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一种不是完全照着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一)
总纲目




仍然保持旧约时代的十二个支派
藉着神圣的出生得着神圣的生命
领受那栽种的话
按着旧约的作法遵守完备自由的律法
将新约的经纶与恢复之旧约时代的作法混杂
仍然遵守旧约字句的律法
凭着带有旧约味道的智慧行事
有内住的灵仅仅为着对付世界

 读经:雅各书一章一节,十七至十八节,二十一节,二十五节,二章二节,九至十节,三章十三节,十七节,四章四至五节。

 我们在马可福音看见一种生活,就是主耶稣的生活,是完全照着并为着神新约的经纶。相反的,我们在雅各书看见一种生活,不是完全照着并为着神新约的经纶。在本篇和下一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雅各书中的几个点,指明一种新约经纶与旧约时代的混杂。

 雅各是一个非常敬虔的人,以人来说,他非常有智慧。但我们在一个个的事例中,看见雅各太被旧约的事充满了。没有疑问,他被旧约的感觉、口味与气氛所饱和、浸透。我们在雅各身上找不出一个强而有力的指针,显示他已经完全从旧约时代,进入新约的经纶里。雅各可能已经受浸,然而照着他的写作来看,我不相信他经历过将自己同已往一切好坏的事物,彻底的了结和埋葬。

仍然保持旧约时代的十二个支派


 雅各在他的书信中仍然保持旧约时代的十二个支派。这可由雅各在本卷书开头的话看出来:『神和主耶稣基督的奴仆雅各,写信给散居的十二个支派:愿你们喜乐。』(一1。)雅各写信给散居的十二个支派,这也许指明他没有清楚看见基督徒与犹太人的分别,以及神新约的经纶与旧约时代的分别。雅各也许不清楚,神在新约里已经将基督里的犹太信徒,从犹太民族中拯救、分别了出来。因此,一章一节『十二个支派』的说法太老旧了,是属于旧约时代的东西。

 照着保罗的著作看,在基督里的犹太信徒已经蒙神呼召,脱离了旧时代。保罗在加拉太书甚至把犹太教看作现今邪恶的世代:『基督照着我们神与父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了自己,要把我们从现今这邪恶的世代救出来。』(一4。)按整卷加拉太书的内容看,这里所说现今邪恶的世代,是指宗教世界,世界的宗教系,犹太宗教。这由加拉太六章十四至十五节得着证实。那里把割礼看作世界(宗教世界)的一部分。对使徒保罗,这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因此,保罗在加拉太书指明,基督为我们的罪舍了自己,目的是要把我们从犹太宗教,就是现今这邪恶的世代救出来。

 加拉太一章四节现今邪恶的世代,等于行传二章四十节『弯曲的世代』。彼得在五旬节告诉人要得救,脱离这弯曲的世代。雅各这么一位敬虔的人,怎能在他写给犹太基督徒的书信里,称他们为散居的十二个支派?这的确违反了神新约的经纶。

藉着神圣的出生得着神圣的生命


 雅各在雅各书一章十七至十八节说,『一切美善的赐与、和各样完备的恩赐,都是从上头,从众光之父降下来的,在祂并没变动,或转动的影儿。祂照自己的定意,用真理的话生了我们,叫我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成为初熟的果子。』这几节指明众光之父生了我们,叫我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成为初熟的果子。这是指神圣的出生,就是我们的重生,(约三5~6,)是照着神永远的定旨完成在我们身上的。神用真理的话生了我们,这个事实意思是说,这话乃是生命的种子,藉此我们蒙了重生。(彼前一23。)因此,雅各指明我们藉着神圣的出生,得着神圣的生命。

 雅各一方面写信给十二个支派;另一方面说到藉着神圣的出生所得着的神圣生命。十二个支派完全是属于旧约,而藉着神圣出生所得的神圣生命,必然是新约的事。雅各的著作何等混杂!他把旧约与新约混杂在一起。那一班由神重生,由祂所生的人,怎么可以仍然称为十二个支派?雅各怎么可以向十二个支派说话,然后又说神生了他们,叫他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成为初熟的果子?然而,雅各却在这卷书中这么作了。神怎么能生了十二个支派,叫他们成为初熟的果子?我们把雅各书一章一节与十七至十八节比较,就看见这卷书所指明,雅各身上阴霾笼罩的光景。

 我在这里要说,我们不应该单单因着一个人的敬虔而受他吸引。历代以来,许多敬虔的人模糊不清,不够认识神的经纶。他们在阴霾笼罩之下,为自己的敬虔所蒙蔽。我们可能受敬虔的人所误导,正如保罗在行传二十一章受敬虔的雅各误导一样。要避开属灵阴霾光景的影响,并不容易。

 保罗在行传二十一章接受雅各的建议,带了几个有愿在身的人,进入圣殿,替他们缴费。我们会以为保罗这样作是宽宏大量,并且是照着他向哥林多人说的话而行:『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之下的人,我就作律法之下的人,(虽然我自己不在律法之下,)为要得律法之下的人。』(林前九20。)但主在行传二十一章并不像保罗看起来那么宽大。在还愿的最后一天,就是第七天,发生了扰乱,保罗就被捕了。如果我们仔细读行传二十一章,就会看见主并不赞同在耶路撒冷所发生的,于是祂进来对付这事。

领受那栽种的话


 雅各在雅各书一章二十一节说,『所以你们既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恶毒,就该用温柔领受那栽种的话,就是能救你们魂的话。』雅各在这一节将神的话比作有生命的植物,栽种到我们里面,并在我们里面长大、结果,使我们的魂得救。这件事的确非常奇妙。然而在雅各的著作里,这些也与旧约的事项混杂在一起了。

按着旧约的作法遵守完备自由的律法


 雅各在一章二十五节说,『惟有详细察看那完备自由的律法,并且时常如此的,他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完备自由的律法绝佳非凡。这乃是写在我们心上生命的律法,(来八10,)其道德标准符合主在山上所颁布诸天之国的宪法。(太五~七。)虽然遵守完备自由的律法是一件很积极的事,但雅各却按着旧约的作法说到遵守这律法。这从他在雅各书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所说的话表明出来:『若有人自以为是虔敬的,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骗自己的心,这人的虔敬是虚空的。在神与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敬,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我们在这里看见,雅各嘱咐信徒遵守完备自由的律法,是与三件事有关:勒住舌头,看顾孤儿寡妇,以及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这些都不是神新约经纶的要项。我们藉此看见,雅各并没有告诉我们要按着新约的作法遵守那完备自由的律法。反之,他嘱咐我们要勒住舌头,看顾孤儿寡妇,并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他所说的这些都是旧约的作法。

 我们读雅各书一章时,看见雅各持有遵守完备律法的观念。他在一章二十二节说,我们要作行道者,不要单作听道者。他在一章二十五节说,惟有详细察看那完备的律法,并且时常如此的,他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得福。雅各清楚的说,我们必须行律法。照他看来,行律法的人就是遵守律法的人。然而,他并没有告诉我们,新约中遵守完备自由律法的路。新约教导我们,要照着灵生活行动,而遵守自由的律法。整本新约不是要我们凭自己去遵守,而是要我们凭着灵而活,好叫我们能遵守。仅仅说到遵守,是指我们凭自己去行;但说到活,则是凭着在我们重生之灵里的内住之灵而活。如今我们不必想凭自己遵守律法,也不必凭着自己的努力行律法;我们所需要的,乃是照着灵而行。这意思是说,我们不该凭着自己去作,乃该凭着灵而活。凭自己遵守律法与照着灵生活,二者之间有极大的差别。

 雅各书里并没有多少事是照着新约的观念,反而大部分都是旧约的观念。雅各固然说到自由的律法,但他是以旧约遵守字句律法的方式说的。雅各可能认为,摩西的律法不完整、不完备,新约的教训才是完备的。他可能晓得,新约的教训是完备的,并且给我们自由。因此,照雅各的看法,我们必须遵守律法,必须行律法。他成全律法的观念并不是清清楚楚照着新约。他对待律法,是照着旧约的方式,凭着自己遵行律法,而不是照着新约的方式,凭着灵生活行动,并行事为人。

 有些读雅各书的人可能认为,行完备的律法并没有什么不对。他们会说,『雅各说我们应该行律法,这是对的。我们实在应该行出那完备自由的律法。』如果我们这样读圣经,便是照着天然的领会,而不是照着那灵的光照。实际上,所有新约的教训都是说明我们里面包罗万有之灵的生活和内住。我们的需要不是尽力遵守这些教训,或是凭自己把这些教训行出来;我们的需要乃是照着并凭着内住的灵而行。当我们照着并凭着灵而行时,我们就活出那完备自由的律法,活出整个新约。我们不是凭自己的努力遵守新约,而是凭着那灵生活行动,好叫我们能持守新约。作是出于我们自己,活才是凭着圣灵。因这缘故,保罗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新约的观念是这样: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雅各书在这件事上并不清楚。雅各晓得我们是从神而生的,神用真理的话生了我们;然而,论到神子民的生活,特别是关于基督徒实行的完全,他的观念似乎是根据旧约的观念。

将新约的经纶与恢复之旧约时代的作法混杂


 雅各将新约经纶的实行与恢复之旧约时代的作法混杂了。这可从他在雅各书二章二节使用『会堂』一辞看出来。我们已经看见,会堂的原文是由『一起』和『带来』组成的。因此是集合、聚集、会众;转意为聚集的地方。本辞在新约用以指犹太人的聚集(徒十三43,九2,路十二11)和聚集的地方。(路七5。)在耶路撒冷,有好些各类犹太人的会堂。(徒六9。)

 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以前,并没有会堂。圣殿被毁以后,才有会堂的成立。犹太人到会堂去,藉着研读圣经,寻求关乎神的知识。(路四16~17,徒十三14~15。)当犹太人被掳归回,他们把在会堂聚集的作法,带回自己的国家,这是犹太人从巴比伦归回以后,恢复之旧约时代的一种作法。耶路撒冷有犹太人的各会堂,这些犹太人从各地归回,说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习俗;他们返回耶路撒冷以后,就照着自己的语言和习俗,设立自己的会堂。因此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中间,有了不同的会堂。

 雅各在雅各书二章一节和二节上半说,『我的弟兄们,你们既相信我们荣耀的主耶稣基督,便不可按着外貌待人。若有一个人…进你们的会堂去…。』雅各在二章一节说到相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二节说到会堂。这清楚指明,神新约的经纶,和从巴比伦归回后的旧约时代作法混杂了。对于基督徒和犹太人之间的分别,雅各显然没有什么概念。雅各使用会堂一辞,也许指明他把犹太信徒的聚集和聚集的地方,当作犹太人中的一个会堂,可能也当作一个基督徒的会堂。这也许指明,他认为犹太基督徒仍是犹太民族的一部分,是按照旧约作神选民的。若是这样,这指明他对于旧约神的选民和新约在基督里信徒的分别,缺少清楚的异象。这是何等严重的混杂!

仍然遵守旧约字句的律法


 我们在雅各书二章和四章看见,雅各仍然遵守旧约字句的律法。例如,他在二章九至十节说,『但你们若按外貌待人,便是犯罪,给律法定为犯法的。因为凡遵守全律法,却在一条上失脚的,他就是犯了众条。』这话指明雅各仍然遵守旧约的律法。这符合雅各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节对保罗所说的话。成万的犹太信徒,仍留在基督徒信仰与摩西律法的混杂里。雅各和其余的人甚至劝保罗实行这种半犹太教的混杂作法。(二一17~26。)雅各在行传二十一章鼓励保罗守律法,不知道律法时代已经完全过去,恩典时代该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顾这两个时代之分别的,就是抵挡神时代的行政,就是严重破坏神建造召会作基督彰显的经纶计划。这样看来,雅各书是在半犹太教混杂的乌云,模糊不清的背景下写的。

凭着带有旧约味道的智慧行事


 雅各在他的书信中强调智慧的重要。他在一章五节说,『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就当求那厚赐众人,也不斥责人的神,就必有赐给他的。』雅各晓得神的智慧是基督徒实行的完全所必需的。他在三章十三节说到智慧的温柔:『你们中间谁是有智慧有见识的?他就当用智慧的温柔,凭他美好的品行,显出他所作所为的。』照三章的上下文看,智慧的温柔在此该是指在说话上有节制。雅各在三章十七节接着说到从上头来的智慧
:『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
,先是纯洁的,后是和平的、和蔼的、柔顺的,满有怜悯和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这智慧包括十三节的温柔,以及十七节所题人性的美德;按雅各的观点,这些都是基督徒实行之完全的特征。

 雅各所说的智慧,带有旧约的味道。按他的领会,从上头来的智慧也许与神赐给所罗门的智慧非常相似。所罗门的智慧不是从下头、从世界、从埃及来的;他的智慧是从上头、从神来的。

 雅各所说的那种智慧,是行事为人的智慧。这种智慧带有旧约的味道,与新约的智慧无关。在新约里,神的智慧乃在于活基督,以基督作一切。保罗在林前一章三十节说,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况且,神新约的智慧并不是为着建立我们的性格或基督徒的完全,而是为着建造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你若读林前一章和二章,以弗所一章和三章,与歌罗西二章,就会看见这两种智慧─旧约里行事为人的智慧,和新约里以基督作一切为着建造召会的智慧─是迥然不同的。

 许多基督徒欣赏雅各书所说的这种智慧。他们欣赏这种智慧,原因在于他们并没有看见基督作生命与召会的建造等关键的事。今天在基督徒中间所讲的信息,很少说到享受基督作一切,好叫召会─基督的身体─能建造起来。信徒们反倒重视雅各书。然而,我们能看见雅各书的智慧,和保罗书信所启示神的智慧,有极大的差异。

有内住的灵仅仅为着对付世界


 雅各在四章四至五节说,『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岂不知与世界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界为友的,就成了神的仇敌。经上说,「祂使其居住在我们里面的那灵,恋慕以至于嫉妒。」你们想,这话是徒然的吗?』雅各只此一次题到神内住之灵,且是消极的说到不要与世界为友,不是积极的说到活基督,为着基督身体的建造。因此,雅各也题起内住的灵,只是他说到那灵时,只与对付世界有关。

 雅各书与保罗的书信说到那灵时,有极大的不同。保罗讲到内住之灵时,有许多可说的。例如,罗马八章所说内住的灵,使我们的灵、心思、以及最终甚至必死的身体,都有了生命。内住的灵藉此使我们这三部分的人,完全被神圣的生命浸透。当然,在加拉太五章,保罗也论到那灵抵抗肉体:『因为肉体纵任贪欲,抵抗那灵,那灵也抵抗肉体。』(17。)在加拉太书别处,保罗说到儿子的灵:『因你们是儿子,神就差出祂儿子的灵,进入我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四6。)我们已经接受了儿子的灵,好叫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19。)基督在我们里面成形,这是何等大的一件事!因此,儿子的灵不仅是为着使我们胜过肉体、对付世界,也是为着使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看见这里积极的强调那灵,是在雅各书里找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