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篇 旧约寻求神的人如何享受神的律法 (二)
总纲目




 (十三) 默想它
 (十四) 揣摩它
 (十五) 在万事上都以它为正直
 (十六) 进入其中
 (十七) 学习它
 (十八) 宝贵它
 (十九) 将它藏在心里
 (二十) 记念它而不忘记
 (二一) 畏惧它
 (二二) 持守它
 (二三) 不离弃它,不偏离它,不转离它,不迷失它
 (二四) 转步归向它
 (二五) 遵行它、谨守它、实施它、实行它
 (二六) 行在其中,往它的道上直奔

 读经: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节,十一节,十四至十六节,三十一至三十二节,三十四至三十五节,四十八节,五十一至五十二节,五十九节,七十二至七十三节,八十七节,九十五节,九十九节,一百零二节,一百零六节,一百一十一节,一百二十七至一百二十八节,一百三十节,一百四十八节,一百五十七节,一百六十一至一百六十二节,一百六十六节,一百七十六节。

 如果我们仔细读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便会看见作诗的人认为神的律法就是神的话。这篇诗和所有其它的诗篇一样,不是根据道理或神学写的,乃是根据作诗之人深处的情操和渴慕写的。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作者用了许多不同的说法,来表达他如何享受神的律法如同享受神活的话,以及他如何对待律法如同对待神的话。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指出,作诗的人使他的心倾向律法,(36,)寻求它,(45,)切慕它。(30。)在七十四节他宣告说:『我仰望你的话。』仰望某件事物就是等候它。作诗的人说他仰望神的话,意思就是伺候并且等候神的话。他为着一句话而伺候神。不但如此,他还倚靠神的话。(42。)我们把这些摆在一起,就会发现它们符合我们属灵的经历。我们有了一颗倾向神话的心,就寻求这话,切慕它,并且仰望它。然后我们就倚靠从神所得着的话。

 (十三) 默想它

 作诗的人在许多经节里说到默想神的话。(15,23,48,78,99,148。)在这些经节里,英文钦定本圣经使用思想这个词。然而,在诗篇五十五篇十七节,钦定本将同一个希伯来字译为祷告。这个希伯来字也用在创世记二十四章六十三节,那里告诉我们,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或如旁注所说的祷告。诗篇一百四十三篇五节也用到这个字:『我追想古时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为,默念你手的工作。』这个希伯来字含义丰富,或作默念,或作思想,暗指低头,自言自语,和发声说话。根据旧约,思想神的话就是藉着默想来享受它。

 默想神的话就是『倒嚼』,像牛吃草一样。(利十一3。)我们默想神的话,应当『倒嚼』。我们接受这话太快的话,就不会有多少享受。但我们接受这话的时候,若是『倒嚼』,我们的享受就必加增。

 当我们默想神的话,享受它,甚至咀嚼它,像牛倒嚼食物时,我们自然而然就会祷告。祷告也包含在默想神的话里面。此外,我们会对自己说话,或开始赞美主。我们也许被神的话所激励,以致想要大声赞美主。

 通常默想主的话会比祷读主的话还要缓慢,还要细致。譬如,我们默想出埃及记二十章二节的时候。我们会对自己说:『要记念耶和华是你的主。祂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现在你出来了。阿们!主阿,我敬拜你,将我从为奴之中领出来!』我们默想神的话,对主说话,或是对自己说话,都该是自然的,而且该满了享受。我们也许低头敬拜主,思想主的话:回想自己或是责备自己。这一切都包含在默想神的话这个实行里面。凡是真正寻求主,以活的方式默想十诫的人,必定享受主、敬拜主、祷告、在主面前对自己说话,并且赞美主。当然,这样接受神律法的人,不会把它当作死的字句来应用,乃是把它当作神活的话来接受。

 默想神的话就是享受神的话作祂的呼出。也是在这话里接触神,与祂交通,敬拜祂,藉着并同着这话来向祂祷告。我们这样默想神的话,就要被神所注入,将祂吸入我们里头、并且得着属灵的滋养。

 关于默想神的话,一百四十七节说:『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你的言语。』在这里我们看见作诗的人天未亮就起来呼求,并且仰望了神的言语。 一百四十八节继续说:『我趁夜更未换,将眼睁开,为要思想你的话语。』作诗的人夜间醒来,为要思想神的话语。默想神的话比仅仅思想神的话所蕴含的意义更丰富。我们默想神的话是藉着与神谈话,敬拜祂,享受祂,从祂领受恩典,并在主面前对自己说话。对于实行默想神的话,以及这件事所给我们的享受,我们无法描述得尽致。

 在旧约,寻求神的人默想神活的话。他们接触神的话,与今天许多人所依循的方式─主要是操练头脑来研读字句的话─不同。当作诗的人默想神的话时,他们对神说话,同祂祷告,敬拜祂,甚至向祂俯伏。他们在神面前,对自己述说神的怜悯、救恩和丰盛的供应。这样默想神的话比祷读还要丰富,还要广阔,还要包罗万有。因它包含祷告、敬拜、享受、交谈、俯伏,甚至举手接受神的话;它也包含欢乐、赞美、呼喊,甚至在主面前哭泣。在天路历程中有一个地方,天路客在那里读圣经而哭泣、呼号并悔改。这说出他不光读圣经,并且默想圣经。倘若我们默想神的话,我们会以这话为乐。有时候我们会在主面前哭泣,或向祂唱赞美的诗歌。

 作诗的人等候主的话,仰望它,并趁天未亮起来向主呼求说,他需要主的话。然后他就默想这话,敬拜主,向祂祷告,并得着祂的供应。他也对自己说话,并用神的话教导自己。这一切都是默想神话语的一部分。

 (十四) 揣摩它

 除了默想神的话以外,作诗的人也揣摩它。(一一九95。)我们在属灵的经历中,也揣摩神的话。我们可以终日揣摩早晨默想主话所有的享受。藉着回想我们在这话中对主的享受,我们就从这话得着进一步的滋养。

 (十五) 在万事上都以它为正直

 作诗的人也在万事上,以神的话为正直。(128。)这里的『正直』这个词,不是指错误反面的正确。它的意思是在万事上都是正直、合理、精确的。当我们默想这话,并揣摩时,我们在万事上,都会以它为正直。

 (十六) 进入其中

 一百三十节说:『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我们进入神的话里,就看见亮光。希伯来字的解开,意思是入口、门户,隐含进入的意思。神的话有一个进口,我们可以从其中进入。让我们学习进入神的话里。亮光不在话以外;乃是在话里面。我们一进入神的话里,就在照耀的光中。

 (十七) 学习它

 我们进入话里以后,就要学习这话。七十三节指明,神这样造我们,使我们可以领悟祂的话,并学习祂的命令。七十一节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这一节说出神兴起环境来训练我们,为要使我们学习这话。我们藉着困苦艰难而学习神的律法。我们里面有神所造的能力,藉以明白神的话,外面有环境和遭遇,叫我们受训练。神许可我们受苦,为要使我们学习神的话。

 (十八) 宝贵它

 作诗的人也宝贵神的话。他宝爱它,好像许多的掳物,(162,)如同一切的财物,(14,)胜于千万的金银,(72,127,)又如永远的产业。(110。)掳物是指从仇敌所俘获的贵重物品。如果我们默想神的话,仇敌就要被击败,我们也要收取许多的掳物。然后我们要变为富有,得着金银,成为我们的产业。在古代,君王征服仇敌的时候,就夺取金银。同样地,当我们享受这话,并藉着这话打败仇敌时,我们也要从被征服的仇敌那里得着掳物。然后我们就有财富、金银和产业。

 有些人也许抱怨我所说的宝贵神的话太重经历了。如果我们不这样来领会,我们又该如何宝爱这话如同掳物呢?我们需要默想这话,并经历藉着这话来胜过仇敌。然后我们就有掳物,这掳物要成为我们的财富,这财富要成为我们的金银,而这金银要成为我们的产业。我能作见证,我的产业大部分都是这样得来的。当我藉着这话击败仇敌的时候,就得着金银作我的产业。

 (十九) 将它藏在心里

 十一节说:『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宝贝应当珍藏起来。然而,许多人喜欢展示他们的财富,而不隐藏起来。这不是圣经的方式。根据圣经,我们该将宝贝藏起来。我们应当宝贵神的话,并将它藏在心里。

 (二十) 记念它而不忘记

 五十二节说出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作者记念神的话。我们若将这话藏在心里,我们就会记念它。记念这话就是回忆、回想我们对它的享受。作诗的人的确忙着接触神的话。他们默想它、揣摩它、将它藏在心里,并且记念它。

 在十六节作诗的人宣告说:『我不忘记你的话。』而在九十三节他说:『我永不忘记你的训词。』我们需要操练自己不忘记神的话。要记住神的话很难,但要忘记则很容易。我们也许从神的话中得着许许多多丰富的信息,但不多几时全忘光了。因此,我们需要操练自己记念神的话而不忘记。

 (二一) 畏惧它

 在一百六十一节作诗的人说:『我的心畏惧你的言语。』我们也该畏惧神的话。我们应当对它恐惧战兢。(120。)保罗在林前二章三节和排立比二章十二节都用到这样的说法。

 (二二) 持守它

 三十一节说:『我持守你的法度。』钦定本使用固守这个词。我们需要固守神的话,持定神的话。

 (二三) 不离弃它,不偏离它,不转离它,不迷失它

 我们该随著作诗的人,不离弃神的话,(87,)不偏离它,(51,157,)不转离它,(102,)不迷失它。(110。)偏离神的话与转离它不同。转离是往另一个特定的方向,而偏离是没有方向,规律或约束的转向。有时候,某些事情会发生,使我们偏离神的话。但我们不该偏离这话,也不该转离它,或迷失它。

 (二四) 转步归向它

 五十九节说:『我思想我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法度。』我们不该转离神的话,应当转步归向它。

 (二五) 遵行它、谨守它、实施它、实行它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至少有二十八次鼓励我们要遵行、谨守、实施并实行神的话。譬如,三十三节说:『耶和华阿,求你将你的律例指教我;我必遵守到底。』在六十九节作诗的人说:『我却要一心守你的训词。』作诗的人用这一切不同的动词来表明他怎样对待神的话。

 (二六) 行在其中,往它的道上直奔

 第一节说:『行为完全,行在耶和华的律法中的,这人便为有福。』(直译。)三十二节说:『我就往你命令的道上直奔。』作诗的人行在神的话中,并且往这话的道上直奔。这说出他照着神的话而生活。

 我很喜欢四十八节;『我又要向你的命令举手;这命令素来是我所爱的;我也要思想你的律例。』(直译。)在这里我们看见:第一,作诗的人爱慕神的话;第二,他欢迎神的话;第三,他享受并思想神的话。我们也需要爱慕神的话,亲切地接受它,思想并享受它。藉这样享受神的话,我们会敬拜神,与祂谈话,向祂祷告,并在祂面前对我们自己说话。有时侯我们会呼喊或哭泣;有时候我们会在神的话中喜乐,或者给自己一个命令。我们不光在主面前,也在祂的同在中享受神的话。我们绝不该将主的话和主自己分开。当我们思想祂的话,我们就享受主,并与祂交通。我们对祂说话,祂也对我们说话。这样,在我们和主之间就有属灵的交通。

 那些寻求主,并藉着享受祂的话而与他合一的人,会自动地过着一种生活,来符合作为神见证的律法,因他们被那位立法者所倾注。颁赐律法的那一位要成为他们的生活。

 我们已经看见,在出埃及记这本书中,神的心意是要领祂的百姓进入这样对祂自己的享受中,并达到这样在祂面前的光景。神将他们带到神的山,使他们能领受神的话。他们领受了这话以后,就能默想它、向主祷告、敬拜祂,并与祂交通。神以如此亲密的方式颁赐律法给祂的百姓,一再地说祂自己是『耶和华你的神』。所以,当我们查考律法『白昼』的一面,我们就看见神以享受的方式,将律法颁赐给他的百姓。因为它是神的话,它就是神的呼出。那些这样领受神律法的人,藉着默想神的话,将神吸入他们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