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篇 照着神的性情而活
总纲目




儿子名分的意义
神的儿子有神的性情
生命之律乃是生命性情的作用
独生子成了原型
原型的大量生产
生命之律与膏油涂抹的分别
神的同在和神的性情
需要从工作蒙拯救到生命
膏油涂抹的功用
被恢复到生命之律里
神所关心的事
神工作的终极完成

 圣经里神圣启示的中心是儿子的名分。神的目的是要人彰显祂自己。神要得着彰显,就必须得着许多儿子。不要以为神启示的中心是救恩。不,神启示的中心乃是儿子的名分。神要得着许多儿子。神差遣祂的独生子到世上来,目的乃是要藉着祂产生许多儿子,使祂成为长子。虽然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作神的独生子,但是当祂第二次来的时候,乃是要作长子。(来一6。)作长子的意思,是指在许多的儿子中,祂是为首的,是许多弟兄中的长子。(罗八29。)

儿子名分的意义


 在圣经中,儿子名分的意义就是父的彰显。儿子总是父亲的彰显。我们看一个孩子,就能从他身上看见他父亲的彰显。地上人的父亲,可能只要一个儿子就可以得着彰显;但是这位奥妙、奇特、伟大、神圣的父,却需要千千万万的儿子作祂的彰显。有一天,全地都要充满神的众子,使我们无论到那里,都能看见父的形像,就是神的彰显。你若把新约圣经仔细读过,就会看见神并不是要把一班蒙救赎、被洗净的罪人带到天上;这并没有什么意义。神乃是要有许多的儿子,作祂团体宇宙的彰显。这些儿子无论在那里,那里就有父的彰显。这就是儿子的名分。『你们看,父赐给我们的是何等的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约壹三1。)这是圣经中基本的观念。

神的儿子有神的性情


 你若肯花点时间,观察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就会发现儿子不仅有父亲的形像,也有父亲的性情。作为父亲的儿子,他有父亲的性情。照样,我们若真是从神而生,我们也必定有神的性情。在生命里的性情,是非常重要的事。每一种生命都有一种性情。一种生命的性情,就是那种生命的本质。若没有性情,就没有生命。无论是那一种生命,如植物、动物、人类或属神的,只要是生命,就必定有一种性情。某种生命的本质和素质,都在其性情里。性情如何,生命就如何。一棵苹果树结出苹果,是因有苹果树的性情。照样,一只狗有狗的生命,是因有狗的性情,而人有人的生命,是因有人的性情。我们能是人而没有人的性情吗?当然不能。我们是人,因为我们有人的性情。因着我们有人的性情,凡我们所作、所想、所说的,就都是属人的。照样,一只狗所作的,是照着狗的性情。性情乃是生命之律的源头。

生命之律乃是生命性情的作用


 生命之律不仅是照着生命的性情,也是出于生命的性情。生命之律是出于生命的性情。某一种生命因有某一种性情,所以就有某一种律。苹果树有苹果树的性情,因此,苹果树的律就是苹果树性情的律。苹果树为什么结出苹果?乃是因为生命的律照着苹果树生命的性情,而有这样的规律。这给我们看见,生命之律其实就是生命性情的作用。当一种生命的性情发生作用时,那种生命的律也同时发生作用。假设这里有两棵树,一棵是苹果树,一棵是桃树。这两棵树若不结果子,我们就看不见生命的律。若是苹果树自然结出苹果,而桃树也自然结出桃子,我们就看见生命之律的作用,照着各自生命的性情,规律每一棵树结果子。因此,简单的说,生命之律就是生命性情的起作用和发挥功能。

 假若这里有一只狗和一个人站在你面前,他们若站住不动,你就看不出生命之律的功能。若是那个人作出人的举动,那只狗也开始吠叫,他们的动作就指明各自生命性情的作用,也就是那种生命的律。你可以命令那只狗,说,『小狗,你必须模仿这个人。我吩咐你要跟着他,与他完全一样,说他所说的话,作他所作的事。』你越这样对那只狗说,它的反应就越照着它性情之律的作用。反过来说,你若要这个人去学狗,他会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没有狗的性情。

独生子成了原型


 我们已看过,神的目的是要得着许多的儿子。神得着许多儿子的路,乃是使祂的独生子成为原型。基督教丢失了这件事,他们从来没有看见,神的独生子和神的长子有什么分别。大多数基督徒,以为独生子和长子是一样的。然而,耶稣是独生子和祂是长子,有很大的分别。作为独生子,祂还不是原型。要成为原型,祂必须成为神的长子。在独生子里,只有神性,而没有人性;但在神的长子里,既有人性,也有神性。这人性已经『子化』了,也就是说,这人性在基督的复活里,从神而生。在诗篇二篇七节,神对子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因着基督属人的性情,也就是祂的人性,已经在祂的复活里『子化』了,所以祂不再仅仅是神的独生子,而是具有神性与人性的神的长子。因此,祂是一个原型。

原型的大量生产


 神将这原型大量生产的路,与工厂大量生产的方法不同。在工厂里,首先由公司造好一个原型,然后再照着这原型,大量出产同一模型的东西。神的作法乃是把祂活的原型,就是祂的长子,作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生命和性情。这生命是神圣的生命,这性情就是神圣的性情。现在神正作工,要把这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扩展到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变化我们天然的人,使我们与神的长子一模一样。

 根据罗马十二章二节和林后三章十八节,这就是变化。在变化的过程中,这个活的原型,就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全人的各部分。变化完全在于生命之律分赐到我们的灵里。这分赐到我们灵里的律,乃是神圣生命的功能;这律是出自神圣生命的性情。这律自从进到我们灵里的那一天起,就一直等待机会,要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最终,这律要扩展到我们整个人里面。当这律扩展时,一个律就变成几个律。因为这律是神圣生命之性情的作用,所以当这律运行时,就产生了儿子的名分。这律一发生作用,必然产生神的形像。

生命之律与膏油涂抹的分别


 除了极少数以外,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从这律岔开、偏离了。一百个基督徒当中,也许不到五个人知道这个律,或听说过这个律。在基督教里,没有什么人传讲或写到有关生命的律。因为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偏离了生命之律,所以就需要膏油涂抹。

 生命之律与膏油的涂抹有什么分别?我们曾看过,旧约中有律法和申言者,因此旧约圣经包括这两类神圣的话语。在古时,旧约圣经甚至被称为『律法和申言者』。律法和申言者有什么分别?为什么神把律法赐给摩西以后,还要用以利亚、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但以理、和其它的申言者?我们曾指出,赐下来作为神见证的律法,是照着赐律法者的性情而颁赐的。你所制定的律法,彰显你是什么人,所以你的律法就是你的见证。律法所以是神的见证,因为律法见证神是怎样一位神。律法见证神是圣别、公义的神,也是光和爱的神。既然神是这样的一位神,祂的律法就带有祂这样的性质。在性质上,律法是公义的、圣别的、也是满了光和爱的,因此,律法是神的见证。神从万国中拣选以色列人作祂的子民,盼望他们能照着神的所是作祂的子民。律法既然启示了神的所是,以色列人也就应当照着神的律法作神的子民。

 以赛亚一章给我们看见,以色列人离弃了神和神的律法。(4,10。)以色列人若未离弃神的律法,就不需要申言者。但因为他们走岔了路,神就打发申言者,藉着斥责、嘱咐和指教,呼召他们回到神的见证。神没有意思要把申言者的职事立为标准。祂见证的标准乃是律法,众申言者的职事是把偏离中心的子民带回中心,把离开神的人民带回到神的见证。因此,申言者的职事乃是把神堕落的子民,恢复到祂的律法那里。

 我们已看过,旧约包含律法和申言者。那么新约是由什么组成?新约乃是由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所组成。生命之律代替了字句的律法,膏油的涂抹代替了申言者。我们在前一篇信息曾指出,律法赐下来,是要见证神的性情,而申言者受差遣,是要代表神的人位。所以众申言者讲话时,便说,『耶和华如此说。』在律法里,我们看见神的性情;在申言者里,我们看见神的人位。

神的同在和神的性情


 你喜欢有神的性情,还是要神的同在(代表祂的人位)?每一个基督徒都非常宝贵珍爱神的同在。基督教里,关于神的同在有很多的谈论。他们说,神的同在对我们该是一切,我们作任何事都必须有神的同在。在基督教里,信徒受教导要在神的同在中生活行动,并且有许多书说到活在神的同在中。但是你曾否找到一本书,告诉你要照着神的性情而活?我们若有启示,就必定喜欢神的性情,过于喜欢神的同在。我可能在某一位弟兄的同在里生活,爱他,与他同行。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白种人,而我仍是个中国人;我只不过是生活在他的同在里而已。这有什么意义?毫无意义。你若只在神的同在中生活行动,而里面没有祂的性情,就没有多少意义。几千年来,天使们都在神的同在中行走,但是他们仍旧不能使神满足。只有一件事能满足神的心,就是祂能得着一班人,照着祂的性情生活行动。要一只虱子在你的同在中生活,那是毫无意义的;但是要一只虱子照着你的人性而活,意义就非常重大了。因此,只是活在神的同在中,意义还小,但是活在祂的性情里,并且凭祂的性情而活,却是意义重大。虽然如此,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只知道神的同在,而不知道神的性情。

需要从工作蒙拯救到生命


 因为大部分基督徒只知道神的同在,而不知道祂的性情,所以他们很容易了解膏油涂抹的事。但要他们进入神的性情,却是非常困难。最近,许多人见证说,他们从前怎样靠着组织在召会中服事,而现在怎样照着膏油的涂抹在召会中服事。譬如有些人说,他们现在是因着膏油的涂抹,来整洁会所。这当然很好。然而,当你因着膏油涂抹的打发而来整洁会所时,你是凭什么生命作整洁?你可能是在老旧的生命里作整洁。膏油的涂抹是为着行动,而生命之律是为着生活。很少基督徒注意到生命。当他们听到有关生命的事时,他们的反应就像古时的犹太人一样,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六60。)但是每当奋兴布道家来激动人的时候,他们就兴奋起来。膏油涂抹是为着活动,而生命之律是为着人的所是。

 神并不在意我们作什么,却在意我们是什么。创世记里关于雅各的记载,可以说明这一点。雅各一生并没有作什么。他虽然没有作过什么杰出的工作,却一直是在神变化的过程中。甚至当他还在母腹中的时候,神就用以扫来对付他。我们曾在创世记生命读经的信息中指出,他的家人就是一队专门用来变化他的人。当雅各逃离他的家,到了他舅父拉班家里,拉班的手又加在他的身上。你以为雅各的一生是浪费了吗?是否该有人到拉班家,对雅各说,『雅各,你为什么在这里消耗你的生命?你为什么不去国外布道,或者去建立召会?为什么不在你家里开个查经班?你何必在拉班手下浪费时间?』但是那些年日并没有荒废。神不要你的工作。如果祂要作什么,祂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祂能称无为有。(罗四17。)祂若要什么,只需说一句话,事就成了,并不需要你帮忙;但是神却不能单说一句,『雅各,你要成为以色列』就行了。要使雅各变成以色列,需要一段很长的过程。这就是生命。

 我们都必须从工作蒙拯救到生命。事实上,你留在家里,或去整洁会所,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不是说,会所不该整洁。我是说,无论你留在家里,或是来会所,甚至进到天上,都算不得什么。最要紧的是我们这个人如何。你若是留在家里,这个留不仅是要照着膏油的涂抹,更是要照着生命之律。有些弟兄,可能凭着膏油的涂抹留在家里,但他们留在家里时,却与妻子吵架,因为他们不照着生命之律而活。他们在家时,他们的妻子可能祷告说,『主,怜悯我,拯救我,打发我的丈夫到会所去。我不愿意他留在家里,因他常找我的麻烦。』像这样的弟兄,在家里就给妻子许多麻烦;当他来整洁会所,就给弟兄们许多麻烦。他无论到那里都麻烦别人,因为他的生命没有改变。一只狗无论到那里,都会给人麻烦。不要以为狗在肮脏的地方才麻烦人,若在客厅里就不麻烦人。环境可以改换,狗还是狗。照样,不论我是留在家里,或是到会所去整洁,我还是我这个人。我的妻子可能怕我留在家里,而弟兄们也可能怕我来会所,他们会说,『要小心这个弟兄。不要碰他,他很脆弱,一碰就碎。』这位弟兄可能有膏油的涂抹,却没有照着生命之律而活。能改变我们的不是膏油的涂抹,乃是生命之律。

膏油涂抹的功用


 虽然膏油涂抹不能改变我们,却有很好的功用。第一,膏油涂抹会责备我们。第二,膏油涂抹告诉我们要回到生命的律里。我们可能把约壹二章二十七节的话领会错了,那一节说,『乃有祂的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你们。』膏油涂抹不是教导我们作每一件事,乃是教导我们住在基督里。有一些弟兄姊妹,不知道应否上街买东西,就向主祷告说,『主阿,我是上街买东西好呢,还是要留在家里?主,给我膏油的涂抹。』但是主可能说,『我的膏油涂抹并不在意你上街或是留在家里,我的膏油涂抹只愿意你住在我里面。只要你住在我里面,你那里都能去。你若住在我里面,无论作什么都对。』我们若住在基督里,我们那里都可以去。但要记住这句重要的话:『住在基督里。』只要我们住在基督里,神不在意我们往那里去,或作什么事情。有些想要结婚的人向主祷告说,『主,我可以和这人结婚吗?』有些人能见证,虽然他们这样祷告,主却从来没有答复他们的祷告。许多年轻弟兄曾祷告说,『主,让我知道这位姊妹是不是你为我拣选的?』但他们越是这样祷告,反而越胡涂。我认识一些姊妹,为婚姻祷告十年了,还没有得着答应。若是主真的答复他们,主或许会说,『我并不在意你的婚姻,我只在意你是否住在我里面。你若住在我里面,你可以结婚;但你若不住在我里面,即使有最好的弟兄,你也不应该与他结婚。』惟一算得数的,就是我们是否住在主里面。在神的经纶里,并不在于我们所作的,乃完全在于我们所是的。我们是什么才是重要的;而我们的所是,又在于我们天天所凭以活着的生命。

被恢复到生命之律里


 在古时,以色列民若离开了中心,就是离开了神的律法,神就打发申言者去把他们带回来。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也离开了神的中心,就是生命之律。所以约翰一书是写给那些堕落的基督徒,呼召他们回到膏油的涂抹里。生命之律是基本的事。因为是基本的事,所以在罗马书这卷基本教训的书里,题及这事。相反的,膏油涂抹没有在任何一卷基本的书里题及,乃是在一本对付堕落的书里题及,因为有许多基督徒被敌基督者的教训打岔而偏离了。在约翰一书里,约翰告诉他们要注意膏油的涂抹。约翰似乎是说,『膏油的涂抹告诉你们该作什么,和往那里去。不要听敌基督者的教训,只要顺从膏油的涂抹。膏油的涂抹会把你带回到生命之律。』约壹二章把我们带回到罗马八章。但我们若确实的活在罗马八章里,就不需要约壹二章。照样,以色列人若从来没有离开神的律法,就不需要有申言者。从现在起,我们不仅要照着膏油的涂抹行动,更要照着生命之律而活。

 神看重祂的性情,但祂的同在是我们的保障。神的性情在我们里面,我们必须照着这性情而活。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照着生命之律而活。然而,我们常常受打岔。当我们受打岔时,神的同在就会监督、察看、并警告我们。我们若离开生命之律,膏油的涂抹就会说,『不!』我们若说,『主,我悔改,』膏油的涂抹就告诉我们,要回到生命之律这里。在前面的一篇信息里我曾说过,我们必须照着生命之律而活,并照着膏油的涂抹行动。膏油涂抹代表神的同在,指引我们,改正我们,并把我们带回到祂的性情里。我们必须照着生命之律而活。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照着神的性情生活行动。

 为什么了解膏油涂抹比较容易,而了解生命之律很难?要凭一位弟兄的同在认识他很容易,我们只要眼睛一瞄就知道他是否在现场。但要透彻了解他的性情,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或许只有和他相处多年的妻子,才是惟一了解他性情的人。我们可能认识这位弟兄的面貌,却不知道他的性情。照样,体会神的同在很容易,但要认识在我们里面神的性情就很难。仅仅告诉人要行走在神的同在中,是相当天然的,且有点属于宗教,而不是生命。但要认识在我们里面神的性情,并且照着这性情而活,就极其深奥。这乃是神所要的。

神所关心的事


 神并不关心我们所作的,祂关心我们的所是有否照着祂在我们里面的性情。祂不太在意我们对妻子说了什么话,却在意我们凭着什么生命对妻子说话。你是照着那一种性情对你的妻子说话?有时你可能对妻子说,『亲爱的,我爱你。』这是句好话,但你说的时候,可能是在耍手腕。任何一种耍手腕的话,即使是说到爱,也都像腐臭的蜂蜜,因为那是出自我们败坏的天性,而不是出自我们里面神圣的性情。照样,神不看重我们是否去国外布道;祂看重的是我们凭着什么生命去布道。我不去任何罪恶的地方,因为在我里面的神圣性情不容许我去。我不照着宗教或教规活着,乃照着里面的神圣性情活着。一天过一天,当我们照着神圣的性情活着,我们就要被基督充满,而变化成为祂的形像。雅各在拉班家里二十年并没有作什么,但他却经历了许多的变化。雅各不是顷刻间变化完成;这变化需要二十多年的时间。

 召会事奉不仅是照着膏油涂抹而事奉的事,也不仅是不照着组织而事奉的问题。我们的事奉若仅仅是这样,不要多久我们就会彼此争吵。我们甚至在整洁椅子的事上,都可能起争执。一位弟兄会说,『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整洁的范围?不要过来,不要惹我。你到别的地方去整洁。』这位弟兄的整洁,就是照着他那败坏的性情。虽然他可能是受膏油涂抹的打发而来,却是照着他堕落的天性作整洁。随从膏油的涂抹,不如照着生命之律而活更重要。我们可能都是因着膏油的涂抹而来整洁会所,但在我们中间可能仍没有什么建造。每一个人可能都很单独,说,『不要惹我,我们是在新的召会事奉里。从前老的事奉中,我们有等次和顺序;按照那个等次,我排在末尾,没有资格说话。但是现在我和你们大家一样,你不必告诉我怎样作。我不在你之下,我是在膏油涂抹之下。』这种态度若未立即表现出来,也会在几周之后出现。一位弟兄自称随从膏油涂抹,却不照着生命之律而活,他会说,『我们不在组织里,我们是在生机体里。』但是这个『生机体』乃是出自败坏的天性。我们若是这样生活,就不可能有建造。我在新约圣经找不到一节圣经,说到建造是出于所谓的膏油涂抹。但在罗马书和以弗所书中,我们看见建造乃是出于生命的长大。我们越长大,就越有建造。

 我们如何能在生命里长大?乃是靠着顺从膏油涂抹所教导的,叫我们住在基督里。住在基督里,就是照着祂的性情活着。祂的性情一直在我们里面起作用,并发挥功能。我们曾看过,这生命性情所发挥的功能,就是生命之律。我们越照着这生命之律而活,就越变化成为神所要的人。

神工作的终极完成


 根据圣经,神在历世历代的工作,要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神的工作不是终极完成于一个工作,因为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工作。新耶路撒冷的所是,乃是有神的形像。因此,新耶路撒冷的所是乃是神的彰显。今天的召会生活,必须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

 我们不该过于注意工作,而必须注意我们的所是,注意我们照着里面神性情而有的所是。我喜欢听见有弟兄或姊妹起来见证说,『感谢神,这些日子我一直是照着里面生命之律而活。昨天晚上,我曾受打岔离开了生命之律,但是膏油的涂抹题醒我,告诉我要回到里面神圣的性情。几分钟以后,我就回到生命之律,现在我又照着生命之律而活。』我也喜欢听到另一位弟兄见证说,『今天早上,我正要对妻子说些很动听、却带着手腕的话,但因为这些话不符合我里面神圣的性情,所以我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说不下去了。』我们都当学习照着生命之律而活。膏油的涂抹是神的同在,为要指引我们,改正我们,并把我们带回到生命之律。乃是生命之律在我们里面运行,变化我们。各地召会的弟兄姊妹,若都照着里面神圣的性情而活,主今天在地上就会有得胜的见证。这见证要使仇敌蒙羞,并且把主带回来。这就是主今天所等待的。我们都必须看见,这不是仅仅随从膏油涂抹的事;这完全是照着生命之律,照着我们里面神圣性情的功能而活的事。当神的性情在我们里面起作用,就使我们与祂一模一样,将我们变化并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样,神就得着完全的儿子名分,作祂团体的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