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篇 人的工作所造成的污秽以及因着人的方法而造成的暴露
总纲目




一 人的工作所造成的污秽
 (一) 堕落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罪
 (二) 人的工作不是神所悦纳的
 (三) 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是神所憎恶的
二 因着人的方法而露出下体
 (一) 赤身露体表示堕落之人的羞耻
 (二) 神预备了基督作我们的义来遮盖我们的赤身露体
三 祭坛─十字架─了结堕落的人及其所有的工作和方法
四 以基督的美德为燔祭和平安祭来敬拜神

 读经:出埃及记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腓立比书三章二至三节;哥林多前书一章十八至二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有负担由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进一步说到敬拜神。在人与神的关系中,敬拜是极其重要的。在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中,有思想的人一直思考敬拜神的事。这些人思想宇宙、日、月、星辰,以及地球和所有的植物、生物,并人类,他们就认定定规有一位神,有一位全能者。然后他们就想知道这位神当如何受人的敬拜。诸如此类的思想兴起了不同的宗教。人所发明的宗教起源于有思想之人的深思熟虑。人研究自然,发现了许多事物。再者,人观察、发现的结果,形成了推理。宗教便是对自然深入的研究加上人类哲学推理的结果。

 然而,从圣经来看,神不容许人设计自己敬拜神的方式。神一点也没有给人天然的观念或思想留地步。神不许可堕落的人按着研究自然所得的结论来敬拜祂。神定罪人对于敬拜神的天然推理。反之,在圣经里,神启示人必须怎样来敬拜祂。

 创世记对敬拜神的方式没有清楚的启示,出埃及记则有更完整的启示。神把祂所拣选并救赎的百姓领到神的山之后,便降临与他们有交通。我们已指出,律法是在求婚的气氛中在山上颁布的。这意思是说,神在西乃山向祂的百姓求婚。神赐给他们十诫,就是全部律法的主宰原则,之后,又颁布了许多的条例。在颁布十诫和条例之间,神对百姓说到他们应当敬拜祂的方式。(二十22~26。)在短短的五节里,说到敬拜神的重点。我们会看见,在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人的工作和人的方法都全然为神所弃绝。

 我年轻的时候,认为出埃及记二十章的这些经节是原始、没有文化的。在我看来,筑土坛或石坛不需要有什么技巧或发明,连一个小孩子都能作。甚至最原始、没有文化、未受教育的人也能筑这样一座坛来敬拜神。我不懂神为什么愿意接受这样一座原始的坛。人的方法不会要建筑这样的坛。

 从文明的历史来看,人喜欢建筑高塔和摩天楼。住在纽约、巴黎、东京的人,也许分别夸耀他们的帝国大厦、巴黎铁塔和东京高塔。堕落人的思想是要建筑高大的东西。这事第一次发生在巴别,(创十一,)人在那里不但想要建造一座城,也要建造一座塔来夸口。这表明建造高大的建筑物,好叫人能够夸口。愈文明的人,就建造愈高大的建筑物。但神的方式是要有一座没有台阶的坛。人的方式是尽量建造台阶多的东西。在敬拜神的事上,神没有让人的技巧、才干、发明、智慧、劳苦或能力有地位。反之,神所需要的坛,在人的眼中,定规是个原始而没有文化的东西。

 论到敬拜神,天然人的倾向就是运用自己的能力和智慧。人用自己的智慧来订计划,并用自己的能力,包括他们所拥有的技巧和才干,来实现他们的计划。但从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来看,神不承认人的智慧和能力。就连摩西在埃及受过教育,熟悉埃及各方面的文化,『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徒七22,)神也不允许他用自己的智慧筑一座坛来敬拜神。在神的百姓当中,摩西并不是惟一熟悉埃及文化的人。所有和他一同出埃及的人,都是在那里出生的,并且知道埃及人作事的方法。埃及文化已经强烈地注入他们里头。在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神对他们清楚地说到敬拜,吩咐他们用泥土或石头筑坛。他们不可用凿成的石头,也不可筑高大的坛,要上去还需要台阶。神似乎对百姓说:『我不在意人的工作或发明,我也不在意人的方法或观念。要筑坛,你必须使用我所创造的材料。我只在意我所创造的,不在意人的工作或人的方法。』

 在神学里,时常区别自然的宗教和启示的宗教。许多人认为基督教是启示的宗教,它的根源在于神的启示,而认为其它的宗教都是天然的宗教。但可悲的是,今天甚至在基督教里也大大地强调人的工作和人的办法。不论在那一个基督教的团体里面,都很容易看出人的工作和办法,但很难发现有完全照着神启示的东西。请看看天主教和更正教里的光景。人的发明、技巧、计划、方法、能力和智慧何其多!甚至所讲的道也满了这些东西。你能在那里听见一篇纯正而完全是圣经启示的道吗?大部分的道总是有许多文化的成份,与主话语中的真理搀杂在一起。几年前,我们中间有些人听见一篇教宗所传讲的信息,这篇信息是圣经真理和人类思想混杂的产品。人的工作、方法、能力和智慧完全渗透到今天的基督教里面,结果,它就成了神圣启示和天然宗教的混杂。

 我们若仔细读二十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我们就会看见,神的启示没有给人的工作或人的方法留地步。人的能力、才干、技巧、力量、智慧或计划,神连一点地位也没有给。照样,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也没让人的工作或方法有地位。我确信若有人对这个恢复作研究的话,就会发现我们没有给人的工作或人的方法留余地。有些人也许会怀疑,祷读主话的实行是不是人所发明的方法。然而,祷读不是人的发明;而是根据圣经的。

 在今天的基督教里,很容易看见人的工作和方法,甚至不用仔细考查,就能看得出来。在大多数的基督徒当中,人的工作和人的方法是显而易见的。有些人受到人工作和人方法强烈的影响,认为在主恢复里众教会的聚会相当原始,没有文化。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是认为我们蒙昧无知、没有教养。几年前有一个人来拜访我,询问在我们中间有多少人有博士学位。他夸口说,与他有交往的人当中,有博士学位的有一百多人。这说明一件事实,在今天的基督教里,非常注意人的能力、才干、技巧和智慧。结果实际上就是把神撇在一旁。人可以说他们敬拜神,其实在他们的敬拜里,人的工作和方法却让他们把神撇在一旁了。罗马帝国接受基督教的时候,许多文化的成分带进所谓的天主教里。康士坦丁大帝开了路,带进许多异教的东西。这使基督教成为人类文化各种成分的大熔炉。再者,天主教把许多这样的东西带进他们的敬拜里。因这缘故,天主教的敬拜里,有许多人的发明。天主教满了人的方法、工作、能力和智慧。但在神的眼中,把人为的东西带到敬拜神里面来乃是可憎的。

 在这一点上,我特别要对青年人说一句话。我们不知道主要多久才回来,这个恢复也许还要持续多年。你们中间有些人开始在教会中领头的时候,可能会想,主的恢复到美国这里来方式非常原始。你们就想要用『工具』凿石头来装饰这个恢复,拔高这个恢复。要达到这种方式所建造的『坛』,自然就需要『台阶』。事实上,以往就有人题议以某些方式来拔高这个恢复,有些人甚至想要建一座事奉小组的金字塔。但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这座金字塔废掉了。导向金字塔顶的每一个台阶都拆毁了。反之,只要人愿意,我们就让每一个人都有事奉的机会。

 青年人,不要把人的工作或人的方法带到敬拜神的事上。把出于人的东西带进来,就是侮辱我们所敬拜的神。我们若研究宗教历史和现今基督教的光景,我们就会看见许多人的工作和方法。但我再说一遍,神不许可这些东西在对祂的敬拜中有任何的地位。

一 人的工作所造成的污秽


 (一) 堕落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罪

 出埃及记二十章二十五节说:『你若为我筑一座石坛,不可用凿成的石头,因你在上头一动工具,就把坛污秽了。』(直译。)在这里我们看见,神不许可人的工作在敬拜神的事上有分。整个堕落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罪就是污秽;我们无论是有文化的,没有文化的,受过教育的,未受教育的,在神面前都是罪。因这缘故,人的工作不是神所悦纳的。人的工作除了玷污敬拜神的事以外,什么也不能作,因为人的本身就是污秽。不要把任何出于人的东西加到敬拜神的事上。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乃是神所憎恶的。

 敬拜神的必要条件是有祭坛。圣经清楚地指出,没有祭坛,就没有对神的敬拜。堕落的人不能直接敬拜神。我们要敬拜神,就必须经过祭坛。许多基督徒都知道,在祭坛那里,藉着祭物预备了救赎。虽然这没有错,但祭坛所作的,比这个还多。祭坛也了结我们。每一个敬拜神的人,都在祭坛那里了结了。因我们全然是罪,全然是污秽,当我们来敬拜神时,我们应当说:『主,用宝血洁净我,并用你自己遮盖我。主,我不敢凭自己作什么。我藉着你的十字架来敬拜你。用你救赎的血来洗净我,并用你自己作我的义来遮盖我。因为我是堕落的人,我不敢作什么,计划什么,或带来我自己的什么。』每当我们敬拜神,都需要有这样的领会。

 虽然我有勇气传讲圣经的话,我却没有勇气建议教会生活中的事。每当弟兄们带着建议到我这里来,我总鼓励他们去祷告,要知道这是不是真出于主的。凡出于我们的东西都是污秽的,因此,出于堕落之人的,不论什么都不能有分敬拜神的事。

 (二) 人的工作不是神所悦纳的

 因为堕落的人在神眼中就是一个污秽,人的工作就不是祂所悦纳的。该隐被定罪,因他把自己的工作带到敬拜神的事里面。他以为能够把他劳力所得的东西带给神。但该隐不认识他在神眼中全然是污秽,凡从他而来的也是污秽的。因此,他所献给神的,就不是神所悦纳的,反倒完全是可憎的。起源于我们的东西,从我们劳苦所得来的东西,都是污秽,都不为神所悦纳。

 (三) 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是神所憎恶的

 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是可憎的。十字架完全是神的工作,不可加上人的工作。在林前一章十八节保罗说,『十字架的话,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直译。)为什么十字架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呢?因为十字架是粗糙、原始的东西,完全没有文化、没有美貌,也没有人的技巧。在保罗的时代,十字架是用来处决罪犯的刑具。然而,神却用这样的方法来拯救我们。因此,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希利尼人为愚拙。

 在林前一章二十三节保罗说:『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有意义的是这里保罗没有说他是传复活、升天、得荣或登宝座的基督。以往我有时候感到疑惑,为什么保罗不对希利尼人说,他是传升天并被高举的基督,反倒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他所传的那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好像是一个被处决的罪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这位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24。)赞美主,我们已经蒙召,接受钉十字架的基督!我们定意接受这样一位基督,不是我们发起的;我们接受祂,因为神呼召了我们;神预定我们来接受这位基督。

 然而,许多基督徒接受了钉十字架的基督以后,却想要装饰祂。有些人也想要使教会在人的眼中成为美丽的。然而,不论主恢复里的什么东西,我们一装饰,都是侮辱神。我们不该把东西加以装饰,反倒该保留在人所以为原始、没有文化的情形里。我们不该凿石头,而该有神所创造的石坛或土坛。这样的坛是祂所悦纳的。

 因着我们没有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只有原始的坛,主的说话便与我们同在。我们不是比别人更能干,比别人更聪明。然而,因着我们没有让人的工作有地位,主就不断把祂的话向我们开启,并且发出祂的亮光来。

二 因着人的方法而露出下体


 (一) 赤身露体表示堕落之人的羞耻

 出埃及记二十章二十六节说,『你上我的坛,不可用台阶,免得露出你的下体来。』这表明因着人的方法而露出人的下体来。根据创世记三章七节,赤身露体表示堕落之人的羞耻。在堕落以前,人没有穿衣服。不过即使没有穿衣服,也没有赤身露体,因为没有羞耻。但堕落以后,亚当和夏娃立刻发现他们是赤身露体的,并且设法为自己作一个遮盖。所以,在圣经里,赤身露体表示堕落之人的羞耻。

 (二) 神预备了基督作我们的义来遮盖我们的赤身露体

 创世记三章二十一节说:『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这

 些皮子作的衣服,预表基督作我们的义来遮盖我们的羞耻。(林前一30,林后五21,腓三9。)现今我们是在基督作我们完全的遮盖底下。根据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我们已经披戴基督了;我们已经穿上祂。这意思是说,基督好比我们所穿的衣服和袍子。赞美主,我们能在神面前夸口说,我们完全被基督所遮盖!神在基督里的救恩是以基督来遮盖我们,没有一部分是露出来的。

 虽然神的救恩是以基督来遮盖我们,人的方法却使他堕落的性情暴露出来。登台阶上祭坛,使人露出下体来。这指明人的智慧建筑起有台阶的坛来敬拜神,使人的下体露出来。这里的原则是说,人的智慧建筑台阶,把基督撇在一旁。我们从经历中知道,每当我们运用自己的智慧来计划敬拜神的事情时,事实上就已经把基督撇在一旁了。不仅如此,一个教会的长老若运用他们的智慧订计划,或建筑崇高有台阶的东西,就会把基督撇弃了。我们不该运用智慧来订计划,反倒该完全信靠基督。那么我们就会留在作我们遮盖的基督之下。

 在我尽主职事的这些年间,我学会每当觉得有一种需要时,就该俯伏在主面前祷告说:『主,遮盖我!我不知道要对弟兄们说什么。主,在这个光景中,你是一切。』这样的祷告就保守自己在作我们遮盖的基督之下。但我们若擅自劝告别人,告诉他们怎样怎样作,便是露出我们的下体,就是露出我们堕落性情的羞耻来。

 当各种环境兴起来,或是问题发生的时候,我们若留在作我们遮盖的基督之下,不用我们的智慧去处理,我们就会被遮盖,没有人会看见我们堕落性情的羞耻。但我们愈运用智慧订计划、筑『台阶』,我们就愈被暴露。这个暴露是可耻的,也是神所定罪的。神绝不许可那些敬拜祂的人赤身露体。旧约里的祭司必须穿上长袍,神就只能看见遮盖他们的衣服。祭司所穿的长袍预表主耶稣基督。祂就是我们的长袍。我们敬拜神时,必须留在基督里,并且在祂作我们的遮盖之下。这要求我们不把自己的智慧或计划带进来,筑一座有台阶的高坛。

 人的方法不但使他堕落的性情露出来;它也藉着天然的才干高举功绩,并且造出不同水平的成就来。在天主教里有一种阶级制度,有许多的『台阶』、许多人类成就的水平。要确信,人的方法藉着天然的才干高举他自己的功绩,并且造出不同水平的成就来。但把人的工作加到十字架上如何是神所憎恶的,照样,人的方法在敬拜神的事上对祂也是可憎的。

三 祭坛─十字架─了结堕落的人及其所有的工作和方法


 每当我们要正确地敬拜神,就必须到祭坛那里。祭坛会了结我们,以及我们所有的工作和方法。我们这些堕落的人若要敬拜神,就必须经过祭坛,经过十字架。我们已指出,十字架不但把基督的救赎给人;它也了结堕落的人及其才干与智慧。堕落的人不能用他的才干工作,也不能用他的智慧计划来讨神喜悦。因此,我们必须与坛上的祭物联合,并且被了结。在旧约里,献祭的人要按手在被宰祭牲的头上。这表明献祭的人与祭牲联合;祭牲了结时,献祭的人也在祭牲中了结了。所以,我们在敬拜神的事上,必须与在十字架上作我们祭牲的基督联合,并且被了结。

四 以基督的美德为燔祭和平安祭来敬拜神


 出埃及记二十章二十四节说:『你要为我筑土坛,在上面以牛羊献为燔祭和平安祭。』这一节题到燔祭和平安祭。我们与坛上的祭牲联合而被了结以后,就要以基督的美德为燔祭和平安祭来敬拜神。一方面,十字架所了结的人,以基督的美德为燔祭来敬拜神,让神得着满足。另一方面,这样的人以基督的美德作为平安祭来敬拜神,让神和一同敬拜的人彼此同得满足。这是神所渴望的敬拜,是祂所命定的敬拜,是祂所悦纳的敬拜。因此,让我们学习不要把我们的工作和方法,我们的能力和智慧,我们的才干和计划,带进敬拜神的事中。反之,我们必须弃绝这一切东西。真正敬拜神的人,乃是他和他的能力、智慧一同在十字架上被了结,并且以基督的美德来敬拜神的人。

 在二十章二十二至二十六节我们看见,神所渴望的敬拜乃是藉着十字架并同着基督,藉着祭坛并同着祭物的敬拜。祭坛预表十字架,了结所有要敬拜神的人;而祭物预表基督,满足神,又叫我们与神并与其它的敬拜者彼此同得满足。由此我们看见神所悦纳之敬拜中的重要因素。我们必须藉着十字架并与基督同来敬拜神,十字架了结我们,而基督把神和所有的敬拜者带进彼此的满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