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篇 藉着生命之律的运行,模成长子的形像
总纲目




长子乃是原型
不可能模仿基督
原型扩展到我们里面
独生子成为长子
内里被浸透的问题
儿子的名分与模成
儿子的名分和那灵的见证
模成长子形像的路
凭着内里生命的感觉而行

长子乃是原型


 整本圣经的中心思想,就是神要得着许多的儿子作祂的彰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必须有一个模型,一个原型。这原型就是祂的儿子耶稣基督。基督第一次来的时候,祂是神的独生子。这位神的独生子,成了一个在肉体里真正的人。虽然祂是真人,具有人性,祂仍然是神的独生子。祂在地上的时候,常常自称为神子或人子。(约十36,五25,一51,太八20。)当鬼见到主耶稣的时候,他们称祂为神的儿子,(29,)主却不许他们这样说。主似乎是说,『你们这些跟从魔鬼的污鬼,你们当晓得我在这里是人子。我来在肉体里作人,为要对付魔鬼和你们。』基督藉着祂在肉体里的死,毁坏了魔鬼。(来二14。)因此,魔鬼和一切污鬼都怕祂是人子。魔鬼在旷野试诱主的时候,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叫这些石头变成饼吧。』(太四3。)主耶稣回答说,『经上记着,「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4。)主似乎说,『撒但,你要知道,我在这里不是作神的儿子,我乃是创世记里所应许的那个人,我来成为一个人,是要伤你的头。』

 今天基督教里有所谓的摩登派,或称作新神学派。古时就有了古代的摩登派,就是撒都该人;他们不信有天使、鬼和复活。(徒二三8。)今日的摩登派,就是撒都该人的跟从者。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一样,以为主耶稣不过是马利亚和约瑟所生的一个犹太人而已。每次耶稣遇到这种人,就着重声明祂是神的儿子。(约五17~18,25。)鬼最怕耶稣作人子,而摩登派受了魔鬼的指示,否认祂是神的儿子。鬼一旦承认耶稣是人子,它们就毁了;而人一旦承认祂是神子,人就得救。(二十31。)耶稣是谁?祂是神的儿子,又是人的儿子。对我们来说,祂是神子;对仇敌来说,祂是人子。

 最近,一位十八岁和一位二十一岁的青年人来找我,争辩说,『约翰三章十六节说,耶稣是神的独生子,而希伯来十三章八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怎能说独生子已经成为长子,这岂不是说耶稣变了吗?但圣经又说,祂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基督成为肉体以先,只是神的儿子,并不是人。祂成为肉体岂不是一个大转变吗?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这明确的指明一个改变。基督若没有这个转变,我们今天就仍然在可怜的光景中。若是祂不曾成为人,一直只是神的儿子,只有神性,我们怎么会得救?基督已经改变过,从只是神的儿子改变成为人。请思想祂的成为肉体。在成为肉体以前,祂是神的儿子,并没有人的性情,祂纯粹、单单、完全是神的儿子,是神圣的,只有神性,没有血肉。然而祂成为肉体,就有了一个大改变。祂虽然有了这个大改变,但祂并没有脱下祂的神性。祂乃是带着神性,又穿上了人性。因此,在祂的成为肉体里,祂有神性,加上人性。今日,许多基督徒受教导说,耶稣是神的独生子;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位独生子已经成为长子。

 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而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这里又有一个『成了』。最初,基督是神的儿子,然后祂来成为肉体,后来这位在肉体里的人又成了赐生命的灵。我们相信约翰一章十四节所说,话成了肉体;我们也相信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所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有些人定罪我说耶稣成了那灵是讲异端。这些反对者照着他们关于神圣三一老旧、传统的教训,认为父是父,子是子,灵是灵。现在他们有了麻烦,因为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究竟有几个灵?只有一个。基督是子,还是灵?祂是子,又是灵,也是人。这不是说,基督成为人的时候,就不再是神的儿子;也不是说祂成为灵,就不再是人,不再是神子。祂乃是包罗万有的。

 假如你有一杯开水,当你把茶泡在其中,你并不是把水倒掉。当你加了奶之后,杯内仍然有水,有茶。水加茶再加奶,就成了一杯包罗各种丰富的饮料。我们喝水的时候,也就喝了茶、喝了奶。这杯饮料,本来是清水,但是加了茶和奶,就丰富了。今天耶稣是谁?祂是那包括神性和人性的赐生命之灵。今天我们的救主,与祂成为肉体以前不同,也与祂在地上时不一样。成为肉体以先,祂完全是神圣的,没有人的元素。当祂为马利亚所生,躺在伯利恒的马槽内,祂就与人性调和,穿上了人性。祂在地上时,兼有神、人二性。祂是神的儿子,也是人的儿子;是神,又是人。祂藉着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这绝不是说,祂不再是神子,不再是人子;这乃是说,祂是神子,又将人子带到那灵里。

 我年轻的时候,只受过教导说,耶稣基督这个人是神的儿子。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位奇妙的神人经过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我只听说祂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后来从死人中复活,升到天上,现今坐在天上,作我们活而有能力的救主,能拯救我们到底。(来七25。)但我那时是一个有头脑的青年人,不免怀疑究竟耶稣怎能拯救我到底?我对自己说,『怎能这样?祂远远坐在天上的宝座上,我在地上离祂这么远,祂怎能拯救我到底?』我虽然想要解答这问题,却无能为力。毫无疑问,耶稣今天是坐在天上的宝座上。既是这样,祂怎能拯救我们到底?祂之所以能拯救我们,是因为祂不仅在天上,也在我们灵里。这奇妙的一位,在天上也同时在我们灵里。我常用电来说明。我们家里用的电,也在发电厂里。一样的电同时在两个地方。

 基督是赐生命的灵,在这赐生命的灵里有大能的、不能毁坏的神性,也有正确的、拔高的人性。从来没有一个人性,比耶稣的人性更为正确、合宜。现在,奇妙的神性和拔高的人性都在那灵里,就像茶和奶都在水里一样。当我们喝这水的时候,我们也就喝了茶和奶;当我们呼喊主耶稣这位赐生命之灵的名,我们也就得着了祂的神性和人性。

 神的作法是先得着一个原型、一个模型;这原型就是来成为人的子神。这位大神化身而成的人,在地上活了三十三年半,遍尝并经历了人生一切的痛苦,然后死在十字架上。祂藉着死,了结了旧造,解决了罪的问题,毁坏了神一切的仇敌。祂在十字架上这个包罗万有的死,为神的经纶作了一切。但这还不是结束,因为祂带着神性和人性复活了。在复活中,祂的神性完全得着彰显、显明;祂的人性,也从物质的形体变化为属灵的形体。这是极奥秘的事,人的话无法解释清楚。祂复活以后,就成了这样奇妙的一位。对这奇妙人位的各方面,我实在无法述尽说竭。今天,在这奇妙的人位,我们的救主里,我们有了永远、大能、无限的神性;并有拔高、变化的人性;有正确的人性生活;有包罗万有的死,解决了罪的问题,击败了仇敌,并了结了旧造;还有复活。我们在祂里面所得的,是何等丰富!祂现今在正确的人性里彰显神。罪在祂的脚下,撒但已被击败,旧造已被了结。这就是彰显神的原型和模型。

不可能模仿基督


 像这样的一位,你能模仿吗?我们甚至连茶也仿造不出来;我们不要仿造茶,只要简单的喝真茶就好了。一切的模仿都是装假。在基督教里,人受教导要模仿基督,其实是不可能模仿的。我们都知道人造花。塑料花的颜色、形状、外表,与真花一样。起初我很喜欢塑料花,但过了不久,我就讨厌它们,因为它们没有生命。人可以模仿,却不能创造。赞美主,我们不能模仿基督,祂却有办法将祂自己复制到我们里面来。

原型扩展到我们里面


 一个公司首先在工厂里制造出原型,然后按照原型大量生产。就某种意义说,奇妙的基督就是原型。神的作法就是把这原型放到我们里面。这位活的模型乃是一个活的人位,含有神性、人性、人性生活、钉死、复活等。由这些奇妙的元素所组成的模型,已经进到我们里面。人的方法、宗教的修行,都是在外面改良、修正;神的作法却是把基督放到我们里面。基督是谁?祂是神子、人子,也是赐生命的灵。神把这奇妙的人位放到我们里面最中心处。我们依从祂,与祂合作,向祂敞开,祂就要从我们的灵扩展到魂里。这不是模仿,乃是原型在我们里面的扩展。这就是圣经所说『儿子的名分』。基督作为『子』,进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里面『儿子』的生命。根据罗马八章十五节,我们有儿子名分的灵,叫我们成为真儿子。事实上,儿子的名分就是神的长子这奇妙的模型。在我们里面,我们有儿子的生命、儿子的灵和儿子的名分。

 再来看茶包放进一杯水里的例证。我们越搅动水,水就越被茶充满。茶要扩散并调和到水里,直到水成为『茶水』。没有人能模仿耶稣。我们若能模仿祂,猴子也就能模仿小孩子。基督是如此奇妙的人位,我们怎能模仿祂?这完全不是模仿的问题,乃是被儿子名分充满的问题,就像水被茶充满一样。子已经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儿子名分。祂这儿子的名分,有儿子的生命、灵、地位和权利。这儿子的名分今天正等着我们与祂合作,好让祂在我们里面扩展到全人。

独生子成为长子


 希伯来书和罗马书,都说到儿子名分这件事。希伯来书告诉我们,基督第一次来到地上之后,藉着复活,至终成为长子。(一5~6。)祂成为肉体以前,是神的独生子;但藉着复活,祂生为神的长子。多年以前,每当我读到诗篇二篇七节,我就感到难解。那里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行传十三章三十三节和希伯来一章五节,也都引用这一节。我感到不解,常常问自己:『基督不已经是神的儿子吗?既然祂是神的儿子,为什么还要从神而生,成为神的儿子?』以后我看见,基督在成为肉体以前虽是神的儿子,却没有人的性情。当祂成为肉体,就穿上了人性。祂神圣的元素乃是神的儿子,但祂人性的元素还不是。因此,祂需要经过复活,叫祂人性的元素也从神而生。藉着这出生,神的独生子成了神的长子。换句话说,独生子并没有从神生的人性。当祂成为神的长子时,祂的人性就为神所生。这样,祂就成了神的长子,而这长子又成为原型、模型。基督成了许多弟兄中的长子,(罗八29,)就是这个意思。长子是原型,许多弟兄是大量的产品。今天,这模型就是主耶稣基督这个活的人位,是神圣儿子名分的总和。这活的人位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就得了儿子的名分,成为神的儿子。现今我们都是神的儿子,而主耶稣作模型,正在我们里面作工并运行。

内里被浸透的问题


 虽然我们里面得了儿子的名分,成为神的儿子,但我们仍然不像神的儿子。假如我把一个茶包放进一个五加仑大缸的水里,茶即使在水缸的中心,但水还显不出茶的颜色,必须等茶扩散出来,充满整缸水,全部的水就渐渐被『茶化』,而变成茶水。照样,基督进入我们灵里,我们就为神所生。但祂进来以后,并没有多少机会在我们里面扩展。这不是外面行为的问题,而是内里浸透的问题。

 希伯来书告诉我们,独生子已经成了长子。这长子又重生了许多儿子,现今祂是完美、完全、而又得着荣耀的模型。祂虽然是完美又完全的,但我们这些有儿子名分在里面的众子,还末在这儿子名分里达到完美、完全、又得荣耀的地步。现今我们正在达到完美、完全、以及变化并得荣的过程中。

儿子的名分与模成


 在罗马书,特别在第八章,也说到同一件事。许多基督教的领导人对于罗马八章多有著述。然而他们主要的是着重圣灵,而多多少少忽略了生命之律,也忽略了模成神长子的形像。在基督教的书籍中,很难找到一本论到模成的书。但是要使儿子的名分达到完全,使长子的众弟兄得以完全,模成是必需的。虽然我们是神长子的弟兄,但我们并不太像祂。今天我们可能不太像祂,但我们是在模成祂形像的过程中。我们里面儿子的名分达到完全有多少,乃在于我们是否愿意被模成基督的形像。问题不在于外面的行为,乃在于我们是否愿意被模成长子的形像。

儿子的名分和那灵的见证


 我们若想要知道如何被模成基督的形像,就必须一再来读罗马八章。这一章如同宝库里的一个宝箱,其中装满了丰富。这一章中有生命之律,儿子的名分,以及模成神儿子的形像。十四至十六节清楚的说到儿子的名分。十四节说,『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十五节说,我们『所受的乃是儿子名分的灵』。我们知道我们受了儿子名分的灵,因为『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16。)在我们深处有一个很强的见证,证明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许多人能有把握的说,『我知道我还不像基督,但我有完全的确据,知道我是神的儿子。不管你们怎样批评或轻看我,我毫无疑问的已经从神而生。』

 我们有这见证在我们灵里,而不在我们的心思里。你若回到心思里去想,你会起疑惑说,『我大概还末重生。我若已经重生,怎么仍然与从前一样?我还需要向主说,「主阿,怜悯我,如果我还未得着重生,现在就求你使我重生。」』我以前就曾这样作过。但是正当我们在心思里怀疑的时候,我们灵的深处却见证我们已经从神而生。这不是一个教训,乃是我们的经历。凡呼求过主耶稣之名的,就是已经重生的人,并且儿子名分的灵,就是基督自己,在他灵里见证他是神的儿女。无论我们多坏,基督徒生活多失败,我们灵里仍然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子。这是个不容争辩的事实。重生不是一件小事。

模成长子形像的路


 然而,我们不能停在仅仅重生这个事实。罗马八章二节说到生命之灵,十四至十六节说到儿子的名分,二十九节说到模成。我们今天正在这个被模成神长子形像的过程中。我们如何能被模成?罗马八章六节给我们看见这条路,就是把我们的心思置于灵。心思置于灵就是生命。不论我们作什么、说什么,必须确定我们的心思是置于灵。我们的心思若不置于灵,就像未接上电源的电器一样。我们若感觉我们的心思没有置于灵,就该立即停下一切,并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很多人都能见证,我们简单的呼求主名以后,就深深觉得,心思又再一次置于灵。这事很简单,关系却非常重大。

 请姊妹们想想她们买东西的经历。许多次,你上百货公司买东西,会觉得心思未置于灵,但你仍然买了些东西。你若回想那个经历,就发现你的心思完全不在灵上。你去买东西的时候,若觉得心思的确是置于灵,你就可以去买。不然的话,你该停下来。照着灵而行,照着灵生活行事,就是这个意思。

凭着内里生命的感觉而行


 那灵今天并不是远在诸天之上,祂就在我们里面。罗马八章六节含示,那灵在我们的灵里是可以感觉得到的。我们怎么知道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我们乃是凭内里的感觉而知道。我们从深处觉得被隔断而死了。每当我们把心思置于肉体,里面就有这种感觉:不必别人来告诉我们,我们自己就能觉得。一位弟兄可能对他妻子说,『我是在灵里和你争吵,你不晓得吗?』他虽然嘴里这么说,深处却感觉到,他的心思并不在灵上。我很清楚这种光景,因为我自己也有很多这样的经历。我们可以告诉别人我们是对的,但在灵里我们知道自己不对,因为生命的感觉不同意我们,不称义我们所作的。根据我们里面深处的感觉,我们知道自己被隔断了。这是属灵驾驶上的红灯。我们看见红灯时,就要停下来。当我们感觉里面的绿灯亮了,我们才可以继续前进。这就是跟随里面的灵,照里面生命的感觉而活,而行事为人。

 模成基督形像的路,就是把心思置于灵。堕落之人的心思是他全人的代表,因为这样的人,行事为人都是按着他的心思。信徒若不是照着灵而行,也是这样。因此,我们的心思若置于灵,我们全人就置于灵。在每天的生活中,在我们的所是与所作上,我们必须有把握,我们的心思是置于灵。我们把心思、全人置于灵,就是生命。这乃是照着生命之律的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