的运行。油漆怎样是由不同的元素组成的,这膏油涂抹(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也照样包含许多不同的元素:神性、人性、成为肉体、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这一切元素都已经复合在这包罗万有的灵里面,祂就是我们正被涂上的神圣油漆。现在这灵正在里面膏抹我们,将神性、人性、成为肉体、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元素涂到我们全人里面,直到我们被这些元素浸透。

 我的负担是要给神的儿女看见,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宗教或道理的事,基督徒的生活完全是被包罗万有的灵所浸透的事。这种浸透不能藉着道理或神学来完成。这事的完成惟有藉着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就是包罗万有的灵才有可能。

 许多基督徒对于那灵没有正确的领会。有些人以为那灵不过是一种力量;有些人宣称那灵在信徒里面代表父与子。这种对那灵的领会与圣经所启示的相差很远。在这种关于那灵的教导里,包含在赐生命之灵里的元素就没有地位了。按照这种领会,那灵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力量或能力,或是父与子的代表。那些人持守这种关于那灵的观念,并不了解按照圣经来看,那灵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完成,许多元素已经复合在这一位灵里面。因此,当这内住的灵膏抹我们的时候,就用经过过程之三一神一切的元素浸透我们全人。我们就是这样蒙了重生、被变化并且得荣耀。

 道理不能重生我们,神学不能变化我们。道理可以比作菜单。你上馆子去的时候,会看看菜单。然而,你的目的不是研究菜单-你的目的是吃滋养人的饭食。菜单无法藉着滋养你来变化你,只有你吃的食物才办得到。

 假定一个人营养不良,结果脸色苍白。要使他脸色变好的方法并不是用化妆品,这样作就像殡仪馆的人所作的。正确的方法是每天用滋养的食物喂养人。至终这食物会叫人产生内里的变化,就是生机、新陈代谢的改变,这变化要在健康的脸色上表现出来。同样的原则,我们的变化惟有凭着那灵而产生,不是凭着道理。然而今天许多基督徒注重道理,却不注重在那灵里的生命。没有多少基督徒注意在重生的灵里经历神圣的生命。我们需要对一件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在约翰一书这段话里,对神圣生命的经历是在我们灵里神的灵的事。

 我们在约壹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十节上看见,我们有神圣的出生。藉着这神圣的出生,我们已经接受了神圣的种子。现今我们能以住在神里面,我们也需要住在神里面。当我们住在三一神里面,祂就浸透我们。这不是一件改正或调整的事-这是一件浸透的事。看看布与油漆的例子。我们被三一神浸透,就像布涂上油漆,直到完全被油漆浸透。今天我们的神是膏油涂抹,是神圣的油漆。我们里面所有的不仅是膏油,也是膏油涂抹;不仅是油漆,更是油漆涂抹。当这油漆涂抹在我们里面进行时,油漆就浸透我们,直到我们被油漆泡透了。至终,我们要彻底的被油漆浸透并渗透。这当然不是宗教、道理、神学或教训的事,这乃是三一神这复合、包罗万有、赐生命、内住的灵,在我们的灵里不断的膏抹我们。藉着这膏油涂抹,我们全人的组织就要被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一切所是浸透。

成为三一神的彰显


 我们被三一神浸透的结果,就成为祂的彰显。因为我们已经被祂浸透,所以我们彰显祂。就一面说,布被油漆浸透之后,就成了油漆,所彰显的就不是布本身,乃是将布浸透的油漆。同样的,我们彻底被三一神浸透的结果,乃是彰显三一神。特别因着神是义的,当我们彰显祂,我们就彰显祂的义。

习惯的实行义


 我们已经看过,约壹二章二十九节的『行,』直译是『实行,』意思是习惯且继续不断的作一件事。约翰在二章二十九节不仅是说行义,更是说实行义,就是继续不断且习惯的行义,乃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比方说,狗是习惯、不断、不经意的用四脚站立。狗若想要用两腿直立,像人一样走路,它虽然能够作到,但不是一种实行,乃是一种暂时的行动。同样的,不信的人可能为着特别的目的行一些义的事,然而我们神的儿女却是自然、习惯、自动、继续、不为什么目的的行义。我们并非特意要去行义;我们实行义,乃因这是在我们里面之神圣生命的生活。因为我们住在义的神里面,祂正以祂的所是浸透我们,所以我们就不经意且习惯的藉着过义的生活来彰显祂的义。

 但愿我们都对这件事实有深刻的印象:我们藉着神圣的出生,已经接受神圣的种子。现今我们藉着这神圣的种子,能住在我们的神里面。当我们住在祂里面,祂就要以祂的所是浸透我们。因为祂是义的,所以我们要藉着习惯、不经意的实行义,继续不断的彰显神圣的义。这就是藉着神圣出生的美德,实行神圣的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