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基督徒的生活及其苦难(十一)
总纲目




审判从神的家起首
不信从神福音的人
义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
将我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

 读经:彼得前书四章十七至十九节。

 在前面的信息中,我们开始说到彼前四章十二至十九节这一段。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说到四章十七至十九节。

审判从神的家起首


 十七节说,『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我们看过,本书特别在神对祂所拣选之人的对付上,指出神的行政。他们在火炼的逼迫中所经历的苦难,是神审判他们的凭借,使他们受管教、被炼净,从不信的人中圣别出来,不和他们有一样的定命。因此,这种管教的审判,要从神自己的家起首,不是一次两次就作完的,乃是一直不断的直到主来。

 十七节的家也是家人的意思。这里是指由信徒组成的召会。(二5,来三6,提前三15,弗二19。)神从这家,就是祂自己的家起首,藉着对自己儿女管教的审判,施行祂行政的管理,使祂有坚定的立场,在祂宇宙的国里,审判那些不信从祂福音,以及背叛祂行政的人。这是为了建立祂的国,乃是彼得后书所论到的。(一11。)

不信从神福音的人


 在彼前四章十七节彼得问,神的审判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这问题指明不信从神福音的不信者,将来要受比信徒所受更严厉的审判。

 十七节的『不信从』一辞有特别、特殊的意义。然而,许多基督徒不领悟这点。在十七节这里用『不信从』,主要的是指不信之犹太人,不是指不信的外邦人。犹太人是神的子民,领受了摩西的律法,也领受了旧约的典章和仪式。但写本书信的时候,时代转变了。旧约是旧的时代,新约是神新的时代。时代的转变首先开始于施浸者约翰的来临。当然,随着主耶稣的来临,时代转变得更多。

 施浸者约翰是祭司的儿子。(路一5,13。)这就是说,他也该是在殿里,藉着献祭、点灯、并在香坛上烧香而事奉的祭司。那是祭司照着旧经纶安排事奉神的方式。然而,这祭司的儿子没有住在殿里;反之,他出到旷野。不但如此,身为祭司,他应当穿祭司袍,这袍子主要是用细麻作的。(出二八4,40~41,利六10,结四四17~18。)但在旷野里,他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太三4。)约翰应当吃祭司的食物,这食物主要是百姓献给神的细面和祭肉。(利二1~3,六16~18,25~26,七31~34。)然而,约翰吃蝗虫野蜜。祭司竟穿骆驼毛的衣服,这对宗教的头脑特别是个重击,因为按照利未记的规条,骆驼是不洁净的。(十一4。)这一切都指明约翰完全弃绝旧约的经纶安排。约翰没有献祭,没有在殿里点灯,也没有在香坛上烧香。反之,他往旷野去,并呼召神的百姓悔改。他将悔改的人浸在水里。从犹太教的观点看,约翰所作的是异端。

 照着马太三章二节,约翰在旷野传道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施浸者约翰的传道,是神新约经纶的起始。他不在圣城的圣殿里传道,那里是宗教徒和文化人照着圣经条例敬拜神的地方;他乃在旷野用『野』的方法传道,不守一切的老规条。这指明照着旧约敬拜神的老路已经废弃,一条新路即将引进。

 事实上,福音的传讲不是开始于主耶稣,乃是开始于施浸者约翰。约翰对那些来受他浸的人说,『我是将你们浸在水里,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祂提鞋也不配,祂要将你们浸在圣灵与火里。祂手里拿着扬场的簸箕,要扬净祂的禾场,把祂的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秕用不灭的火烧尽了。』(太三11~12。)这里约翰似乎说,『那在我以后来的要将你们浸在灵里,或浸在火里。祂要将你们放在那灵里,或放在火湖里。惟有祂有能力作这些事。所以,你们必须真正悔改。』

 犹太人中间的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经学家、长老和祭司长,不信从施浸者约翰或主耶稣的传讲。这在福音书和使徒行传里说得很清楚。五旬节那天,彼得和十一位使徒向犹太人传福音。信的人多半是分散的犹太人,他们是为着五旬节回到耶路撒冷的。但当地的人,尤其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百姓的首领,却不愿意信。这就是说,他们不愿信从福音。不但如此,保罗被主兴起,就前往外邦城市传扬福音。他无论往那里去,都遭受犹太人的逼迫、搅扰和反对。所以,使徒们在他们的著作里用『不信从』指不信的犹太人,他们不信从福音。

 我们已经指出,彼得前书是写给犹太信徒的。这封书信特别是写给『分散…的寄居者』。(一1。)『分散』这辞是一切分散在列国中的犹太人所熟悉的。这辞清楚指明本书信是写给犹太信徒的。这些分散在外邦世界的信徒正遭受逼迫。这逼迫主要的不是来自外邦人,多半乃是来自反对的犹太人,不信从福音的犹太人;我们领悟这点是很重要的。

 一章一节的『分散』和四章十七节的『不信从』这样的辞,指明彼得的著作有很强的时代的一面。彼得清楚指明,他写信给分散的寄居者。『分散』是犹太人的用辞。写本书信的时候,许多犹太人分开离散。外邦信徒住在自己的城市,而犹太信徒是分散的,因为他们分开、离散在外邦人中,离开自己的祖国。因此,这些分开的犹太人是分散的寄居者。

 本书所用犹太人的辞,指明这卷书是写给犹太信徒的。这些辞当中的一个是『蒙…血所洒』。(一2。)在预表里,洒了遮罪的血,就把被洒的人引进旧约里。(出二四6~8。)照样,洒了基督救赎的血,也把被洒的信徒带进新约的福分,就是对三一神完满的享受里。(来九13~14。)『分散…的寄居者』,以及『蒙祂血所洒』这样的说法,表明本书信是写给犹太信徒的。

 在彼前四章十七节,『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主要的是指不信的犹太人。在神看来,不信的犹太人是不信从的。神曾藉着摩西赐给他们律法,他们也接受了。但神的时代转变了,神要赐给他们福音,犹太人却不信从福音,并且悖逆福音。我们若要领会十七节,就需要领悟,『不信从福音』主要的是指不信之犹太人的不信从。

 达秘在他的圣经略解中多次指出,彼得前书是写给犹太信徒之时代的书。因着彼得前书有这时代的一面,有些经文就不能完全适用于外邦信徒。

义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


 在十八节彼得接着说,『若是义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那不敬虔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这里的义人指信徒,他们因着本于信基督得称义,(罗五1,)并在基督里过义的生活,(腓三9,林后五21,启十九8,)而成为义人。

 彼前四章十八节正确的翻译该作『得救尚且如此艰难』。和合本译为『仅仅得救』。那个翻译不正确,事实上是改了意思。仅仅得救是什么意思?原文真正的意思是得救尚且如此艰难。艰难指逼迫、苦难,主要的是指神的管教。神藉着许多管教,藉着许多审判、苦难和逼迫,如此艰难的拯救祂所拣选的寄居者。

 若是神的儿女,祂自己的家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你以为那些不相信,不信从神福音的犹太人会逃脱神的审判吗?当然他们不会逃脱。若是神所拣选的寄居者受神管教,受祂审判,不敬虔的人更要受怎样的审判?我们可将十八节一般的应用到所有的罪人和不敬虔的人身上。但照着彼得的观念,本节特别是应用在不信的犹太人身上。若是接受本书信,相信的犹太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就是要经过神时代的管教和刑罚,那么,不信的犹太人,不信从神福音的人更要怎样受苦?当然神审判不敬虔的人会比审判信徒严厉得多。神审判不敬虔的人和罪人时,他们将有何地可站?

 十八节的『得救』,意思不是藉着主的死,得救脱离永远的沉沦,乃是藉着逼迫的试炼作神管教的审判,得救脱离要来的毁灭。(帖前五3,8。)信徒藉着逼迫的苦难受神管教,生命得了炼净,就因着逼迫的艰难而得救,免得遭受神对世界,特别是对不信之犹太人的忿怒所带来的毁灭,以及要来之耶路撒冷的毁灭。

 早期的使徒坚信,主耶稣不久就要回来审判那些不信的罪人,就是那些不敬虔且不信从祂福音的人。(帖后一6~10。)彼得在这里的话该是指这事说的。在神的行政里,倘若那些信从祂福音,并在祂面前过义的生活的义人,得救尚且如此艰难,要遭受逼迫作神管教刑罚的凭借,以炼净他们的生命;当祂忿怒的毁灭来临时,那些不信从祂福音,并过着犯罪生活,抵挡祂行政,不敬虔的人,将有何地可站?

 我们可将五旬节那天那灵的浇灌,以及主的回来,当作使徒们所看见两座巨大的山峰。在五旬节那天,神为着救恩将祂的灵浇灌下来,主就为所有的罪人打开得救的门。门首先为犹太人打开,然后为外邦人打开。使徒们期待主耶稣快回来,他们没有清楚领悟,在五旬节的『高峰』和主回来的第二座高峰之间有个鸿沟。我们若读保罗的著作,就会看见他也期待主耶稣快回来。在五旬节和主来临之间的鸿沟,没有向早期的使徒指明。他们问主耶稣,祂来临将在什么时候;主告诉他们,这事惟有父知道。(徒一6~7。)父将这事当作秘密保守在祂里面。所以,甚至主耶稣也没有自由向门徒启示这事。如我们所指出的,使徒们只能看见两座高峰。

 可能你有过从远处眺望两座山峰的经历。你起先不知道,在这两座高峰之间,事实上还有很大的鸿沟;两座山峰看来似乎互相邻接。也许你后来才领悟,那两座山峰其实不在同样的山脉上。我要用这事作为在五旬节那天和主回来那天之间鸿沟的例证。

 主耶稣受死之前,预言耶路撒冷的毁灭。门徒对祂说到殿的建筑,祂就回答说,『你们不是看见这一切吗?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绝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的。』(太二四2。)此外,在路加二十一章二十节祂说,『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军队围困,就可知道她的荒凉近了。』主说耶路撒冷要被毁灭,这预言应验在主后七十年,罗马帝国太子提多率领军队毁灭耶路撒冷城的时候。我信彼得写本书时,正想着主论到耶路撒冷毁灭的预言。所以,彼得似乎说,『所有的犹太人需要谨慎。神在审判,在施行祂行政的管理。我们知道,耶路撒冷城不久以后就要被毁灭,神就要审判不信者。』因为彼得有这种思想,他就能对相信的犹太人,就是那些正在遭受逼迫,遭受神管教刑罚的人说,他们会得救脱离要来的毁灭。然后他接着问,那毁灭来临时,不信从的犹太人会在那里?

将我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


 在彼前四章十九节彼得总结说,『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也要在善行上,将他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这里神的旨意,乃是要我们,且已经派定我们,为基督的缘故受苦。(三17,二15,帖前三3。)

 这里的交与,原文意交托;像存款一样托人看管,与路加十二章四十八节,行传二十章三十二节,提前一章十八节,提后二章二节者同。信徒在身体上遭受逼迫,特别在殉道时,该将他们的魂像存款一样交与神,就是那信实的创造主,正如主将祂的灵交与父一样。(路二三46。)逼迫只能伤害受苦信徒的身体,不能伤害他们的魂。(太十28。)他们的魂蒙那是信实创造主的主保守。他们该凭着他们信心的交托与主合作。

 照着彼前四章十九节,信徒应当在善行上,将他们的魂交与那信实的创造主。善行这辞指明正当、良善、高尚的行为。

 十九节的创造主,不是指新生中新造的创造主,乃是指旧造的创造主。逼迫是在旧造里的苦难。神是我们的创造主,能保全祂为我们所造的魂。连我们的头发祂都数过了。(太十30。)祂既慈爱又信实。祂慈爱信实的照顾,(彼前五7,)随同着祂在行政管理中的公平。当祂在行政上审判我们这些家人时,祂的爱仍然信实的照顾我们。我们在身体上遭受祂公平管教的审判时,该把自己的魂交与祂信实的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