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世界和世界上的事
总纲目




魔鬼的面具
世界的定义
胜了那恶者
不要爱世界
世界上的事
肉体的情欲
眼目的情欲
今生的骄傲
属撒但之系统的内容
两个三一
父与父的旨意

 读经:约翰一书二章十五至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约壹二章十五至十七节,这些经节是论到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约翰在这三节里给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下了定义。

 严格说来,约壹二章十五至十六节的话,不是写给父老,也不是写给小孩子,乃是写给青年人的。当然,凡神圣的话里所写的,都是为着神所有的儿女。但是照着约壹二章的上下文看,这些经节特别是写给青年人的,就是那些刚强,有神的话住在他们里面,并且胜了那恶者的。

魔鬼的面具


 在这封书信的第一段,就是论到神圣生命之交通的一段,(约壹一1~二11,)我们看见罪性与罪行破坏我们的交通。在这封书信的第二段,我们看见另外两件消极的事:世界与敌基督的。约翰在约壹二章十三、十四节也题到那恶者。但在这里,那恶者,撒但魔鬼,不是直接现身的,乃是戴着世界和敌基督者的面具。魔鬼若是直接现身,没有人会爱他。但每个人都爱世界。世界是撒但用来欺骗、诈骗我们的面具。在约翰一书这一段,问题不在魔鬼,乃在作魔鬼面具的世界。

 对于那些照着欲望贪爱物质事物的人,撒但会戴着世界的面具出现。但是对于那些热中宗教,在意宗教、哲学或道理之事物的人,撒但会戴着另一个面具─敌基督者同他异端的教训-而来。

 我们里面所有的膏油涂抹,使我们能对付世界与敌基督者的面具。青年人需要面对世界的面具。为这缘故,论到世界的话是写给青年人的。召会生活中最年幼的小孩子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乃是异端的问题,敌基督者的面具。敌基督者不认为自己是敌基督者,反宣称他们是为着基督。但这宣称是伪装、谎言、欺骗。所以,约翰指出这样的人是敌基督者,他们不是为着基督。他们虽然带着基督的名号,却是伪装的。在神圣生命里的青年人应当胜过世界,小孩子们却需要提防敌基督者。这两件消极的事-世界和敌基督者-是在这封书信的第二段。

世界的定义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五节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世界』在原文里的意义不只一种:在马太二十五章三十四节,约翰十七章十五节,行传十七章二十四节,以弗所一章四节,启示录十三章八节,指物质的宇宙,乃是神所创造的一个系统。在约翰一章二十九节,三章十六节,罗马五章十二节,指堕落的人类被撒但所败坏、霸占,成为他邪恶世界系统的组成分子。在彼前三章三节,指妆饰、妆饰品。在本节,与在约翰十五章十九节,十七章十四节,雅各四章四节一样,乃指一种秩序、一种固定的形式、一种有秩序的安排,因此是指神的对头撒但所设立一种有秩序的系统,而不是指地。神造人在地上生活,是为着完成祂的定旨。但神的仇敌撒但为了霸占神所造的人,就藉着人堕落的性情,在情欲、宴乐、追求,甚至对食衣住行等生活所需的放纵上,用宗教、文化、教育、工业、商业、娱乐等将人系统起来,在地上形成一个反对神的世界系统。这个属撒但的系统整个是卧在那恶者里面。(约壹五19。)不爱这样的世界,乃是胜过那恶者的立场。稍微爱这样的世界,就给那恶者立场击败并霸占我们。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五节说,我们若爱世界,爱父的心(直译,父的爱)就不在我们里面了。这里父的爱乃是指父在我们里面的爱,成为我们对他的爱。我们用这爱来爱祂,就是用祂爱我们,而经我们享受的爱来爱祂。

 对我们来说,明白新约里『世界』一辞不同的意义是很重要的。我们已经指出,世界这辞是用来指物质的宇宙、被撒但败坏并霸占的人类、以及撒但所设立,一种反对神的世界系统,为要霸占神为着完成祂定旨所造的人。末了所题『世界』的定义,适用于二章十五节。这节的世界,是指撒但所形成,反对神的世界系统。每一样东西、每一个人、并每一件事,都已经被那恶者,神的对头系统化,成了他世界系统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光景里,我们要往那里去?答案是我们需要到三一神那里去,只有三一神没有被撒但系统化。我们到三一神那里去,同时也需要到神的话那里去。每一样东西、每一个人并每一件事既都已被撒但系统化,我们就需要逃往三一神和祂的话那里。神的话是我们的避难所,我们的保护。

胜了那恶者


 照上下文看,青年人胜了那恶者,就是胜了那形成这反对神的系统,将一切人事物系统化的。青年人怎能胜过那恶者?他们能胜过他,因为有神的话住在他们里面。神的话也是他们的避难所、山寨、堡垒。一天过一天,青年人需要留在神的话中。我们从经历知道,当神的话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留在作避难所的话里面,我们就受保护脱离那恶者。

 约翰在约壹五章十九节说,整个世界系统都卧在那恶者里面。这恶者不仅将一切事物系统起来,更是叫整个系统卧在他里面。我们可以用手术中的病人,说明世界如何卧在那恶者里面。病人接受手术,要被麻醉,躺在手术台上,然后医生才能给他动手术。病人对于所发生的事毫无知觉。这是整个世界都卧在撒但手下的一幅图画。世界上的人对于自己正躺在那恶者的『手术台』上,并且那恶者正在他们身上『开刀』这事实,没有知觉。

不要爱世界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五节嘱咐我们不要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他告诉我们,我们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我们里面了。不爱世界乃是胜过那恶者的立场。我们若爱世界,就给那恶者立场来霸占我们。什么时候我们向世界,向撒但反对神的系统敞开自己,我们在抵挡他的争战中就失败了。

世界上的事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六节说到世界上的事:『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出于父,乃是出于世界。』肉体的情欲就是身体的欲望,眼目的情欲就是魂藉着眼目而有的欲望,今生的骄傲就是今生虚空的骄傲、夸耀、虚荣、和物质的炫耀。这些都是世界的构成要素。

肉体的情欲


 肉体的情欲,就是身体的欲望,主要的与身体有关。因为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已经进到人类里面,我们的身体就堕落并败坏了。我们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吃了善恶知识树的果子;结果,邪恶的元素进到人类里面,现今这元素就在我们物质的身体里。我们从经历知道,有一种邪恶、属撒但的元素,住在我们人的性情里面。

 禁欲主义企图对付肉体的情欲。但在对付身体的欲望这件事上,禁欲主义并没有功效。我们在某些基督教的著作里,可以看到禁欲主义的元素。例如,在著名的『效法基督』(The Imitation of Christ)一书中,可以看到禁欲主义。有一些关于背十字架的基督教教训,实际上带进禁欲主义。主耶稣在四福音里清楚的说到十字架。但我们不该将真正的背十字架与禁欲主义混为一谈。不管人随从禁欲主义的作法错待他们的身体到什么程度,禁欲主义在对付身体的情欲这件事上是毫无功效的。

眼目的情欲


 约翰在二章十六节也说到眼目的情欲。我们已经指出,眼目的情欲是魂藉着眼目而有的欲望。当善恶知识树的果子进到人的身体里,身体就成了肉体。因为身体包围着魂,魂就落到堕落身体的影响之下。结果,我们的魂也败坏了。所以,魂─我们心理的人,由于堕落身体的影响就成为满了情欲的。

 现在堕落的魂和身体一同作工。我们的身体影响我们的魂,我们的魂也影响我们的身体。每当我们去作有罪的事,身体与魂就一同作工。因着身体和魂这种相互的运作,很难说是身体还是魂采取主动去犯罪。所以,我们一面有肉体的情欲,另一面有眼目的情欲。表面看来,眼目的情欲不过是肉体情欲的一部分。实际上,这是指我们身体里面的一样东西。我们的眼目有情欲,因为我们的魂有情欲。所以,我们眼目的情欲来自我们的魂。

今生的骄傲


 约翰在二章十六节也题到今生的骄傲。我们已经看见,今生的骄傲就是今生虚空的骄傲、夸耀、虚荣、和物质的炫耀。这里的『生,』希腊文,bios,白阿司,指肉身的生命,也指今生,与一章一至二节的奏厄生命,zoe,不同,那是指神圣的生命。

 新约原文用三个不同的字说到生命:zoe,奏厄,指神圣的生命,神的生命;psuche,朴宿克,指我们人的生命,魂的生命或心理的生命;bios,白阿司,指肉身的生命,也指今生。人类社会里所发生的都是今生。今生,属地的生命有骄傲,这骄傲包括虚空的骄傲、夸耀、虚荣、和物质的炫耀。

属撒但之系统的内容


 我们已经看见,约壹二章十五节的世界,是指由神所造的事物构成的,邪恶、属撒但、反对神的系统。撒但已经用这些事物形成他的系统。但这些事物不是属撒但之世界系统的内容。这系统乃是由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所组成。例如,神创造了各种不同的食物,没有食物我们就无法生存。然而,撒但用食物形成一个属撒但的系统。但这不是说,食物是撒但邪恶系统之内容的一部分。

 农业和工业也是人类生活所必需的。没有农业和工业,我们就不可能生存。撒但利用了农业和工业形成他邪恶的系统,但这些事本身并不是撒但所形成之世界系统的内容。那么,什么是属撒但之系统的内容?这系统的内容乃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

 我们不容易把撒但用来构成他邪恶系统的人事物,和这世界系统实际的内容加以区分。你的汽车和房子可能被撒但用来构成反对神的世界,但你的汽车或房子都不是撒但邪恶系统之内容的一部分。我要再次强调,撒但系统的内容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

 我们可以用拥有一部汽车为例,说明撒但用来形成他系统的事物,与这系统实际内容之间的区别。汽车如何能被神的仇敌利用,形成他邪恶的系统?汽车本身不是问题,也不是撒但系统的内容。问题乃在于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特别在于今生的骄傲。如果不是人的骄傲,汽车不会成为问题。但是许多人喜欢买昂贵的汽车,为的是要炫耀。就他们来说,他们所驾驶的汽车是为着今生的骄傲。汽车在美国是必需品,所以,问题不在于汽车本身,乃在于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当你想到某一类型的汽车,你渴望得着它。有些人日夜想着某一辆车。车子没有错,是人错了。问题不在于他们所需要的车子,乃在于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

 我们也可以用我们对衣着和住屋的需要,作进一步的说明。住家是必需的,衣着也是必需的。问题也不在于房子或衣着,这些并不是世界系统的实际内容。问题在于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因为这些乃是撒但邪恶系统的内容。

两个三一


 照圣经看,世界抵抗父,(约壹二15,)魔鬼抵抗子,(约壹三8,)肉体抵抗那灵。(加五17。)一面有神圣的三一-父、子、灵,另一面有邪恶的三一-世界、撒但、肉体。我们若享受神圣的三一,就与邪恶的三一无分无关。

父与父的旨意


 约翰在约壹二章十七节继续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正在过去;惟独实行神旨意的,永远长存。』世界既抵抗父神,所以世界上的事,(约壹二15,)就是世上的情欲,也就抵抗神的旨意。在积极方面,有父和父的旨意;在消极方面,有世界和世上一切的事。世界抵抗父,世上的事抵抗父的旨意。

 照约翰在二章十七节的话,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正在过去;惟独实行神旨意的,永远长存。实行神的旨意,就是经常不断的实行神的旨意,不是偶尔为之。世界、世上的情欲、以及爱世界的人正在过去,但神、神的旨意、以及实行神旨意的,要永远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