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基督徒的生活及其苦难(八)
总纲目




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起来
在肉身受苦,与罪断绝
活在神的旨意中
虚妄生活的图画
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
不奔入放荡的洪流中
信徒受毁谤

 读经:彼得前书四章一至四节。

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起来


 在彼前四章一至六节,彼得说到信徒为着受苦,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一节说,『基督既在肉身受过苦,你们也当用同样的心思武装自己,(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与罪断绝了。)』『武装』这辞指明,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争战的生活。

 本书一个主要的目的,乃是要鼓励并劝勉信徒在受逼迫时跟随基督的脚踪。(一6~7,二18~25,三8~17,四12~19。)他们该有基督受苦时同样的心思。(三18~22。)心思的主要功用是了解和领悟。我们要活出跟随基督脚踪的生活,就需要有更新的心思,(罗十二2,)了解并领悟基督如何生活以完成神的定旨。

 在我们实际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这人最强的部分就是心思。我们在生活中无论作什么,都受心思的指引。指引我们生活的不是意志,乃是心思。我们一切的活动都在心思的指引之下。

 因为心思指引我们的生活,传讲主的话就必须使人的思想改变。我们传讲并教导的目标,是要使人的心思改变。我们若以某种方式思想,就会那样受指引。但我们若改变心思,并以另一种方式思想,我们的生活就会有不同的方向。我们所思想的,管治我们所作、所说、和所实行的。为这缘故,在彼前四章一节,彼得嘱咐信徒,要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

 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就是用基督的思想和观念武装自己。这含示我们改变自己的想法。许多基督徒以为,只要我们爱神,并且行祂的旨意,我们就会在祂的祝福之下,我们也不会受什么苦。基督徒普遍有个观念,认为爱主的人不该期待受苦。但想想基督的生活。祂不爱神吗?祂不行神的旨意吗?基督爱神到极点,祂完全、绝对行神的旨意。但祂在生活中遭遇什么?似乎祂在地上的一生并没有什么祝福,却只有受苦。祂生在贫寒的家庭,不被视为高阶层的家庭。当然,那个家庭是大卫的后裔,所以属于君尊的世系。但主耶稣出生时,王室在经济上非常贫穷。不但如此,这家不是住在耶路撒冷,乃是住在加利利受藐视的拿撒勒城。加利利可比作美国比较贫穷的一州,无法与其它富裕且人口众多的州相比。主耶稣住在拿撒勒三十多年。在祂人生的起头,祂被放在马槽里,在祂人生的末了,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们在主的生活中,何处看见神的祝福?祂忍受一个又一个苦难。祂没有美名,也没有枕头的地方;这是主耶稣在地上的生活方式,祂的生活是受苦的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是受苦的生活,这观念与天然、宗教的头脑,尤其是许多基督徒天然的头脑相对。许多基督徒以为,只要我们属于神,是神的子民,爱神,并且行神的旨意,一切与我们有关的事都会顺利。照着这观念,我们会蒙祝福,也许有好职业、好房子、以及绝佳的家庭生活。持有这种观念的基督徒,也许盼望自己所有的儿女受良好的教育,成为富裕的专业人士。有些成功、富裕的基督徒也许说,『我从主得着何等的祝福!我所有的一切,所达到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主耶稣,并且行神的旨意。看看神给了我何等的祝福。』

 这种对基督徒生活的观念,全然与彼得在本书信里的教导相反。彼得知道我们越爱主,东西就越会被剥夺。他也知道我们越行神的旨意,难处就可能越多。我们的职业、我们的财务、和我们的家庭生活,都可能有难处。有些人听见这话,也许就说,『李弟兄,不要说这些事。这样的教训会把基督徒吓走。』因这缘故,我们都需要留意彼得的嘱咐,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

 基督的心思是怎样的心思?我们若有基督的心思,就会领悟,我们生活在背叛的时代,在弯曲、悖谬的世代。因为时代是背叛的,世代是悖谬的,我们越爱神,并且行祂的旨意,就越会受苦。我们会受苦,因为我们无法与这时代的趋势并行。我们在意行神的旨意,但神的旨意完全与今世的趋势或潮流相反。我们要爱主耶稣,但这完全与这败坏世界的趋势相反。所以,我们若爱主耶稣,并且行神的旨意,我们必定会受苦。我们若有基督的心思,这就会是我们的看法。

 我们需要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装备自己。这指明基督的心思是武器,是为着神国争战所需要之军装的一部分。

 我们若为着受苦用基督的心思武装自己,就会愿意忍受苦难。我们会说,『赞美主,我的苦难是我定命的一部分。神已为我这样派定。苦难是神儿女在今世的分。』在帖前三章保罗告诉信徒,神已派定我们受苦、受逼迫。神没有派定我们得物质的祝福,祂已派定我们受苦。所以,我们知道基督在肉身受苦,我们也需要用同样的心思武装自己。我们不该有那种为物质祝福而祷告的心思,那是一种错误的心思。

在肉身受苦,与罪断绝


 在彼前四章一节,彼得指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与罪断绝了。享乐激起我们肉体的情欲,(2,)苦难却使情欲冷却。基督救赎的目的是要拯救我们脱离所承受虚妄的生活。(一18~19。)在这目的上,苦难回应基督的救赎,保守我们脱离犯罪的生活,脱离放荡的洪流。(四3~4。)这样的苦难多半来自逼迫,这是神在祂行政对付里的管教。经历这样的苦难,就是在肉身中受神审判、对付并管教。(6。)因此我们当用清明自守的心思武装自己,以忍受这样的苦难。

 在神的经纶里,苦难为神的儿女成就善工。苦难非常限制我们的情欲。人越有物质的享受,就越会动用情欲,并放纵情欲。但我们若遭遇贫穷、逼迫或疾病,这苦难就会限制情欲的放纵。一般人都知道,富有的人比贫穷的人犯更多情欲的罪。你若有许多财富,不需要工作,你就能花时间放纵情欲。你也许环游世界寻求享乐。但主也许在财物上限制你,使你几乎没有足够的钱为着生活的需要。你必须长时间劳苦谋生。因着你劳苦的结果,你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放纵情欲。甚至追求情欲享乐的愿望,也被你的贫穷消杀了。

 富有是危险的。你若很富裕,开豪华轿车到处炫耀,你心里的情欲立刻会被激起。不要以为因为你是基督徒,且有神圣的生命,你就不会这样受试诱。魔鬼用财富激起情欲;然而,神用肉身的苦难使我们与罪断绝。

活在神的旨意中


 在二节彼得接着说,『好使你们不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肉身中度余下的光阴。』本节指明我们应当不再活在祖宗所传流虚妄的生活里,(一18,)乃要在行事为人上成为圣的,(15,)有佳美的品行,(二12,)在圣别的敬畏中有纯洁的品行,(三2,)有在基督里的好品行,(16,)这就是神的旨意。

 我们在物质的东西上富有,就不容易远离情欲,并且行神的旨意。这是神把一分苦难分配给我们的原因。这些苦难限制我们的情欲,并保守我们在神的旨意中。就这一面的意义说,我们都应当为着我们的苦难敬拜神。我们应当告诉祂:『主,我何等敬拜你,在你的主宰里,你已将苦难分配给我,使我蒙保守在你的旨意中。』

 我们不该惧怕我们的苦难会太大。主知道如何将苦难分配给我们。祂若嘱咐作丈夫的要将一分敬重分配给妻子,祂自己必定知道要将多少苦难分配给我们。祂不会分配得太少或太多。祂的分配会按正确的比例,正好是我们所需要的。

 一位弟兄也许说,『最近我在主里很喜乐。但今天我失业了,我深感消沉。』这位弟兄需要领悟,这苦难是从主分配给他的。然而,这位弟兄也许说,『我失业是由于通货膨胀和经济不景气。你怎么能说这是从主而来?』表面看来,这位弟兄是因着经济而失业。但经济和有关的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下。所以,甚至失业也是从主所分配的事。同样,我们面临的反对,甚至来自我们家人的反对,也可能是神为着我们的益处所分配给我们的苦难。

虚妄生活的图画


 在三节彼得说,『因为已过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荡、情欲、醉酒、荒宴、群饮、并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时候已经够了。』这里的心意,原文直译,目的,意愿。就是意向、倾向,因此是心意。本节所列一切消极的事都与虚妄的生活有关。(一18。)

 四章三节里一切消极的辞,指不同方面的放纵。邪荡指放纵性欲,而情欲是种种不同的放纵。人也许有不同的情欲。例如,属世的人也许有妆饰的情欲。他们不但有那种情欲,也放纵于其中。

 醉酒这辞意思是放纵于饮酒;这是指过度的饮酒。

 荒宴表征与邪恶的同伴一同吃喝;荒宴包括没有限制或约束的呼喊和喧嚷。

 彼得在三节也说到群饮。人想要在饮酒的事上彼此争胜就群饮。他们也许争竞,看谁喝得多。

 彼得在三节所用的辞,描述在罗马帝国时代社会上的腐败。罗马帝国不但被外国军队打败,也因着本身内部的腐败而失败。我们知道罗马帝国的历史,就会关切美国今天的情形。美国军事强大,但内部有许多腐败之处。想想许多属世之人周末的活动。七日的第一日是神所安排的假日,叫我们敬拜祂,并学习神的事。但属世的人利用这天放纵于邪荡、情欲、醉酒、荒宴和群饮。这是外邦人生活的描述。在三节彼得告诉我们,我们已过随从外邦人的心意,时候已经够了。我们应当不再那样生活。

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


 在三节彼得不但说到放纵情欲,也包括了『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那里有放纵情欲,那里就会有拜偶像的事。有些人也许说,『我们生活在现代、科学的国家里。这里的人不迷信。我们没有什么偶像。』每个放纵情欲的人都有偶像,这乃是事实。

 在三节彼得不但说到拜偶像的事,也说到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不法可憎』一辞,钦定英文译本和美国标准本译为『可憎的』;达秘译为『不圣的』;至少有一种英文译本译为『不法的』。这里的点是拜偶像的事总是使人不法。拜偶像或实行拜偶像之事的人,是没有律法的;他会没有约束的作一些事。所以,我信彼得在三节所用的这辞,是指不法。这里彼得说,拜偶像使人成为不法(没有律法)的。他的意思不是说,拜偶像是不合律法的;乃是说,拜偶像使人成为没有规律或限制的,这使他们生活不受任何一种律法的管治。在中国我看见一些拜偶像者在生活上实在是不法的。

不奔入放荡的洪流中


 在四节彼得继续说,『在这些事上,你们不与他们奔入同样放荡的洪流中,他们就以为怪,毁谤你们。』怪,原文意作主人,或,作客人,是外来的、特异的;接待,寄宿,(以为)奇怪。从人的情欲(2)在肉体里生活,对那些一同奔入放荡洪流,不信的外邦人是平常的。但从神的旨意过圣别的生活,不与他们纵情同奔,对他们就是奇怪的、外来的、特异的,令他们希奇、惊讶。

 奔入,意思是像一群狂欢者在人群中向前冲。这就是从人的情欲活在肉体里,(2,)在虚妄的生活里(一18)随从外邦人的心意。(四3。)

 洪流,原文意倾泻(如潮水),所以是洪流。这里是指情欲的泛滥、过度的道德腐败和堕落,像洪流一般,人一奔入,便陷没其中。

 我们不与属世的人奔入同样放荡的洪流中,他们就以为怪。这里把三节所列一切放纵的事比喻为洪流。这洪流是一种潮流,一种趋势。每当周末来临,属世的人就跟随这潮流,放纵情欲。我们信徒不与他们一同奔入那放纵的洪流中,他们就以为怪。我们对他们似乎是特异的人。他们也许视我们为外国人,为别国的公民。例如,你若住在美国,接待一些从海外来的客人,他们对你也许是奇怪的,你对他们也是奇怪的。你们彼此都会感觉是与外来的人在一起。我们不与不信者和属世的人奔入放荡的洪流中,原则是一样的。我们拒绝这样作,对他们是奇怪的、外来的、特异的。

 你不利用周末放纵属世的娱乐,你的同事也许就以为怪。周五下午快下班时,他们有些人也许问及你的周末计划。他们也许夸口,他们所要作放纵情欲的事;他们也许热切强迫你告诉他们你的计划是什么。然后你可能解释说,周末你要参加召会的聚会。可能在某一个周末,你要到别处去参加特会。你在周末要作这样的事,你的同事也许就以为怪。有些人甚至可能对你说,『你是从那里来的?你是从另一个星球来的吗?你对我们是奇怪的人,你是特异的人。』

 钦定英文译本将这里的『就以为怪』译为『惊讶』,另有译本翻作『惊奇』;我们不赞同这些翻译,因其与原意相去太远。最好用直译,像恢复本说,『就以为怪。』我们不愿与不信者有分于肉体的放纵,他们就会以为怪。特别是我们不庆祝圣诞节或不在意圣诞宴会,他们也会以为怪。这败坏之世界的作法,这弯曲、悖谬之世代的作法,就是跟随放纵和放荡的趋势。但我们不愿照着这趋势与他们一同奔跑。

 四节的『放荡』也指明放纵过度。我们都需要吃,但不该吃得过度。我们都需要喝,但不该喝得太多。保罗曾告诉提摩太,因着他屡次患病的缘故,他应当稍微用点酒。人有特别的需要,为着健康稍微用点酒,是可以的,但不该太过,喝得过度。我们若吃喝太过,就是放纵、过度、放荡。我们信徒不该有任何一种放荡。在我们的吃喝、购物和花费上,我们都该有节制、约束;在这些事上,都不该有任何的放荡。属世的人跟随放荡的洪流,放纵情欲,但我们不是那样。他们跟随今世的潮流,但我们的行动是反对这潮流;对他们而言,这是非常奇怪的。

信徒受毁谤


 不信者奔入放荡的洪流中,就毁谤信徒。这就是说,他们说我们的坏话,谗谤我们。(徒十三45,彼前二12,三16。)在罗马帝国的时代,信徒的行为,人以为怪,就遭受不公平的毁谤,并控以各种的罪名。

 四节的毁谤不是指向神,乃是指向我们信徒。我们许多人在学校里、工作中、或邻舍中,经历过不信者的毁谤,有些人甚至受亲戚的毁谤。跟随今世潮流的人,常会毁谤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