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神圣的供备(八)
总纲目




题醒圣徒
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
主威荣的亲眼见证人
使信徒能预防背道
留意申言者的话
天发亮,晨星出现
在我们里面照耀的申言者的话
经上的预言都不是人自己的见解
被圣灵推动
可信可靠的话

 读经:彼得后书一章十二至二十一节。

 彼得在引言(彼后一1~2)之后,说到神圣的供备。(3~21。)神圣的供备包括两件事:神圣能力的分赐,(3~11,)以及神圣真理的照亮。(12~21。)关于神圣能力的分赐,有两个主要的点:一切关于生命和敬虔的事,同神的性情,(3~4,)以及藉生命长大发展,得丰富进入永远的国。(5~11。)关于神圣真理的照亮,也有两个主要的点:使徒见证的荣耀,(12~18,)以及申言者话语的亮光。(19~21。)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与神圣真理的照亮有关的这两件事。

题醒圣徒


 彼后一章十二节说,『所以,你们虽已知道这些事,且在现有的真理上得了坚固,我还要常常题醒你们。』彼得所说的『这些事』,意思是神圣的能力,关于生命和敬虔的事,神的性情,以及神圣的丰富在我们经历中的发展这样的事。圣徒虽已知道这些事,且在现有的真理(他们所已经持有的真理)上得了坚固,彼得还要常常题醒圣徒。

 彼得所说『现有的真理』,意思就是信徒所已经接受,并现在持有的真理。在本章第一段,(3~11,)彼得用那为着正当基督徒生活之神圣生命的供备,预防背道的事。在第二段,(12~21,)他用神圣真理的启示,作第二种抗毒剂,以预防背道中与今天摩登派的学说相似的异端。对背道的事,彼得所用的抗毒剂,乃是生命的供备和真理的启示。

 在十三至十四节彼得说,『我认为趁我还在这帐幕的时候,以题醒激发你们,是正当的,知道我脱去这帐幕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帐幕』这辞指暂时的身体。(林后五1。)脱去帐幕,即脱去身体,脱下身体,(4,)离开身体,肉身死亡。彼得和保罗一样,(提后四6,)知道他要殉道离世,并且他现在已经预备好了。他记得主吩咐他要喂养主的羊时,对他说到他死的事。(约二一15~19。)

 在彼后一章十五节彼得继续说,『不仅如此,我也要竭力,使你们在我去世以后,时常记念这些事。』去世,或,离开;(原文与路加九章三十一节者同;)彼得的意思即离世。『这些事』,再次指彼得在彼后一章一至十一节说过的事。

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


 在十六节彼得接着说,『我们曾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祂的来临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乃是作祂威荣的亲眼见证人。』虚构无稽之事,是希腊哲学里乖巧捏造的迷信传说,这与背道有关。使徒传讲并教导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祂的来临(原文意同在)。对不信者而言,关于主来临的传讲,听起来很像虚构无稽之事或迷信的传说。但彼得在这里说,使徒曾将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祂的来临告诉人,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

主威荣的亲眼见证人


 关于『亲眼见证人』这辞,达秘解释说,『得进入眼前荣耀的景象。这辞用以指完全引进奥秘里。』彼得晓得在主变化形像时,他和雅各、约翰乃是得许可极其完全的进入其中,观看祂的威荣。他认为主的变化形像乃是祂再来的预像,就如主在路加九章二十六至三十六节所认为的。主在荣耀里变化形像是个事实,彼得曾在其中。主在荣耀里再来也要成为事实,和祂变化形像一样真实,彼得也要在其中。使徒不是向信徒陈述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

 彼得说,使徒作主威荣的亲眼见证人。这威荣指显赫,在辉煌、尊贵、荣耀、甚至显赫荣耀里的伟大,(彼后一17,)正如主变化形像时,彼得和其它两位门徒所亲眼看见的。(太十七1~2,路九32。)

 在彼后一章十六节彼得似乎说,『我们曾告诉你们,主耶稣要在荣耀里回来。这不是传说或虚构无稽之事。甚至祂在地上时,荣耀就从祂出来,祂就变化形像。我们同祂在山上时,看见祂的威荣。我们是亲眼见证人;我们被引进祂荣耀的景象。』

 在本节里彼得将主的变化形像与祂的回来相题并论。这就是说,基督的变化形像是祂来临的预像。在路加九章二十六至三十六节,主耶稣也指明,祂的变化形像是祂回来时之荣耀的预像。

 在彼后一章十七至十八节彼得继续说,『因为祂从父神领受尊贵荣耀的时候,从显赫的荣耀中,有这样的声音向祂发出: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我们同祂在圣山的时候,亲自听见这声音从天上发出。』尊贵是地位的事,荣耀是光景的事。在变化山上,主乃是在尊贵的地位,在荣耀的光景里。

 彼得说,从显赫的荣耀中,有声音向主发出。这显赫的荣耀,指在主变化形像时遮盖的云彩,(路九34~35,)就像遮盖约柜上平息处之看得见的荣光一样。(出二五20,四十34。)

 我们若读马太、马可、路加福音里关于主变化形像的记载,就会看见十七节里显赫的荣耀是指遮盖的云彩。彼得、雅各和约翰看见云彩,那云彩就是荣耀。同样,古时帐幕立起以后,就被神的荣耀充满,因为神荣耀的云彩遮盖帐幕。云彩和荣耀很难分辨,因为云彩与荣耀是在一起的。

使信徒能预防背道


 彼得后书写于召会堕落且背道的时候。这背道是本书的背景。彼得的负担是要使信徒能预防背道的毒素。背道是偏离基要的真理或信仰。召会建立大约三十年以后,背道开始偷着进来,人就偏离基本信仰的路。有些人教导异端。其中一个异端是,关于主耶稣在荣耀里回来的传讲是虚构无稽之事,是不可信或不可靠的传说。我们来到三章,就会看见有些好讥诮的人说,『主来临的应许在那里?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依然存在,如同从创造之初一样。』(4。)这些异端者和背道者把主要在荣耀里回来审判地的教训,看作迷信的传说。

 写本书信时的异端者可以比作今天的摩登派。摩登派是一班教师,他们宣称圣经不是神所默示的,并且圣经里所记载的神迹仅仅是迷信的传说。例如,摩登派不信以色列人是以神奇的方式过红海。有些摩登派的人以为以色列人所走过的只是浅水,就是因强风吹袭而变浅的水。同样,摩登派不信主耶稣用五饼二鱼食饱群众。他们解释这点说,群众带了食物,他们不过是吃他们所带的。更严重的是,摩登派教导人,耶稣不是由童女而生,并且祂不是神。他们宣称祂不是为着救赎我们而死在十字架上,乃是为着祂所相信的那种主义牺牲。不但如此,他们也不相信主耶稣的身体复活。在许多方面,今天的摩登派和第一世纪的异端者很类似。

 在本书信里,彼得给信徒有力的见证,作为对抗异端的预防剂。因这缘故,他指出使徒对他们说到主耶稣的来临时,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构无稽之事。彼得的意思似乎是说,『不要听从异端者。我同约翰和雅各在圣山上,是主威荣的亲眼见证人。祂变化形像时,我们与祂在一起,并且我们听见有声音宣告:『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我们所告诉你们的不是传说、虚构无稽之事、或迷信的故事。我们见证我们所听见、所看见的。我们看见主耶稣变化形像,并且我们知道,正如祂在变化形像时得荣耀,祂也要在荣耀里再来。你们需要接受我们的话,并且相信这话。』

留意申言者的话


 在一章十九至二十一节,彼得接着用见于旧约申言者的话,证实他们的见证。使徒的见证和经上申言者的话,都是真理的照亮。这照亮是神圣供备的一部分,就是神藉着祂的能力所作的供备,使祂的选民能远离异端和背道。

 在十九节彼得继续说,『我们并有申言者更确定的话,你们留意这话,如同留意照在暗处的灯,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你们就作得好了。』『并』字指明除了前几节所说主变化形像的真实,用以预防迷信的虚构无稽之事,还有申言者之话的真实,作更确定的证实。彼得说到他对主在变化形像时之荣耀的个人经历以后,接着用申言者的话证实并加强他的见证。

 彼得指明信徒留意申言者的话,就作得好了。这就是说,他们正研读旧约的预言,并留意这些预言。

 彼得把经上预言的话比作照在暗处的灯。这指明今世乃是黑夜里的暗处,(罗十三12,)这世上的人都是在黑暗里行走、活动。这也指明经上申言者的话犹如信徒的明灯,传输属灵的光(不仅供人心思理解的字句知识),照耀在他们的黑暗里,引导他们进入光明的白昼,甚至经过黑夜,直到主显现的那日,天发亮的时候。在主这阳光显出以前,我们需要祂话的光,照耀我们的脚步。

 暗处,原文也可译为阴暗地方,即肮脏、干燥、被人忽略的地方。这是个隐喻,说明背道时的黑暗。今世是黑暗、阴暗、肮脏的地方,但申言者的话是照在暗处的灯。

天发亮,晨星出现


 彼得说,我们留意申言者的话,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我们心里出现,我们就作得好了。这也是隐喻,说明满了亮光的时候即将来到,如同晴天破晓,有晨星于黎明前在那些蒙光照的信徒心里出现,这些信徒藉着留意经上照亮人的预言之话,得了光照而被照明。在背道的时期,信徒留意这事,就作得好,使申言者的话如同明灯,照透背道的黑暗,直等到天这样向他们发亮。这促使并鼓励他们切切寻求主的同在,并且儆醒,使他们当主在祂来临(巴路西亚)的隐密部分,像贼一样来到时,不至于见不到主。(太二四27,帖后二8。)因此这隐喻必是将来世,国度时代,比作那要在主显现(来临)时(彼后一16)发亮的天;那时主是公义的日头,(玛四2,)祂的光要照耀出来,冲破今世黑夜的幽暗。在这之前,主要在黑夜最深时,像晨星一样,(启二28,二二16,)向那些儆醒渴望祂可爱显现的人显现。(提后四8。)他们因着申言者之话的照耀蒙了光照,这话能把他们引到那要发亮的天。圣经如灯照在暗处的话,我们若留意,会叫我们在基督作晨星实际显出前,就得着祂在我们心里出现,照耀在我们所处之背道的黑暗中。

 说彼后一章十九节的天发亮指主回来的时候,乃是正确的。在那日,主要作公义的日头照耀。非常接近主显现的时候可比作清晨,那时主耶稣对祂儆醒的信徒将是晨星。虽然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彼得所说的还不只这些。事实上,在一章十九节彼得同时说到两件事。他说整个世界是暗处,这现今的世代是黑夜。我们若没有圣经的预言,也会在黑暗里,因为我们没有灯。但申言者的话是我们照耀在黑暗里的灯。我们留意这申言者的话,就接受光的照耀。至终,这光会照耀,直到属灵的白昼在我们里面发亮,晨星在我们心里出现。所以,彼得首先说到属灵的白昼,在我们里面发亮的白昼。他也说到将来的日子,就是主回来的日子。

 我们的经历证实,在一章十九节彼得的确是说到属灵的白昼和主来的日子。许多时候我们在黑暗里,来读圣经中的预言。我们研读预言时,灯就开始在我们里面照耀。自然而然我们就有感觉,我们不再在黑夜,乃在白昼,因为属灵的白昼在我们里面发亮了。我们不但有灯的照耀,也有天发亮。晨星在我们心里出现,是何等喜乐的事!虽然我们周围可能有黑暗,我们里面却有晨星。

 如我们所指出的,一章十九节发亮的天也指将来的日子,那时主耶稣要作公义的日头回来。在祂看得见的来临之前,祂对为祂儆醒的人将是晨星。所以,彼得在一章十九节的话适用于我们属灵的情况和主的来临。

在我们里面照耀的申言者的话


 我们若留意圣经的预言,就会经历在我们里面照耀的灯,享受在我们心里出现的晨星,并有属灵的白昼在我们里面发亮。我们也许留在这光景里,直到实际的时候来临,那时主耶稣要作晨星显现,并且天要发亮,有祂作公义的日头。我信这是对一章十九节的正确解释。

 我得救不久以后,开始读关于预言的书。我与弟兄会在一起的年间,听见许多信息论到但以理书、启示录、和别卷书中的预言。超过半世纪的时间,我的基督徒生活因着这些预言蒙了光照。我藉着倪柝声弟兄,熟悉彭伯(Pember)、郭维德(Govett)、和潘汤(Panton)等人关于预言的著作。我能见证,这些预言的知识有助于光照我。虽然已过五十年间,世界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因着圣经中申言者之话的光,我并不惊讶。我也能见证,照着彼得的话,我享受晨星,以及里面属灵白昼的发亮。

 首先我们有申言者之话的照耀,然后这照耀成为我们里面发亮的白昼。我们外面生活在黑暗的世代,但我们里面满了光。我们可能一直享受晨星以及属灵的白昼发亮,直等到主作晨星向儆醒的人显现,并作公义的日头发亮的时候。

 在这些经文里彼得似乎在说,『弟兄们,身为犹太信徒,你们有许多旧约里预言的知识,并且你们听过我们所作关于主来临的见证。现在有些异端者想要告诉你们这是迷信,这是故事、虚构无稽之事、或传说。不要听从他们,也不要接受异端的教训。你们有我们的见证,并有在你们里面照耀的申言者的话。这申言者的话应当在你们里面照耀,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

经上的预言都不是人自己的见解


 在二十节彼得继续说,『第一要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都不是人自己的见解。』这里的人,指说预言的申言者,或写预言的作者。见解,原文直译,松开,解开。因此是揭露、说明、解释。人自己的见解,指申言者或作者自己的说明或解释,并不是神藉着圣灵默示的。这里的思想乃是:经上所有的预言,都不是出于申言者或作者自己的观念、意见或领会。没有预言是出于人的源头,没有预言是源于申言者或作者个人私自的想法。这可由下节得着证实并说明。

被圣灵推动


 二十一节说,『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发自人的意思,乃是人被圣灵推动,从神说出来的。』『因为』是解释前节的话。经上所有的预言,都不是出于申言者或作者的解释,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发自人的意思,乃是人被圣灵推动,从神说出来的。

 发自人的意思,或,被人的意思带动。被圣灵推动,或,被圣灵带动。『发自』与『推动』,原文与十七、十八节之『发出』同字。预言从来没有被人的意思带动的。人的意思、意愿和盼望,同他的思想、解释,都不是任何预言的源头;那源头乃是神。人是被神的圣灵推动,好像船被风带动,而说出神的旨意、意愿和盼望。

 因为申言者被圣灵带动,他们所发表的就不是出于自己的解释或意思。反之,他们所说的是神的旨意,是被圣灵带动的申言者所发表的神的观念。

可信可靠的话


 二十至二十一节证明申言者的话全然可信可靠。经上的预言不是来自人的意见。这预言是神的话,神的说话。为这缘故,我们该信旧约里所预言的。彼得在这里似乎说,『圣经里的预言真正是出于神,所以是可靠的。不要听背道者异端的教训,他们乃是偏离了神圣真理的道路。反之,你该留意旧约的预言,也该持守我们的见证。』

 如我们所要看见的,在二章一节彼得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申言者,照样,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教师,偷着引进毁坏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毁坏。』这里彼得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申言者,将来在信徒中间也必有假教师。这些假教师必引进毁坏人的异端。彼得在一章末了的话引导他在二章接着说到背道。彼得的负担是要使信徒能预防这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