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神圣的行政(三)
总纲目




末后的日子好讥诮的人
故意不理神的话
藉着水与火的审判
千年如一日

 读经:彼得后书三章一至九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彼后三章。在一至九节我们看见神对异端讥诮者的审判。在本书信里不但有假教师,也有讥诮者。这些讥诮者也许本身就是假教师,或者是为假教师的教训所影响的人。假教师和异端讥诮者将受神审判。现在我们逐节来看三章一至九节。

 在一节彼得说,『亲爱的,我现在写给你们的是第二封信;在这两封信中,我都是以题醒激发你们纯诚的心思。』这里我们看见,彼得的目标是要激发圣徒纯诚的心思。要领会神行政的对付,我们需要纯诚的心思。

 在二节彼得继续说,『叫你们记念那藉着圣申言者预先所说的话,和你们的使徒所传主和救主的命令。』申言者所说的话乃是旧约(经书)的内容,(16,一20,)使徒所传的命令乃是新约(使徒教训)的内容。(徒二42。)彼得用这二者证实并加强他所写的,以预防背道中异端的教训。他在第一封书信里说到神完全的救恩,已经题到申言者和使徒。(彼前一9~12。)然后在第二封书信里说到神圣真理的照亮,再次题到这两班人。(彼后一12~21。)在三章二节这里是第三次题起。所以,彼得的教训是基于旧约的申言者和新约的使徒,即圣言的两段。这指明彼得在这里所说的实际上是指全本圣经。他的题醒是基于旧约的申言者的话和新约的教训。

末后的日子好讥诮的人


 三节说,『第一要知道,在末后的日子,必有好讥诮的人,带着讥诮而来,随从自己的私欲而行。』『末后的日子』指现今的世代,(提后三1,犹18,)开始于基督的第一次来临,(彼前一20,)一直持续到基督的第二次显现。在彼后三章三节彼得告诉我们,在末后的日子必有好讥诮的人来。这些好讥诮的人也许就是二章一节的假教师,他们的讥诮乃是背道的一部分,也是随从他们自己的私欲。

 照四节看,这些讥诮者说,『主来临的应许在那里?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依然存在,如同从创造之初一样。』主来临的应许是在旧约里,(诗七二6~17,一一○1~3,一一八26,但七13~14,亚十四3~9,玛四1~3,)藉着圣申言者(彼后三2)赐给列祖的。但讥诮者以讥诮的口气说,『祂来临的应许在那里?』(译注:四节的『主』原文直译是『祂』。)他们可能轻蔑的用代名词『祂』。讥诮者说,一切依然存在,没有改变,如同从创造之初一样。

故意不理神的话


 在五至六节彼得反驳说,『他们故意不理这件事,就是从太古凭神的话有了诸天,和出于水并藉着水存立的地。藉着这些水,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毁灭了。』这里彼得指出,讥诮者故意不理旧约中关于神用洪水施行审判的记载。那洪水是严厉的审判。然而,讥诮者故意不理圣经中关于这事的记载。他们故意不理这件事,原文直译,因着他们自愿,这件事就向他们隐藏了。这意思是说,他们故意不理这件事,所以这件事就避开了他们的注意。异端的讥诮者故意不理且有意否认,神藉着申言者在经书上所说的话。因此彼得题醒信徒,要记念旧约申言者和新约使徒所说的圣言。(1~2。)

 主来临的应许(4)乃是神的话。诸天和地是凭神的话而成的,(来十一3,)也是凭同样的话得以保留,(一3,)直留到不敬虔的人受审判遭毁坏的日子。(彼后三7。)好讥诮的人不该不理这事,他们应当确信,凭着神的话,整个物质的宇宙,包括他们自己在内,都要因主来临受审判。

 彼得在五节说,从太古凭神的话有了诸天。『从太古』的意思是从古时就存在。起初,就是太古,神创造了诸天和地。(创一1。)凭着神的话,先有了诸天,(诗三三6,)然后有了地。(伯三八4~7。)

 在彼后三章五节彼得说到『出于水并藉着水存立的』地。『存立』,原文直译是同立,并立(并列,并排)。在创世记一章一节先有了地,然后在九节,地又藉着神的话(说话─诗三三9),开始出于水并藉着水而存立,就是与水并立,一部分露出水面,一部分沉在水中。地是这样有的。

 彼后三章六节的『这些水』,指五节的水。地有秩序的从水而出,并藉水存立。但在挪亚的时候,地却藉着同样的水受了审判,被洪水毁灭,(创七17~24,)指明万物与创造之初并不一样。

藉着水与火的审判


 世界,原文意秩序、体系,指世界连同其上的居民。彼后三章五节的地成了六节的世界;不仅是地,乃是有体系的地,连同其上的居民。这是指挪亚世代的世界,由于那世代的罪恶与不敬虔,就被神用洪水审判了。(创六5~7,11~13,17。)彼得后书主要的是说到神圣的行政及其一切的审判。头一次对世界的审判,乃是在挪亚的日子用洪水所施行的,把那不敬虔的世界清理了。彼得写彼后三章六节的时候,他里面必有这思想,含示这背道的世代也要在主显现的日子受审判,就如在挪亚的日子一样。(太二四37~39。)彼后三章六节的『当时』,指挪亚的世代。

 六节的『淹没』,指挪亚的时候使地毁灭(创六13,17,九11)的洪水。(彼后二5。)当时的地不再和以前一样,乃因洪水泛滥有了剧变,而被毁灭。这里是彼得对异端讥诮者有力的争辩。他们说,万物依然存在,如同从创造之初一样。但事实上,地因着其上居民的不敬虔,曾经发生过剧变。这含示现今的世界不会照现在的样子存留,却要因着主的来临,以及祂对背叛之人(包括背道的假教师,和异端的讥诮者)的审判,再有一次剧变。

 在三章七节彼得接着说,『但现在的诸天和地,还是凭着同样的话保留着,直留到不敬虔的人受审判遭毁坏的日子,给火焚烧。』本节的『现在』,与六节的『当时』相对,指那凭神的话存留,(创八22,)现今的诸天和地,照神与挪亚所立的约,不再被水毁灭,(九11,)却要在不敬虔的人受审判遭毁坏的日子,给火焚烧。

 在彼后三章七节彼得说到『同样的话』,指五节神的话,就是包括在旧约里申言者之话中的。在背道中虚假、异端的教训,乃是偏离了神在旧约里藉众申言者所说的话,以及神在新约里藉众使徒所说的话。因此,彼得预防背道教训的毒素所用的抗毒剂,就是他所一再强调,那带有神圣启示的圣言。

 照着彼得的话,诸天和地保留着给火焚烧。『保留着』的意思是储存着。这里的火要在千年国末了,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来临时,(启二十11,)焚烧诸天和地。(彼后三10。)神对宇宙起首的审判是用水,(6,)但祂将来总结的审判要用火。水不过洗净表面的污秽,火却把整个本质的性质改变了。这里的话进一步指明,诸天和地不会照现在的样子存留,乃要被火清理,并且不敬虔的假教师和好讥诮的人,要在神圣的行政下受审判遭毁坏。

 七节的审判,指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在千年国之后,新天新地之前。(启二十11~二一1。)藉着那次审判,所有不敬虔的人都要被扔在火湖里遭毁坏。这是对人和鬼末后的审判,所以与神在宇宙中的行政最有关系。

千年如一日


 这里彼得越过一千年的千年国,从主的来临说到白色大宝座的审判。他和主一样,看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彼得在这里是说到神行政的审判。在神的经纶里,千年国并不是为着这个目的。

 这里彼得说到主的来临和神最终审判这两个『山峰』,不是说到介于主的来临和最终审判之间的千年国这『平原』。在本书信里彼得关切的是神的审判,不是和平的千年国。为这缘故,他越过千年国的事。

 在八节彼得说,『亲爱的,这一件事你们却不可不理,就是在主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不理』,原文直译是,让它向你们隐藏;即让它避开你们的注意。

 对于永远的主神,时间的感觉与人的非常不同。因此,为了应验祂的话,特别是祂应许的话,要紧的不是时间,乃是事实。无论祂应许了什么,迟早总要成为事实。我们不该照着我们对时间的算法,感觉耽延而作难。

 九节说,『主所应许的,祂并不耽延,像有些人以为祂耽延一样;其实祂乃是宽容你们,不愿任何人遭毁坏,乃愿人人都趋前悔改。』这里彼得说,主所应许的,祂并不耽延,或并不迟缓,像有些人以为祂耽延、迟缓一样。好讥诮的人必是以主的耽延为迟缓的人。他们也许指控祂闲懒,因为迟缓乃是与闲懒有关的耽延。

 在九节彼得说,主宽容我们。主的心不在意祂的应许得应验的时间,乃在意祂所特有作为珍宝的子民,(彼前二9,多二14,)叫我们这些祂所宝贵的赎民,没有一人因祂行政的审判受刑罚,反倒有一段延长的时间让我们悔改,使我们免受祂的刑罚。

 既然彼后三章九节的『你们』是指在基督里的信徒,『毁坏』就不是指不信之人永远的沉沦,乃是指神对信徒行政管教的刑罚。(彼前四17~18,帖前五3,8。)同样,『人人』指信徒。不但如此,这里的『悔改』即悔改以致得救,(彼后三15,)指因着没有为主来的日子(10)儆醒,以及没有过圣别的生活和敬虔(11)而悔改。

 我们需要领悟,主的心不在意祂的应许得应验的时间,乃在意祂的子民。倘若需要,主能再等候一天,再一个一千年,来应验祂的应许。今天许多基督徒说,主耶稣快要回来。然而,主来也许不像人所以为的那样快。在启示录二十二章主说,『我必快来!』(20。)然而,从主说那句话以后,将近两千年过去了。对祂而言,这只是两天,因为在主千年如一日。

 不要听那些为主的回来定时间的人。已往有些人预言主来的时间。上一世纪有一班人信主耶稣某一天要来。他们预备好自己,甚至穿上白袍。当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好些书写到关于主来的预言。有些圣经教师宣称,照着他们对世界局势的看法,主来的日子近了。但从这些著作出版以后,五十多年过去了,主耶稣还没有回来。所以,我们需要受题醒,彼得说在主千年如一日。

 主耶稣回来时,不但要审判消极的事物,也要迎娶祂的新妇。这就是说,祂来是要作审判者,也要作新郎。因此,主要来作新郎,新妇就必须为祂预备好。新妇为新郎的来临预备好了吗?今天主可能来作新郎吗?因为新妇还未预备好,我们可以说,主来可能不会像有些人所以为的那样快。新妇惟有藉着在生命里长大才能预备好,这需要时间。较高种类的生命比较低种类的生命需要更多的时间发展。一种生命越高,需要成长的时间越长。因为新妇必须为新郎预备好,又因为这预备是藉着在生命里的长大,而这长大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主耶稣不可能立刻就回来。

 我在这里的点乃是,我们不该因着主来的耽延而作难、希奇。不要责怪主说,『主,你在启示录二十二章说你必快来。那么,为什么你这么久还没有来?』我们不该因着主耽延祂的回来就责怪祂,乃该殷勤预备自己迎见祂。我们也该供应生命给别人,使他们长大并预备好。这是催促主回来惟一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