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长远活着且能拯救的神圣大祭司
总纲目




壹 神圣的大祭司
 一 祭司职分的更换
  1 从亚伦的等次更换为麦基洗德的等次
  2 从利未的祭司支派更换为犹大的君王支派
  3 从人更换为神的儿子
  4 律法也必须更换
   a 从字句的律法更换到生命的律法
   b 从软弱无益的诫命,更换为更美的盼望
 二 神的独生子和神的长子成为大祭司
  1 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成了祭司
  2 是神起誓立的
  3 成全直到永远的
  4 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
贰 长远活着
 一 没有死的拦阻,长久为祭司
 二 不能更换
叁 能拯救
 一 拯救到底
 二 为我们代求
 三 与我们合宜
  1 圣而无邪恶、无玷污、与罪人分别
  2 高过诸天
  3 为我们的罪一次永远的献上自己

壹 神圣的大祭司


 希伯来七章,是论到基督祭司职分的一章,启示基督祭司职分的两面。第一面是君尊的祭司职分,第二面是神圣的祭司职分。我们在上一篇信息看见,基督是君尊的祭司。祂的身分是君尊的。祂虽然是大祭司,却不是出自作祭司的支派,乃是出自作君王的犹大支派。祂君王的身分,使祂成为君尊的祭司。

 君王职分与公义和平安有关,因为君王的职分是一种管理与权柄。我们若要维持公义和平安,就必须有权柄。基督若要把经过过程的神,作为饼和酒供应我们,就需要一个满了公义和平安的环境。每当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我们都该从深处感觉,我们乃是在公义和平安的光景中。倘若我们的光景不是这样,反倒彼此争吵;在这样的情形中,自然就没有公义和平安,也不会有饼和酒的供应。我们要得着这位经过过程的神供应给我们,作我们的享受,我们与神,以及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必须都是对的。当一切都对了,才有平安,基督在其中就能把经过过程的神供应给我们。公义和平安乃是出于祂君王的职分,因为当王在这里时,没有人会争闹,一切都是和平的。基督君王的职分,维持了公义和平安的秩序。祂君王的身分,是为了保守公义和平安的秩序。

 在希伯来七章里,基督祭司职分的第二面,乃是神圣的祭司职分。基督是君尊的,与身分有关;基督是神圣的,与构成的成分有关,就是指祂具有一种必要而基本的素质,使祂构成这样一位大祭司。基督是神圣的,乃是指祂的性质。基督是君尊的,合乎祂君尊的身分;基督是神圣的,合乎祂神圣的性情。基督之所以是君尊的,因为祂是王;基督之所以是神圣的,因为祂是神的儿子。这位神的儿子基督,不仅有君王的职分,也有神性。祂的君王职任保持一种满有公义和平安的光景,使祂能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供应给我们,作我们的享受;祂的神性使祂成为一位长远活着、且满有生命的大祭司,叫祂能永久继续祂的祭司职任。

 基督的性质和生命都是神圣的。祂这样一位满了神性的神圣者,乃是长远活着的一位。有了基督这位君尊的大祭司,就没有不义和纷争,只有公义和平安。有了基督这位神圣的大祭司,就没有死亡。祂已经战胜、征服、吞灭了死亡。为什么有了这位神圣的大祭司,就没有死亡?因为祂就是生命。基督是神圣的;祂的素质、性情、元素和构成,都是神圣的。祂君王的身分解决了一切的难处,并维持一种平安的环境。但祂不仅是君尊的,祂也是神圣的。因为基督是神圣的,所以那里有基督,那里就没有死亡。那里有基督,那里就有复活,死亡也被吞灭。那里有基督,那里就没有死亡。基督的祭司职分,使死亡消除。你曾听说过基督的祭司职分消除死亡吗?光能使黑暗消除,因为那里有光出现,那里黑暗就必定消失。照样,基督一出现,死亡就消除。

 为什么基督出现,死亡就消除?因为祂是神圣的。神性是祂祭司职分的构成成分。祂的祭司职分是由祂的神性所构成、所组成的。正如木头是桌子的元素;照样,神性乃是基督作大祭司的元素。当祂的职事进来时,死亡就消除了。基督的祭司职分,一面叫死亡消除,一面带来生命。因此,基督的祭司职分消除死亡,并带来生命。基督作君尊的大祭司,将经过过程的神供应给我们;祂作神圣的大祭司,不论到那里,那里就有生命。祂的祭司职分乃是带来生命。

 你曾否注意到希伯来七章中基督祭司职分的两面,就是君尊的一面,和神圣的一面?你或许会问,我们怎能证明有这两面。这不难证明。在二节,我们看见公义王和平安王;在二十八节,我们看见『儿子…乃是成全直到永远的』。神的儿子已被立为大祭司,而神的儿子当然是神圣的。因此,在七章开头,我们看见君王;在七章末了,我们看见神的儿子。我曾花许多时间研读这一章,但还不明白,直到一天,我得着『君尊』和『神圣』这两个辞。我看见这章前面的部分是指君尊的一面,后面的部分是指神圣的一面,全章就都清楚了。

 这位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奇妙的大祭司,『不是照着属肉之诫命的律法,乃是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16)构成的,因为『律法原来一无所成』。(19。)律法既是一无所成,我们就必须对律法说,『律法,你一无是处。你对人毫无益处。律法,离开我罢!』我们的大祭司不是照着律法构成的,乃是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构成的。祂是谁?祂乃是神的儿子。你也可以对律法说,『亲爱的律法,你能与神的儿子相比吗?我多年受你欺骗,以为你真有所是,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律法阿,我如今得着生命了!』我们有主的生命,这生命就是神的儿子自己。

 神的儿子并不简单,因为祂有两面的讲究。大多数基督徒只知道神的儿子是神的独生子,但圣经说,祂也是神的长子。独生子是一面,长子是另一面。独生子,从已过的永远就存在,只有神性;而根据诗篇二篇和行传十三章三十三节,祂乃是在复活的那日生为神的长子,兼有神、人二性。在复活的那日,为人的耶稣生为神的儿子。这与祂是独生子的一面无关,乃是与祂是长子的一面有关。

 不要以为这只是道理,这与基督作大祭司的资格极有关系。独生子虽好,但祂只有神性,而没有作我们大祭司所必须有的人性。希伯来七章二十八节说,神的儿子乃是成全直到永远的,证明这里神的儿子,必定不只是神的独生子,也是神的长子。神的独生子不需要成全,因为祂是永远完全的。但祂要成为神的长子,就需要极多的成全。祂必须成为肉体,穿上人性,在地上生活三十三年半,经过为人生活的一切经历。然后祂需要经过死,尝到死味,并胜过死,征服死,吞灭死。以后祂还必须复活,从死里出来。祂复活之后,祂这位带着人性的神的长子,就完全得着成全。现今祂不仅是永远的神的独生子,也是得成全的神的长子。所以现今祂乃是全然得了成全,受到了装备,且够了资格作我们神圣的大祭司。

 基督是怎样构成为这样一位大祭司?乃是藉着祂的神性经过成肉体而进到人性里,活在地上,进入死,并复活,从死里出来。现今祂是谁?祂乃是神的儿子,有两面的讲究:独生子的一面和长子的一面。如今祂是神又是人。祂经过了成为肉体、人性生活、死与复活的过程,祂已完全装备好,够资格承当神圣的祭司职分。这样的一位大祭司,不仅没有世界,没有罪,更绝对没有死亡。死亡已经被祂神圣的生命完全吞灭了。

 基督是长远活着的,死亡不能拦阻祂长久作大祭司。所有的利未祭司,活到一定年岁就死了。死亡拦阻他们,使他们不能长久作祭司。第一个大祭司死了,第二个起来接替,然后由第三个接替,因为有死的拦阻,使他们不能长久尽大祭司的职任。这些大祭司不要说不能救别人,甚至也不能救自己。他们都无可指望。但基督的祭司职分完全不同。亚伦的祭司职分一直受制于死,但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职分,乃由生命的元素所构成,是毫无死亡的。构成这祭司职分的生命,乃是经过了死,也吞灭了死。这生命是不能毁坏的。我们怎么知道这生命是不能毁坏的?因为这生命曾经过各样事物并各种情形的试验。这生命受过祂肉身母亲的试验,受过祂肉身家人的试验,经过一切人生苦难的试验,也受过撒但魔鬼的一切试诱;最终,又经过死亡、坟墓、阴间和黑暗权势的试验。这生命经过了万般的试验,而丝毫未受损毁。这生命完全是不能毁坏的。我们的大祭司,就是由这不能毁坏的生命为元素所构成的。

 基督的君尊祭司职分,乃是为着供应;祂的神圣祭司职分,乃是为着拯救。七章二十五节说,『所以,那藉着祂来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为他们代求。』为什么祂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的,又因为祂乃是那不能毁坏的生命,任何事物都不能毁坏祂。我虽然有心来拯救你们众人,但我很容易被毁坏,被了结。基督却能拯救我们到底,因为祂的祭司职分是由不能毁坏之生命所组成的。不管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情形或光景如何,我们能对撒但说,『撒但,你可以尽你的全力,打发你的军兵攻击我。但我不怕,因为我有神圣的祭司职分在照顾我!』这神圣的祭司职分是什么?乃是不能毁坏之生命的拯救大能。君尊大祭司的职事,不是为我们的罪向神献祭,乃是将经过过程的神供应我们,作我们的享受,而神圣大祭司的工作,主要的是拯救我们。

 一 祭司职分的更换

  1 从亚伦的等次更换为麦基洗德的等次

 七章十二节告诉我们,祭司职分已经更换。首先,从亚伦的等次更换为麦基洗德的等次。(11,15,17。)在旧约里,祭司的职分是照着亚伦的等次,那是受死阻隔的。在新约里,祭司的职分更换为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那是永久的。

  2 从利未的祭司支派更换为犹大的君王支派

 祭司的职分,也从利未的祭司支派更换为犹大的君王支派。(13~14。)在旧约里,利未是祭司支派,犹大是君王支派。主从犹大支派而出,使祭司职分因而更换,并将祭司职分与君王职分合并于一个支派,(亚六13,)正如麦基洗德所显明的,他是大祭司,又是君王。(来七1。)

  3 从人更换为神的儿子

 二十八节指明,祭司的职分也从人更换为神的儿子。旧约里所有作祭司的人都是脆弱的,受制于死,但神的儿子是永远活着的。祂是神的独生子和神的长子,乃是新约祭司职分所凭以构成的生命。祭司职分已经从人更换为既是神的独生子,又是神长子的这样一位身上。在这一位里,有成为肉体的神性,也有拔高的人性。在这一位里,有人性生活、包罗万有的死和复活。在这一位里,有神长子神圣的出生,这出生产生了神的众子。在新约里,祭司的职分已经更换到这一位身上。

  4 律法也必须更换

 十二节说,『祭司的职分既已更换,律法也必须更换。』旧约的祭司职分,有旧的律法。现在,新约的祭司职分,就该有新的律法。所以律法也必须更换。

   a 从字句的律法更换到生命的律法

 律法的更换乃是从字句的律法更换到生命的律法;基督就是照着这生命的律法,成了活着、永久的大祭司。基督成为大祭司,不是照着字句的律法,乃是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16。)在新约里,基督的祭司职分不是字句的,乃是生命的。现今基督作大祭司,乃是用祂那不能毁坏之生命照顾我们。然而,许多基督徒仍然想要回到河那边字句的律法。靠着主的怜悯,我们已从河那边,就是字句那边,过到了这边,就是生命这边。我们乃是在这不能毁坏、永远的生命里,有分于并享受今天基督的祭司职分。

   b 从软弱无益的诫命,更换为更美的盼望

 十八至十九节说,『一面是先前的诫命,因其软弱和无益,而被废掉,(律法原来一无所成,)另一面却在其上引进更美的盼望,藉此我们可以亲近神。』关于利未祭司职任之律法的诫命或条例,因其字句上的软弱,已被废掉。诫命不是生命的事,不过是字句上死的诫命,所以毫无益处。律法乃因人肉体的软弱,一无所成。(罗八3。)

 律法的更换,废掉了旧律法,并引进了更美的盼望。这更美的盼望是什么?乃是生命的祭司职分。这盼望主要的是在于生命,就是那不能毁坏的生命。因为那照顾我们的祭司职分是在这生命里,所以我们满有盼望。当你感觉软弱,而知道这感觉是假的,这就指明,你是满了盼望。倘若你的妻子对你说,你软弱了,你必须回答说,『亲爱的,这个软弱是假的。不用多久我会像亚伯拉罕一样,是刚强的战士。因着我的麦基洗德祭司的职分,我满了盼望。』你若这样说,就指明你满了更美的盼望。这更美的盼望就是在生命里的祭司职分。只要有生命,就有盼望。惟独死人没有盼望。只要我们活着,就有相当多的盼望。律法的更换,废掉死的字句,并带进生命的盼望。永远不要失望,我们有更美的盼望。我们有不能毁坏之生命的祭司职分。

 很多次有人向我说,『李弟兄,我们从来没有看见你烦恼过。在你的基督徒生活中,难道没有任何试炼和难处吗?』我所遭遇的难处,一点也不比你们任何一位少。惟一的不同处,在于我不相信我的难处。我相信我的盼望。在我里面有更美的盼望。我们都有这盼望,因为那照顾我们的祭司职分所根据的律法,已经从软弱和无益的诫命,更换为不能毁坏的生命。

 二 神的独生子和神的长子成为大祭司

 基督是神的独生子,也是神的长子,这两种身分,都是祂作大祭司的资格。(来七28。)祂凭这双重的资格,成了我们的大祭司。基督成为大祭司,乃在于祂既是神的独生子,又是神的长子。

  1 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成了祭司

 基督成为大祭司,不是照着律法无能的字句,乃是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大能的元素,(16,)这生命是一切都不能毁坏,都不能消除的。这是无穷的生命,是永远、神圣、非受造的生命,也是经过死亡和阴间之试验的复活生命。(徒二24,启一18。)今天基督就是藉着这样的生命供职作我们的大祭司。因此,祂能拯救我们到底。(来七25。)我们的大祭司基督,是神自己永活的儿子。祂满有能力。一面,祂在天上;另一面,祂也在我们的灵里。在这两端之间,就是在天和我们的灵之间,有天梯上往来的交通,因为祂的祭司职分不断的从宝座流到我们灵里。并且所流通的不是知识,乃是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

  2 是神起誓立的

 基督是神的独生子和长子,祂成了大祭司,乃是神起誓立的。(20~21,28。)没有一个利未祭司是神起誓立的。根据诗篇一百一十篇,神起誓要立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希伯来书的作者在第七章引用诗篇一百一十篇里的这个誓言。这是强有力的证明,基督成为神圣的大祭司,乃是神起誓所立的。

  3 成全直到永远的

 在希伯来七章二十八节我们看见,基督已经得了成全,直到永远。我们曾经题过,基督作为神的独生子,是不需要成全的。然而,祂要成为神的长子,就需要被成全。祂复活以后,就成全直到永远。现今祂乃是全然得了成全,受到了装备,且够了资格作我们的大祭司,直到永远。我们有充分的把握信靠祂,因为祂是全然得了成全。

  4 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

 二十二节说,『祂就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基督成了更美之约的保证,乃是基于祂是活着、永久的大祭司。保证这辞,原文的字根中含有身上肢体的意思。这辞在这里的意思是,身体的一个肢体,向身体以自己为担保。譬如,我的手向手臂以自己为担保,保证为手臂作任何事。这一节的保证,意思是说,基督向新约,并向我们众人,以自己为凭质。祂是受契约束缚者,担保者,保证会作一切必需的事,使新约得以完成。

 手一旦向手臂以自己为担保,就成了保证,担保为手臂作一切的事。即使手不愿为手臂作什么,仍必须去作,因为手已经向手臂保证了。基督当然不会不肯为我们效力,但即使祂不愿意,也太迟而不能拒绝了,因为祂已经向新约,并向我们所有在新约之下的人,以自己为担保。祂必须为我们效力。

 这个思想含意很深,并完全是生命的事。你是否知道,你肉身的生命以自己向你担保?你肉身的生命不管愿意或不愿意,都必须为你作一切的事,因为你肉身的生命已经以自己为担保,保证为你效力作一切的事。它受了束缚,必须如此行。

 照样,基督也签了具约束力的契约。这约是怎样签的?乃是藉着基督向新约,并向我们,以祂自己为凭质。祂不可能改变主意。这已经太迟了。不管我们是否明白,不管祂是否愿意,祂都必须为这约效力,因为祂已经以自己为凭质了。因此,祂是新约的保证。这种担保,完全在于祂神圣的祭司职分。

 我的手虽然向手臂以自己为担保,但我的手能力很有限。手能拿起一本书,但无法拿起一张重的桌子;基督却是无限量的,祂的担保也是无限的。这位对我们以自己为凭质的基督,乃是无限量的。祂不仅愿为我们作成一切,也能为我们作成一切。祂乃是有资格、有能力的保证。祂总是便利的,也是得胜的,能完成祂所担保的一切事。

 假若你有一位朋友,请你为他向银行签约作保。如果银行经理知道你只有几块钱,他必定不会接受你的担保,即使你答应要忠信的承担你所担保的一切,他也不会让你签约作保。但是基督的资产何止亿万。祂以自己为凭质,一切就都包括在内。所以新约,就是凭生命之律所立定的约,是永不失效的,因为基督是这约的保证。包括在这约里的一切,都必完成。但不是由我们来完成,乃是由我们的保证来完成。基督不仅是新约的完成者,祂也是保证,是其中一切都必成就的凭质。

贰 长远活着


 基督有能力,是因祂长远活着。(七25。)祂是便利的,也是得胜的,因为祂是长远活着的。祂凡事都能,乃在于一件事,就是祂是长远活着的。

 一 没有死的拦阻,长久为祭司

 基督既是长远活着,就能长久尽祂祭司的职分,而不受死所拦阻。(23~24。)在旧约时代,所有的祭司都因为有死拦阻,不能长久尽他们的祭司职分;但基督是长远活着的一位,死不能拦阻祂尽祂祭司的职分。

 二 不能更换

 基督的祭司职分是不能更换的,不能更改的。祂的所是,是一直存到永远的。祂『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十三8,)祂的祭司职分也是这样。

叁 能拯救


 一 拯救到底

 七章二十五节告诉我们,基督能拯救到底。拯救到底,原文或作拯救得全备,拯救得完整,拯救得完全,拯救到极点,拯救直到永远。因为基督是长远活着,永不改变的,所以祂在程度上、时间上和空间上,都能拯救我们到底。在程度上、时间上和空间上,祂的拯救能临到我们,直到极点。

 二 为我们代求

 基督能拯救我们,是因为祂为我们代求。基督作我们的大祭司,为我们代求,承担我们的案件。祂为我们显在神前,为我们祷告,使我们蒙拯救,并完全被带进神永远的定旨。你或许说,你从不觉得祂在为你代求。你无须有这样的感觉。你即使感觉到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不要想去感觉祂的代求。只要简单的安息在其中,信靠并享受祂的代求。你该确信,这位神圣的大祭司正在不住的为你代求。我的经历告诉我,我多次因着祂的代求,蒙了拯救。我们有一位永久、不变、永远的代求者。

 我们神圣的大祭司,不住的为我们代求,祂知道我们何等容易跌倒,而且一跌就留在落下去的光景中。但祂的代求迟早要胜过、征服、并拯救我们。倘若这事在今天或明天不作成,也必在明年、来世、或最终在新天新地作成。藉着祂的代求,至终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完全被征服,完全蒙拯救。神设立祂来看顾我们,现今祂正在藉着祂的代求来看顾我们。你可能忘记你曾呼求祂的名,祂却永不忘记。祂现今正在为你代求,并且要拯救你到底。

 三 与我们合宜

  1 圣而无邪恶、无玷污、与罪人分别

 二十六节说,『像这样圣而无邪恶、无玷污、与罪人分别…的大祭司,原是与我们合宜的。』基督是圣而无邪恶、无玷污、与罪人分别的。祂是这样完全的一位,必然是与我们合宜的。我们这些还带着堕落、败坏天性的人,需要这样一位大祭司,时时拯救我们。

  2 高过诸天

 二十六节说,祂是高过诸天的。基督升天时,经过了诸天,(四14,)所以现今祂不仅在天上,(九24,)并且高过诸天,远超诸天之上。(弗四10。)你的难处有多高?你有什么难处,比诸天更高吗?因为我们的大祭司高过诸天,所以祂能救拔我们,且能拯救我们到底。

  3 为我们的罪一次永远的献上自己

 希伯来七章二十七节说,『祂不像那些大祭司,每天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再为百姓的罪献上祭物,因为祂献上自己,就把这事一次永远的作成了。』这不是指基督今天正在作的,乃是指祂过去已经作成的。这一节向我们保证,我们永远不必再受罪的搅扰,因为基督已经一次永远的为罪献上自己了。祂在十字架上,一次永远的解决了罪的问题。现今祂在宝座上,正在尽祂祭司的职任,直到永远。我们有这样一位君尊、神圣的大祭司,这是何等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