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生命的长大及其结果(三)
总纲目




神所拣选的基督
被弃的石头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
在这话上绊跌的人
磨碾的石头
在这话上绊跌的结果

 读经:彼得前书二章四节,六至八节。

 在彼前二章四节彼得说,『你们来到祂这为人所弃绝,却为神所拣选所宝贵的活石跟前。』我们已指出,活石不仅有生命,也能在生命里长大。四节的活石就是为着神的建造的基督。这里彼得将他的隐喻,由植物生命的种子(一23~24)转换为矿物的石头。种子是为着生命的栽种;石头是为着建造。(二5。)彼得的思想已经从生命的栽种往前到了神的建造。为著作我们的生命,基督是种子;为着神的建造,祂是石头。我们接受祂作生命的种子后,就需要长大,好经历祂作活在我们里面的石头。这样,祂也要把我们作成因祂石头性情而变化的活石,在祂这根基和房角石(赛二八16)上,与别人同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现在我们接着来看彼得在彼前二章六至八节所说,关于基督是为着神的建造的石头。

神所拣选的基督


 彼前二章六节引用以赛亚二十八章十六节说,『因为经上记着说,「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虽然这活石为神子民的首领所弃绝,这石头却为神所拣选。神拣选基督这活石有两方面。首先,正如我们所看过的,基督在已过的永远里为神所拣选;那是神起初拣选祂。然后神在复活里第二次拣选基督。复活是神拣选了基督的有力证明。这第二次的拣选证实神第一次的拣选。所以,在复活里神证实祂在已过的永远里拣选了基督。

 基督在十字架上时,表面看来为神所弃绝。对法利赛人和其它一切反对祂的人而言,基督的钉十字架是神弃绝了祂的标记。照着马太二十七章四十二至四十三节,祭司长同经学家和长老说,『祂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靠祂。祂倚靠神,神若要祂,现在可以救祂,因为祂曾说,我是神的儿子。』路加二十三章三十五节说,『官长也嗤笑着说,祂救了别人,祂若是神的基督,是那蒙拣选的,就让祂救自己罢!』宗教首领以为神弃绝了基督。然而,第三天基督复活了,那个复活是神拣选的标记,是神拣选了基督作祂建造的石头的证明。

 从基督复活的时候起,基督就被看为尊贵。彼前二章六节的『宝贵』,原文与四节所用的『宝贵』相同,也是看为尊贵的意思。这与一章十九节的『宝』字不同。那里是指素质上的宝贵,这里是指被人承认并看为尊贵的宝贵。

 『看哪,我把所拣选…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这话不但指基督的复活,也指祂的升天。神使基督复活以后,将祂高举到诸天之上。所以,基督的升天是神拣选了祂进一步的标记和证实。

 二章六节所说到的锡安,不是地上的锡安,乃是诸天之上的锡安。新约里有两个锡安:一个是属地的,另一个是属天的。属地的锡安是属天锡安的返照。犹太人也许有属地的锡安,但我们基督徒,相信基督的人,有属天的锡安。为这缘故,我们不是来到属地的锡安,乃是来到属天的锡安。(来十二22。)

 神在已过的永远里拣选基督,没有给任何人看见,甚至没有给天使看见。神拣选基督时,什么都还没有造出来,因为那个拣选是在创立世界以前。惟有神知道基督是祂所拣选的一位。但这个拣选在基督的复活和升天里得以显明。基督升天不久以后,彼得就清楚领悟基督是神所拣选的弥赛亚。为这缘故,彼得在行传四章对宗教首领说,『你们众人和以色列众百姓就当知道,乃是在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就是你们所钉十字架,神从死人中所复活者的名里,在这名里,这人才站在你们面前健康完好。祂是你们匠人所轻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10~12。)在别的名里没有拯救,因为神拣选了基督,这个拣选在基督的复活和升天里得以显明,并藉着基督的复活和升天得着证实。

 彼得同其它的使徒能见证,他见过复活的基督。不但如此,他们都亲眼看见祂升天。这两个行动,复活和升天,证明并证实拿撒勒的耶稣是神所拣选的一位,为着神的建造作房角的头块石头。

 基督是这样蒙拣选的一位,现今被看为尊贵。基督不但在荣耀里;祂也在宝座上神的右边。这就是说,祂在尊贵的地位上。因着基督现今在这样尊贵的地位上,祂就是宝贵的,非常受尊重。

 彼前二章六节也说,信靠基督的人,必不至于羞愧。基督是可信靠的、稳固的、坚定的。我们可以信靠祂,并确定我们绝不至于羞愧。

被弃的石头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在七节彼得接着说,『所以祂在你们信的人是宝贵的,在那不信的人却是「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里的『宝贵』,原文与四、六节者同源。神所拣选的基督这块石头,是神所宝贵的房角石,在信祂的人是宝贵的,在那不信的人却是被弃绝、被轻弃的石头。基督的宝贵不但是光景的事,也是祂地位的事。祂是宝贵的,意思是祂被看为尊贵,祂占有尊贵的地位。

 本节告诉我们,匠人弃绝基督这活石。这些匠人指那些本该建造神居所的犹太教首领。他们弃绝基督到了极点。主曾向他们预言这事。(太二一38~42。)然而,基督在复活里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如我们所看过的,彼得在早期的传讲中,已向犹太人宣告过这事。

 基督在不信的人是匠人所弃的石头。然而,这被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因此,基督是两方面的石头。祂是为着神的建造的石头,有尊贵的方面,也有被弃的方面。一面,基督被弃绝;另一面,祂得了尊贵。祂被犹太匠人所弃,却为神所宝贵。我们如何知道基督被犹太首领所弃?因为他们将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他们就是那样弃绝了祂。我们如何知道基督为神所宝贵?因为神使祂复活并高举祂。所以,基督的复活和高举,是神拣选了祂以及祂为神所宝贵的有力标记。

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


 在彼前二章八节彼得继续说,『又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信从,就在这话上绊跌,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基督不但是被弃的石头,和被宝贵的石头;祂也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可信靠的基督被人弃绝,就成了绊脚的石头,弃绝祂的犹太教徒正绊跌在其上。(太二一44上。)基督这石头有积极和消极两面的功用。对我们而言,祂是积极一面的房角石,但对不信的犹太人而言,祂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

在这话上绊跌的人


 在彼前二章八节彼得说到,『他们既不信从,就在这话上绊跌,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他们』指谁?在彼得的思想里,『在这话上绊跌』的人,可能指任何人或每个绊跌的人。我们若在这话上绊跌,那么这个『他们』就包括我们。这辞指历代以来在这话上绊跌的人。

 现在我们需要问,人在其上绊跌的话是什么。这当然不是在二章二节所题含有纯净之奶的话。反之,这是彼得在六至八节所引用的话,就是关于蒙拣选的石头,安放在锡安、被看为尊贵的房角石的话。这也指关于匠人所弃,成了房角头块石头的话。(7。)不但如此,这也包括八节关于这石头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的话。人可能在其上绊跌的,就是这话。

 因着今天主恢复里的气氛,我们很容易相信这样的话。但在主耶稣和使徒们的时代,犹太人不肯相信这话。他们的态度是拿撒勒的耶稣不可能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犹太首领和拉比不相信这话,反倒辩驳。无论谁不信这话,就会在其上绊跌。

 我们不该以为基督徒不可能在这话上绊跌。许多在这话上绊跌的人是基督徒。他们不信主耶稣会这样严厉或率直。有时候我们和一些信徒说到基督是建造的石头,和绊脚的石头这件事。他们回答说,『不,主耶稣满了怜悯,祂绝不会是绊脚的石头,或跌人的磐石。主有宽广的心;祂不像你这样狭窄。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是对的。你们狭窄,主耶稣却不狭窄。』然而,我们若太宽广,就不会信这话。我们不会相信基督一面是建造的石头,另一面也是绊脚的石头。不只犹太首领在这话上绊跌,许多基督徒在这严厉的话上也绊跌了。

 你曾想过基督会特意成为跌人的磐石吗?关于这点我们需要谨慎,并问自己信不信这话。我们若不信,就在这话上绊跌;那么,主自然会对我们成为绊脚的石头。我们在这样的话上绊跌,因为按我的意见,这话过于狭窄、严厉了。

磨碾的石头


 我们不该因着彼得在二章六至八节的写法,就认为他太严厉。事实上,主耶稣是头一个说这样严厉话的人。在马太二十一章四十二节他问宗教首领:『「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你们在经上从来没有念过吗?』然后在四十四节祂接着说,『那跌在这石头上的,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粉碎,簸散如糠秕。』『那跌在这石头上的,』指因基督而绊跌的人。『这石头掉在谁身上,』指基督回来的时候所要砸碎地上的列国。

 这里我们看见,主耶稣说到祂自己作为石头的另一方面。祂不仅是建造的石头,和绊脚的石头,也是磨碾的石头,压碎的石头。祂是磨碾的石头,要将反对者压得粉碎。祂这方面在但以理二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题到。这两节启示主耶稣回来时,要将反对的列国压得粉碎。

在这话上绊跌的结果


 彼得在彼前二章八节说,在这话上绊跌的人是不信从的,而这个不信从『也是预定的』。这指犹太人不信从以致绊跌。

 在这话上绊跌的人,被神预定不信从;不信从是他们的分。若有人不信圣经所说的基督,他就因祂绊跌。那个不信和绊跌的结果自然就是背叛。这就是不信从。因此,不信从成为那人预定的分。事实上,这是合逻辑的。任何不相信这话的人就会在其上绊跌,然后收他所撒下之种子的果子、庄稼。他撒下不信,就收不信从作预定给他的结果。只要我们有不信,就会收不信从,这是基本、管治的属灵原则。你若有不信,就会收背叛。这就是说,你将是背叛的。这不仅对犹太人是真的,对基督徒,包括在主恢复里的基督徒,也是真的。

 在中国和美国我都看过,不信从和背叛是不相信这话并在其上绊跌之人预定的分。没有基督徒会在主恩典的话上绊跌。有人也许听见,主是怜悯人、恩待人的,祂满了恩慈,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没有人会在这样恩典的话上绊跌。然而,圣经也有严厉的话。建造的石头,房角的头块石头,也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松散、随便的人也许不信这样的话。反之,他们也许说,『不,基督不是那样狭窄。只要我相信主耶稣,关于召会我可以走我所选择的路。为什么我必须在恢复里?主耶稣不像你这样狭窄。』至终,不信主严厉的话并在其上绊跌的结果,将是不信从、背叛。现今最反对的人就是这些背叛的人。他们这样乃是预定的。我们需要看见,有一个原则在管治这事。原则是我们若有这样的不信,就会收不信从的庄稼,而那个不信从就是背叛。

 我们读彼前二章四至八节时,也许以为彼得不需要包括六至八节。至少,我们会认为七至八节是不需要的。按我们的意见,单单四节也许就够了。就神的建造而论,四节也许就够了。但彼得在六至八节乃是接着陈明基督这石头一幅完全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