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三一神完全的救恩及其结果(九)
总纲目




洁净我们的魂
摸着话里的实际
束上我们心思的腰,并洁净我们的魂
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
藉着神活而常存的话蒙了重生

 读经:彼得前书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

洁净我们的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彼前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二十二节说,『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就当从清洁的心里彼此热切相爱。』照着彼得写作的习惯,他在本节将好些事放在一起。首先他说,『洁净了自己的魂。』我们在新约别处找不着这样的话。我们也许读到洁净了自己的心,却没有读到洁净了自己的魂。

 我们魂得洁净,乃是那灵圣化我们的性情,使我们在神圣别的性情里过圣别的生活。(15~16。)这比洗罪,(来一3,)洗净(约壹一7)还要深。后二者是洗净我们外面的所作,前者是洁净我们里面的所是─魂,如以弗所五章二十六节话中之水的洗涤。

 在彼前一章二十二节彼得说到洁净了自己的魂,是用完成式。但这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一至二十一节没有题到这样的事,在二十二节彼得忽然说,『洁净了自己的魂。』他在前面二十一节经文里都没有说到这个洁净。

 我们的魂是由心思、情感和意志组成的,这些也是我们心的各部分。我们的魂得洁净,就是我们心的各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从一切的污秽和沾染得了洁净。(徒十五9,雅四8。)实际上,这是指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从神以外的各样事物中蒙拯救,而固定在神这惟一的对象和独一的目标上。这样的洁净是因我们顺从真理而成就的,这真理乃是我们信仰的内容和实际。当我们顺从真理,就是顺从我们在基督里之信仰的内容和实际时,我们的全魂就专注于神,因而得着洁净,脱离神以外的一切事物。这乃是藉着领受那栽种的话,(雅一21,)就是圣别人的真理,(约十七17,)以拯救我们的魂脱离一切的污秽。

 照着彼得在彼前一章二十二节的话,我们是因顺从真理洁净自己的魂。这里有三件事:洁净魂、顺从和真理。我们不该将这些事的任何一件视为理所当然。反之,我们该问这里的真理是什么,也该问顺从真理是什么意思。不但如此,彼得说,我们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这里彼得不仅仅说到爱,也不只说到弟兄相爱,更说到爱弟兄没有假冒。所以,在这一节彼得说到洁净自己的魂、顺从真理、以及爱弟兄没有假冒。然后他接着劝我们要从清洁的心里彼此热切相爱。彼得著作的特征是把许多点一起放在一节经文里。

 照着文字上正确的领会,『洁净了自己的魂』的主词是『你们』。这就是说,彼得告诉信徒,他们洁净了自己的魂。

 我们洁净自己魂的路,是藉着顺从真理。这也许不是像神的先见那样深奥的事,却非常实际。与神圣方面的大事相比,这件事相当小;但在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中却非常重要。我们需要问自己,在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中是否经历了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

摸着话里的实际


 要领会因顺从真理洁净自己的魂是什么意思,我们必须清楚本节里真理的意思。这里的真理是圣别人的真理,就是神实际(真理)的话。(约十七17。)本节真理的意思不是道理。真理是包含在神的话里,并藉着神的话所传输的实际。例如,约翰三章十六节说,『神爱世人。』这是神圣的话。然而,这话对许多读约翰三章十六节的人仅仅是道理,对我们却不该是这样。只在道理上读本节,就是有天然的领会。这天然的领会是属魔鬼的,因为魔鬼在我们天然领会的背后。我们天然的领会若完全占有我们,这领会就成为属魔鬼的。我们若要越过天然的领会来看约翰三章十六节,就需要摸着在这简短的话里所包含,并藉着这话所传输的实际。我们读『神爱世人』时,需要问自己,我们有没有经历这爱。我们该说,『神爱世人。这「世人」包括我吗?这话的意思是神爱我吗?』任何这样读约翰三章十六节的人,就必得救。这样的人会说,『神阿,我何等感谢你,世人包括我。你爱世人,意思就是你爱我。』这就是把约翰三章十六节当作真理,当作实际,而不仅仅当作道理。

 提前三章十五节说,召会是活神的家。本节包含道理,但对我们这不该仅仅是道理。保罗说到召会是活神的家,这话该是真理、实际。我们需要问:『我所在之地的召会是活神的家吗?』我们若这样读本节,就会接触实际、真理。真理是包含在神的话里,并藉着神的话传输给我们的扎实内容、实际。

 彼得前书是写给分散的犹太信徒的,他们得救以前是在犹太教里。他们有许多旧约预表的知识。他们听见福音和使徒的教训,就接触了实际。藉着福音的传讲和使徒的教训,神话语里的真理、实际就传输给那些犹太人。结果,他们听见神话语里所包含的实际。这就是真理。

 我们不该单单从神的话领受道理─我们该摸着实际。福音和使徒的教训包含实际,这些实际已经传输给犹太信徒。彼得前书的受信者犹太信徒,乃是从福音并从使徒的教训接受了真理、实际。

束上我们心思的腰,并洁净我们的魂


 然而,这些信徒接受这真理,这实际以后,热中犹太教的人就到他们那里去,并题醒他们在犹太宗教里的背景。热中犹太教者的谈话是打岔、搅扰人的,并使犹太信徒的心思游荡,离开真理。可能一位犹太信徒对妻子说,『彼得的传讲是真的,不是吗?那为什么他所传讲的与我们从父母所听见的许多事相反?甚至彼得有些教训似乎违背摩西的教训。我们的确有难处。你能相信我们的祖先教导我们错误的事吗?为什么彼得教导我们一些事,和我们已往听见的不同?』这说明彼得写本书信时的背景。

 在彼前一章十三节彼得说,『所以要束上你们心思的腰,谨慎自守,全然寄望于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所带给你们的恩。』本节开头的『所以』这辞,是基于一至十二节所包含的一切神圣真理。我们照着神的先见被拣选,这不仅仅是道理,乃是真理、实际。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与父重生了我们,使我们有活的盼望,也是实际。不但如此,这活的盼望是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我们存留在诸天之上的基业,这也是真理。这十二节经文里有许多真理、实际。

 彼得以这一切真理作根据,嘱咐我们要束上我们心思的腰,谨慎自守。我们不该允许我们的心思游荡,我们也不该醉酒或被麻醉。谨慎自守就是解除麻醉,从醉生梦死中醒来。所以,在十三节彼得告诉犹太信徒,要忘记他们的宗教背景,要谨慎自守,不要再在心思中游荡。

 热中犹太教者怎样想要影响犹太信徒,今天有些人也想要影响在主恢复里的人。譬如,一位青年弟兄也许爱主的恢复,并且为着他在恢复里赞美主。但后来一位有神学学位,作牧师的亲戚也许来看这位弟兄,并且说,『你说的「恢复」是什么意思?我有神学院的硕士学位,但我从未听过什么恢复。谁告诉你主有恢复?』这位青年弟兄也许不知道要说什么。后来,他也许不喜乐,并开始在心思里对这恢复有了疑惑。他也许问自己说,『我的确得着主恢复里职事的帮助。但这位有神学硕士学位的牧师如何?他对这恢复的说法会是完全错的吗?』这位弟兄所需要的是束上心思的腰。

 束上我们的心思,实际上就是洁净我们的魂。每当我们的心思游荡的时候,我们的魂就不洁净。异议的思想使我们的心思游荡。这些异议的思想也许像火烧的箭一样进入我们的心思。我们的心思开始游荡,我们的魂就成为不洁的。倘若这是我们的情况,我们就需要洁净自己的魂。但我们如何能洁净自己的魂?我们洁净自己的魂,乃是藉着束上我们的心思,并将其定准在一件事上,不允许它游荡。

 异议的思想是火烧的箭,不但搅扰我们的心思,也污染我们的情感和意志。结果,我们在主里,在主面前就不洁净。这会使我们很难真正赞美主。

 让我们再想想这位受牧师亲戚影响之青年弟兄的例子。那位牧师的谈话将不洁带到这位弟兄的情感里。异议的思想不仅使他的心思游荡离开主恢复的目标;这些思想也使他的情感不洁净,就是不只有一种爱。这不洁净的情感好比一个女人不只爱一个男人。她爱她的丈夫,但她也爱别人。这是淫乱。我们的情感应当只定在主身上。那位听异议的思想和话语的弟兄,情感受了污染。结果,他不只有一个目标,一个目的。一面,他在主的恢复里;另一面,他对恢复有了疑惑。这是一种污染。

 这污染也能破坏我们的意志。我们很难作决定,因为我们有了两个目标。所以,我们整个魂都变得不洁净。我们的心思游荡,我们的情感被分裂,我们的意志也受到破坏。在这样的情形里,我们需要洁净自己的魂。

 神不会为我们洁净我们的魂。我们需要因顺从我们所听见、所接受的真理而自己这样作。假定有一位弟兄对于主的恢复挣扎了一段时间。至终,因着神的怜悯和圣别的灵在他里面的运行,他就宣告:『赞美主!我的心思为着一个目标束上了。我的情感完全定在一个人位,就是主自己身上。我没有其它爱的对象。所以,我的意志跟著作刚强的决定:我为着主,我也为着主的恢复。我不在意别的。』这就是顺从真理。这样顺从真理,成了我们洁净自己的魂的凭借。所以,在二十二节彼得告诉犹太信徒,他们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这真理是在神圣别人的话里所传输的。

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


 在二十二节彼得说,我们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我们的魂既得着洁净,全人专注于神,使我们的全心、全魂并全心思都爱祂,(可十二30,)结果就是爱弟兄没有假冒,从心里热切的爱神所爱的人。首先,神的重生产生圣别的生活,然后,祂的圣化(洁净)产生了弟兄相爱。

 『没有假冒』这辞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是不装假或不假冒为善,特别是指不戴假面具。假冒某件事,就是戴假面具,隐藏我们真正的感觉。这就是装作我们所不是的。爱弟兄没有假冒,就是真实、没有装假的爱弟兄,没有戴任何一种假面具的爱弟兄。在彼前一章二十二节,『没有假冒』一辞非常重要。这辞指明藉着我们的魂得洁净,所有的假面具已被除去。

 一位弟兄若接受了对于主的恢复异议的思想,他也许仍然爱弟兄,但那个爱是假冒的;这就是说,那将是戴着假面具的爱。这位弟兄有假面具,因为他对这恢复有疑惑。他若与别人一同住在弟兄之家,表面看来他也许仍然爱那些弟兄,但他对他们的爱不是没有假冒的爱,没有假面具的爱。然而,他若定意顺从真理,并且因顺从洁净自己的魂,这洁净的结果就是爱弟兄没有假冒。这样,他就会不戴任何假面具来爱弟兄。

 许多时候圣徒们在召会生活中也许戴上假面具。他们也许彼此相爱,但那是戴着假面具的爱。这些圣徒的爱是假冒的,因为他们没有洁净自己的魂。他们没有为着主的恢复束上他们心思的腰,使他们的情感专注,并且用意志下定决心;所以,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有假面具。他们也许领悟,只要他们在召会生活里,他们就需要凭爱行事为人。但他们里面在疑惑,他们的魂,包括心思、情感和意志,受了污染。这些圣徒需要因顺从真理,洁净自己的魂。

 我们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就能从心里彼此热切相爱。二十二节说到洁净魂,也说到从心里去爱。从心里去爱,就是有一种不但来自魂的各部分,也来自良心的爱。我们的良心见证我们是以没有假冒的爱来爱弟兄。我们的良心有这样的见证,我们就是从心里去爱。但我们的良心若没有证实我们的爱,或见证这爱,那么我们的爱就仅仅是来自魂的。这不是从心里去爱,因为良心不是魂的一部分,乃是心的一部分。

藉着神活而常存的话蒙了重生


 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句子的主要部分是『你们…就当从清洁的心里彼此热切相爱』。『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是子句,形容『你们…就当从清洁的心里彼此热切相爱』这句的主词『你们』。然后二十三节接着有另一个形容子句:『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而常存的话。』本节形容二十二节。我们既蒙了重生,就洁净了自己的魂,以致爱弟兄。由神的生命重生乃是基础、立场,使我们的魂得着洁净、圣别,以致爱弟兄没有假冒。这段话的开头和结束都是重生,其结果乃是向着神有圣别的生活,向着圣徒有弟兄的爱。

 二十三节指明我们藉着神活而常存的话蒙了重生。我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种子是生命的容器。神的话是不能坏的种子,其中包含神的生命。因此,神的话是活而常存的。藉着这话,我们蒙了重生。将神的生命传输到我们灵里,使我们重生的,乃是神这活而常存的生命之话。

 我们可以将彼得的话解述为:『弟兄姊妹们,你们岂不知我们都蒙了重生吗?我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这不能坏的种子是在神活而常存的话里。所以,我们蒙了重生,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而常存的话。神的话实际上不是种子本身,乃是种子的容器。因这缘故,种子是藉着话来的。你们需要领悟,你们蒙了重生,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这种子是在神活的话里传输给我们的。』

 种子若不是神的话本身,那么种子是什么?种子是神永远的生命。神永远的生命是包含神圣基因的种子。我们众人蒙了重生,是由于这生机、神圣的种子,是藉着神圣的话。

 我们既然这样蒙了重生,就需要顾到我们里面的种子,不该顾到反对主恢复之人任何异议的谈论。我们不可听异议之人的话,却需要留意种子。我们该把每件事与我们里面的种子核对。

 不但如此,以我们里面藉着重生所接受的这种子作基础,我们需要洁净自己的魂。不要听宗教徒异议的谈论,却要留意里面的种子。要束上你们的心思,使你们的情感专注,并加强你们的意志;然后下定决心为着主的恢复。这就是洁净我们的魂的意思。你若这样洁净自己的魂,结果就会爱弟兄没有假冒。

 在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彼得接着说,『因为「凡属肉体的人尽都如草,他一切的荣美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话永远长存」。所传给你们的福就是这话。』这些经文不及二十二至二十三节那样深,领会起来也容易得多。二十四节的肉体指堕落的人。所有堕落的人类都像枯干的草,他们的荣美好像草上凋谢的花。信徒从前就是如此,但主活而常存的话犹如种子,藉着重生种在他们里面,改变了他们的性质,使他们成为活而常存的。

 二十三节的话指常时的话;二十五节的话(二次)指实时的话。常时的话对我们说出来,就成了实时的话。

 在二十五节里,永远长存的是主的话。『主』指二十三节的神。这指明主耶稣就是神。

 在二十五节彼得说到『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话』。使徒所传讲的话,就是使信徒重生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