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膏油涂抹与敌基督的
总纲目




交通与膏油涂抹
否认基督的身位
受膏者,施膏者,膏油涂抹
十字架的功效与复活的实际
赐生命、施膏的灵
好些敌基督的
经历膏油涂抹
用赐生命的灵漆别人

 读经:约翰一书二章十八至二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里,我要进一步说到神圣膏油涂抹的教导。我们已经看见,关于神圣三一之膏油涂抹的教导,是根据信徒在生命里的长大。我们也已经看见,神圣膏油涂抹的教导,是叫我们住在三一神里面。

交通与膏油涂抹


 神圣生命的交通是在于膏油涂抹。这就是说,维持神圣生命的交通,是在于住在主里并住在光中。住在主里并住在光中,等于住在三一神里面。

 三一神成为那灵临到我们。神若只是父与子,就不能进到我们里面。三一神惟有成为那灵,才能进到我们灵里。约壹二章二十和二十七节的『膏油涂抹,』主要的不是指父或子,乃是指那灵。实际上,膏油就是那灵,而膏油涂抹就是这膏油的运行。当我们说到膏油涂抹,意思就是三一神成为那灵临到我们。当三一神进到我们灵里,祂乃是赐生命的灵。这住在我们灵里之赐生命的灵,现今正在我们里面运行并工作。这运行就是膏油涂抹。

 膏油涂抹与我们住在主里面极有关系,我们享受神圣生命的交通,就叫我们住在主里面。这样的住,完全是成为那灵的主住在我们灵里的事。所以约翰在第一段论到神圣生命的交通以后,立刻在这封书信的第二段,接着说到神圣膏油涂抹的教导。离了膏油涂抹,我们就不能住在主里面。我们若不住在主里面,就不能维持交通。不仅如此,我们若不维持交通,就不能享受神圣生命的丰富。也可以说,要享受神圣生命的丰富,就需要维持交通;要维持交通,就需要住在主里面;要住在主里面,就需要注意内里膏油的涂抹,就是我们灵里内住之灵的运行。

否认基督的身位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八节说,『小孩子们,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敌基督的与假基督不同。(太二四5,24。)假基督是用欺骗的方法装作是基督,而敌基督的是否认基督的神格。他们否认耶稣是基督,也就是否认耶稣是神的儿子,(约壹二22~23,)不承认祂是藉着圣灵神圣的成孕,在肉体里来的,因而否认父与子。(约壹四2~3。)在使徒约翰的时候,许多异端者如智慧
派(Gnostics)、塞林则派(Cerinthians)、多西特派(Docetists)等,将关于基督身位(即关于祂的神性和人性)的异端教导人。

 约翰在二章十九节接着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会仍旧与我们同在;但他们出去,是要显明他们都不是属我们的。』这些敌基督的不是从神生的,也不在使徒与信徒的交通里;(约壹一3,徒二42;)因此他们不属于召会,不属于基督的身体。仍旧与使徒和信徒同在,就是留在基督身体的交通里。 约翰在二章二十二节说,『谁是说谎的?不是那否认耶稣是基督的吗?否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承认耶稣是基督,就是承认祂是神的儿子。(太十六16,约二十31。)因此,否认耶稣是基督,就是否认父与子。凡这样否认基督神圣身位的,就是敌基督的

受膏者,施膏者,膏油涂抹


 否认耶稣是基督与否认膏油涂抹有关。然而,由于语言的问题,我们也许不能领会基督与膏油涂抹有关。基督的原文是Christos,意思是受膏者。膏油涂抹的原文是chrisma,这两个字都是源于同一字根。现在我们必须继续来看,基督这受膏者成了膏油涂抹。因为祂是受膏者,祂有丰富的膏油,可以用来膏我们。至终,受膏者成为施膏者。事实上,祂甚至成为膏油涂抹。否认耶稣是基督,就是否认耶稣是受膏者。不仅如此,否认受膏者,意思就是否认膏油涂抹。因此,否认基督(Christos)就是否认膏油涂抹(chrisma)。当人否认耶稣是Christos,他就是否认耶稣是受膏者。这等于否认膏油涂抹,因为受膏者进到我们里面之后,就成了膏油涂抹。

 保罗在林后一章二十一节说,『然而那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基督,并且膏了我们的,就是神。』神既已把我们联于基督这受膏者,我们自然就与基督一同为神所膏。基督已经为神圣的膏油所膏,祂身上的膏油现今就流到我们身上。这就是诗篇一百三十三篇所描绘的;那里说,膏油从亚伦的头流到他的胡须,甚至流到他祭司袍的下摆。这指明基督有丰盈的膏油。神已经将膏油浇在祂身上。藉着那膏油涂抹,基督已经接受了膏油,至终祂这位受膏者成了施膏者。祂这受膏者进到我们里面,成了我们里面的施膏者。事实上,那住在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乃是受膏者成了施膏者,也成了膏油涂抹。拒绝这受膏者,就是拒绝膏油涂抹。每当人否认耶稣是受膏者,因而否认祂是施膏者,这人也就否认膏油涂抹。我们现今需要看见,否认膏油涂抹,就是反膏油涂抹,这就是『敌基督的』这名称正确的意义。因此,敌基督的意思就是敌挡膏油涂抹。

 根据约壹二章二十二节,敌基督的就是否认耶稣是基督的人。否认耶稣是基督,就是否认祂是施膏者。这也就是否认膏油涂抹,因而是反膏油涂抹。敌基督的是什么?敌基督的就是反膏油涂抹的人。不仅如此,根据二十二节,敌基督的,反膏油涂抹的,就是否认父与子。我们可能不会这样敌挡膏油涂抹,但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时常不顺从这内里的膏油涂抹。

 神的心意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使我们成为祂的配偶,以彰显祂自己。神要成就这事,就必须经过成为肉体、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过程。祂进入复活,就成了复合、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这灵实际上就是Christos,受膏者,成了赐生命者。我们相信主耶稣,就将祂接受到我们里面。我们接受的是受膏者,而祂藉着死与复活已经成为施膏者。不仅如此,这施膏者就是包罗万有内住的灵。我们一相信祂,祂这灵就进到我们灵里。祂现今在我们灵里,用三一神的元素膏我们,『漆』我们。『漆』得越多,三一神的元素就越灌输到我们里面。这就是膏油涂抹,这膏油涂抹乃是整个新约的实际。

十字架的功效与复活的实际


 许多基督徒忽略了膏油涂抹这极其重要且中心的事。今天许多人有道理和规条的宗教,却忽略了内里包罗万有之灵膏油涂抹的教导。有些人教导十字架,然而他们只有十字架的道理,却没有赐生命之灵将基督十字架的功效分赐到他们里面。我们也许努力算自己是死的,却没有藉着施膏的灵将基督死的功效分赐到我们里面。离了那灵,算自己是死的,只是徒劳的作法。许多年前,我试过跟随这种作法,但我发现行不通。

 基督徒今天也可能教导复活。他们虽然教导复活的道理,但并没有藉着赐生命的灵,将基督复活的实际作到他们里面。赐生命的灵乃是基督复活的实际。基督复活的道理不能将祂复活的实际分赐到我们里面,这惟有藉着赐生命的灵才能成就;赐生命的灵实际上就是那住在我们里面复活的基督自己。道理不是实际。那成了赐生命之灵,复活的基督自己,才是祂复活的实际。光有道理不够,我们需要赐生命的灵作道理的实际。我看见了这点,就从一九五八年开始释放一篇又一篇的信息,说,仅有基督死而复活的道理是虚空的,惟有那灵才能将基督死的功效,和祂复活的实际传输到我们里面。我们若了解这点,就会看见今天许多基督徒只有道理,没有那灵。

赐生命、施膏的灵


 神一切的所是,神一切的所有,以及神一切所达到并所得着的,都包括在赐生命的灵里。这赐生命的灵乃是复合的灵作膏油来涂抹我们。在这膏油涂抹里,我们就很活的,具体的得着神连同祂一切的成就。我们不该仅仅在客观上、道理上得着神,我们该得着主观的神,就是藉着、凭着、同着那包罗万有的灵,并在那包罗万有的灵里,质实在我们灵里的神。

 因着今天许多基督徒忽略甚至不理会包罗万有的灵,就一面说,某些信徒就无知的反对膏油涂抹。他们也许会客观的敬拜父并相信子,相信祂是那位远在诸天之上的主,却不主观的留意祂是施膏的灵;这灵已经进到他们里面,现今就住在他们里面。有些人不留意这样一位活的、主观的基督,反而在实际上反对这真理,就是基督今天乃是活在信徒里面那赐生命的灵。这就是说,他们反对那是内住、赐生命、施膏之灵的基督。

好些敌基督的


 由于传统教导的影响,许多人以为『敌基督的』一辞单是指帖后二章那不法的人,和启示录十三章的兽。然而,这两章经文都没有用到『敌基督的』一辞。『敌基督的』这名称不该只应用于那不法的人和兽。根据约翰一书,敌基督的乃是那些反对基督这受膏者是神儿子的人。实际上,新约里那不法的人并不叫敌基督的。这名称只在约翰一书和二书里才用到,乃指那些否认耶稣是基督的人,也就是那些否认耶稣是受膏者,是神儿子的人。根据约翰一书二章,凡这样否认基督的,就是敌基督的。约壹二章十八节『敌基督的』(没有冠词)是指类别,不是指某一个敌基督的。因此,下一句说到『好些敌基督的。』

经历膏油涂抹


 我们里面施膏的灵是三一神的终极完成,在这灵里有神性、人性、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元素。祂是包罗万有的灵,包括神所成就、所达到并所得着的一切。这灵现今是我们里面的施膏者。

 最初基督是受膏者,然后祂这受膏者成为施膏者,住在我们里面膏我们。然而,多数的基督徒不是忽略了这点,就是对此一无所知,有些人实际上还反对这真理。我们感谢主,靠着祂的怜悯,我们现今正在经历并享受我们里面这包罗万有之灵奇妙的涂抹。

用赐生命的灵漆别人


 在主的恢复里有许多圣徒,特别是青年人,都在享受这膏油涂抹,这事实很激励我。我盼望在要来的年日里,圣徒们会去传讲并教导今天许多信徒所不认识的那奇妙、神圣的奥秘。我们中间许多人将来能用复合的灵涂抹别人,将这神圣的『油漆』涂在他们身上。我们若要这么作,就必须是『涂上漆』的人,就是被膏油涂抹浸透的人。我们该是油漆『未干』的人,总是重新涂上神圣的油漆。因这涂抹一直在进行,我们身上的油漆绝不会干,然后我们这些涂上漆的人,就该用复合、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去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