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那灵的圣别,蒙血所洒,以及活的盼望
总纲目




由经历证实的道理
那灵的圣别
顺从并蒙血所洒
活的盼望和基业
对三一神的描述

 读经:彼得前书一章二至四节。

由经历证实的道理


 彼前一章二节说,『就是照着父神的先见被拣选,藉着那灵得圣别,以致顺从耶稣基督,并蒙祂血所洒的人。』本节包含了在道理上和经历上都很深奥的事。这些深奥的事,其中一项是那灵的圣别,其次是顺从以及蒙耶稣基督的血所洒。照着本节原文,耶稣基督的血是顺从和洒的受词。因此,顺从是顺从血,洒也是洒血。我们不容易领会顺从如何能是顺从血。不但如此,我们对蒙血所洒也不容易有正确的领会。

 最近我花了许多时间再研读彼得的著作。在已过的年日我没有看见,彼得虽是个加利利的渔夫和传福音者,如使徒行传所指明的,但他在道理和经历上竟然是那么深。彼得的书信是由道理加上经历的证实所组成的。彼得的著作主要是讲经历,但这经历是基于道理的。

 就人这面来说,彼得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远不如保罗那样有学问。然而,彼得在他的著作里所使用的词汇,指明他在道理和经历上都很深。

那灵的圣别


 保罗在他的书信里清楚指明,那灵的圣别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地位上的圣别,第二方面是性质上的圣别。但保罗没有告诉我们,在地位上和性质上那灵的圣别有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在我们得称义和重生之前,第二个时期是在得称义和重生之后。然而,彼得的确说到与那灵的圣别有关的两个时期。

 照着今天基督徒对那灵的圣别所持守的一般领会,首先父神拣选我们,之后基督救赎我们,然后那灵在地位和性质上圣别我们。多年来我对圣别的领会就是这样。我所释放关于圣别的信息也曾指出,在父拣选我们,子救赎我们之后,那灵来圣别我们。但在一章二节彼得说,圣别在父的拣选之后,在基督的救赎之前。照着本节,那灵的圣别使我们顺从,并蒙基督的血所洒。这必然指明那灵的圣别在基督的救赎以先。我就着本节祷告并研读时,就蒙光照,看见不但基督的救赎需要藉着那灵得以应用,父的拣选也需要藉着那灵才得以应用。若不是藉着圣灵的应用,神的拣选如何能在实际、经历上与我们有关?神的拣选乃是藉着那灵的应用临到了我们。这应用就是彼得所说那灵的圣别的意思。

 在已过的永远里神拣选了我们。但这拣选如何能应用于我们?这拣选要得以应用,就需要那灵的应用。我们都能从我们的经历见证这点。我们曾经在地上飘流,可能就像那些从未想到神的人一样。但有一天,那灵的『风』把我们『吹』到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听见人传福音。我们听人传福音时,信就注入我们里面。这样,神的拣选就应用于我们。接着得以应用的,是基督的救赎。就这意义说,那灵的圣别是在我们经历基督的救赎以先。

 在帖后二章十三节保罗说,『主所爱的弟兄们,我们应当常为你们感谢神,因为祂从起初拣选了你们,叫你们藉着那灵的圣别,并你们对真理的信,可以得救。』就圣别而论,这一节是总括的。保罗在这里说,我们是藉着那灵的圣别而得着神的救恩。这就是说,父和子在救恩中所完成的部分都是藉着那灵的圣别。所以,没有那灵的圣别,就无法应用父和子为我们所作的。父和子为我们所作的,都是藉着那灵应用于我们。保罗称这应用是那灵的圣别。所以,三一神的救恩是藉着那灵的圣别完成的。

顺从并蒙血所洒


 现在我们来到顺从并蒙血所洒。顺从血并蒙血所洒是犹太人旧约时代的事。彼前一章二节用到这二辞,含示并指明在彼得的著作里,时代已从旧约转移到新约。在旧约里,神给摩西关于律法,并关于祭牲之血(预表基督为着救赎我们所流之血)的诫命。因此,照着神旧约的经纶,所有的犹太人都相信律法,以及所洒祭牲的血。尤其在遮罪日,以色列人信靠这血。换句话说,他们顺从律法和血。律法和血是他们宗教的基本元素。犹太教主要是由律法和遮罪的血所组成的。

 随着基督的来临,新约的经纶开始了。主耶稣来顶替律法,祂的血应验祭牲之血的预表,并且将其顶替。所以,新约经纶的组成要素是基督的人位和基督的血。为这缘故,主差遣使徒们宣扬律法的时代已经过去,并且我们需要相信基督。他们也要宣告,不再需要洒祭牲的血,因为有功效的血乃是耶稣基督的血。现今我们需要顺从对基督的信仰,也顺从耶稣的血。

 彼前一章二节指明时代的转移。旧时代有祭牲的血;新时代有耶稣基督的血。因此,我们必须顺从这血。在二节彼得似乎是说,『从前你们接受祭牲的血,并顺从这血。现今神吩咐你们接受基督的血。』这是彼得所说『顺从…血』这话的意思。

 彼得说到顺从血,而保罗说到顺从信仰。在罗马一章五节他说,『我们藉着祂,领受了恩典和使徒的职分,为祂的名在万国中使人顺从信仰。』他在罗马书末了一章又说到顺从信仰:『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且照永远之神的命令,藉着众申言者所写的,指示万国,使他们顺从信仰。』(罗十六26。)

 彼得领悟,乃是藉着圣灵的工作,相信祭牲之血的犹太人才能将他们的信仰转向基督的血。这样他们就接受基督的血,并顺从这血。这是彼得所说顺从血的意思。

 在彼前一章二节,彼得也说到蒙血所洒。旧约是藉着洒祭牲的血而立的。(出二四8。)关于这点,希伯来九章十八至二十节说,『所以第一约也不是不用血创立的。因为各条诫命既由摩西照着律法,向众百姓讲过了,他就拿牛犊和山羊的血,用水和朱红色绒并牛膝草,洒在那约书上,并众百姓身上,说,「这就是神与你们所立之约的血。」』不但如此,照着希伯来书所说,那洒在我们身上的基督之血已被带到诸天之上,洁净诸天上之物。九章十二节说,『并且不是藉着山羊和牛犊的血,乃是藉着祂自己的血,一次永远的进入至圣所,便得到了永远的救赎。』在二十三节我们看见,基督的血洁净天上之物:『所以,诸天上之物的样本,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之物的本身,必须用比这些更美的祭物去洁净。』我题这点,是要指出『蒙血所洒』是时代的辞,是彼得和保罗所说到旧约的实行。彼得在彼前一章二节的话指明,今天不再是洒祭牲之血的时代;那是旧约时代。今天是洒活的人位,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之血的时代。因此,彼得在一章二节说到洒血,指明已经从祭牲之血的时代转移到活的人位之血的时代。

活的盼望和基业


 在一章三至四节彼得接着说,『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与父是当受颂赞的,祂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重生了我们,使我们有活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诸天之上的基业。』多年来,我一直想要领会『活的盼望』这辞。我无法领会这活的盼望如何能成为基业,正如照着文法,四节里的基业与三节里活的盼望是同位语这个事实所指明的。这指明活的盼望就是基业,基业就是活的盼望。

 活的盼望乃是生命的盼望,特别是永远生命的盼望。生命是盼望的源头。比方说,一个小孩有人的生命;因着他有生命,他的父母就满了他会长大的盼望。他出生时几磅重,但他的母亲期望他长大成熟,成为大人。母亲的盼望是生命的盼望。

 一样东西若不是活的,我们就无法对它有这样的盼望。例如,我们不会对椅子有盼望。没有人会看着椅子说,『这椅子又小又丑,但我满了盼望,有一天这椅子会变得又大又漂亮。』那种盼望全然是虚空的。但父母盼望孩子会长大,不是虚空的。从这个例证,我们能看见盼望是在于生命。活的盼望就是生命的盼望。

 我们也可用康乃馨的种子来说明彼得所说活的盼望,生命的盼望的意思。如果你在庭院里撒播康乃馨的种子,你会存着盼望撒种。你会期望种子至终会发芽。一段时期以后,你会期望一棵长成、开花的康乃馨出现。这是生命的盼望的例证。

 死人没有盼望。然而,生命若能分赐到死人里面,他就能盼望他肉身的每个肢体都被点活。原则上,这也适用于我们的重生。在我们重生之前,我们是死的,没有盼望。但撒在我们里面的永远生命满了盼望,满了生命的盼望。

 生命的盼望就是对永远生命的享受。这享受不是单单为着将来,乃是给我们今天经历的。但我年轻时受教导说,彼前一章四节里活的盼望只是为着将来。人教导我说,将来有一天,我会有一栋天上的华厦。他们向我解释说,信徒有这样美妙的盼望。这盼望似乎很好,却很遥远;今天我们无法有分于它。

 从我开始认识永远生命的时候起,我也开始享受活的盼望。享受这活的盼望就是享受永远的生命。这永远的生命使我们能改变。不但如此,对永远生命的享受就是生命盼望的实现。当然,对永远生命的完满享受是在将来。但今天我们就可以预尝,将来我们会全享。但预尝和全享都是这生命盼望的实现。所以,这盼望事实上就是对永远生命的享受。

 现今我们需要问,这活的盼望如何也能成为我们的基业。孩子出生时,得着人的生命。将来这孩子会享受许多事物。将来他所要享受的一切事物,都算是一种基业。每个人都接受了许多与人生命有关的事物为基业。出生使人有权利得着这基业。

 我年轻时,人告诉我,一章四节所描述的基业是给我们将来享受的。我受教导说,我们必须等到主耶稣回来,才经历这基业。至终我晓得一章五节的救恩,就是完全的救恩,是预备好在末后的时期显现的。但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必须等到将来才享受我们的基业。彼得没有说基业存留在诸天之上,直到主耶稣显现。他只说,基业为我们存留在诸天之上。诸天可比作银行,在这银行里,我们有存款─基业。今天我们就能从这属天的存款提取;我们不需要等到将来。我们随时都能写『支票』,从我们属天的活期存款户头提款。

 永远的生命是我们的享受,也是我们的基业。神所是的一切丰富都包含在祂的生命里。这些丰富成了我们在属天银行里的基业。我们对永远生命的日常经历,也就是对那为我们存留在诸天之上基业的经历和享受。这就是说,活的盼望和基业乃是一。

对三一神的描述


 在一章四节彼得对我们的基业有三重的描述。他说这基业是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的。我信这三重的描述是指神圣的三一说的。『不能朽坏』指这基业的性质;这是金所表征神的性情。『不能玷污』描述基业的光景;这光景与圣别的灵有关。『不能衰残』指这基业的彰显;这基业有不能衰残的荣耀。在五章彼得说到不能衰残的荣耀冠冕。『不能衰残』一辞所指明的永远彰显,就是子作父荣耀的彰显。所以,这里有父不能朽坏的性情,那灵圣别的能力,将基业维持在不能玷污的光景中,保守这基业圣别、清洁、纯净,也有子作不能衰残之荣耀的彰显。所以,对我们基业的描述也就是对三一神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