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基督徒之完全的实行美德(五)
总纲目




雅各论神新约经纶的话
清洁的虔敬
基督徒生活里需要平衡
行传二十一章的光景
保罗行为的可能原因
新旧混杂

 读经:雅各书一章十八节,二十一节,二十五至二十七节,使徒行传二十一章十七至二十六节。

 我们已经指出,我们对于雅各书需要有平衡的观点。一方面,这封书信强调基督徒实行的完全,这点对我们很有帮助。但另一方面,这封书信具有警示作用:即使是一个非常敬虔的人,也可能不清楚神新约的经纶。

雅各论神新约经纶的话


 雅各在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说,『若有人自以为是虔敬的,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骗自己的心,这人的虔敬是虚空的。在神与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敬,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雅各在这两节圣经里说到虔敬,而这两节圣经指明,关于神新约的经纶,雅各所写的,不如保罗、彼得、约翰那样显著。保罗专注于基督活在我们里面,并成形在我们里面,(加二20,四19,)基督在我们身上显大,并从我们身上活出来,(腓一20~21,)使我们,就是召会,祂的身体,能成为祂的丰满,祂的彰显。(弗一22~23。)彼得强调神藉着基督的复活重生了我们,(彼前一3,)使我们有分于神的性情,叫我们过敬虔的生活,(彼后一3~7,)并且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彰显祂的美德。(彼前二5,9。)约翰强调我们所得永远的生命,使我们与三一神有交通,(约壹一2~3,)以及神圣的出生,将神圣的生命带进我们里面,作神圣的种子,叫我们活出像神的生活,(二29,三9,四17,)并且成为召会,就是灯台,为耶稣作见证,(启一9,11~12,)将来要终结于新耶路撒冷,彰显神直到永远。(二一2~3,10~11。)我盼望所有的圣徒,特别是青年人,好好研读这个保罗、彼得、约翰论到神新约经纶之著作的摘要,并且透彻的消化每一点。

 雅各在书信里论到神新约的经纶是怎么说的?雅各所强调,那像是新约特征的,不过是神生了我们,(雅一18,)完备自由的律法,(25,)内住的灵,(四5,)以及稍微题到召会。(五14。)然而,他题到这些事时,并没有说到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召会是基督的彰显,这两个新约中最特出、最具时代的特征。我们指出雅各书中的这些事,为的是要有公允而平衡的观点。

清洁的虔敬


 照雅各书来看,雅各必定非常虔敬。雅各在一章二十七节说到『在神与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敬』,这里的虔敬,是用在积极的意义上。他又接着说,这清洁的虔敬,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是照着神的爱心行事;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玷污,是照着神圣别的性情行事为人。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常美好的虔敬,甚至是最好的虔敬,这种虔敬乃是照着神的心与神的性情。虽然雅各能写出这样的话论到清洁的虔敬,但他对神新约的经纶却没有清楚的看见。这是一件需要一再强调的事。

基督徒生活里需要平衡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需要在基督徒实行的完全和神新约的经纶之间取得平衡。人的身体有两肩、两臂、两手、两腿、两脚,这事实指明神的创造是平衡的。我们不该作不平衡的基督徒。我们需要在神的经纶和我们基督徒实行的完全这两方面求得平衡。在我论雅各书的文字里,我是力求平衡,指出雅各书在积极一面有基督徒实行的完全,在消极一面则警告我们,敬虔的人对神新约的经纶可能没有清楚的异象。

 也许由于雅各的虔敬,以及他在基督徒实行上的完全,使他与彼得、约翰同被称为在耶路撒冷召会的柱石,甚至在其中为首。(加二9。)然而,就着神在基督里新约经纶的启示说,他却不强,反倒仍在旧犹太宗教背景的影响之下,凭着礼仪敬拜神,并过敬畏神的生活。他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至二十四节和雅各书二章二至十一节里的话,都证实这点。

行传二十一章的光景


 现在我们来看行传二十一章的光景。十八节说,『第二天,保罗同我们去见雅各,长老们也都在那里。』保罗问候了他们,『便将神藉着他的职事,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都一一述说出来。』(19。)他们听见了,『就荣耀神,并对保罗说,弟兄,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20。)这里的『万』,原文的意思是无数,千千万万。这节圣经指明,雅各带头告诉保罗,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但他们都为律法热心;这位雅各虽然相信了主耶稣,却仍旧传讲并教导摩西的律法。他虽然藉恩得救了,却仍然守律法。在行传二十一章里的,究竟是律法时代,还是恩典时代?这章圣经所记载的乃是混杂的。这种把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混杂在一起的事,是神无法容忍的。

 我们需要用属天的天平衡量雅各,将他论到基督徒实行之完全的话摆在天平的一边,而将他在行传二十一章的话摆在另一边。我们有了这两边,才能对雅各有平衡的看法。比方说,如果我们只有雅各书一章而没有行传二十一章,我们对雅各的评价就会过高。但如果我们也有行传二十一章,我们的观点就会比较平衡。

 我参考过一些论到雅各书的好书,但是在对雅各的评论里,这些书中没有一本题到行传二十一章。因此,我盼望强调这件事实,就是如果我们要对雅各有平衡的看法,就需要以行传二十一章为背景来看他的书信。我们读了行传二十一章,就会了解雅各为什么称他的受信者为十二个支派,他又为什么在雅各书二章用『会堂』一辞。雅各说到十二个支派和会堂,这事实指明,他把犹太教的事物和照着神新约经纶之基督徒的生活,混杂在一起了。雅各自己的话指明这样的搀杂。

 行传二十一章里,雅各劝告甚至怂恿保罗,带着那些有愿在身的人到殿里去:『你就照着我们所告诉你的行吧。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这些人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缴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说你的事都是虚的,反而你自己却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23~24。)那时保罗已经写了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他在那两卷书中说,律法已经废去了。然而,他还是照着雅各的建议去作。

 保罗来到耶路撒冷,就是第一个召会建立的所在地。根据行传二十一章,他去见了雅各(召会的柱石)并众长老;彼得和约翰定规也在那里。保罗见证神怎样使用他在外邦人中间作工,他们都因此归荣耀给主。然后他们指出,在耶路撒冷的信徒有多少万,都为律法热心。我们很难相信,以敬虔出名的雅各,竟然会对使徒保罗说这样的话,还怂恿保罗向犹太人证明他一直是守律法的。雅各告诉保罗,为律法热心的犹太人『听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背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规例』。(21。)遵行规例就是遵行律例。然后雅各又要保罗带着四个有愿在身的人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他们所许的愿也许是拿细耳人的愿。照着所要求的,他们现在要剃头,并且在七天之内每天献祭。

 多年前我头一次读这段话时,很难相信保罗接受了雅各的劝告。他遵照雅各的话,带别人到殿里去,也有分于许愿的事。保罗好像无法避开那种环境及其混杂的影响。

保罗行为的可能原因


 但是,保罗那样的行为可能是有立场的。如果有人问到这一点,保罗可以题起他对哥林多人说的话:『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之下的人,我就作律法之下的人,(虽然我自己不在律法之下,)为要得律法之下的人;向律法之外的人,我就作律法之外的人,(对神,我不是在律法之外,反而对基督,我是在律法之内,)为要得律法之外的人。向软弱的人,我就成为软弱的,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众人,我成了众人所是的;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九20~22。)不仅如此,保罗也可以说,『当我写罗马书和加拉太书时,是和外邦人在一起,所以我行事为人就像外邦人。但如今我在耶路撒冷和犹太人在一起,我行事为人就像犹太人。』但无论如何,保罗接受了雅各的劝告,跟那些有愿在身的人一同行动了。

 我们在行传二十一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看见,那七日将完,有些犹太人看见保罗在殿里,就耸动了众人,下手拿他。这也许指明,主不同意保罗所行的,所以许可他被捉拿。最后,保罗被押解到罗马,直接受该撒尼罗的审判。虽然保罗是这样一位刚强的使徒,但他到底是人,还是接受了耶路撒冷犹太长老的劝告。然而,神不容让这样的局面下去。

新旧混杂


 因着有力的圣经根据,我们能说,就着神在基督里新约经纶的启示说,雅各并不刚强。事实上,雅各多少偏离了神的经纶。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他还是受到旧犹太宗教背景的影响;这可由他在行传二十一章的话明确而清楚的看出来。

 我们可以说,对于神新约经纶与旧约安排的分别,雅各的观点含糊不清,这可能是由于包围雅各的强烈传统,以及影响他的背景。这传统和背景一同发生作用,再加上雅各同情犹太教,就使他牺牲了神新约的经纶,与旧约经纶妥协。这一妥协,就产生了神所不能容忍的混杂。

 神圣的原则是:神在不同时代的安排总要保持分明而且有分别。在行传二十一章里,就连保罗也多多少少牵连在这种混杂里面,那是因着耶路撒冷阴霾多云的气氛。人因着同情传统与背景,总会带进新旧混杂的情形。像雅各这样敬畏神的人也有分于这样的混杂,真是羞耻。这件事记载在圣经里,我们理当加以注意,好叫我们知道需要对神新约的经纶有清楚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