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生命的长大及其结果(二)
总纲目




长大以致得救
一切属灵长大的基础
尝过主是美善的
为着神的建造的活石
经历基督作奶和石头

 读经:彼得前书二章一至四节,六至八节。

 彼前二章一至二节说,『所以要脱去一切的恶毒、和一切的诡诈、并伪善、嫉妒、以及一切毁谤的话,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在上一篇信息中我们指出,我们需要作两件事。第一,我们需要脱去一切的恶毒、诡诈、伪善、嫉妒、以及毁谤的话。第二,我们需要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我们靠此在生命里长大。正如我们所看过的,在生命里真正的长大乃是生命度量的扩增。

长大以致得救


 照着彼得在二章二节的话,我们靠着纯净的话奶长大,以致得救。以致,原文也是结果的意思。在生命里长大的结果就是得救。这里的得救不是起初的救恩,乃是在生命里长大的结果。神完满、全备的救恩从重生(包括称义)到得荣,(罗八30,)有一段很长的期间。我们重生时,得着了起初的救恩。然后需要藉着享用基督作神话语中滋养的奶,得喂养而长大,达到完全的救恩,达到成熟而得荣。这救恩就是主耶稣显现时,所要显现与我们魂的救恩。(彼前一5,9~10,13。)然而,照上下文看,这里的以致得救是直接指二章五节的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献上属灵的祭物,以及九节的宣扬神的美德。

 我们若长大以致得救,就会经历从一节所说恶毒、诡诈、伪善、嫉妒、以及毁谤的话这五件消极的事得救。从恶毒、诡诈、伪善、嫉妒、以及毁谤的话得救,不是藉着我们自己的努力成就的。这无法藉着自我改良、调整、或改正作成。反之,从这些消极的事得救,乃是内里的事。

 举例说,假定某人身体里有致病的细菌。这些细菌乃是在他的血液和他全人的组织里。想要用强效肥皂清洗这人,以解决这难处,会有什么用处?这只不过能洗净他皮肤的外层。但这个洗净不会有效的对抗他里面的细菌。要对付细菌,那人需要接受抗生素。他也需要为着他物质的身体接受正确的养分,使身体长大。这个长大会有助于医治他的疾病。同样,靠着内里的长大以致得救,我们自然就蒙拯救脱离恶毒、诡诈、伪善、嫉妒、以及毁谤的话等『细菌』。

 五十年前,我很难胜过脾气。但现今经历主五十多年以后,我能见证我很难发脾气。有些人也许说,因为我现今是上了年纪的人,所以不再有脾气的难处。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事实上,人的脾气通常随着年龄增加。为这缘故,年长的人常批评别人,对别人不耐烦。按天然说,我们越年长,越有脾气的难处。我在主里并在主面前能见证,我越年长,越没有脾气。这个改变的原因是,多年来我经历在生命里长大,以致得救脱离我的脾气。这说明一个事实,我们都需要实际的长大以致得救。

 二节的得救不是在起初阶段或完成阶段的救恩,乃是在长进阶段、变化阶段的救恩。我们可以说,本节的意思是,我们需要长大以致变化,这样的领会是正确的。当然,这里没有用变化一辞。然而,本节的救恩含示变化。重生是在起初阶段的救恩,变化是在长进阶段的救恩,得荣是在完成阶段的救恩。我们不是在起初阶段或完成阶段,我们乃是在救恩长进的阶段;那就是说,我们正在变化的阶段。

 变化与仅仅改变不同。变化包含从一种形状到另一种形状的改变。然而,变化不仅仅是在形状上外面的改变,乃是包含在性质或构成上内里的改变。举例而言,假定一个人患病,脸色看起来很不健康。他也许在脸上涂些脂粉,想要藉此改善外观。我不喜欢那样在皮肤上涂颜色,因为那使我想到殡仪业者的工作,他们只是设法叫死人的脸显得好看。今天孔子的门徒和许多基督徒都致力于自我改良的外表工作,好比殡仪业者的工作。这样外面的改变与活的、内里的变化全然不同。

 最近我有点不舒服。但我的妻子天天给我预备滋养的食物;至终那食物使我健康,并恢复健康的脸色。我的妻子看见我的面色,就很喜乐。我不需要在脸上化妆,因为健康的脸色来自里面的养分。我吃、消化、并吸收滋养的食物。养分传输到我的细胞、组织、甚至皮肤里,就使我有健康的肤色。这是变化的例证。

 彼得嘱咐我们切慕纯净的话奶,叫我们靠此长大,以致变化。我们不是长大以致有外面改正,或外面的调整,或外面的改良。反之,我们长大以致藉着生命并在生命中有内里的变化。

一切属灵长大的基础


 滋养的食物只有加给活的、生机的东西,才会引起变化。你若试着把养分加给无生命的无机物,那会使其变成腐败、不洁。无生命的东西不可能从滋养的食物得着帮助。想要喂养死人,显然是无用的。毫无疑问,纯净的话奶能喂养我们,并滋养我们。然而,这话奶只能喂养并滋养活的、生机的人。若没有生命,我们里面就不会有什么与这养分合作。

 彼前二章二节开始于『像才生的婴孩一样』。『才生』这辞指明活的生机体。才生的婴孩是活的、生机的。我们像才生的婴孩一样,需要喝纯净的话奶。然后奶会供给我们活的、生机的养分。自然我们里面的生命就会与奶的养分互相效力,叫我们长大。然而,我们里面若不是藉着重生而有了活的、生机的元素,话奶中的养分就不会有任何功效,因为我们这方不会有所合作。

 在一章二十三节彼得说,我们蒙了重生。在二章二节他劝我们要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奶。一章二十三节的重生和二章二节才生的婴孩指着同一件事─由神圣的生命重生。这重生是基础,使我们能在生命里长大,并洁净我们里面的人。我们里面都有重生时所接受神圣的生命作一切属灵长大的基础。要长大并得洁净,我们必须有这基础。所以,我们像才生的婴孩一样,该切慕纯净的话奶,叫我们靠此长大,以致变化。

尝过主是美善的


 在三节彼得继续说,『你们若尝过主是美善的。』主是可尝的,祂的滋味又美又善。我们尝过祂,就会切慕祂话中滋养的奶。本节的『美善』一辞,意思也是可喜悦的,恩慈的。

 彼得确定他写信的对象已经蒙了重生,但他不确定他们有否尝过主。为这缘故他说,『你们若尝过主是美善的。』信徒确实是才生的婴孩,但如三节所指明的,他们有些人也许没有尝过主是美善的。今天真正蒙了重生的信徒有千千万万,但有许多从未尝过主是美善的。

 让我们用一个例子表明人也许得重生,却没有尝过主是美善的。一位中年妇女得救两年了。她得了救赎,也蒙了重生。她参加我们的聚会几次以后,有一天站起来作见证。她说,她丈夫失业了,并且他们无法付房租。不但如此,他们的儿子患了病。她接着说,她为这情况向主祷告。她赞美主给她丈夫更好的职业,给他们更好的住处,甚至医治他们的儿子。她宣告:『阿利路亚,主耶稣是活的、有能的!』

 我们仔细看看这个见证;我们要问这是不是尝过主之人的见证。我要坚决的说,这不是尝过主是美善之人的见证。多年前,我对这事会有不同的感觉,我会说这妇人的确尝过主是美善的。事实上,在她的见证里她的确说,『主对我是何等美善!祂是真实的、活的、美善的。我们祷告,祂就给我们更好的职业,更好的房子,并且医治我们的儿子。阿利路亚!主是美善的。』她虽然说到主的美善,但这并不是尝过主是美善的见证。

 那么,什么才是尝过主的真实见证?假定同一位姊妹见证这样的事:『我的丈夫失业了,我们失去了住所,我们的儿子也患病。我们越祷告,我们所有的难处似乎越多。但弟兄姊妹们,我能见证我们的情况越艰难,我里面越喜乐。哦,我何等享受主!我略略经历了保罗所经历的,他求主把刺除去,而主拒绝,说祂的恩典够保罗用的。主使保罗享受祂的恩典。祂将保罗放在特别的环境里,使他必须享受恩典。祂没有把刺除去。一面,保罗受刺的苦;但另一面,他经历主扶持的恩典。我们在这样的情形里,已经好几个月了,主还没有在外面为我们作什么。但我能见证,我享受祂作我的恩典。我母亲晓得我们的情况,就说,『这是什么?你的耶稣在那里?祂是又真又活的吗?为什么祂不为你作什么?你改去拜佛好了。』但无论她对我说什么,我继续享受主的恩典。』这是尝过主的见证。

 尝主不在于外面的神迹,乃在于内里生命的滋养。无论我们在怎样的环境里,或者我们有怎样的景况,我们都得着主的扶持。我们能与保罗同说,『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腓四13。)我们经得起富足和贫穷、顺境和逆境的试验,因为我们不在意外面的情况,乃在意内里的滋养。这内里的滋养就是真正的尝主。在这些经文里彼得指明,我们若尝过主是美善的,必然会切慕话中的奶。

为着神的建造的活石


 在彼前二章四节彼得接着说到基督是活石:『你们来到祂这为人所弃绝,却为神所拣选所宝贵的活石跟前。』活石不仅有生命,也能在生命里长大。这活石就是为着神的建造的基督。这里彼得将他的隐喻,由植物生命的种子(一23~24)转换为矿物的石头。种子是为着生命的栽种;石头是为着建造。(二5。)彼得的思想已经从生命的栽种往前到了神的建造。为著作我们的生命,基督是种子;为着神的建造,祂是石头。我们接受祂作生命的种子后,就需要长大,好经历祂作活在我们里面的石头。这样,祂也要把我们作成因祂石头性情而变化的活石,在祂这根基和房角石(赛二八16)上,与别人同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

 彼前二章四节的『宝贵』,原文也有看为尊贵的意思。这与一章十九节的『宝』不同。那里是指素质上的宝贵,这里是指被人承认并看为尊贵的宝贵。

 在二章六至八节彼得更多说到基督是石头。六节说,『因为经上记着说,「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这指明基督是神所拣选的石头,为着神的建造作房角石。(弗二20。)在以弗所二章二十节,保罗说到『基督耶稣自己作房角石』。那节和这里一样,都说基督耶稣作房角石,而不说祂是根基,(赛二八16,)因为二处所着重的都不是根基,而是房角石,将犹太信徒和外邦信徒这两面墙联结一起。犹太匠人轻弃基督,乃是轻弃祂作房角石,(徒四11,彼前二7,)就是那位要将外邦人联于犹太人,以建造神家者。

 在二章七节彼得继续说,『所以祂在你们信的人是宝贵的,在那不信的人却是「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宝贵的,原文与四、六节者同源。神所拣选的基督这块石头,是神所宝贵的房角石,在信祂的人是宝贵的,在那不信的人却是被弃绝、被轻弃的石头。

 本节的匠人,指那些本该建造神居所的犹太教首领。(徒四11。)他们弃绝基督到了极点。主曾向他们预言这事。(太二一38~42。)

 基督在复活里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彼得在早期的传讲中,已向犹太人宣告过这事。(徒四10~11。)

 彼前二章八节说,『又是「绊脚的石头,并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信从,就在这话上绊跌,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本节启示可信靠的基督(6)被人弃绝,就成了绊脚的石头,弃绝祂的犹太教徒正绊跌在其上。(太二一44上。)这样绊跌,指犹太人不信从以致绊跌。

 在彼前二章四节彼得从话奶跳到活石。在奶与石头之间似乎没有桥梁或别种的衔接。首先,彼得指明主是奶和滋养的话。然后他接着说到主是活石。

经历基督作奶和石头


 照着四节,我们需要来到基督这活石跟前。但来到祂跟前的路是什么?我们乃是藉着喝话奶来到主跟前。你曾领悟你喝话奶,就是来到主跟前吗?话中的奶是什么?这奶就是主自己。所以,我们喝奶,就是来到主跟前。你有别的路来到你所吃的食物跟前吗?你来到食物跟前的路是什么?你岂不是藉着吃食物而来到食物跟前吗?我们都是藉着吃而来到食物跟前。关于来到基督这活石跟前,也是这样。在四节里,『来』字等于喝。所以,我们喝奶,就是来到主跟前。

 我们已指出,彼得似乎从话奶基督跳到石头基督。这含示奶成为石头。如何能这样?对我们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对主而言却不是不可能的,因为祂是包罗万有的。基督这包罗万有的一位是奶,也是石头。我们不能述尽说竭基督的所有方面。祂是奶,祂是粮,现今我们看见祂是石头。照着六至八节,基督不但是建造的石头,也是绊脚和磨碾的石头。甚至作为石头,基督也是包罗万有的:祂能建造我们,或者祂能使我们绊脚,甚至将我们磨碎。

 我们需要更多经历基督作奶和石头。早晨我们该喝基督作话奶。然后一天之中,应当有变化的过程在我们里面进行。晚上我们该来到召会的聚会中,并与圣徒们交通。这就是建造。这里我们看见,早晨基督是奶,晚上祂成为石头。一天之中,这奶在我们里面作变化的工作,产生石头。

 没有经历基督作奶的人,也许喜欢分散或独立。长老们也许探访他们,并鼓励他们来聚会;但这些圣徒就是不愿意参加聚会。有一位这样的弟兄曾说,『只要某些人在聚会中,我就不愿参加。我不愿见他们的面。我不喜欢参加聚会,只因为他们在那里。』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主在这情形中作事;这位弟兄就为着他对那些人的态度悔改,于是他开始渴望喝话奶。因着他喝这奶,他就切慕来到召会的聚会中。至终他为着建造的缘故,与圣徒们完全和好了。

 首先主是奶滋养我们。藉着话奶中的养分,就产生变化。然后我们就有建造,在其中主自己是石头。这就是在二章首先有奶,然后有石头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