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不能毁坏的生命
总纲目




壹 神的生命
贰 永远的生命
叁 非受造的生命
肆 就是基督自己的生命
伍 在基督的人性生活里受过试验的生命
陆 通过了死的生命
柒 不能被死拘禁的生命
捌 复活的生命
玖 是那灵所属于的生命
拾 是基督那叫人得救的生命
拾壹 作王的生命
拾贰 生命树的生命
拾叁 不朽坏的生命
拾肆 不能消除、不能毁坏的生命

 本篇信息是说到不能毁坏的生命,这生命乃是基督神圣祭司职分的素质、元素和构成成分。说到基督的祭司职分是君尊的,并不难领会,因为其中的逻辑不是那么深。但是说到基督神圣祭司的职分是由生命所构成,有生命为其元素、素质、成分和构成,就非常深。这其中的逻辑是相当深的。我在前一篇信息曾指出,基督的神圣祭司职分,消除了死亡。在我们来看不能毁坏的生命这件事之前,我要多说一点关于基督的神圣祭司职分,消除了死亡。

 根据圣经,祭司职分有三面的讲究,就是亚伦祭司职分这一面,君尊祭司职分这一面,和神圣祭司职分这一面。亚伦这一面的祭司职分,乃是为我们的罪,向神献祭。因此,亚伦的祭司职分,主要的是与赎罪祭有关。君尊这一面的祭司职分,乃是为着将经过过程的神供应给我们,作我们的生命供应。神圣的祭司职分这面,乃是为着拯救我们到底。所以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来形容祭司职分的三方面:亚伦的一面是为献祭,君尊的一面是为供应,神圣的一面是为拯救。献祭,解决了罪的问题;供应,将经过过程的神分赐给我们,作我们每日的供应;拯救,乃是救我们到底。神圣的祭司职分,特别要救我们脱离死亡和一切属死的环境。

 亚伦的祭司职分解决了罪的问题,君尊的祭司职分把神供应我们,不是作我们敬拜的对象,乃是成为我们的享受,作我们每日的供应。大多数基督徒一题到神,都想到祂是敬拜的对象。但是在目前,我们要忘掉这种观念。每当我们题到神,都必须想到祂是那经过种种过程并分赐给我们,作我们每日供应的一位。最好的敬拜,就是享受祂作你的供应。你可能喜欢向祂跪拜,但祂会对你说,『孩子,不必这样。我喜欢作饼和酒,让你吃喝。你越多吃我喝我,就越多敬拜我了。』吃喝神乃是最好的敬拜。最满足神心意的敬拜,就是享受祂作我们的供应。

 在神的永远计划里,祂原初的目的是要人吃祂喝祂。(创二9~10。)神永远的计划,就是要将祂自己分赐到人里面,作人的一切,使人能成为祂完满的彰显。神这个目的,惟有藉着基督君尊的祭司职分,把经过过程的神分赐给我们,作我们每日的供应,才能达成。但是在神完成这事之前,罪进来了。因此,罪的问题必须先解决。但是解决罪的问题,并不是神完成祂永远定旨的原初心意;乃是因着人堕落了,罪入了世界,才在后来加添的。因着人的堕落,罪进来拦阻并破坏神要将祂自己供应到人里面,作人每日供应的这个目的。因着撒但把罪带进来,阻挠了神的定旨,所以罪的问题就必须解决。因此,才需要带进亚伦的祭司职分,好解决罪的问题。藉此我们能看见,亚伦的祭司职分,并不是神原初心意的一部分,乃是后来加添的。许多基督徒忘了原初的东西,只注重后来加添的东西;忽略了君尊的祭司职分,只注重亚伦的祭司职分。亚伦的祭司职分,是为着解决罪的问题,而君尊的祭司职分,是为着完成神永远的定旨。亚伦的祭司职分除去罪,君尊的祭司职分把神带来作我们的恩典。

 这样,为什么还需要有祭司职分的第三面,就是神圣的祭司职分?罪虽然过去了,但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就是死。按照罗马五章,罪的结果乃是死。我们对于死的领会,不该照着我们人狭窄的观点。根据圣经对于死的广义领会,死包括了虚空、败坏、叹气、叹息、毁坏等等。一切的事物都在毁坏。你可能身体健壮,但过不久就开始渐渐毁坏。虚空、败坏、辖制、呻吟和毁坏等这些事,在罗马八章有了完全的发展和说明。在罗马五章,我们看见罪和死;在罗马八章,我们有虚空、败坏、辖制、叹息和毁坏。整个宇宙都受到死的污染,这都是因为亚当这旧造的头,把罪带进来所造成的结果。由罪带进的死,所造成的污染是什么?乃是败坏、虚空、毁坏和叹息。罗马八章二十二节说,整个受造之物都在叹息。今天世人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运动和娱乐?因为他们和整个受造之物,都生了病并在叹息中。每一个人深处都在叹息。人为着想要逃避这种叹息,就去跳舞或追逐其它种种属世的娱乐。这一切娱乐乃是麻醉品,像鸦片一样,使你病痛的感觉暂时消除。但是鸦片并不能医病,只能叫你麻醉。跳舞、运动、和其它种种娱乐,都不过是麻醉品。许多人参加了舞会或体育活动,回到家中,发现心中的叹息还在那里。他们惟一的改变,乃是被麻醉而已。学问也是一种麻醉品。也许你得了最高的学位,但是当你毕业的时候,你会说,『这是什么?』而把文凭扔在一边。这样的叹息,是死所带来的一个结果。

 由于死所带来的结果,我们就需要神圣的祭司职分,好带来生命,消除死亡。有时你到一些亲爱的圣徒家中,你看到的不过是虚空、败坏、叹息和毁坏。你的家若有这些光景,就表明你的家缺少神圣祭司的职分。你的家若满了基督的神圣祭司职分,就必定没有死亡,满有生命。一切的虚空、败坏、叹息、毁坏就都消失。与许多基督徒的观念相反,希伯来七章二十五节的意思不是说,基督要救我们不再赌博,乃是说祂要救我们脱离一切败坏、虚空、叹息和毁坏的情形。哦,我们都需要蒙拯救到底!你进到我的家,应当感觉到满了赞美、实际、建造和长大,而不是叹息、虚空、败坏和毁坏。拯救我们到底的意思,就是拯救我们脱离死所带来的这些结果。这不是指救主的拯救,乃是指神圣祭司职分的拯救。

 七章二十五节的『到底』,原文与『完全』同字根。因此,拯救到底的意思,是拯救到完全。基督拯救我们到怎样的完全?乃是进到祂的完全。拯救到底,就是被带到基督的完全里。神的神圣儿子,成为肉体,在地上生活,经过死而复活,已经全然得了成全,直到永远。这意思是说,在祂的完全里,没有叹息、虚空、败坏、辖制或毁坏。在基督这位得了成全的神的儿子,这位已经复活并被高举者的里面,是没有叹息的。你认为在祂里面有任何的虚空、辖制、败坏或毁坏吗?不,祂已经完全脱离这一切了。虚空、叹息、毁坏、辖制和败坏,都是死亡的副产品。基督这位完全者,能救我们脱离死亡的一切副产品,并带我们进入祂的完全。在这奇妙的完全里,没有虚空、败坏、辖制、叹息或毁坏。这就是拯救到底,拯救到完全。这是基督神圣祭司职分的拯救。

 基督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解决了罪和死的问题。我们在第三十一篇信息里已经看过,亚伦祭司职分所预表基督的工作,不过是在第一层。基督君尊的祭司职分,乃是在第二层。现今我们是在第二层,享受祂君尊的祭司职分。君尊的祭司职分不是为着解决罪的问题。罪已经过去了,不再为罪献祭了。这就是十章二十六节所说,『为着罪的…祭物是不再有的了。』我们在第二层这里,享受基督君尊的祭司职分,祂将神供应给我们享受,作我们每天的供应。

 我们这样享受基督君尊的祭司职分时,就有分于神圣的祭司职分,消减甚至吞灭死亡的一切副产品。当我们享受这位经过过程的神供应到我们里面时,我们就有分于基督神圣的祭司职分;这神圣的祭司职分消减、除去并吞灭死亡的一切副产品,就如虚空、败坏、辖制、叹息和毁坏。一天过一天,我们里面的叹息和虚空渐渐的消减了,被吞灭了。我们越有分于基督神圣的祭司职分,就越少叹息。我们越享受祂神圣的祭司职分,就越少叹气。我们不再叹气,我们乃是欢呼。在某些基督徒的聚会,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叹气。在整个聚会中,你能听到的就是叹气。当我们来到召会生活中,并开始说『阿们』时,有人就告诉我们:『不可以大声说阿们,不可以大声喊阿利路亚。要守规矩。』那种一直叹气的聚会,甚至还不到第一层,乃是在地下室。我们在聚会中欢呼,因为我们已被提升到第二层。我们越享受基督神圣的祭司职分,就越少叹息,越多欢呼。

 许多基督徒只有亚伦的祭司职分。他们传福音时,只停留在亚伦祭司职分的水平。赞美主,今天我们已经提高到君尊和神圣祭司职分的水平上!神圣的祭司职分,是由不能毁坏的生命所构成的。因此,这职分能拯救我们到底,使我们脱离死亡的副产品,而进入基督的完全。

 根据罗马八章,神在我们身上工作的最后一步,乃是使我们得荣耀。什么是得荣耀?就是被神圣的祭司职分透彻的浸透。当我们被这神圣的祭司职分完全浸透时,就是得了荣耀。得荣耀也是得释放脱离虚空、败坏、辖制、叹息和毁坏。这就是罗马八章得荣耀的真正意义─完全的儿子名分,也就是我们的身体得赎。身体得赎就是身体改变形像,脱离了虚空、败坏、毁坏,而进入另外一个阶段,完全被神圣的祭司职分所充满。那就是我们的得荣耀。亚伦的祭司职分是在罗马三、四章,君尊的祭司职分是在罗马六章和八章的前段,而神圣的祭司职分是在罗马八章的中段和后段。希伯来七章,不是与罗马三、四章相符,乃是先与罗马六章和八章的前段相符,最后完全与八章的中段和末段相符,说到我们得荣耀,以及从虚空、败坏、辖制和毁坏得着释放,而进入荣耀的自由。

 今天我们正在朝着完全的路上,正在得成全的过程中。基督作我们的先锋,已经率先进入那个完全;我们也要被带到那里。我们必蒙拯救到底。蒙拯救到底,就是被带进基督全然的完全,那里没有虚空、辖制、叹息、毁坏或叹气。这样的拯救我们,乃是基督神圣祭司职分的职事。到希伯来八章我们会看见,这就是那里所说更超特的职任。更超特的职任就是君尊和神圣祭司职分的职事。

 君尊的祭司职分,是为着神的建造。按照撒迦利亚六章十二至十三节,基督这位君尊的祭司,将君王职分与祭司职分合并为一,目的是为着建造主的殿。因此,君尊的祭司职分是为着建造召会,因为乃是君尊的祭司职分带进了公义和平安。这种公义和平安的秩序,使神建造的工作得以继续。当君尊的祭司职分尽职时,那由不能毁坏之生命为元素所构成的神圣祭司职分,就进来把死亡的所有副产品全都消除。现在我们要来看,神圣祭司职分的这个元素─不能毁坏的生命─是什么。

壹 神的生命


 第一,这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神的生命。『神的生命』一辞,在整本圣经中,只有以弗所四章十八节用过一次。那里说,『他们在悟性上既然昏暗,就因着那在他们里面的无知,因着他们心里的刚硬,与神的生命隔绝了。』不信的人与神的生命隔绝、断绝,我们却与神的生命连接、结合,因为神已把祂的生命贯联到我们里面。这一种的贯联,如同身上的一个肢体和另一个肢体联络在一起。譬如,我的手联于我的手臂,不仅是位置的相联,更是生命的相联。神的生命既是这样的贯联到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再与祂的生命隔绝。林前六章十七节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神的生命竟然贯联到我们里面,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信主今后在召会生活中,必在这件事上有更多的发展。我们必须忘掉一切出于人的教训说,我们需要有好道德、好行为等,而专注于我们真正的需要,就是神的生命。

 这生命乃是神圣的生命。请告诉我,你是人还是神?最好的回答乃是说,『不错,我的确是人,但我是一个有神生命的人。』我们应当向众天使宣告:『天使阿,你们岂不知我有神的生命吗?你们没有神的生命,我却有。我有创造你们之主的生命!』我们有神圣的生命!

 没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好。在整个宇宙中,最好的乃是生命。你若从地上把生命拿去,地球就是荒废的。地之所以可爱、可喜并美丽,都是由于一件事,就是生命。地上若没有生命,地球就毫无意义。今天我们所有的是最高的生命,不是植物的生命、动物的生命、天使的生命,甚至也不仅是人的生命;我们乃是有神圣的生命!我们若看见这个,我们就会癫狂,满了喜乐和赞美。

贰 永远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也是永远的生命。(约三16。)『永远』的意思是什么?钦定英文译本常把永远的生命(eternal life)译为永久的生命(everlasting lif e),这样的翻译并不准确。永远的生命虽然含有永久的意思在内,但不仅是永久的生命。永远的生命是超绝的生命,是无始无终的生命,也是不受时间或空间限制的生命。永远的生命极其高超,无法描述,远超我们所能领会。基督的神圣祭司职分,就是由这样的生命构成的。

叁 非受造的生命


 这不能毁坏的生命,也是非受造的生命。(约一4。)每一种的生命,从天使的生命到植物的生命,都属于受造的生命;惟独不能毁坏的生命是非受造的生命。这生命虽然是非受造的,却能创造。在我们的召会生活、家庭生活、和基督徒生活中,这生命一直在创造许多正面的东西。一天过一天,我们可以享受这能创造而又是非受造的生命。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生命。

肆 就是基督自己的生命


 这不能毁坏的生命,就是基督自己。(约十四6上,约壹五12,西三4上。)基督就是神自己,凡少于基督的,都不是不能毁坏的生命。不能毁坏的生命不仅有功用和能力,更是一个奇妙的人位。我们天天都需要经历这生命。

伍 在基督的人性生活里受过试验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曾在基督的人性生活中经过试验。(约十八38,十九4,6。)这生命于基督在地上的三十三年半之间,受过了试验。在主地上生活的末了,罗马总督彼拉多三次试验祂,每次试验之后,彼拉多都宣告说,『我查不出祂有什么该定罪的。』你能找出另一个人,使你能从良心里说,这人是没有什么可定罪的吗?虽然我的妻子非常爱我,但她不得不承认,她在我身上找得到可定罪的。我信每一位作妻子的,都能从丈夫身上找出错来。我们没有一个人通得过试验,但主耶稣通过了每一个试验。今天我们所得着的生命,乃是通过了一切试验的生命;这生命是完全的。

陆 通过了死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通过了死的生命。(启一18。)死是非常有能力的,它若临到,没有人能抵挡。在全宇宙中,只有一样比死更有能力,就是神圣的生命。只有真正的生命,在实际里(而不是在影儿里)的生命,才比死更有能力。黑暗与光,何者更有能力?光比黑暗更有能力,因为光一照耀出来,就胜过了黑暗。生命和死,何者更有能力?赞美主,生命比死更有能力。这就是为什么生命能通过死。这生命不是勉勉强强的通过死,乃是像游客在游览一般的通过死。主在十字架上受死后,就到死的范围里游历。祂在死的范围里游历完毕,就从死里从从容容的走出来;死对祂毫无办法。我们不该仅仅在道理上领会这事。我们必须看见,通过了死的这生命,今天乃是属于我们的,并且现今就在我们里面。

柒 不能被死拘禁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不能被死拘禁的生命。(徒二24。)当基督在阴间,在死域游历的时候,死尽了一切的力量,也不能拘禁祂。虽然死尽其全力要拘禁祂,却无能为力,因为生命比死更有能力。

 今天在我们里面,同时有生命也有死。甚至你发脾气,或对弟兄姊妹感到不满,都是死。在聚会中不能赞美,不能祷告,或不能尽功用,也都是死。生命从不说,『我不能。』在『生命』的字典里,没有『不能』这个辞。生命总是说,『我能。凡事我都能:我能尽功用,我能祷告,我能欢呼,我能说阿们,我也能赞美。』什么时候你说,『我能,』那就是生命。什么时候你说,『我不能,』那就是死。从今以后,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要避免说,『我不能。』如果要你在聚会中说话,你要回答说,『阿利路亚,没有问题,我能说。』每当有弟兄或是姊妹说『我不能』时,我们都应当题醒他,那是死。死总是说,『我不能,』但生命总是说,『我能。』对生命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的。生命凡事都能。在地方召会中,生命能使弟兄姊妹彼此相爱到底,彼此相爱到完全。在以赛亚六章八节,耶和华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申言者以赛亚就回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当我们听到主呼召说,『我可以差遣谁?』我们不该说,『主阿,不要找我;』而该说,『主,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众地方召会若都在生命里,召会生活就会高于诸天。我盼望不久后,众召会都像这样。愿众召会都在生命里!

捌 复活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就是复活的生命。(约十一25。)生命和复活的生命,有什么不同?生命还没有经过死的试验,还没有通过死。复活的生命是受过死的试验,并通过死的生命,证明死对生命是毫无作用。今天我们的生命,乃是复活的生命,就是通过了死的生命,是经过证明不能被死拘禁的生命。

玖 是那灵所属于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那灵所属于的生命。(罗八2。)罗马八章二节说到生命的灵。那里有生命,那里就有那灵,因为那灵是这生命在素质一面的实化、实际和实行。你有了生命,就有那灵;你有了那灵,也就有生命。生命与那灵是永远不能分开的。

拾 是基督那叫人得救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基督那叫人得救的生命。(罗五10。)这样能叫人得救的生命,能拯救我们到底。罗马五章十节说,我们藉着基督的死得与神和好,就要在基督那能施行拯救的生命里得救。

拾壹 作王的生命


 这生命也是作王的生命。(罗五17。)我们不仅要在生命里得救,我们也要在生命中作王。我们所得的生命,使我们登宝座作王。这是作王的生命。

拾贰 生命树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乃是生命树的生命。(创二9,启二7,二二2,14。)生命树是在起初的生命,因为在圣经的开头,我们看见生命树。这生命树也是在永远里的生命。在创世记二章,我们有起初的生命,在启示录二十二章,我们有直到永远的生命。这个无始无终的永远生命,就是生命树的生命。

拾叁 不朽坏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也是不朽坏的生命,这生命是永不朽坏的。(提后一10。)那里有这个生命,那里就没有朽坏。朽坏是死的一个副产品,但神圣的祭司职分既是由不能毁坏的生命所构成,就能消杀一切的朽坏。

拾肆 不能消除、不能毁坏的生命


 不能毁坏的生命,是不能消除的。(来七16。)这生命永不会被销化。某些化学合成物放在一种特别的液体里,就会被溶化;但无论什么都不能使这生命溶化,这生命要存到永远。这就是今天我们里面所有的、并能享受的生命。这个生命称为不能朽坏的生命,因为没有什么能毁坏它或销化它。无论火烧或水淹,它仍然存在。它越遭杀害,就活得越长久。将其放进坟墓,坟墓会裂开;将其放到阴间,阴间也无力拘禁。我们既有这样奇妙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就该停止叹息,不再看我们的软弱。我们所得着的生命,是不能毁坏的生命,是无论天上、地上、甚至阴间的一切,都无法对付的。这就是构成神圣祭司职分的生命。基督的神圣祭司职分,是由这奇妙的生命所构成的。所以这神圣的祭司职分能拯救我们到底,救我们脱离死的一切副产品,使我们进入基督完满的完全,也就是得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