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 长老的牧养及其赏赐
总纲目




基督受苦的见证人
牧养神的群羊
是监督,不是辖管
不是作主辖管所委托他们的产业
那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

 读经:彼得前书五章一至四节。

 在彼前五章一节彼得说,『所以,我这同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人,并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作长老的人。』『所以』这辞指明,一至十一节乃是前段(四12~19)论到在高尚的善行上为基督受苦的结语;本段的劝勉延伸到召会中的长老,(1~4,)年幼的肢体,(5,)以及一般的众人。(6~11。)

 在五章一至四节,彼得对长老说话。长老是召会的监督,在属灵的事上在信徒中间领头。(来十三17。)彼得首先恳求他们,盼望他们领头卓越的为基督受苦。

 彼得是起初十二使徒的头一位,(太十1~4,徒一13,)同时也是耶路撒冷召会的长老,和使徒约翰一样。(约贰1,约参1,徒十五6,二一17~18。)这里彼得不是以使徒的身分,乃是以长老的身分,劝勉其它召会的长老,为要在他们的水平上,亲密的对他们说话。

基督受苦的见证人


 在彼前五章一节彼得说到自己是基督受苦的见证人。彼得和早期的使徒都是基督的见证人,(徒一8,)他们不仅是亲眼看见的见证人,见证他们所见过基督的苦难,(五32,十39,)也是殉道者,藉着为祂殉道,表白他们的见证。(二二20,林后一8~9,四10~11,十一23,林前十五31。)这是有分于基督的苦难,(四13,)有分于祂苦难的交通。(腓三10。)

 彼得在彼前五章一节也说,他是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彼得先是见证人、殉道者、有分于基督苦难的人,然后才是同享祂荣耀的人。(罗八17。)基督自己已经行完了同样的路。(彼前一11,路二四26。)

 在原文里,见证人与殉道者同字。这指明我们需要背负见证作见证人,甚至冒著作殉道者、牺牲性命的危险。这就是彼得所作的。在五旬节那天,彼得作了刚强的见证,见证基督的受苦。他放胆告诉犹太人,他们将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然而,在五旬节以前,彼得并不放胆。反之,他很胆怯。主耶稣被出卖那天的晚上,彼得否认他是一个跟从耶稣的人。在主面前,彼得否认了主。事实上,那不是彼得,石头;那是西门,泥块。但在五旬节那天,彼得有胆量责备犹太人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此后,彼得开始受逼迫。他被捉拿并下在监里。他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主耶稣作见证人。

 毫无疑问,彼得记得主在行传一章说到见证人。门徒问主复兴以色列国的事,祂回答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或时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7~8。)彼得首先成为这样的见证人。他是领头的见证人,殉道者,是愿意牺牲性命以见证基督受苦的人。至终,彼得自己殉道了。他牺牲性命,作为他为着基督之见证的一部分。这应验主在约翰二十一章十八节对他所说的话,就是关于『彼得要怎样死荣耀神』(19)的话。彼得写前书时,已经相当年老。他写后书时,知道自己殉道的时候近了:『知道我脱去这帐幕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一14。)彼得写这些书信时,想起主论到他的预言。在五章一节我们看见彼得有三重身分。他是同作长老的,他是基督受苦的见证人,他也是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

 每位作长老的都需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人。这就是说,作长老的该预备牺牲性命,作为他们见证的一部分。一位弟兄若不愿意牺牲性命,就没有资格作长老。每位作长老的都该是殉道者,就是为基督牺牲性命的人。作为同享基督之荣耀的人,乃在于作这样的殉道者。作长老的若愿意殉道,他们若愿意牺牲性命,必然会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但作长老的若不愿意牺牲性命,主来的时候他们就不能同享荣耀,反而可能受祂责备。

 如我们所看过的,在彼前四章十九节彼得说,『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也要在善行上,将他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在这里,『善行』指正当、良善、高尚的行为。我们必须行善,也就是有高尚的行为,将我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才有功效。没有什么比作殉道者为主而死更高尚。玻雷卡(Polycarp)是高尚殉道者的例子。玻雷卡曾向使徒约翰学习;他八十多岁时殉道。在他死前,有机会藉否认主拯救自己。玻雷卡拒绝了,说他不能否认那对他始终信实的一位。当然,玻雷卡不但放胆勇敢─他乃是高尚的。他不惜牺牲性命,在逼迫者面前高尚的承认主。

 我们有这样高尚的行动,就有立场将自己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祂全然信实。但我们忠信吗?我们行为高尚吗?我们高尚的顾到祂的见证吗?主耶稣在钉十字架之前受审时,彼得一点也不高尚。但后来,在使徒行传里,彼得在逼迫者面前高尚的为基督作见证。例如,彼得、约翰对逼迫者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对不对,你们去判断罢!因为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四19~20。)彼得和其它的使徒在善行上,将他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彼得必然能说,『主,你对我是信实的。现今我要对你忠信。我愿不惜牺牲性命对你忠信。』主当然会敬重这样高尚的交托。

 因为彼得是高尚的见证人,高尚的殉道者,他就确信他会是同享那要来之荣耀的。我要问长老们一个问题:你们确信自己也是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吗?我怀疑大多数作长老的是否有这种确信。可能作长老的能说,他们是见证人。然而,一位长老会不会是同享那要来之荣耀的,在于他这见证人有多高尚和忠信。这里的点是,作长老的必须愿意牺牲自己。

 不但长老自己,长老的妻子对长老职分也需要有牺牲的观念。丈夫被摆在长老职分里,妻子感觉被高举,乃是不对的。事实上妻子那样感觉是羞耻的。作长老不是得利的事,乃是牺牲的事。任何要作好长老的弟兄,都必须牺牲自己。他必须牺牲他的时间,甚至牺牲他的家庭生活。作长老不是得地位或得着个人尊荣的事。长老职分需要牺牲。任何不愿意牺牲的长老,就不是合格的长老。作长老的该一直愿意牺牲自己。作长老的不但需要牺牲时间和精力,甚至需要牺牲性命。作长老的若愿意这样牺牲,就会作基督受苦的见证人,并且作同享要来之荣耀的人。首先,长老必须有分于基督的受苦。惟有如此,他才能有分于基督的荣耀。我盼望所有作长老的都会接受这话。

 我能见证,在主恢复里的众召会被兴起、得建立、并被建造,多半是由于长老的忠信和牺牲。我要说,众召会的建立和建造,可能百分之六十或七十是由于长老的劳苦和牺牲,百分之三十或四十是由于职事。看这些百分比,会帮助我们领悟长老职分的重要。那里有忠心、忠信、并牺牲的长老,召会就会刚强,并且得着建立。同样的职事服事众召会。然而,有些召会刚强,有些相当软弱。召会刚强或软弱,乃在于长老的忠心、忠信和牺牲。我们感谢主,在祂的恢复里,作长老的多半是忠心、忠信、并愿意牺牲的。

牧养神的群羊


 在彼前五章二节彼得说,『务要牧养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监督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不是为着卑鄙的利益,乃是出于热切。』牧养神的群羊,需要为基督的身体受苦,如基督所行的一样。(西一24。)这会得着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为赏赐。(彼前五4。)

 群羊,按原文直译是小群。这是指神的召会,(徒二十28,)与世人相比,为数较少。(路十二32。)这小群的召会是作生命供应的小菜蔬,不是给飞鸟栖宿的大树,(太十三31~32,)不是像基督教国那样庞大的宗教。

 照着本节,长老不是辖管者,乃是牧人。有时候牧人也许必须管理群羊,但那不是君王的管理。那是照顾群羊之人的管理。牧养是对群羊所施行正确的照顾。群羊需要受到照顾,得着保护,并以正确的方向受引导。他们需要被带到能吃能喝的地方。这就是牧养。

 在五章二节,彼得不是告诉作长老的要牧养自己的群羊。他嘱咐他们要牧养神的群羊。群羊不是长老的产业,乃是神的产业。就一面说,作长老的是被神使用,来牧养祂的群羊。

 作长老的不该以为他们在其中领头的召会是属于他们的。新约告诉我们,召会是属基督的,属神的,也是属圣徒的。召会称为基督的召会,神的召会,和众圣徒的召会。(罗十六16,林前一2,十四34。)但召会不是使徒的召会或长老的召会。召会的确不属于使徒或长老。但召会由众圣徒组成,因此是众圣徒的召会。召会蒙基督救赎,因此是基督的召会。召会由神重生,因此是神的召会。然而,一个使徒可能以为,既然某个召会藉着他的职事兴起,那个召会就属于他。同样,作长老的也许以为,因为他们在召会中领头,召会就是他们的。但彼得说得很清楚,长老要牧养神的群羊,不是牧养他们自己的群羊。

是监督,不是辖管


 彼前五章二节的『监督』,意思是殷勤留意,要晓得情况如何。许多年前,我以为监督是要观察谁对谁错,谁作得好,谁作得差。后来我才领悟,监督主要的是在于监督需要。例如,牧人监督群羊时,他所关切的不是谁对谁错;他乃是关切群羊的需要。他的监督与保护群羊、引导群羊、并喂养群羊有关。牧人施行监督,为要供应群羊所需要的。

 彼得和保罗都用『监督』这辞。但他们没有用『辖管』这辞说到长老。监督是要观察情况、光景和需要,照顾召会同众圣徒。作父母的照管儿女,不是要找出他们的过错。作父母的监督儿女,是要保护他们,并照顾他们。因为作父母的对儿女有爱的关切,他们就监督儿女的活动。这不是说,作父母的辖管儿女;这乃是说,作父母的藉着监督来保护他们,并照顾他们。

 作长老的必须领悟,主没有设立他们操权辖管别人。辖管别人是丑陋、卑鄙的。作长老的绝不该辖管任何人。在马太福音里主耶稣说,祂是惟一的主和主人,我们都是弟兄。(二三8,10。)这就是说,长老,领头人,也不过是弟兄。一个多世纪以前,所谓的弟兄会看见这真理,放下一切公会的名称,单单称自己为弟兄。事实上,『弟兄会』这名称是别人给他们的绰号。在召会里我们都是弟兄,没有人该擅自辖管任何人。

 在彼前五章二节彼得说,长老施行监督,应当按着神,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作长老的应当甘愿照顾别人,照料他们,保护他们。他们不该勉强这样作。

 由上下文我们能看见,监督的意思不是辖管,不是作王。在天然的生命里,每个人都喜欢辖管别人。作辖管者是不需要勉强、强迫的。『不是出于勉强,』这话指明监督是照顾召会,不是辖管召会。

 如彼得所说的,作长老的应当『按着神,…出于甘心』而监督。按着神监督,意即按着神的性情、心意、作法和荣耀,不按着人的偏好、兴趣和目的。作长老的不该按着他们的意见、观念、或好恶而监督。反之,他们该照着神的拣选、愿望、心意和喜好而监督。作长老的必须全然按着神的思想、感觉、意愿和拣选而监督。他们必须按着神的好恶而监督。

 保罗和彼得在他们的著作中都说到长老。然而,我要说,彼得在彼前五章一至四节里所摸着的,比保罗在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里所摸着的更深。彼得在这里的话比保罗所说的更严肃。

 在彼前五章二节,彼得警告作长老的不要为着卑鄙的利益,乃要热切的施行监督。这就是说,作长老的不该利用长老职分,当作得利的方法。他们该热切的监督,像父母热切的照管儿女一样。

不是作主辖管所委托他们的产业


 在三节彼得接着说,『也不是作主辖管所委托你们的产业,乃是作群羊的榜样。』作主辖管别人,指操权辖管被治理的人。(太二十25。)在信徒中间,除了基督以外,不该有别的主;众人都该是仆人,甚至是奴仆。(26~27,二三10~11。)召会中的长老只能带领,(不能作主,)所有的信徒都该敬重并跟随这带领。(帖前五12,提前五17。)

 在彼前五章三节彼得直接告诉长老们,不可作主辖管召会。所有的长老都该是圣徒的奴仆。长老甚至作仆人还不够,他们必须是奴仆。这是彼得从主自己所学习的。彼得听见主耶稣说,想要为大的人,就必作奴仆。作长老的该把自己看作奴仆,把弟兄姊妹看作自己的主人。

 所委托你们的产业,原文指一分土地,或资产,因此是所分配的土地、委托的资产;这里是指下句的群羊。召会乃是神的产业,分配给长老作他们受托的资产,蒙神委托他们照管。

 召会是神的群羊和祂的产业。长老们已蒙神设立作群羊的牧人。因此,神将他们所在地的召会分配给他们照管。一地的召会是神的产业,不是长老们的产业。但神已将那召会分配给长老们,使他们照顾召会,并牧养召会。不但如此,召会只是暂时分配给长老们照管。召会永远是神的产业。甚至长老自己也是作神产业之召会的一部分。

 长老们不该辖管所委托他们的产业,乃该作群羊的榜样。这就是说,他们领头事奉并照管召会,使信徒可以跟随。

那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


 四节说,『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着那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在使徒时代,冠冕乃是颁给在运动竞技中的胜利者;(林前九25,提后四8;)那些是会朽坏的冠冕,其荣耀会衰残。主赐给忠信长老的冠冕,乃是对他们忠心事奉的赏赐。这冠冕的荣耀永不衰残,在神和基督的国(彼后一11)显现时,要成为得胜者所享受的一分荣耀。

 彼得对长老说的话很简短,却很有意义,也非常感动人。我盼望所有作长老的都花充分的时间,挖掘这些经文,以摸着这里所启示之真理的深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