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篇 随从生命之律而活与照着膏油涂抹而行动
总纲目




复活与内住基督的奥秘
内住基督的两种性情
宗教丢失了目标
基督奇妙的性情
生命性情的功能乃是生命之律的运行
基督进到我们里面作人位
基督人位的运行就是膏油的涂抹
这位奇妙者正常的生活

 圣经启示,神永远的心意是要得着许多的儿子,并且使这些儿子与祂完全一样。但神是神圣的,而我们是人,我们怎能成为神神圣的儿子,而在生命和性情上与祂一样?神要得着许多儿子,第一步就是在子里成为肉体。藉着成为肉体,祂穿上了人性。在祂成为肉体以前,祂只有神性,没有人性。但藉着成为肉体,祂穿上了人性,成了一个人。祂虽然成了人,却仍是神,因为祂并没有脱下祂的神性,而单单成为一个人。祂乃是神人,兼有神性与人性。我们的神,那独一的神,创造者,竟成了有血有肉的人,这是何等的奇妙!就着人性这面说,祂与我们完全一样,是有骨有肉真实的人。不要忘记,这位名叫耶稣基督的真人,也是神。祂是真神,又是真人。在祂使我们像祂以前,祂必须成为与我们一样。

复活与内住基督的奥秘


 基督成为一个在肉体里、具有人性的人以后,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埋葬,又复活了。在复活里,祂采取了另一步,就是从末后的亚当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这是个奥秘。在复活那天,主向祂的门徒显现,『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约二十19。)门都紧紧关了,但是使门徒惊奇的,耶稣竟能进来。门徒害怕起来,以为看见了灵;主耶稣就对他们说,『看我的手,我的脚,这就是我自己;摸我看看,灵没有肉没有骨,你们看我是有的。』(路二四39。)八天以后,主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多马就说,『我的主,我的神。』(约二十27~28。)主似乎对门徒说,『不要以为我是个灵,我还带着有骨有肉的身体站在这里。看哪!我身上钉十字架的痕迹还在。你们甚至可以摸我手和脚上的钉痕。』

 主不仅是那灵;祂乃是奇妙的一位,带着有肉有骨的身体,其上还能看见钉痕。今天这位奇妙的基督,乃是赐生命的灵;但祂却带着一个有肉有骨的身体。不仅如此,新约圣经更启示,这位奇妙的基督就在我们里面;(西一27,林后十三5;)祂是在我们的灵里。(提后四22,林前六17。)基督在复活里,仍带着一个有骨有肉的身体,并且又在我们里面。我们无法解释祂带着骨肉之身,怎能又在我们里面;这超出我们的知识范围。虽然我们不能明白祂,祂却是真实的,也是奇妙的。

 根据新约圣经,基督有过两次『成了』。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藉着这两次成了,基督成了一个奇妙的人位。祂是神,是人,又是赐生命的灵。祂是神的儿子成为人;祂成为人以后,又成为赐生命的灵,含有神性和人性。在祂身上,我们看见真神和真人。今天这位神人,也是赐生命的灵。祂若不是那灵,就绝不能进到那关了门的房子里,与门徒相见。但祂仍有一个有肉有骨的身体。我无法解释这一点,因为我是有限的,但我确实知道祂活在我里面,并且我无法否认,祂为我作了许多事。直到现在,祂一直活在我里面,并替我活着。

内住基督的两种性情


 当基督成为肉体与我们一样的时候,祂就把神性带到人性里;当祂成为赐生命之灵的时候,又把人性带到神性里。藉着成为肉体与复活,祂把神性与人性、人性与神性调和为一。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基督徒中间,很少人对主耶稣有这样的观念。但这就是我们相信并呼求祂的名时,接受到我们里面的救主。住在我们里面的这位基督,就是这样奇妙的一位。祂现今不仅是救主和主,祂也是那奇妙的赐生命之灵,带着两种性情。一般的基督徒都丢失了目标,从未听说过这位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兼有神、人二性,而这二性都在赐生命的灵里。祂是奇妙的赐生命之灵,正在把祂一切的所是作到我们里面,把我们全人变化得像祂一样。

宗教丢失了目标


 基督教因为偏重于神迹、教训和行为,所以丢失了目标。基督教中有两类的宗教,一是教训的宗教,二是神迹的宗教。许多基督徒都着迷于神迹。然而,新约圣经的基本启示只集中于一个极重要的点,就是基督与父原为一;主差遣那就是祂自己的那灵,为要使祂能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能住在祂里面;基督正在我们灵里活着、运行并作工,使我们全人变化,成为祂的彰显。这事在新约圣经中屡次的题说,但是很少基督徒对此加以注意。

 基要派基督教注重教训,但最少有两处圣经,就是希伯来八章十一节和约壹二章二十七节,都题到我们不需要人教导我们。希伯来八章启示,因着有生命之律在我们里面,就不需要人教导我们。在我们中间,连最小的也不需要人教导他。约壹二章二十七节告诉我们,膏油涂抹住在我们里面,所以不用人教导我们。我们既有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在我们里面运行作工,就不需要人外面的教导。或许有些人反对这一点,但他们要把希伯来八章十至十一节,和约壹二章二十七节摆到那里?我们必须接受圣经清楚、纯净的话。

 在所谓的灵恩派基督教里,人所着重的是运用恩赐,特别着重说方言。他们若是到某个聚会中,看见没有说方言,或没有所谓的恩赐的表显,他们就不高兴。但是新约圣经里,只有很小部分的经节讲到说方言;另有很大部分的经节是说到内住的基督。在这里我们看见撒但的狡猾。一面,基要派基督教着重教导;另一面,灵恩派基督教着重方言。甚至他们说假方言,却仍然乐此不疲;甚至他们说的预言并不应验,他们仍然执迷其中。大约十二年前,有些人预言洛杉矶会陆沉大海。虽然这个预言并未应验,但是不知有多少灵恩派的人,仍执迷于他们的预言。我不是反对这些事,但我对神的儿女确实有一个负担。

基督奇妙的性情


 当基督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祂就把祂的性情,把祂奇妙所是的性情带到我们里面。我们重生以前,只有堕落人性里卑鄙、败坏的性情。但我们重生以后,那最高的性情就加到我们里面。现今在我们里面的,乃是基督这人位的性情。我们以婴孩为例,说明这奇妙的性情。你若把甜的东西放在婴孩的口里,他就很自然的吃下去。但你若把苦的东西放进他口里,他就会吐出来。谁这样教导婴孩?没有人。那婴孩只要是活的,就不需要人教导他什么是甜的,什么是苦的。婴孩对甜或苦东西的反应,不是出于知识,乃是出于天性里的味觉。婴孩有人的天性,而人的天性不喜欢苦味。我们的天性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照样,不论我们在属灵的事上如何幼稚,只要我们是在基督里,我们就有一种特别的生命性情。基督进到我们里面,就把一种奇妙生命的性情带到我们里面。这不仅是神性,更是神性带着拔高的人性。

生命性情的功能乃是生命之律的运行


 这生命性情的功能,或说生命的本性,乃是生命之律的运行。每一种生命都有一个律。某一种生命的律,就是那个生命生来的本能。这本能是天生的、自然的、自动的、经常的和实时的。这本能一直在起作用。只要你是活人,这种人类生命的天生本能就在你里面。一个婴孩若是死了,他对甜或苦的东西,就不会再有反应。但是一个活的婴孩,却有出自生命本能那会尝味的天性。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进到我们里面时,祂就把祂奇妙的性情带到我们里面。这性情的作用和功能,就是生命之律的运行。这性情会自动的发挥功能,而其功能并不在于教导,乃在于生命。

 我们得救以前,都曾作过不好的事,就如赌博、酗酒、抽烟、跳舞、看电影等。但从我们得救那时起,我们里面就有个东西麻烦我们,不赞同我们作某些事情。你可能仍去跳舞,但你里面有一种味道,叫你觉得不好受。你得救以前,觉得那种味道很好,但现在却不然。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你若没有这种经历,我就怀疑你是否得救了。这种经历,就是生命本性的功能,也就是基督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简单的说,这功能就是生命之律的运行。这是不需要人教导的。事实上,因着你有基督的性情运行在里面,你甚至不必祂向你说话。譬如,作母亲的已将她的性情给了她的婴孩,这个性情就在婴孩里面起作用,因此她不必教导婴孩对苦味该有什么反应。婴孩的人类天性会自动的发挥功能。这个功能,就是人类生命之律的运行。照样,我们里面基督生命性情的功能,就是神圣生命之律的运行。这不是教导的事,也不是神迹的事。

基督进到我们里面作人位


 当基督进到我们里面,祂不仅带来祂的性情,也带来祂自己作人位。没有什么比人更麻烦。我不喜欢独居,我喜欢和最少两三人同住。但与人同住很麻烦。当基督进到我们里面,祂是以一个人位而来。你有否领悟,基督在你里面是具有位格,是一个活的人,常常『麻烦』你吗?当然,祂给我们的是最好的麻烦,对我们非常有益;但那总归是个麻烦。你在得救以前,愿意作什么就作什么。譬如,你可以自由的去跳舞。但是在得救以后,特别是进入召会生活以后,基督活的人位就开始找你的麻烦。祂天天都在我们里面搞故事。

基督人位的运行就是膏油的涂抹


 圣经用一个特别的辞,称呼这个人位的运行,就是膏油涂抹。(约壹二27。)膏油涂抹这辞,是很难明白的。住在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就是基督这个人位的运行。这膏油的涂抹教导我们。我们都有一样东西叫作膏油的涂抹,在我们里面教导我们。因此,在我们里面既有基督的性情,又有基督的人位。

 膏油涂抹,就是膏油在我们里面的运行。在预表里,膏油是橄榄油和一些上品的香料调成的。(出三十22~25。)这膏油主要的元素是油,再加上一些其它的成分。当帐幕和帐幕中的器具,以及众祭司受膏的时候,这膏油里面的一切成分,就都膏在受膏的东西或人上面。按预表说,这膏油就是基督。今天住在我们灵里的这位基督,就是包含了神的灵和其它元素的膏油。祂作为膏油,天天运行并活在我们里面。这膏油在里面的运行,就给我们活的教导。基督乃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这位奇妙者正常的生活


 基督进到我们里面,就把祂奇妙的性情带到我们里面。这个性情的功能,乃是生命之律的运行。基督也在我们里面作膏油,不断的涂抹我们。这种涂抹带给我们一种舒服、畅快的感觉。每当主耶稣在我们里面教导我们,祂的教导都是出于祂的涂抹,给我们舒服、畅快的感觉。我们基督徒都有生命之律那自动、自然、经常、实时的运行,这律是照着基督奇妙的性情运行;我们也有膏油的涂抹,是照着基督这人位在我们里面运行的。

 我们再用上街购物作说明。上街购物像是下地狱。我几乎两年多没有去购物了,最近我必须去买一盏灯。我在一家店里看到一些样式很花俏的灯,但是我那奇妙的性情并不喜欢。对我的口味而言,那些灯是『苦』的。另外有些灯,对我里面的口味,又好像大蒜一般,叫我里面不能忍受。当姊妹们在百货公司里,许多时候,她们里面的口味禁止她们购买某样东西。这口味是从她们里面奇妙的性情来的。五十年前,我会买一盏样式花俏的灯。但今天我若是这样作,晚间就不能入睡,因为生命的性情会在我里面作工。我们都有这性情及其自动的功能。你若想压制这功能,它会反弹得更高,因为压制越大,反弹越高。我们都经历过这种生命之律的运行。

 我们已看过,我们不仅有这种性情在我们里面,更有一个人位在我们里面。我今天是否该去买东西,并不在于性情的运行,乃在于膏油涂抹的教训。一个活的人位,经常在我们里面活着并运行,这个活着和运行,就是祂的教导。我们若要去买东西,应该向主敞开说,『主阿,我与你是一,我也知道你与我是一。主,今天早上你是不是也要去买东西?』当我们这样一问,就会感觉到里面膏油的涂抹。这就是那位活的主,在我们里面的运行。当这位可爱的主在我们里面作工时,我们会感到舒服、畅快。这是何等令人愉快!去不去买东西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当我们仰望祂并与祂交通时,我们就享受祂膏油的涂抹。每当我们在祂膏油的涂抹之下时,就知道当怎样作。假若我们采取祂所不愿的行动,膏油的涂抹就会停止,而舒服、畅快的感觉也就消失。藉此我们就知道不该作那件事。这时我们就要对主说,『主,我与你是一。你若不愿意去,我就不去。』我们若这样行,膏油的涂抹和舒适的感觉就会回来。

 膏油涂抹的活动和运行,就是基督在里面的教导。在我们里面有一个活的人位,常常教导我们。有的时候,我们和圣徒们交通,发现里面膏油的涂抹停止了。我们一有这个感觉,就应该停止说话。你或许只说了半句,只要感觉到膏油的涂抹停止,就不要继续说下半句;只要简单的与里面的膏油是一。然而,我们常常不理会膏油的涂抹,而继续作我们喜欢作的事。我年轻时,曾多次求告主说,『主阿!赦免我,准我再作一次。』以后,我又对主说,『主,准我再作只那么一次。』我想许多青年人都作过同样的事。有的姊妹或许说过:『主,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去买东西,但让我再去这一次吧。』每当你这样作,就等于杀自己,可能需要几天之后,才能再活过来。

 我们所讲的这些事,既不是教导,也不是神迹,乃是这位奇妙者正常的活着。我完全照着生命之律而活,并且我的行动、为人都是照着膏油的涂抹。我不需要别人教导我。基督那奇妙的生命性情,以及基督这人位的膏油涂抹,就足够我们过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在此我们有交通,在此生命得以长大。在此内住的基督得以扩展到我们全人的各部分,并且我们在神变化的过程中。在此我们有召会生活和真实的建造。在此我们也预备自己,迎接主的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