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篇 发芽的杖(二)
总纲目




发芽的杖与神子民的建造
要得地位的野心
神审判了背叛
两个记号
召会事奉中没有争竞
发芽的杖是神的表白
如何能有发芽的杖

 在上一篇信息里我们曾指出,很少基督徒注意到希伯来九章四节里发芽的杖。其原因乃在于发芽的杖是关乎经历的事。我们虽然明白帐幕的预表,但除非我们有足够的经历,就不能领会帐幕的真正意义。说到关于帐幕的经历,许多学派的基督教教师在他们的著作和信息中,主要只说到祭坛。但是从祭坛往前到圣所,就没有多少人摸着其中真实的经历。因此,至圣所约柜里的三样对象,多少年来一直是个奥秘。甚至少有人题到这些对象。你曾听过一篇信息,讲到藏在约柜里面隐藏的吗哪、发芽的杖、和两块法版吗?这个缺欠,完全是因为经历不够的缘故。

发芽的杖与神子民的建造


 发芽的杖与神子民的建造有关。我们若只有希伯来九章四节,就无法看明这事。但我们若回头看旧约第一次题到发芽的杖,就能看见,它与神子民的建造极有关联。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曾指出,神要完成祂的定旨,就必须得着一班人,成为一个团体的单位。在旧约,这班人是以色列人。他们约有几百万人,要被建造成为一。根据以色列历史的记载,他们被当作是一个单位。圣经不是说,他们是个别得救的;不,他们乃是团体的蒙了拯救。他们乃是团体的人,一同过了逾越节;他们也是作为一个单位,一同过了红海。摩西不是一个人单独过红海,几天后亚伦再跟着过去。甚至当他们在旷野飘流时,他们乃是一个团体的人,而不是一群个别的人,各人走自己的路。再者,在他们中间有帐幕,就是神惟一的居所。并不是在摩西的后院里有神的一个帐幕,在亚伦的后院又有另一个。他们中间只有一个帐幕,作神惟一的居所,乃是神子民建造的中心。我们已经看过,要将这么多的人建造起来,就必须有领导。发芽的杖与这领导有关,并且是为着神子民的建造。

 可拉属于利未支派,与摩西、亚伦同属一个支派,就自认应当与摩西、亚伦平等。可拉也许这样说过:『摩西、亚伦,你们是利未人,我也是。我和你们都是一样。』附和可拉的,还有大坍和亚比兰,是雅各长子流便的后裔。大坍和亚比兰可能认为他们既是第一个支派,所以他们也该作领头的人。这三个人就挑拨起一次大背叛。民数记十六章二节说,可拉、大坍、亚比兰『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来』。照民数记十六章所说,几乎以色列全会众都起来攻击摩西和亚伦。这次背叛,毫无疑问是仇敌的工作,为要毁坏神子民中间的建造。这必然拦阻以色列人往前达到神的目标。我题说这事是要说明,发芽的杖是与神子民的建造有关。

 许多基督徒读希伯来九章,并没有注意到发芽的杖,因为在他们中间没有神子民的建造。我要问那些多年作基督徒的人一个问题:你曾否听过一篇信息告诉你,神今天所要的是祂子民的建造?今天的基督教里没有这样的事。因为多数基督徒并不注意建造这件事,所以他们对发芽的杖没有兴趣。很多人谈到属灵、恩赐、好行为、说方言,但有谁关心神子民的建造?神的子民若不被建造起来,神就无法完成祂的定旨。神所要的,是要得着一班人被建造成一个惟一的单位。基督是头,祂需要一个身体,而不是要一些散开的肢体。神也需要一个家,而不是一堆石头。这就是神今天所要的。我们若不是为着这个,就没有地位,也不够资格,来明白发芽的杖的意义。你若对神永远的定旨没有兴趣,仍然追求世界,那么本篇信息中所讲的一切,对你都不过是空谈而已。

 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看见祂今天所寻求的,乃是建造。问题不是我们多么属灵,多么好,多么有恩赐;问题乃是我们是否与神子民真实的建造在一起。今天有太多的宗教,太多人的观念,太少神圣的启示。我们若要明白发芽的杖的意义,就必须有属天、神圣的异象,看见神今天所要的乃是祂子民的建造。神不在意祂有多少子民,乃在意这些子民有否建造在一起。我们在这里若是为着神永远的定旨,就必须看见神所需要的乃是建造。

 我们来看帐幕。在祭坛那里并没有建造。我们在祭坛那里所看见的,只有为着救赎的祭牲。这虽然很好,但那不是神的目标。这是起头,而不是终点。我们已经看过,帐幕的经历开始于祭坛,终结于约柜。在约柜里面有三样对象,就是隐藏的吗哪、发芽的杖、和两块法版。在祭坛那里,我们看不见有关建造的东西。在洗濯盆那里也没有建造。虽然在洗濯盆那里,赐生命之灵的洗涤是为着建造,但那不是建造的本身。

 我们从洗濯盆来到陈设饼桌子,桌子上有丰富的食物给我们吃。但吃不该只是为着吃,必须也是为着建造。新约中,『隐藏的吗哪』这辞只用过一次,就是在启示录二章十七节:『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这节指明,吃隐藏的吗哪会使我们变化,成为一块白石。吃隐藏的吗哪,将我们变化成蒙悦纳的石头,而这种变化乃是为着神的建造。至终,就如三章十二节所指明,吃的人要被建造成为神的殿。藉此我们看见,吃是为着建造。但是在陈设饼桌子这里,我们仍然看不到建造。因此,我们不能停在这里,必须继续往前,直到达到目的。

 我们从陈设饼的桌子到达灯台,从灯台又到达香坛。在这两个站也都看不到建造。然后我们进入至圣所,摸着约柜,在柜里找到发芽的杖。为什么在祭坛那里找不到发芽的杖?因为如果杖在祭坛那里,你就永远不会有约柜的经历。但你若进入至圣所,经历约柜,你就会发现,在约柜里有一项基本的东西,就是发芽的杖。接着,我们必须知道发芽的杖的意义─它是与神的建造有关的。你若寻求主,就必须知道,神的目的是要带你进到至圣所的约柜内,发芽的杖那里。

 我们看过,发芽的杖表征,基督这位复活的主,该是我们的生命、生活、和我们里面复活的生命;而这生命该发芽、开花、并结出熟杏。你里面的基督发芽了吗?不要照着道理说是,要照着经历回答。你的基督是否发芽、开花、结了熟杏,就是复活的果子?

要得地位的野心


 最近一位弟兄作见证说,他被安排在一个事奉小组里;当他听到他被编入那个小组时,就想知道他在组里是排在第一,或是排在末后。当他知道他不是头一个时,就相当的失望。这个见证给我看见,甚至在我们中间,还有要得地位的野心。每个人都喜欢作头。在我们中间,不仅有地位的野心,也有升级的野心。在召会的事奉中,排在第二的总是努力要擢升到第一位。不仅如此,那些排第一的也恐惧,惟恐失去他们带头的地位。当我听见这些后,我里面有话说,『你以为在主恢复中的众圣徒,都那么属灵,不计较地位和升迁吗?你以为他们单单爱主,而没有其它的野心吗?你太属灵了!这里没有这种属灵的光景。』在我们中间,仍然有得地位和升级的野心。

神审判了背叛


 但是有野心并不能成就什么,不过在消极方面带来神在我们身上的审判。我们在前一篇信息曾指出,我们不要把摩西、可拉、大坍和亚比兰当作个别的人,他们乃是一个团体人的各部分。照样,你也不该把自己当作只是和摩西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摩西,但我的确知道,可拉、大坍、亚比兰都在你里面。我们里面都有这些背叛的元素,因为这是与生俱来的。我们生下来就是可拉,但因着神的怜悯和恩典,真正的摩西成分也正作到我们里面。若没有神的怜悯和恩典,我们只是可拉。假如在民数记十六章,可拉、大坍和亚比兰没有露出来,可能也就不出什么事情。但他们野心太大,似乎说,『摩西、亚伦阿,只有你们能带头吗?我们岂不也是首领吗?』为这缘故,神的审判就来到,地开了口,把可拉、大坍和亚比兰都吞下去,(31~33,)并且『又有火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烧灭了那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35。)

两个记号


 审判了背叛之后,神吩咐把那二百五十个被烧之人的铜香炉,锤成片子,用以包坛,『给以色列人作记号。』(36~40。)祭坛上的这些铜片,成为神审判背叛的记号。在此我们看见,祭坛不仅是救赎我们的地方,也是审判我们的地方。在祭坛那里,我们天然的元素受了审判,而那审判留作记号,作记念,并指明我们天然的生命和天然的元素,必须受审判,被焚烧。

 民数记十六至十七章里有两个记号,一个在祭坛那里,另一个在约柜里面。祭坛那里的记号,是天然元素的审判,(十六38,)约柜里面的记号,是复活生命的复活。(十七10。)在十七章,神要摩西取十二根枯杖,每支派取一根,放在祂的面前一夜。每一根杖都是一根死的木头,表征十二支派的首领都不过是死的木头。第二天早上,十二根杖中有一根发了芽,开了花,并结出熟杏。这根杖不是靠自己活,乃是靠复活的生命而活。这指明我们天然的元素必须先受审判并焚烧。我们对地位和升迁的野心必须烧光。我们每逢进到帐幕时,必须先来到祭坛这里,看这个神审判我们天然元素的记号。我们的罪和我们的天然成分,都必须在铜祭坛这里受过审判。经过祭坛的审判之后,我们才往前来到洗濯盆,到陈设饼桌子、灯台、香坛这里,然后进前来到至圣所的约柜。在约柜这里,我们可以看见发芽的杖,这是第二个记号。

 头一个记号,祭坛上的铜片,表征我们天然的元素必须受审判和焚烧。这个消极的元素不能在神的建造上有分。在神的建造里,一切天然的东西都没有地位。你若要有分于领导,你天然里的可拉、大坍和亚比兰就必须受审判并被烧掉,并且那个审判还要给你留下记号来题醒你。无论什么时候你来事奉神,就看见祭坛上的记号。我们若要有分于对神的事奉,就必须知道,我们天然的元素必须受审判。不管你想作第一,或是作末后,你都必须先在祭坛上受审判并被焚烧。在神的建造里,第一件事乃是神的审判。

 虽然你可能爱主,又关心祂的见证,但在你里面仍有可拉、大坍和亚比兰的元素。许多时候,主可能对你说,『这种天然的元素必须受审判。你爱我,又关心我的见证,这固然是很好,但你天然的元素必须经过对付和定罪。』这样的事即使不是月月有,最少每六个月就要有一次。你经历这个越多,你祭坛上的铜就越显得光亮,成为一个记号,题醒你天然的人必须受审判。为着这两个记号,我们要说阿利路亚!一个记号是在祭坛那里,另一个记号是在约柜里面。约柜里有发芽的杖,表征在我们灵里复活的基督。这根发芽的杖就是权柄。

 假定有两位怀着雄心的弟兄,彼此争着要作头,但只有一位是经历过民数记十六章,受过审判和对付。祭坛上的铜题醒他说,神的审判在他身上。因着这次的经历,他就有了发芽的杖。事实上,发芽的杖乃是出自铜祭坛。照样,复活的生命是出自神对我们天然生命的审判。但那位与他争竞的弟兄,天然的人没有受过对付。这位经历过祭坛的审判以及约柜里发芽的杖的弟兄,可能较微小,又不够聪明,因此那位没有受过对付的弟兄会说,『我不是比他更能干吗?我的确比他能干。但无论我作什么都是死。这是一根枯死的木头所产生的结果。我不过是根枯死的杖,但是这位弟兄,虽然不像我那么聪明、能干,却能发芽、开花,结出熟杏。』你若将事情带到那位天然的弟兄跟前,其结果常常是死亡,因为他是一根死木,不能作出什么,只会杀死别人。但你若将事情带到另一位弟兄跟前,他有发芽的杖,所以结果就是发芽、开花、结出熟杏。一个发死的人若和他在一起,不久就会活过来。最后,那位天然的弟兄只能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召会生活中,每一件事临到我就变成死的,而每一件事临到这位弟兄就变成活的。神真不公平。』但神实在是非常公平的。

召会事奉中没有争竞


 在召会事奉中,不该有争竞,因为争竞永远不能成事。你越争着要作第一,就连作最末后的也不配。你越想争取带头,就越停留在发死的光景中。这不是争竞的问题,乃是要受过审判,把自己、天然的生命、和天然的元素烧掉。然后在祭坛那里就有记号,题醒我们天然的生命应当受对付而除去。我们成百的人能作见证,什么时候我们与别人争竞,我们反被杀死。什么时候我们说,『为什么神用他而不用我?』我们就完了。你越这样说,神就越不用你。你越争竞,就越不够资格。已过这么多年来,在主的子民中间,我没有看到一次例外。我们都需要说,『在我里面没有良善,我充满了必须在铜祭坛上受审判的可拉、大坍、亚比兰、以及许多天然的东西。』谁愿意接受审判,谁就立即被带入至圣所,得着发芽的杖,就是复活的生命。你若是一个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情形临到你,甚至在死的环境中,你也能带进生命。

发芽的杖是神的表白


 许多基督教团体对我们不高兴,他们说,『你们怎么可以说,你们是召会?难道我们不也是召会吗?』是召会或不是召会,不在我们怎样说,乃是看发芽的杖在那里。别人对我们是赞赏或是反对,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有没有发芽的杖。若是这里真是在安那翰的召会,是主在橙县的见证,就会发芽、开花、结出熟杏,以复活的生命来滋养别人。无论什么时候,若有对我们不利的谣言传出来,或有人写些什么传单攻击我们,我就告诉弟兄们说,这些谣言和传单都毫无作用,根本不必注意。惟一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发芽的杖。发芽的杖就是神的表白。摆在耶和华面前的十二根杖中,只有一根发芽、开花、结出熟杏,这事你怎么说?虽然亚伦的杖发了芽,背叛的人还是不服输,仍然继续发怨言。不要以为发芽的杖显出来的时候,橙县所有的人都信服了。不!我们的杖越发芽,怨言还会越多。

 我们所需要的,并召会所需要的,就是发芽的杖。一切争竞、升迁、地位、野心,都毫无意义。从今以后,召会的事奉中不可有第一位、第二位、或第几位,没有一个人是第几。我们没有名次,因为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是无名氏。我们都必须经过审判,然后,也都必须有发芽的杖。

 要有权柄,不在于我们能作什么,乃在于我们发芽多少。你可能作得很多,却不开花。不仅不发芽,还会死去;不仅开不出花,还将别人杀死;不仅没有果子,反倒使每一个接触你的人都发死。这些都证明你没有权柄。然而,你若有发芽的杖,就是一个死了的人接触你,他也会得复兴,成为一个活的人。这就证明你有权柄。权柄不在于我们的干才或技巧。真正的表白是在我们的发芽上,不在我们的作为上。作为算不得数,发芽才是一切。在我们的召会生活、召会事奉中,我们都必须发芽、开花、结出熟杏。这是我们今天的需要。

如何能有发芽的杖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极重要的点,就是如何能有发芽的杖。发芽的杖是跟着隐藏的吗哪。这就是说,我们若享受隐藏的吗哪,我们就能发芽,因为享受隐藏吗哪的结果,就产生出发芽的杖。你在生命上发芽多少,根据你吃隐藏的吗哪有多少。我们都当运用我们的灵,接触隐藏的基督,享受隐藏在神圣的性情里,那拔尖部分的基督。我们越多享受隐藏的基督,就是神性情里拔尖的部分,我们的杖就越发芽。你不必去争地位,也不必顾别的事物。只要简单的享受隐藏的吗哪,这吗哪会滋养你并使你发芽。你若是发了芽,你就是权柄。只要你发了芽,开了花,结了熟杏,别人就会知道你是权柄。

 今天在神子民中间的权柄,不在于干才或地位,乃在于发芽、开花、结果。我们需要忘掉已往对于争竞、得地位、得升迁等的关心,而有一个新的开始。我们这些为着主恢复的人,不该注意什么地位,只要留意享受隐藏的基督这拔尖的分,好让我们即使在黑夜里也能发芽。虽然在深沉的黑夜,我们仍在发芽、开花、结出熟杏来滋养别人。那位发芽、开花、结出熟杏的,必然就是神子民中间的权柄。

 从希伯来书中,我们看见必须在祭坛、洗濯盆、陈设饼桌子、灯台、香坛、和至圣所的约柜里,经历基督。在至圣所这里,我们是在神面前享受基督,这享受使我们发芽,但不是靠我们自己的能力,乃是靠复活的生命。这样,神就能运用祂的权柄,来建造祂的子民。我有把握的说,这是神今天在我们中间所作的。祂要使我们都领悟,天然的元素必须受审判,并使我们有分于复活的生命,好让我们能发芽、开花、结出熟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