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神圣的行政(二)
总纲目




假教师的暴露
轻慢主治者
没有理性的畜类
更多的细节
离弃正路
无水的井与暴风催逼的雾气
败坏的奴仆
被缠住制伏
义路
说得真对的俗语
堕落与背道
为着更深的真理争战

 读经:彼得后书二章十至二十二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假教师的邪恶及其在神审判下的刑罚。(彼后二10~22。)

假教师的暴露


 在二章十节彼得说,『对那些放纵污秽的情欲,随从肉体,并轻慢主治者的人,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战惊。』从这里到本章末了,又回头暴露一至三节所暴露过的假教师和随从他们的人。在神行政的对付里,他们特别要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因为他们随从肉体,为着宴乐放纵污秽的情欲和腐败的奢侈,又轻慢主的行政,背叛主的权柄。(10,13~14,18。)因此,他们如同后列的人:没有理性的畜类;(12;)神所珍爱之信徒的斑点和瑕疵;(13;)为不义之工价离弃正路的巴兰;(15;)无水的井和暴风催逼的雾气;(17~19;)里外都被玷污的狗和猪。(20~22。)

轻慢主治者


 彼得说,假教师轻慢主治者。这里『主治者』概指一切有权治理者,当然包括神所膏而设立的主基督。祂是神圣行政、管理和权柄的中心。(徒二36,弗一21,西一16。)

 彼得也说,假教师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战惊。他们在自娱自乐,为自己寻求快乐上任性。『在尊位的』,直译是荣耀(复数);概指有权有位的天使和世人。(彼后二11,犹9,多三1~2。)

 在彼后二章十一节彼得继续说,『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判辞,在主面前告他们。』这里只是一般的说到天使和『他们』,指十节在尊位的。但犹大书九节说到同一件事,特别选出天使长米迦勒和魔鬼。因为米迦勒晓得在天使的等次上,魔鬼比他高,他就不敢用毁谤的判辞告他。彼后二章十一节里『毁谤的判辞』,实际上是定罪的意思。不用毁谤的判辞,在主面前告他们,是守住在神行政中权柄的等次。

没有理性的畜类


 在十二节彼得接着说,『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理性的畜类,生来本性是为着被捉拿并毁坏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毁坏。』这里的『畜类』,直译,活物(包括人);指明人生活像畜类一样。

 没有理性,指对道德的问题没有感觉。人里面最高的感觉,乃是人的灵,有良心为其主要部分。人堕落以后,良心管治人活在神的行政之下。有些人因着否认神,放弃自己良心的知觉,(罗一23~32,)就丧尽了所有的感觉。(弗四19。)第一世纪的异端者,就像古代犹太教的撒都该人,(徒二三8,)和今天基督教的摩登派,都属这一类。他们否认主到了极点,以致良心被烙,失去知觉,(提前四2,)变成好像没有灵一样。(犹10,参19。)因此,他们好像没有理性的畜类,好像靠本能而活的造物,生来本性就是要因情欲给撒但那毁坏人者捉拿,使他们受败坏以致遭毁坏。这里所描绘的给我们看见,堕落的人竟会像没有理性的畜类!

 彼得说,那些人好像没有理性的畜类,生来本性是为着被捉拿并毁坏的。『为着』这辞,直译是达到;指他们的定命就是被捉拿以致遭毁坏,成为败坏的奴仆。(彼后二19。)我们藉神圣的供备(一3~4)得着生命的供应,就能逃脱这带来毁坏的败坏。

 彼得告诉我们,假教师『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毁坏』。毁坏,指由败坏所致之毁坏。

更多的细节


 十三节说,『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他们以白昼奢侈为宴乐,成为斑点和瑕疵,与你们一同坐席,以自己的诡诈为奢乐。』十三节里『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有些古卷作,得了不义的工价。这里不义的工价,即不义之作为的工价。彼得于本节是在行政的意义上用『不义』这辞。

 照着十三节,假教师是斑点和瑕疵。这就是说,放纵情欲的异端者,对于是神珍宝的真信徒,就像斑点、瑕疵之于宝石一样。

 不但如此,这些假教师以自己的诡诈为奢乐。每当他们欺骗别人的时候,他们就喜乐,得意忘形。他们以叫别人受欺骗的事实为奢乐。

 十四节继续说,『满眼是淫色,止不住犯罪;引诱那不坚固的人,心中习惯了贪婪,是被咒诅的儿女。』这些细节也是对假教师的描述。

离弃正路


 十五节说,『离弃正路而走迷了,随从比珥之子巴兰的路;巴兰曾经贪爱不义的工价。』正路,就如真理的路,(2,)义路,(21,)就是过正直的生活,没有弯曲偏斜,没有不义。

 假教师走迷了,随从巴兰的路。巴兰是外邦的真申言者,不是假申言者,却是贪爱不义之工价的。(民二二5,7,申二三4,尼十三2,启二14。)

 彼后二章十六节说,『为自己的过犯且受了责备;那不能说话的驴,竟以人声发言,拦阻了申言者的狂妄。』这是指被驴以人声发言所拦阻的巴兰。本节说这神奇的发言拦阻了申言者的狂妄。这指明申言者巴兰在追求金钱上,在追求不义的工价上是狂妄的。所以,神用驴神奇的发言拦阻他。

无水的井与暴风催逼的雾气


 十七节继续说,『这些人是无水的井,是暴风催逼的雾气,有黑暗的幽冥为他们存留。』这里我们看见枯干的异端教师是无水的井,是暴风催逼的雾气,也就是被风飘荡、没有雨水的云彩,(犹12,)毫无生命应付干渴人的需要。

 彼得说,有『黑暗的幽冥』为这些假教师存留。这也指神行政的对付,并指明有特别的地方为他们预备好了。

 在彼后二章十八节彼得说,『因为他们说虚妄矜夸的大话,凭肉体的情欲,用邪荡的事,引诱那些刚能逃脱在错谬中生活者的人。』『生活』这辞也有为人、举止的意思。

败坏的奴仆


 十九节说,『应许他们自由,自己却是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本节的『败坏』,原文是phthora,弗扫拉,指败坏以致毁坏,与败坏同来的毁坏,藉败坏以毁坏。

 假教师应许自由,自己却是败坏的奴仆。他们被撒但制伏,现今他们是制伏他们者的奴仆。

被缠住制伏


 二十节说,『倘若他们因认识主和救主耶稣基督,得以逃脱世上的污秽,却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本节指明,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假教师认识基督。然而,他们又被缠住,所以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

义路


 在二十一节彼得继续说,『他们认识义路,竟转离所传授给他们神圣的诫命,倒不如不认识为妙。』这就是说,他们转离所传授给他们神圣的诫命,倒不如不认识主的事为妙。

 在二十一节彼得说到义路。义路就是过着与神与人都是对的生活,是真理的路(2)和正路(15)的另一面。这是照着神公义而活的路,能为着神公义的国,(罗十四17,太五20,)接受神行政审判(彼后二3,9)的路。彼得在他的书信里强调生活的方式(品行、行事为人)和生活的路,因为他所写的是基于神行政管理的观点。神的子民要符合这位圣别、公义之神的行政,就需要在祂公义和真理的正路上,过圣别、纯洁、美好、佳美的生活,(彼前一15,三16,2,二12,彼后三11,)而非邪荡、虚妄的生活。(7,彼前一18。)

说得真对的俗语


 彼后二章二十二节下结纶说,『俗语说得真对,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发生了。』这里彼得相当强烈,用两种动物,狗和猪,描述不洁净的假教师。照着神圣别的条例,狗和猪是不洁净的畜类。(利十一27,7,太七6。)狗惯于吃污秽的东西。它们吐出所吃的,转过来又吃进去,就把里面污秽了。猪在泥里打滚,就把自己外面污秽了。否认神的异端者,至终就像这些肮脏的畜类,把自己里外都污秽了。在神管理的行政里,照着神的义,他们该受何等严厉的审判!因着假教师的污秽极具传染力,信徒不得与他们接触。(约贰9~11。)

 我们看过,在彼后二章十至二十二节,彼得暴露假教师的邪恶及其在神审判下的刑罚。因为假教师随从肉体,放纵污秽的情欲,以奢侈为宴乐,轻慢主的行政,且背叛祂的权柄,在神行政的对付上,他们要特别为着审判之日拘留在刑罚之下。我们看过,他们好像没有理性的动物、斑点和瑕疵、巴兰、无水的井、暴风催逼的雾气、以及狗和猪。彼得对假教师的邪恶光景给我们这样的描述,乃是独特的。

堕落与背道


 彼后二章证明本书信写于召会堕落的期间。召会由于背道而堕落了。背道就是偏离神真理的正路。这背道乃是本书信的背景。彼得的负担是要使信徒能预防背道的毒素。

 彼得后书可能写于主后六十五至六十八年之间,大约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建立三十年以后。在那些年间,召会堕落了,背道也偷着进来。

 约翰二、三书也写于背道的期间。然而,那些书信大约比彼得后书晚写四分之一个世纪,就是大约写于主后九十年。因此,有五卷书─提摩太后书、彼得后书、约翰二书、约翰三书、和犹大书─是写于召会在背道中堕落的期间。

为着更深的真理争战


 重要的是,我们要领悟,背道的元素今天仍然在延续。因为好些基本的真理被弃绝,甚至被表面看来是基要的信徒所弃绝,我们在主的恢复里就需要为真理打仗。在路德马丁的时候,需要为因信称义争战。路德打那场仗的确是值得的。但今天我们需要为着神的话里所启示更深的真理争战。我们不但相信基要派的基督徒所持守一切真实的项目,也相信更深的真理。我们确信圣经完全是神逐字默示的。我们愿跟随提后三章十六节的直译说,圣经都是神的呼出。我们信主耶稣是神的儿子。祂是真神又是真人。我们相信基督的成为肉体,以及祂为着救赎我们死在十字架上。照着圣经,我们信主的死是包罗万有的。藉着祂的钉十字架,祂了结旧造,包括我们同我们的肉体和我们堕落的性情。我们完全相信主的复活和升天。我们信主现今在宝座上。但我们也信祂不局限于宝座,因为祂是赐生命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相信基督所是的、已经作的、正在作的、和将要作的每一方面。我们也相信基督所达到、所得着的一切。不但如此,照着圣经,我们相信变化以及被神的元素构成,以重组我们这人。我们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我们更深的真理。在背道的时候,我们相信并见证神纯正话语完全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