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基督徒之完全的实行美德(十二)
总纲目




说话诚实,无需起誓
召会生活中健康的实行
祷告
在主的名里用油抹他
信心的祷告
在祷告里祷告
叫一个罪人转回真理
救一个魂脱离死亡

 读经:雅各书五章十二至二十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雅各书的最后两段:说话诚实,无需起誓,(五12,)以及召会生活中健康的实行。(13~20。)

说话诚实,无需起誓


 雅各在五章十二节说,『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我们不该起誓,因为我们什么都不是,也没有什么受我们支配,或由我们决定。(太五34~36。)起誓显示我们凭己意行事,并且忘记神。我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这乃是照着我们神圣的性情,觉得自己是在神面前,并否认己意和罪性而行。

 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二节的话,题醒我们主耶稣在马太五章三十七节的话:『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主在这里说,我们的话应当简单、真实:『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我们不该想要用许多话说服别人。

 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二节说,如果我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就不会落在审判之下。我们若按着所有分于神的性情,在言语上真是忠信、纯诚,这会保守我们免受神的审判。

 雅各论审判的话,再一次题醒我们,使我们想起主耶稣的话。主在马太十二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说,『我还告诉你们,人所说的每句闲话,在审判的日子,都必须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称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闲』,原文意不工作。闲话就是没有作用、无效的话,是没有积极功用的、无用的、无益的、不结果的、不生育的。说这种话的人,在审判的日子,必须把所说的都供出来。既是这样,我们恶毒的话岂不更要句句供出来!主在马太五章三十七节给我们一个严重的警告,这警告向我们指明,我们必须学习管制并约束自己的说话。

 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二节的话,正符合本书的主题─基督徒实行的完全。我们说话的态度也与此息息相关。说话诚实且有节制,是基督徒之完全的美德。但如果我们说话随便,就不能完全。因此,雅各告诉我们不可起誓,然后就说,我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落在审判之下。

 雅各是一个敬虔的人,绝不会忘记要来的审判,他也活在这审判之下。我希望我们都能领悟,我们无论作什么,都会受审判。例如,我们在电话上的谈话,会受主审判。有些姊妹们打电话谈话时,毫无节制。她们显然并不知道,她们所说的话,有一天会照着主在马太十二章三十六至三十七节的话受审判。

 雅各对于起誓和说话没有节制这两件事,态度相当严肃。然而,有些信徒对这等事却不认真。对他们来说,似乎不会有任何审判。他们可能有一种观念,以为人一旦得救,脱离永远的沉沦,就不再有问题了。但我们晓得,照新约来看,所有的信徒都要在主审判台前向祂交账。

 当雅各写这卷书的时候,他所在意的是基督徒实行的完全。因着他关心基督徒的完全,所以他在雅各书五章十二节说,『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他在三章用许多话说到舌头之后,在五章十二节就论到起誓。

 凡起誓的人,都不是诚实的人;他们是撒谎者。诚实的人不必起誓。我们基督徒不应该起誓,因为我们是诚实的。凡起誓的人,都是装假的,他的起誓乃是他不诚实的记号。所以说,起誓是装假的记号。

 然而,我们不起誓的基本原因,在于没有什么事是受我们支配的。天地都不是我们的;事实上,连我们都不属于自己,我们也不能支配什么事。因为没有什么事受我们的支配,我们就不应该起誓。我们再一次看见,我们的说话应当受约束。

 雅各在五章十二节指明,我们不该多言多语。不必要的谈话总会招惹麻烦。我们如果随便谈话,可能会夸大言辞,而不诚实。但我们说话若有节制,就会操练自己说话诚实。

召会生活中健康的实行


祷告


 雅各接着在五章十三节论到召会生活中健康的实行:『你们中间有受苦的吗?他该祷告。有愉快的吗?他该歌颂。』祷告带给我们主的力量,使我们能忍受苦难;歌颂保守我们在主的喜乐中。歌颂,原文原意弹奏丝弦的乐器,转意唱乐调,因此是唱诗、歌颂。我们无论是祷告或歌颂,都是接触神。我们无论在什么环境和景况中,或卑微或高升,或忧伤或喜乐,都需要接触主。

 雅各在十四节接下去说,『你们中间有病弱的吗?他该请召会的长老来,在主的名里用油抹他,为他祷告。』雅各在本节是说到因病软弱的人。软弱引发疾病,(林前十一30,)疾病又使人更加软弱。

 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四节鼓励病弱的人请召会的长老来。请召会的长老来,为因病而有的软弱祷告,含示:(一)请长老来的人与长老所代表的召会没有问题;(二)倘若疾病是由于请长老来的人得罪了召会,(参林前十一29~32,)这时他与召会必已恢复了正常的关系;(三)病人和长老彼此已经有了彻底的认罪。(雅五16。)召会中的间隔必须清除,长老才能代表召会为病弱者祷告。

在主的名里用油抹他


 雅各在十四节说,在主的名里用油抹他。『抹』字原文有二:(一)用在这里和约翰十二章三节,是抹油的一般用辞;(二)用在接受祭司、(徒十38、)君王、(来一9、)和申言者(路四18)职分时,是正式的抹油。这字与基督有关,用于子受父的膏抹。(徒十38。)用油抹病人,表征长老代表召会,将那作膏油浇灌在基督身体上(诗一三三2)的生命之灵,分赐给基督身体上有病的肢体,叫他得医治。(参约壹五16。)

 在主的名里,表征与主是一。长老不是单独抹油,乃是藉着与主是一,代表身体与头来抹油。

 雅各书中只有五章十四节直接题到召会。雅各这一次题到召会,是与医病这消极的事有关。此外,使一位受迷惑离开真理的弟兄回转,也与召会生活有关。因此,雅各说到召会,是与为病人祷告、并挽回退后的人等消极的事有关。

 雅各的观念充满了犹太教的事物,与召会有关的事却不多。保罗和雅各恰恰相反,他被召会的事所充满、饱和并浸透。他在书信中一再的论到召会。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深奥的论到基督、那灵、生命与召会。但雅各在他的书信中很少说到基督、那灵、生命或召会。我们虽然欣赏雅各所着重基督徒实行的完全,但我们必须继续藉着保罗关于神经纶之职事的帮助,看见召会是以包罗万有之基督的丰富建造起来的。

信心的祷告


 雅各在五章十五节接着说,『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祈祷,不是一般指祷告的用辞。这辞在行传十八章十八节,二十一章二十三节译为『愿』。

 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五节题到病和罪。犯罪常是生病的原因。(约五14。)在这种情况下,赦免总是得医治的原因。(太九2,5~7,可二5。)因此,雅各在雅各书五章十六节上半说,『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祷,使你们可以得医治。』

在祷告里祷告


 雅各在十六节下半至十八节说,『义人的祈求发动起来,是大有能力的。以利亚是与我们性情相同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降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降在地上。他又祷告,天就赐下雨水,地也生出土产。』恳切祷告,直译,在祷告里祷告。这指明有从主来的祷告赐给了以利亚,他就在这祷告里祷告。他不是凭自己的感觉、思想、意愿、情绪,或任何来自环境和情况的刺激,为着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祷告,乃是在主所赐给他的祷告里,为了成就主的旨意而祷告。

 雅各在十六节题到义人祈求发动起来的情形。这指明我们为病人祷告时,需要使我们的祈求发动起来。这意思是说,我们不该祷告而没有负担,乃该像以利亚那样祷告。

 雅各在十七节说,以利亚在祷告里祷告,(直译,)求不要降雨。在祷告里祷告,实际上不仅是指恳切的祷告。按原文,雅各不仅是说以利亚恳切祷告;他乃是说,以利亚在祷告里祷告。

 在祷告里祷告,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以利亚的祷告是一个重大的祷告,因为他祷告,求不要降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降在地上,这比为医治病人的祷告重大得多。三年零六个月以后,以利亚再祷告,这一次是为天降雨而祷告。以利亚能够这样祷告,因为神赐给他一个祷告,神给他一个祷告的负担。换句话说,以利亚有负担献上专一的祷告,那个负担就是神赐给他的祷告。

 我们不该按着我们的记忆、观察、或自己的负担祷告。相反的,我们该有从神来的负担,为某件事祷告,正如以利亚从神得了一个祷告,而有负担去祷告。神赐给以利亚一个祷告,以利亚就在那个祷告里祷告。这不只是恳切的祷告,乃是神在祂的行动里,照着祂的计划,赐给以利亚一个祷告,使以利亚有负担把神所赐给他的祷告,祷告出来。因此,以利亚是在祷告里祷告。

叫一个罪人转回真理


 雅各在五章十九至二十节接下去说,『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人受迷惑离开真理,有人使他回转,这人该知道,那叫一个罪人从他错谬的路上转回的,必救他的魂脱离死亡,也必遮盖众多的罪。』这也许含示十四节病弱的人曾受迷惑离开真理,需要有人使他回转。

 照这两节的上下文看,二十节的罪人不是不信的罪人,乃是曾受迷惑离开真理,而被人从错谬中转回之信的弟兄。因此,救他的魂不是指叫这人得着永远的救恩,乃是指叫他的魂得着时代的救恩,免得他在神的管教之下,肉身死亡。

 彼前一章五节和希伯来十章三十九节也与魂的得救有关。彼前一章五节的救恩,不是免去永远沉沦的救恩,乃是我们的魂免去主行政对付之时代刑罚的救恩。希伯来十章三十九节说到得着魂。当我们相信主耶稣而得救时,我们的灵就为神的灵所重生。(约三6。)但我们的身体必须等到主耶稣回来时,才能得赎、得救,并且改变形状。(罗八23~25,腓三21。)至于拯救或得着我们的魂,乃在于我们得救重生之后,在跟从主的事上,如何对付我们的魂。我们现今若肯为主的缘故丧失魂,就必得着魂,(太十六25,路九24,十七33,约十二25,彼前一9,)在主回来时,就要拯救或得着我们的魂。这是所要给跟从主之得胜者(太十六22~28)的赏赐。

 雅各在雅各书一章二十一节说到魂的得救。按那一章全文看,魂的得救包含忍受环境的试炼,(2~12,)并抗拒私欲的试诱。(13~21。)雅各对魂得救的看法有点消极,不像保罗那样积极;保罗说,我们的魂能藉着那更新人的灵得着变化,甚至变成主的形像,从荣耀达到荣耀。(罗十二2,弗四23,林后三18。)

 雅各书五章二十节的拯救魂脱离死亡,不是得救脱离永远的沉沦。反之,这里的死亡是指叫肉身死亡的时代管教。(约壹五16。)雅各书五章二十节的『脱离死亡』该等于十五节的『起来』。

 雅各在二十节说,救人的魂脱离死亡,也必遮盖众多的罪。遮盖众多的罪,这是旧约的说法,(诗三二1,八五2,箴十12,)雅各以此指明,叫一个犯错的弟兄转回,就是遮盖他的罪,使他不被定罪。雅各书五章二十节的『遮盖…罪』该等于十五节的『罪…蒙赦免』,如在诗篇三十二篇一节,八十五篇二节者。雅各书五章二十节的罪是指犯罪弟兄所犯,在他身上产生死亡的罪。(一15。)

 有些作者认为,雅各在五章十九至二十节是指失丧的罪人得着救恩。他们宣称这一节所题的罪人是失丧的,也宣称拯救魂就是一般所说的拯救灵魂,而死亡等于永死,就是永远的沉沦。这种解释并不正确。雅各在十九节的话是向弟兄们说的,并且他是说到在弟兄们中间,若有人受迷惑离开真理,而有人使他回转。这指明那人以前是在真理中;如果他未曾在真理中,怎么会受迷惑离开真理?他既然受迷惑离开了真理,那么他以前必定是在真理中。不仅如此,二十节说到一个罪人从错谬的路上转回;这也指明他曾经一度在真理中,但受迷惑离开了真理,如今又回转到真理中,这的确不是指未得救的罪人。雅各在二十节固然使用『罪人』一辞,因为在神眼中,一个迷失的信徒,暂时被看作罪人。受迷惑就是一种犯罪。所以,因为他受了迷惑,如今就成为罪人。因此,使他转回真理,就是叫一个罪人转回真理。因此,这个罪人乃是一位退后的弟兄。

救一个魂脱离死亡


 雅各在五章二十节又说,叫这样一个罪人,就是叫一位退后的弟兄回转的人,必救他的魂脱离死亡。我们要注意,雅各不是说『救他』,乃是说『救他的魂』。我们需要分辨『救他』与『救他的魂』二者的不同。我们在二十节所看到的乃是魂的救恩。

 雅各在本书已经说到魂的救恩。他在一章二十一节说,『所以你们既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恶毒,就该用温柔领受那栽种的话,就是能救你们魂的话。』拯救魂不是起初救恩的事,而是长进阶段,即变化阶段救恩的事。(参彼前一5注6。)初得救的人需要接受更多能救他们魂的话。因此,照雅各书一章二十一节看,我们得着了起初的救恩以后,还需要进一步的救恩,就是我们魂的救恩。

 五章二十节魂的得救,与救一个人免受永远的沉沦无关,而是指救他的魂脱离某种的苦难。照约壹五章看,因着神的管教,罪会使人的肉身死亡。信徒犯了罪,神就会警告他。他若忽略神的警告,继续留在罪中,神也许会管教他,任他生病。这疾病是一种管教,也是警告他要悔改,离弃他的罪,停止犯罪的生活。如果这位信徒不悔改,神会进一步管教他,甚至缩短他肉身的生命,结果这个信徒就死亡了。

 信徒因犯罪而死亡,这个事实的意思不是说他会永远沉沦。我们一旦得救,就永远得救。我们相信主耶稣的那一天,就一次而永远得救了,绝对不会再失丧。然而,信徒若仍旧活在罪中,神就会藉着疾病警告他,管教他。首先,神会用疾病作为警告来管教他,使他转回真理。然后召会中也许有人设法使他回转。但这人若仍旧留在罪中,神就不得不进一步管教他,任凭他死亡。

 假设你有负担叫一个迷失的信徒转回真理,使他回转就是救他的魂脱离肉身的死亡,这就是雅各书五章十九至二十节的正确解释。

 雅各在这几节所说的,与永远的沉沦或永远的救恩毫无关系。永远救恩的问题,在我们相信得救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解决了。然而,我们若受迷惑,又回去犯罪的话,我们可能会生病,这乃是神的管教。我们如果不悔改,也许就会短命而死。

 若有人死了,最受苦的是他的魂,还不是身体。肉身死亡是魂极大的苦楚。要救我们的魂脱离这种苦楚,就需要转回真理。这就是使一个退后的信徒回转,而救他的魂脱离肉身的死亡。

 雅各在这几节所描绘的,乃是召会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却是召会生活消极的一面。我们在本书中找不着雅各说到召会生活积极的一面。虽然雅各说到的召会生活是在消极的一面,我们还是能够从本卷书所写的,得到许多正面的帮助。我们特别能够在基督徒实行的完全这一方面,得到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