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篇 基督徒的生活及其苦难(三)
总纲目




在神行政下的生活
基督,我们的救主
远离罪,向义活着
满足神行政的要求
基督,我们的牧人
基督,我们的监督

 读经:彼得前书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五节。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见基督是我们的榜样的意义。我们看见祂是模板、原版,而我们藉着属灵影印的过程,成为基督的复制品。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彼前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五节里其它的事。

 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祂的脚踪行;祂没有犯过罪,口里也找不到诡诈。』口里没有诡诈不是容易的事。想想看你一天之内,因着你说的话犯了多少错。因着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没有诡诈,彼得就特别说主口里找不到诡诈。

在神行政下的生活


 在二十三节彼得接着说到主:『祂被骂不还口,受苦不说威吓的话,只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一切』指主所受一切的苦。主把所受的一切羞辱和伤害,交给那位在祂的行政里按公义审判的公义之神,使自己服从祂。这指明主在地上生活为人时,承认神的行政。

 我有点担心,你们读本节时,也许没有留意『审判』这辞。我们习惯说,我们将事情交给信实、怜悯或恩慈的主。你曾说,『我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神』吗?我想我们没有多少人有过这种实行。我们没有这样祷告,原因是我们的祷告、措辞、和发表还是太传统。这使我们不会去应用神纯正话语里的许多思想和发表。所以,我们读二章二十三节这样的经文,也许将其视为理所当然,而没有进入真正的意义。

 主耶稣在地上受苦时,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一位。这简短的话不但指明主过一种作我们榜样的生活,也指明祂过一种绝对在神行政下的生活。祂自己始终在神的行政下,祂将一切与祂有关的事交给神的审判。

 彼得在一章十七节已经说到神的审判:『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的为父,就当在你们寄居的时日中,凭着敬畏行事为人。』这里彼得『不是说到那对人末后的审判;就那意义说,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五22。)这里所说的,乃是神在这世上每天对祂儿女所施行之行政的审判。所以这里说,在你们寄居的时日』。(Darby,达秘。)这是神对自己家人的审判。(彼前四17。)

 这两封书信是论到神的行政,所以一再说到神与主的审判,(彼前二23,四5~6,17,彼后二3~4,9,三7,)作主要的项目之一。这审判是从天使开始,(二3~4,)经过旧约各世代的人。(5~9。)然后,在新约时代,审判是从神的家起首,(彼前一17,二23,四6,17,)一直持续到主的日子来到;(彼后三10;)这日子就是在千年国以前,审判犹太人、信徒和外邦人的日子。千年国以后,一切的死者,包括人和鬼,都要受审判而灭亡,(彼前四5,彼后三7,)诸天和地也都要烧尽。(彼后三10下,12。)各种审判的结果都不一样。有些审判的结果是管教的对付,有些是时代的刑罚,有些是永远的沉沦。无论如何,主神要藉着这一切的审判,清理并洁净整个宇宙,使祂得着一个新天新地,成为充满祂义的新宇宙,(13,)使祂喜悦。

基督,我们的救主


 在彼前二章二十三节,彼得说到父神是那始终按公义审判的。这就是说,祂的行政是公义的。基督信靠这公义的一位。为这缘故,彼得说,基督在地上时,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父神。

 二十四节说,『祂在木头上,在祂的身体里,亲自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向罪死了,就得以向义活着;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本节说到基督是我们的救主,我们的救赎主。基督是我们的救主,『在木头上,在祂的身体里,亲自担当了我们的罪。』『木头』指木头作的十字架,为罗马人处决罪犯的刑具,如旧约所预言的。(申二一23,加三13。)

 向罪死了,直译,脱开了罪;因此是向罪死了。在基督的死里,我们已经向罪死了。(罗六8,10~11,18。)我们已经向罪死了,使我们得以向义活着。这是在基督的复活里活着。(弗二6,约十四19,提后二11。)

 彼前二章二十四节的鞭伤,指一种致死的受苦。照着创世记三章十五节,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要伤女人后裔的脚跟。创世记三章十五节的伤,与彼前二章二十四节的鞭伤有关。

 照着二十四节,因基督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这是指死亡得医治。我们原是死的,(弗二1,)但基督受死的苦医治了我们的死亡,使我们得在祂的复活里活着。

远离罪,向义活着


 我们已指出,向罪死了,直译,脱开了罪。基督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的罪而死了,那死成就了许多事。基督的死了结我们,这了结能使我们远离罪。人要远离罪行或罪性,最好的路就是被治死。无论人犯多少罪,一旦他死了,死就叫他与罪分开。彼得说到远离罪;保罗说到死了的人是已经从罪开释了。藉着基督的死,我们就能远离罪,使我们得以向义活着。表面看来,远离罪是了结我们;事实上,远离罪是叫我们活过来,使我们得以向义活着。

 如我们所指出的,因基督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这就是说,祂的死医治我们的死亡。

 我们多半习惯保罗的词汇,对于彼得的许多措辞却不熟悉。单单在彼前二章二十四节里,彼得就用了好些不寻常的措辞:在木头上,在基督的身体里,担当了我们的罪;向罪死了,向义活着;因基督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彼得许多的措辞,基督徒在谈话中都没有使用。我盼望你们读过这些信息之后,会开始在你们的交通和祷告中使用彼得的词汇和措辞。

 二十四节指明,我们这些堕落的人死了,且满了罪。但基督将我们的罪放在祂自己身上,并将我们的罪担到木头(十字架)上,在那里为我们一切的罪受了神公义的审判。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是一种鞭伤,而那鞭伤,那死亡,医治了我们的死亡。现今我们成为活的。一面说,基督那医治我们的鞭伤,使我们藉着祂的死远离罪;另一面,这医治使我们活过来,使我们得以向义活着。

 照着我们死了且堕落的性情,我们的意向是向着罪。但既然基督死了,医治我们的死亡,并使我们活过来,我们就有不同的意向。因着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活着总会有向着义的意向,向着义的倾向。这就是我们的救主,那在十字架上死了,了结我们并医治我们死伤的一位。

 十字架主观的方面,今天藉着那灵就得以在我们的经历中持续进行。赐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不断作工,在我们这人里面完成基督十字架主观的方面。我们天天经历基督的十字架内里的工作,我们天天得以活过来,使我们可以向义活着。所以,要胜过罪并不困难,因为藉着基督的死,我们就远离了罪。祂的死在我们与罪之间画了分界线。我们远离了罪,现今乃是活的。我们不需要挣扎或想要叫自己动力十足;我们只要活,这生活总是倾向义的。这就是经历我们的救主天天拯救我们。这样领会彼得的话乃是照着我们的经历。

 我们不该只有客观的十字架,也该有主观的十字架。客观的十字架需要在我们的经历中成为主观的。这有赖于赐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我们呼求主的名,并与祂有交通,赐生命的灵就在我们里面运行。我们自然而然就经历十字架主观的工作,使我们与罪分开,叫我们自动向义活着。

满足神行政的要求


 现在我们需要问,为什么彼得用『向义活着』这辞。这与满足神行政的要求有关。事实上,神的行政只要求一件事─义。为这缘故,彼后三章十三节说,『但我们照祂的应许,期待新天新地,有义居住在其中。』在彼前二章二十三节我们看见,主耶稣一直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一位。然后在二十四节彼得指明我们该向义活着。这里彼得的观念是行政的;义是神行政的事。我们已蒙我们的救主拯救,使我们过一种与神行政公义要求相配的生活。

 神是公义的,祂的行政建立在公义上。诗篇八十九篇十四节说,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所以,我们这些神的子民活在祂的行政之下,必须有公义的生活。我们必须向义活着。但因着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过这样的生活,救主就拯救我们,好叫我们过义的生活,就是满足神行政公义要求的生活。

 重要的是,我们要领悟,我们的救主基督在木头上,担当了我们一切的罪,并在那里为我们死了。现今祂的死使我们与罪分开,并将我们点活,叫我们得以向义活着。自然而然,我们就在神的行政之下,并且与祂的行政没有难处,因为我们向义活着。

基督,我们的牧人


 在彼前二章二十五节彼得接着说,『你们好像羊走迷了路,如今却归到你们魂的牧人和监督了。』基督在木头上受死,乃是作我们的救赎主,(24,)现今祂在复活的生命里,在我们里面乃是作我们魂的牧人和监督,因此祂能指引我们,并以生命供应我们,使我们照着祂受苦的榜样跟随祂的脚踪行。(21。)照着二十五节,基督是我们魂的牧人和监督。我们的魂是我们内里的所是─真人位。主是我们魂的牧人和监督,藉着顾到我们里面各部分的益处,并监督我们真人位的光景,而照其需要牧养我们。

 我们的难处是我们好像羊走迷了路。但现今我们已经归到、转回我们魂的牧人和监督。我们不该以为彼得在二十五节用魂作灵的同义辞。的确不是这样。牧人照顾羊群物质的需要,我们的牧人基督照顾我们魂的需要。祂不是我们身体的牧人;祂是我们魂,我们里面之人的牧人。我们都有灵,而灵是我们里面的器官。但我们这人是魂。所以,基督主要是藉着照顾我们的魂而牧养我们。祂照顾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

 我们也许以为我们的难处在于身体。毫无疑问,身体的确给我们许多难处。然而,我们真正的难处在魂里。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都有难处。不信的人是在魂里游荡的人,他们没有牧人照顾他们。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有一位牧人照顾我们的魂。我们不但有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也有祂作我们的牧人。祂现今在我们的魂里牧养我们。

 我要请你们照着你们的经历来看主的牧养这件事。你是在灵里,还是在魂里经历主的安慰,并感觉祂的安慰?换句话说,主的安慰在那里,是在灵里还是在魂里?你若说,祂的安慰是在灵里,你的回答就不是照着圣经。你进入主的恢复以前,也许不知道你有人的灵。但你进到召会生活中以后,就看见了关于人的灵的启示。但这启示现今对你也许成了一种新的传统。说基督的安慰在我们的灵里,乃是照着关于灵的新传统说话。许多时候我们说到转向灵,可能期望我们一转向灵,就会万事顺利。事实上,甚至我们转向灵以后,许多事可能也不顺利。彼得从经历知道,要说基督是我们魂的牧人。所以,彼得在二十五节没有告诉我们,基督是我们灵或我们身体的牧人;他清楚的说,祂是我们魂的牧人。

 本书信是写给受许多逼迫之苦的犹太基督徒。表面看来,逼迫与我们外面的身体有关。事实上,逼迫是针对魂的。因为受苦的是我们的魂,所以我们的魂需要主的牧养。需要这种照顾的,不是我们的身体,主要的也不是我们的灵。需要主作牧人的,乃是我们的魂─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情感、和我们的意志。

 在我们的经历中,有时候我们就是不知道要思考什么。我们不知道要指引我们的意念何去何从。这指明我们的心思需要主耶稣作牧人。我能见证,许多时候,在这种情况里,主耶稣作了我的牧人。祂牧养的结果,就使我们的心思受指引,摆在正路上。

 我们的情感是复杂的,容易受搅扰。姊妹们的情感尤其是这样。所以,我们需要主耶稣在我们的情感里牧养我们。祂的牧养安慰我们的情感。

 我们的意志也需要主的牧养。我们人常常发觉很难作正确的决定,有时候最难为的事就是作决定。不信的人没有人带领并引导他们作决定,但我们有牧人带领并引导我们。主的带领和引导主要与我们的意志有关。主是活的牧人,不断指引我们的意志。我无法告诉你,这事我经历过多少次。主实在是我们魂的牧人。祂指引我们的心思,安慰我们的情感,带领并引导我们的意志。

 照着我的经历,带领与引导之间有所不同。带领与目的地有关。假定你从家里开车到一个城市,公路地图可以带领你到目的地。但一旦你到达那城市,你会需要一个向导,指引你到你要去的准确地点。圣经里有些经文说到主的带领,有些说到祂的引导。一面,主带领祂的子民到圣地。但祂带领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就要引导他们到锡安山。

 主是我们的牧人,首先带领我们,然后引导我们。祂带领我们到正确的地方,并且引导我们到准确的地点。这就是基督,我们的牧人。

 基督要作我们活的牧人,就需要住在我们里面。基督今天若不是在我们里面赐生命的灵,祂若只是客观的被高举在三层天上的主,祂如何能作我们的牧人?基督要作我们的牧人,祂就必须与我们同在,甚至在我们里面。许多时候祂与我们同行,为要使我们转回。想想看主如何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作那两个门徒的牧人。这两个门徒往一个方向走,但主与他们同行,为要使他们转往另一个方向。路加二十四章十五节说,『正谈话讨论的时候,耶稣亲自就近他们,和他们同行。』然后祂问他们谈论什么。就某种意义说,这两个门徒责备主,他们说,『独有你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这几天在那里所发生的事吗?』(18。)然后主问:『什么事?』(19。)同行一会儿以后,他们强留主同他们住下。(29。)然后,祂拿起饼来,祝福了,擘开,递给他们。『他们的眼睛开了,这才认出祂来。』(30~31。)这是主牧养的例子。

 有时候主牧养我们,就像祂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牧养门徒一样。我们也可能对祂胡言乱语,或问祂荒谬的问题。我们甚至可能责备祂,祂也可能装作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我们许多人能见证,经历过主耶稣这样牧养我们。祂作赐生命的灵住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经历中乃是我们的牧人。

基督,我们的监督


 照着彼得在彼前二章二十五节的话,基督也是我们魂的监督。我不知道有多少基督徒经历过基督是监督,是长老。

 新约启示监督就是长老,长老就是监督。在五章一至三节彼得对长老说到牧养神的群羊。监督的功用是什么?监督原文的意思是指一个监督某种特别光景或情况的人。这辞似乎是指一个在我们以上,监督我们,并观察我们作为的人。然而,照着我们的经历,主作监督乃是照顾我们的一位。祂监督我们,意思是祂照顾我们。主作监督,不是管治我们或管辖我们;祂乃是照顾我们,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母亲监督孩子,目的是要照顾孩子。她要顾到他们每一需要。基督作我们的监督也是一样。

 我们读二章十八至二十五节时,看见彼得在经历上非常丰富。在这段他说到恩典、范本、救主、牧人和监督。基督是我们里面的生命,祂也是给我们跟随的榜样。我们若凭著作我们里面生命的基督而活,就是凭着内住的基督自己而活,我们就会经历属灵影印的过程,成为基督的复制品。同时,我们会经历祂作拯救我们的救主,作带领并引导我们的牧人,并作照顾我们的监督。哦,彼得的经历是丰富的,他的写作是美妙的!愿我们都照着这些经文里所启示的,操练享受基督。愿我们都享受祂作恩典,作榜样,并作美妙的救主、牧人和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