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篇 儿子名分的完成
总纲目




预定得儿子的名分
圣别、变化和模成的过程
律法和申言者
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与规条和组织相对
新约所启示的生活
需要蒙拯救脱离宗教
神带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的路
得荣耀─儿子名分的完成

 新约中神启示的中心点乃是儿子的名分。儿子的名分是神的愿望。神这愿望只有藉着祂的儿子成为模型和原型,才得满足。这个原型必须作到我们里面。所作到我们里面来的,不仅是救主或神圣的生命,也是儿子名分的原型,也就是神的长子。我们说过,独生子和长子有很大的分别。说到独生子,指祂未带着人性;是神圣的,而不是属人的。反之,说到祂是长子,指祂同时具有神性和人性,因为祂不单是神子,也是人子。藉着复活,人子就被带进儿子的名分里。现今这位长子,兼有神性和人性,已经作到我们里面。

预定得儿子的名分


 以弗所一章五节,说到我们预定要得儿子的名分。得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定命。我们命定不仅要得救。得救是一个过程,并不是目标,不过是一条引我们到达目标的路。神的目标乃是儿子的名分。神的赦罪、称义、救恩、重生等,都是集中于儿子的名分。神赦免我们,称义我们,拯救我们,重生我们,都是为使我们成为祂的儿子。

圣别、变化和模成的过程


 儿子的名分有开始也有完成;开始于重生,完成于得荣耀。在重生与得荣耀之间,有圣别、变化和模成等过程。许多基督徒虽然听说过圣别,但基督教里对于圣别的观念,和圣经中所说的圣别大为不同。用辞和称呼都一样,但领会上却差别很大,因为今天基督教的词汇已经不同于圣经的解释了。根据圣经纯净的话,圣别的意义,乃是被基督这原型的元素所充满。我们被长子的元素充满得越多,就越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归给神。我们藉着圣别得与世界分别,不是因着教训或神迹,乃是因着被这原型的神性和人性元素所浸透。

 我们的全人就像一个黑点。有一天,这个原型的奇妙元素,进到我们灵里,圣别我们的灵。但我们其余的部分怎样?我们必须承认,还是非常的黑。你可能以为自己不错,有道德,很正派,甚至很『属灵』,但你仍然很黑,也许是在黑暗的坟墓里。无论你是好或坏,是对或错,有道德或没有道德,『属灵』或不属灵,你这个人仍然是黑的。人一接触你,就觉到你的昏黑不明。你是住在你那宗教伦理的昏暗地牢里,在你没有一样东西是透明的。因为你是这样的黑暗和不透明,你需要藉这原型奇妙的元素,充满你的全人,而使你圣别。基督在你里面扩展得越多,你就被圣别得越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越多。这就是圣别。

 变化也与圣别有关联。我们越被基督的元素充满,就越被圣别;我们越被圣别,就越被变化。我们曾多次指出,变化不是指外面的改变、调整或改正,乃是指里面新陈代谢的改变,也就是生命、性情、形状上的改变。圣别是为着变化,而变化是为着模成。我们必须先被变化,才能模成神长子的形像。(罗八29。)靠着主的怜悯,我们都得以在正确的召会生活里被圣化、被变化、并被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事比道德、伦理、甚至『属灵』高深得多,也深奥得多。一些所谓属灵的教训,不过是虚空的。真正的属灵乃是被模成;要成为属灵的,就在于被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不是人的努力、劳苦、模仿所能制造出来的。惟有那内住的原型,就是那位又真又活的神的长子,在我们里面自动的工作,才能产生出来。当祂藉着生命之律在我们里面作工时,就不断在里面作膏油涂抹我们。

律法和申言者


 根据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我们都是神的儿子,所以我们也是神的子民。神作我们的神,乃是根据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在古时,神从外邦人中呼召祂的子民以色列人出来,并且赐他们律法。神作他们的神,他们作神的子民,乃是照着这外面的字句律法。他们与律法的关系若是对的,他们与神的关系就也是对的。以后他们偏离了律法,于是有申言者进来。因此,旧约包括了律法和申言者。

 律法符合神永不改变的性情。从亘古到永远,神的性情是不变的。律法不会改变,申言者却会改变。神的一个申言者可能今天告诉你这样,明天又说相反的事。你若请教一位申言者,今天可否往某地去,他可能告诉你可以;但是到明天,你若问他同样的问题,他可能告诉你不可以。神是活的,这位活神有最高的人位,祂有全权,今天告诉我们这样,明天告诉我们那样。因此,申言者的话是会改变的。律法是根据神的性情,而申言者是根据神的活动、行动。神可能今天要你在原地留下来,但是明天又要你往别处去。但律法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譬如,律法命令你要孝敬父母,神绝不会要你今天孝敬父母,而明天去恨恶父母。不,律法一直是不变的。但你若把旧约读过,就会看见每一位申言者都彼此不同。在古时,神是照着律法和申言者作祂子民的神;而神的子民,也是照着律法和申言者作神的子民。

 在新约中,我们有什么相当于旧约的律法和申言者?就律法说,我们有生命之律;就申言者说,我们有膏油的涂抹。今天,神是我们的神,是照着内里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我们是神的子民,也是照着内里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内里生命之律相当于神的性情,而膏油涂抹则相当于神的行动。生命之律是恒常不变的;就着生命之律而言,无论对你或是对别人,都是不改变的。若是你在今天晚上想要去看电影,里面的律就禁止你。不管是明天,或是任何时候,这律都会禁止。但是膏油的涂抹却会改变。今天晚上膏油的涂抹可能不许你去百货公司,但是明天可能又鼓励你去。虽然生命之律不许你买样式花俏的灯,但膏油的涂抹可能允许,也可能不允许你去百货公司。不仅如此,膏油的涂抹可能允许一位弟兄去百货公司买东西,而不允许另一位弟兄作同样的事。从这里我们看见,膏油涂抹是会改变的。我若用定罪的语气和你说话,生命之律一定会说,『不可以这样。』但是今天晚上的聚会,我应不应该讲希伯来书,却要依照膏油的涂抹。今天晚上膏油可能鼓励我,要讲希伯来书四十五分钟,但是下一次聚会,膏油或许说,『这次聚会你要安静,什么也不要说。』以上这些例子叫我们看见,律法是恒常不变的,而膏油的涂抹却常会改变。我们乃是照这律和这膏油的涂抹,作神的子民,神也作我们的神。这与宗教有何等的不同!在此没有外面的规条、形式、仪文或控制,只有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

 大约十四年前,我在纽约被请到一位犹太弟兄家中。他有典型正统犹太人的背景。他告诉我,正统的犹太人,作每一件事都要根据旧约的一节圣经。他们晚上上床的时候,连放鞋应该朝那个方向,也要根据旧约的一节圣经。他们非常『合乎圣经』,非常虔诚。他们中间有许多规条,却没有生命。这些正统的犹太人,以为按照他们的宗教,他们是神的子民,神是他们的神。实际上,神离他们很远。照着他们的方式,神并不是他们的神,他们也不是神的子民。但今天神是我们的神,乃是根据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

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与规条和组织相对


 这些事在道理上我们可能清楚,但在经历上可能还是模糊。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应当照着生命之律而活,并且按着膏油的涂抹而行动,但我们逐渐又照着规条而活,并照着组织而行动。开头的时候,召会生活并不是这样,乃是活的;我们都照着内里生命之律而活,并按着膏油的涂抹行动。然而,我们照着生命之律的生活,逐渐变成了习惯,而习惯又变成了规条。因此,我们如今乃是照着规条而生活,照着组织而行动。我们变成了组织,所以忽略了膏油的涂抹。我实在巴望看见亲爱的圣徒们,照着膏油的涂抹来整洁会所,而不是照着某种安排或组织。若是在事奉小组中,我们在意谁是第一、第二和末后,我们就成了组织。一旦成了组织,就不需要祷告、接触主、并按着膏油的涂抹行动,因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我们只要听命令怎样作和什么时候作就行了。也许有一位不是带头的弟兄会说,『我不是作头的,也不是作尾的,我怎样作都可以。我不需要寻求主该在什么时候作整洁,整洁的时间早已宣布了。我若迟到几分钟,也没有多大关系。』这位弟兄来到时,就会站在那里,等候别人安排他去作什么。若是带头的弟兄不来,他就不知道该怎样尽功用。这不是我们在新约里所看见的事奉。

新约所启示的生活


 根据新约,生命的律是写在我们里面。事实上,写律法者自己就在我们里面。祂进到我们里面,也把祂的性情和人位,带到我们里面。这个性情会起作用,而这个人位会行动。因此,我们必须照着祂的性情而生活,顺从祂的人位而行动。我们整洁会所,必须是照着祂的行动。在召会事奉中,不要管你有什么地位,只要留心你里面活的人位。这才是新约所该有的生活。与旧约相比,新约圣经较短。旧约圣经超过一千页,新约圣经只有三百多页。今天基督教已经成了教训和神迹的宗教。我盼望我们在主的恢复中都看见,我们不需要宗教的教训和神迹,我们只要简单的照着基督奇妙的性情而生活,并随从祂奇妙的人位而行动。不要依赖规条、安排或组织。要照着你里面活的人位行动作事。若是这样,我们就能享受神,并成为祂的子民;神对我们,就会成为一位活的、丰富的、可享受的神。祂作我们的神,不是按着规条,乃是照着内里生命之律,和膏油的涂抹。这就是那位具有神、人二性之奇妙者的运行。

需要蒙拯救脱离宗教


 你或许会奇怪,为什么我反对宗教。这是因为我在其中经历过许多事物,特别是各种教训和说方言。从前,我也曾教导人说方言,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说方言只能暂时激动人,其结果并没有多少生命。我也曾在基督教的基要派里学习圣经的教训。四十五年多以前,我就通晓了一切的预表、教训和预言;这些教训使我消沉了七年半之久。因此,我有十足的立场,宣告我们不需要字句的教训。过了一段时期,我参加了灵恩运动。现在我从主得着使命和负担,要以基督作生命供应祂的子民。惟有当你们从其它事物中完全蒙拯救,我才能卸下负担。圣灵知道你多么需要蒙拯救。不仅那些在基督教里的人,甚至在召会中的人,都需要认识儿子的名分。我们必须看见,生命是惟一的路,使儿子名分在我们里面达到完全。生命之律在我们里面的运行,乃是为着完成儿子的名分。

神带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的路


 希伯来二章十节告诉我们,神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神如何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是否所有的基督徒都天天保持原状,等到有一天突然被带进荣耀里去?当然不是这样!保罗在林前十五章说,复活就像植物的生长。种子撒在地里以后就死了,并且开始生长。起初不过长出嫩芽,这嫩芽必须逐渐长大,直到成熟、开花。开花就是得荣耀。这样的植物不像草菇,不能即刻得荣耀,乃是渐渐成长而得荣耀。照样,我们都已经重生,并且在生长之中。许多人像嫩芽一样,还要经过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得着荣耀。从重生到得荣耀之间,包括圣别、变化和模成神长子形像的过程。我们中间有少数人,经过多年在生命里的生长,已达到得荣耀的边缘。他们准备要开花。你如何?你若还是嫩芽,你就还不能开花。你必须继续生长,直到成熟。这样,当你成熟的时候,你就会开花进入荣耀。神就是这样带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去。

得荣耀─儿子名分的完成


 关于这点,我们要读罗马八章二十九至三十节:『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三十节不是说,『所称为义的人,又带他们上天堂。』乃是说,『又叫他们得荣耀。』我们还要读十六至十七节:『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只要我们与祂一同受苦,好叫我们也与祂一同得荣耀。』十七节并没有说,我们会被带上天堂,而是说我们会『与祂一同得荣耀。』目标乃是得荣耀。这个得荣耀,乃是模成神儿子形像的完全、完成。换句话说,得荣耀就是儿子名分的完全、完成。儿子的名分已经在我们里面开始,但是还没达到完全或完成的地步。现在我们正在圣别、变化和模成的过程中。我们天天被那内住的奇妙者所浸透。祂不断在寻找机会,将祂自己扩展到我们里面的各部分。祂要浸透我们,直至我们被圣别、变化、并模成祂的形像,而达到儿子名分完全和完成的地步。这就是神今天的愿望。

 这不是对或错,骄傲或谦卑,道德或不道德的事,甚至也不是『属灵』或不属灵的事。神并不在意这些。三十年前,我与一班追求属灵的人在一起。但是我们越追求属灵,却越不属灵。甚至『属灵』的追求也是虚空的。神的目的是要我们模成祂的儿子。祂的儿子是原型,已经作到我们里面,并且正在等候机会,以祂的元素浸透我们。我们必须与祂合作,照着祂的性情生活,并随从祂的人位行动。我们都该说,『主,我不在意属灵,我只要照着你的性情生活,并随从你的人位行动。』靠着主的怜悯,这些年我一直是这样的生活行动。为此我所得着的,乃是被定罪。我被人定罪,是因我对宗教的一切绝不容让。我曾经历过各种教训,也经历过灵恩的事,我能见证,这些既没有果效,更不能供应我们。即使这些能给我们一点帮助,却不能供应我们。但你若照着这位奇妙者的性情生活,也随从祂的人位行动,你就不仅会得到丰富的供应,别人也会藉你得着供应。这就是今天召会生活所需要的。

 在主恢复中的召会生活,与基督教完全不同。因着我们不同,人就定罪我们是异端。我承认我们是不同,但我不承认我们是异端。我们对圣经的认识,是根据神纯净的话语,以及从诸天而来的亮光。我们不在意传统的教训。我们只跟从圣经中神纯净的话语。我们虽然与传统完全不同,但我们是完全照着圣经。

 生命之律的运行,和膏油涂抹的运行,要在我们里面完成儿子的名分。我们都是预定要得儿子名分的人,现今又在成为神长成的儿子的过程中。今天我们的律法就是生命之律,我们的申言者就是膏油的涂沫。我们已说过,这律是照着基督的性情,而这申言者是照着祂的人位。所以我们是照着祂的性情生活,也按着祂的人位行动。这就是我们的立场。我仰望主,叫我们众人都看见这个。我们必须把这些传讲给所有在召会生活中的圣徒。我们不重看字句的教训,也不重看外面的神迹,我们只注重里面的生命之律,和里面膏油的涂抹。

 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又真又活的在我们里面,不是照着宗教,也不是照着人的想法。祂曾在子里经过成为肉体和复活,兼有神性和人性,乃是具有奇妙性情之活的人位,进到我们里面;如今祂这奇妙的性情,正在我们里面起作用。我们已看过,祂性情的功能,就是生命之律的运行,祂人位的行动就是膏油的涂抹。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必注重道理、教训、神迹或『恩赐』。我们天天只注意这活的人位,和祂奇妙的性情。祂的性情永不改变,并且在我们里面作工,把祂的元素扩展到我们里面。另一面,祂膏油的涂抹,也在我们的一举一动上,不断引导我们。我们乃是凭祂的性情和人位而生活行动。这样,祂就渐渐把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祂作得越多,我们就越能达到神儿子完满和得荣耀的地步。我们若看见这个,就不会再被其它的事打岔。基督教是一个宗教,而召会却是在于生命。这生命就是那经过成肉体和复活的一位,现今乃是具有神性和人性的赐生命之灵。当我们照着祂的性情生活,按着祂膏油的涂抹行动时,我们就会长大,被浸透、变化、并模成祂的形像,直到我们在儿子的名分里成熟,预备被提。那时,我们才是预备好了,等候迎见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