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篇 旧约的预表与新约的实际
总纲目




壹 头一层帐幕─圣所,表征旧约是预表
 一 是属世界的
 二 有属肉体的章则
 三 不能叫敬拜的人得以完全
 四 是新约的一个比喻和预表
 五 至圣所的路,新约的路还未显明,直到更正的时期
贰 第二层帐幕─至圣所,表征新约是实际
 一 更大、更全备的帐幕─更美之约
 二 不属这受造世界的,不是人手所造的
 三 旧约的改革、实际,将一切事更正
  1 基督已经来到,作了那已经实现之美事的大祭司
  2 基督一次永远的进入至圣所,便得到了永远的救赎,立定了新约
   a 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献给神
   b 祂的血洁净我们的良心,使其脱离死行,叫我们事奉活神
  3 基督是新约的中保,新遗命的执行者
   a 使新约生效,并执行新遗命
   b 使蒙召的圣徒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希伯来九章一至十五节,这是一段非常难明白的经节。一至三节给我们看见有两层帐幕。一节说,『这样,第一约的确有敬拜的章则,和属世界的圣幕。』这里的圣幕,乃是整个帐幕,(出二五8~9,)包括称为圣所的头一层帐幕,(来九2,)和称为至圣所的第二层帐幕。(3。)二节说,『因为有预备好的帐幕,头一层叫作圣所,里面有灯台、桌子和陈设饼。』已往我读到这一节时,感到困惑。根据我对出埃及记的认识,帐幕只有一个。若是只有一个帐幕,那么希伯来九章二节为什么说『头一层』?从本节的『圣所』一辞,我们得知头一层帐幕,是指那独一帐幕里,称为圣所的部分。三节说,『第二幔子后,还有一层帐幕,叫作至圣所。』至圣所就是第二层帐幕。因此,这里有头一层帐幕,就是圣所,和第二层帐幕,就是至圣所。

 这两层帐幕乃是两约的象征。圣所是旧约的象征,而至圣所是新约的象征。要认识这两个约的真实意义,虽然不容易,但我们若把帐幕好好想过,就不难明白。根据九章二节,在象征旧约的圣所里面有灯台和桌子。这两件东西虽好,但是离开神的同在还很远。一个人虽然能在桌子那里得着滋养,在灯台那里得到光照,他仍然不能接触到神。在圣所里没有神的同在,也没有路到神面前。而且,圣所里也没有神的发言处,没有神说话的地方。什么地方有神的发言处,什么地方就有神的说话。但圣所里没有神的说话。不仅如此,圣所里也没有与神的相会。最高的福分就是与神相会。然而,在圣所没有人能说,他在那里遇见神,因为在圣所里无法遇见神。所以,关于圣所,有四个『没有』:没有神的同在,没有接触神的路,没有神说话的地方,没有与神的相会。

 这也是今天宗教的一幅真实图画。当你还在宗派里的时候,你有神的同在吗?有到神面前的路吗?你有神的发言处,就是神说话的地方吗?不错,那里有讲台,也有神学家讲道,却没有神的出口,没有神圣的说话。再者,人能与神相会吗?圣所虽好,在那里我们也可以得滋养并蒙光照,但那里没有神的同在,没有进到神面前的路,没有神圣的说话,也没有与神的相会。真是可怜!

 我们必须记住,希伯来书是写给那些在圣所里徘徊犹豫的希伯来基督徒的。他们拿不定主意,到底该进前到至圣所,还是退后到外院子。这意思是说,他们正在新旧两约之间的边缘上。希伯来书的作者非常高明,且满有忍耐;他的写法并不肤浅,而是非常的深。他所写的很深,以致十九个多世纪以来,读过本书的人,大部分都不能完全领会他所说的。

 我们已经看过,至圣所表征新约。至圣所里有什么?九章四节说,至圣所里『有金香坛』。金香坛,就是香坛,并不是在至圣所里,却属于至圣所。这处经节不是说金香坛在至圣所里,乃是说至圣所有金香坛。香坛的功用是什么?乃是给我们进到神面前的路。金香坛表征正确的祷告,带着复活的基督作香,使我们蒙悦纳。所以金香坛乃是进到神面前的入口。当我年幼在宗教里的时候,他们教我祷告说,『我们在诸天之上的父,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我们虽然有很多这样的祷告,却从没有进入至圣所。事实上,我们越这样祷告,就越留在外院子,甚至出了外院子。那不是对金香坛的经历。当我们在主的名里,凭祂作馨香复活之乳香祷告,我们就立即进入至圣所。

 我们在四至五节看见,至圣所有『四面包金的约柜,柜里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过芽的杖、并两块约版;柜上面有荣耀的基路伯覆荫着平息处』。在至圣所这里,我们不仅有进到神面前的入口,更有神的同在。约柜的盖称作平息盖,也就是神圣的发言处,是神说话的地方。我们乃是在这里有神的说话。我们乃是在这里与神相会,与祂交通,与祂来往。这就是至圣所所象征的新约。

 我们都必须考虑,到底我们在那里。我们基督徒所在的地方,是否只得着一些滋养,一点光照,却没有到神面前的路,没有神的同在,没有神的说话,也没有与神相会的路?我们是在这样一个地方,还是在一个地方很容易有神的同在,有祂的说话,且能与祂相会相交?如果你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你就是在至圣所。

 这两层帐幕,不仅象征两约,也预表两个时代,两个时期,就是旧约时期与新约时期。如果你在圣所,你就是在旧时代、旧时期;如果你在至圣所,你就是在新时代、新时期。这一点,我们需要读八至九节:『圣灵如此指明,当头一层帐幕仍然存立的时候,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时期的一个象征,按这象征所献的礼物和祭物,就着良心说,都不能叫敬拜的人得以完全。』九节说,那头一层帐幕乃是『现今时期的一个象征』,是一个时代、一个时期的预表。『现今时期』(the present time)是指新约时代,不是指旧约时代,如钦定英文译本译为『当时那时期』(the time then present),以为是指旧约时代。但根据原文,帐幕乃是『现今时期的一个象征』,也就是新约时期的象征。从这一节经文,我们确知圣所是一个时期的预表。照这原则,至圣所必定也是一个时期的象征。

 圣所是旧约的一个象征,而旧约包括整个旧约时代。至终,旧约和旧约时代就是一个,并无不同。一个人在旧约之下,就是在旧约时代。他若进入新约,就进入新约时代。约和时代就是一;二者无法分开。没有时代,就不能实际的应用约。圣所象征旧约,也象征旧约时代。至圣所象征新约,也象征新约时代。现在难以明了之处,就是今天在新约时代所实化的,在旧约时代完全是一个象征。旧约时代只有影儿,新约时代才有实际。旧约时代只有遮罪,那是赦罪的一个象征。旧约时代有字句的律法,那是新约时代生命之律的一个象征。在旧约时代,神作祂子民的神,他们作祂的子民,乃是根据明文的律法。这象征今日在新约时代,神作我们的神,我们作祂的子民,乃是根据生命之律。再者,在旧约时代,祭司照着字句的律法,教导百姓认识神。那是照着生命之律,在生命里认识神之内在能力的一个影儿。因此,新约时代的每一件事物,都由旧约时代的事物所象征。圣所是旧约的一个象征,同时也是新约时代的一个预表。但是圣经并没有说,至圣所是新约时代的一个预表。原则上,两层帐幕是两个时代的象征。然而,事实上,至圣所并不是预表,而是实际。只有圣所是现今时代的一个预表。因此,本篇信息的题目是,『旧约的预表与新约的实际。』

壹 头一层帐幕─圣所,表征旧约是预表


 我们已经看过,头一层帐幕,就是圣所,表征旧约是一个预表。(九1~2,6,8~10。)圣所既是旧约的一个象征,所以表征旧约乃是新约的一个预表。因此,整个圣所乃是一个预表,象征,而不是实际。

 一 是属世界的

 头一层帐幕是属世界的,就是属受造世界的,(1,)全是物质的,不是属灵的;是在地上的,不是在天上的;是暂时的预表,不是永久的实际。

 二 有属肉体的章则

 头一层帐幕有属肉体的章则。(10。)这些章则,没有一条是在灵里的,或照着灵的。每一条都与肉体有关。因为这些章则属于外面的字句,并不属于内里的生命,所以只能给敬拜的人形式,而丝毫不能供应生命。

 三 不能叫敬拜的人得以完全

 预表旧约的头一层帐幕,不能叫敬拜的人得以完全。(9。)因为它不是属灵的,且没有生命,所以不能叫那些藉它事奉神的人得以完全。它暴露了那些敬拜神之人的短缺,却不能以灵里生命的真实事物,使他们得以完全。

 四 是新约的一个比喻和预表

 头一层帐幕,是新约的一个比喻和预表。它不是实际,乃是实际的一个预表,象征。然而,犹太人却把预表当作真东西。我们该把这一点告诉他们。他们都是有思想的人,需要这样的帮助。照样,希伯来信徒在那个时候,对这一点也不清楚,也需要得帮助。

 五 至圣所的路,新约的路还未显明,直到更正的时期

 八节说,『当头一层帐幕仍然存立的时候,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至圣所的路,就是新约的路,那时还未显明。当头一层帐幕仍然存立的时候,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这样说的意思是,进入新约的路还未开创。当我们读到十章十九至二十节时,就会看见一条新开创的,又新又活的路。这就是进入至圣所的路,也就是进入新约的路。我们已经看过,头一层帐幕,就是圣所,象征旧约;第二层帐幕,就是至圣所,象征新约。现今那封闭至圣所的幔子,藉着基督的死已经裂开了,(太二七51,)因为这死已经把肉体钉了十字架,(来十20,加五24,)至圣所的路也已经显明了。因此,我们无须停留在圣所,就是旧约,也就是我们的魂里;我们必须进入至圣所,就是新约,也就是我们的灵里。这是希伯来书的目标。作者似乎对他的读者说,『希伯来弟兄们,不要再留在旧约,如今你们有了一条新路,可以出旧约,进新约。』希伯来书作者的观念是,至圣所与新约乃是一;至圣所就是新约。进入至圣所,就是进入新约;进入新约,就是进入至圣所。

 很少基督徒看见这一点,或找到这把钥匙。无论他们读过多少遍这章圣经,他们不明白其中说的是什么。但我们找到了这把钥匙,看见至圣所就是新约,新约就是至圣所。当我们进到至圣所,我们就在新约里。在新约里,我们有生命之律的分赐。在新约里,照着生命之律,神是我们的神,我们是祂的子民。在新约里,我们有内里认识神的能力,并且得着赦罪。把以上几点加在一起,就看见我们是在神的面前,在祂的说话之处,与祂相会,并与祂有交通。这就是带着生命之律的新约。

贰 第二层帐幕─至圣所,表征新约是实际


 第二层帐幕,就是至圣所,表征新约是实际,不再是预表。(来九3~5,7~8,10~12。)甚至在旧约时代,至圣所也不是一个预表,乃是实际,因为神的荣耀,神的同在与神的说话,都在那里。神乃是在那里与人相会。然而,在旧约时代,并非所有的人都能进入至圣所,因为进入的路还未显明。圣所乃是一个预表。圣所的灯台和桌子是真实的吗?不,二者乃是图画。但至圣所里神的荣耀和神的说话又如何?那些乃是实际。进入至圣所的路,在旧约时代还未显明,今天却已经显明了。因此,我们不该仍留在圣所,而必须前来进入至圣所。当我们进入至圣所,我们就是在新约里,享受新约遗命的一切遗赠。这些遗赠包括神的同在,神的说话,以及神与我们的相会和交通。当我们与神交通时,祂就将自己灌注传输到我们里面。这就是新约的实际。你是否领悟,今天我们是在至圣所这里?是否看见我们如今是在神发言之处,享受神的同在?阿利路亚,我们已经过河!我们离开了河对岸的圣所,如今是在绝佳的这一边,在至圣所里。这就是希伯来书。

 一 更大、更全备的帐幕─更美之约

 十一节说,『基督已经来到,作了那已经实现之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就是更美之约。至圣所与新约(就是更美之约),二者乃是一。

 二 不属这受造世界的,不是人手所造的

 第二层帐幕,就是至圣所,『不是人手所造的,就是不属这受造世界的;』(11;)乃是神所造的,是属天的,是永远的。

 三 旧约的改革、实际,将一切事更正

 十节说到『更正的时期』,也可译为『改革的时期』。旧约时代,没有一件事是摆对的,几乎每一样都倒置了。这更正的时期,发生在基督第一次来,应验旧约一切的影儿,使新约得以顶替旧约之时。基督把一切事物都摆在对的位置上。旧约的实际已经把一切事物更正了。这意思是说,有了对的安排,对的整顿,因此是改革。这与行传三章二十一节的复兴不同,那要发生在基督再来之时。

  1 基督已经来到,作了那已经实现之美事的大祭司

 『改革』是在于基督的第一次来。祂『已经来到,作了那已经实现之美事的大祭司』。(来九11。)祂第一次的来,主要的是为使祂成为大祭司。祂藉着祂的祭司职分,就是君尊和神圣的祭司职分,也就是祂现今在『更大、更全备的帐幕里』所尽更超特的职任,使一切事物都在灵里凭生命得了更正。那『已经实现之美事』,就是基督那君尊和神圣的祭司职分所供应的事。

  2 基督一次永远的进入至圣所,便得到了永远的救赎,立定了新约

 十二节说,『并且不是藉着山羊和牛犊的血,乃是藉着祂自己的血,一次永远的进入至圣所,便得到了永远的救赎。』在旧约里,山羊和牛犊的血只能为百姓遮罪,(利十六15~18,)绝不能为他们的罪成功救赎,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是不能除罪的。(来十4。)在希伯来文里,遮罪的字根意为遮盖;因此,遮罪的意思只是遮盖罪,不是除去罪。因着基督作神的羔羊,在十字架上一次永远的为罪献上自己作祭物,(九14,十12,)除去了世人的罪,(约一29,)祂洒在天上帐幕里的血,(来十二24,)就为我们成功了永远的救赎,甚至赎了人在第一(旧)约之下所犯,只由祭牲之血所遮盖的过犯。(九15。)因此,我们得赎乃是用基督的宝血。(彼前一18~19。)

   a 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献给神

 希伯来九章十四节说,『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的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洁净我们的良心,使其脱离死行,叫我们事奉活神吗?』基督在十字架上,在人的身体里将自己献给神,(十5,10,)这身体是受时间限制的。但祂藉着永远的灵作这事,这灵是永远的,不受时间的限制的。因此,在神眼中,神的羔羊基督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启十三8。)祂献上自己是一次永远的,(来七27,)并且藉着祂的死所完成的救赎也是永远的,(九12,)有永远的功效。祂救赎的范围,完全包括了罪的范围。

   b 祂的血洁净我们的良心,使其脱离死行,叫我们事奉活神

 基督的血也洁净我们的良心,叫我们事奉活神。事奉活神,需要基督的血所洁净的良心。在死的宗教里敬拜,或事奉神以外死的事物,不需要我们的良心被洁净。良心是我们灵的主要部分。我们所要事奉的活神,总是藉着摸我们的良心,来到我们的灵里。(约四24。)祂是公义的、圣别的,也是活的;我们污秽的良心需要被洁净,叫我们能用活的作法事奉祂。在心思里宗教的敬拜神,就不需要这样。

 希伯来九章十四节说到死行和活神。因着我们是死的,(弗二1,西二13,)凡我们所作的,无论善恶,在活神面前都是死行。希伯来书不是教导宗教的书,乃是启示活神的书。(三12,九14,十31,十二22。)我们要接触这位活神,需要运用我们的灵,(四12,)并且有灵里被血洁净的良心。基督的血是为着赦罪流的,(太二六28,)新约由此得以成立。(来十29,路二二20。)这血为我们成功永远的救赎,(来九12,弗一7,彼前一18~19,)并且把召会买来归神。(徒二十28。)这血洗净我们的罪,(约壹一7,)洁净我们的良心,(来九14,)圣别我们,(十三12,)并为我们说更美的话。(十二24。)因这血,我们得以进入至圣所,(十19,)并胜过撒但那控告者。(启十二10~11。)所以这血是宝贵的,比山羊和公牛的血更美。(来九12~13。)我们必须看重这血,不可当作俗物,犹如祭牲的血;若是这样,我们必受神的刑罚。(十29~31。)

  3 基督是新约的中保,新遗命的执行者

 九章十五节说,『所以,祂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第一约之下的过犯,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基督是新约的中保,也是新遗命的执行者。祂藉着死,立定了新约,且在死里把这新约遗留给我们作遗命,也就是指定的遗书。现在祂在复活里,作了新约的中保,又是新遗命的执行者,就把新约里所成就的,新遗命所遗赠的,执行出来。

   a 使新约生效,并执行新遗命

 我们已经看见,藉着基督救赎的工作,神一切的应许都成了新约里完成的事实;这些完成的事实,又成了新遗命里的遗赠。作为新约的中保,基督现今在复活里正在使新约生效;作为新遗命的执行者,祂也在执行新遗命,使已经成就之事实的一切遗赠,对我们生效,使我们得以完满的享受这一切。

   b 使蒙召的圣徒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今天,基督在祂更超特的职任里,凭祂君尊和神圣的祭司职分作中保,使新约生效;同时也作执行者,执行新遗命,使蒙召的圣徒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15。)永远的产业是什么?乃是神自己和祂一切所是、所有、所作成、和将要作的。这一切都是要给我们享受的产业。我们承受这产业的路,乃是藉着新约。所应许永远的产业,是基于基督永远的救赎,不是基于我们的行为,并且与十章三十六节的应许不同,那里的应许是以我们忍耐,并行神的旨意为条件。这里所应许永远的产业,是藉着基督永远的救赎;而十章三十六节所应许的大赏赐,(35,)乃是因我们忍耐并行完神的旨意。基督藉着祂的救赎工作,保证我们必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现今,祂凭着复活的生命,照着新遗命,以新约的路,就是至圣所的路,带领我们这些蒙召得赎的人,得以有分于这永远产业的一切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