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篇 竭力前进,达到成熟;以及紧随先锋逃入并抛锚于避难所
总纲目




竭力前进,达到成熟
壹 离开基督之开端的话
贰 不再立根基
 一 根基已经立定,不必再立
 二 不可能再重新悔改
 三 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
 四 再立根基是不对的
叁 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
 一 分享基督所达到的
 二 竭力进入那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
 三 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
 四 吃干粮,享受那位照着麦基洗德等次作我们大祭司的基督
紧随先锋逃入并抛锚于避难所
壹 避难所
贰 锚
叁 先锋

竭力前进,达到成熟


 希伯来书是一卷论到成熟的书。我们若要竭力前进,达到成熟,就必须过河。每当我们发现有什么障碍,或不能往前,那正是我们过河的时候。从前以色列人怎样过了红海,又过约但河,我们也当过一道又一道的河。

 成熟的意思是什么?多年来我们已经看见,我们若活在自己里面,或抱持个人主义,就是不成熟。我们若一直想要圣洁、属灵、得胜,那也是不成熟。真正的成熟,不仅是在我们灵里,更是在召会生活里。召会生活乃是我们成熟的标记。根据我近五十年观察的结果,我能见证,在召会之外,不可能有真正的生命成熟。只有在召会生活中,才有真正的长大成熟。

 接受本书的希伯来信徒,在他们的基督徒生活中,一直犹疑不定,不知到底该往前,还是退回。本书就在这紧要关头写给他们,鼓励他们应当继续往前。

 往前去的最好方法,就是忘掉一切。我们一旦忘掉一切,就能立即往前。我们可能花很多时间考虑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已往、我们的将来、以及许多相关的事,却不肯花一点工夫在往前的事上。许多时候,一些亲爱的圣徒来问我,对从前、现在、将来、和其它种种的事怎么办。很多人都知道,我对这样的问题从不回答;我只给他们一句劝勉的话:『往前吧。不要谈论,也不要记住已过的事;甚至现在的事也要丢在一边,更不必担心将来。你若真要往前,就往前好了。』那些忘记一切的人,是往前走得最好的人。你看场上赛跑的人,他们跑的时候,没有工夫去想别的事。他们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奔跑赛程。

 我们在这里看见一个基本的原则:若有人偏离了正轨,或是停下不跑,以后又受激励要继续往前,他这时就不要犹豫,不要问问题,只管往前奔跑。许多青年人受到激励,要与主一同往前;但他们中间有些人担心,在往前之先是否该作什么,惟恐主可能不赦免他,不喜欢他。你若也是这样,就很难与主一同往前。你若对主认真,就只管往前。忘掉祂是否会赦免你,或者是否喜欢你。不要在这事上花时间考虑,只要达到目标,得着奖赏。不必考虑对或错,只管往前。

 按照希伯来六章,往前是不必再立根基的。假如弟兄们要盖新会所,也立好了根基,但是受到打岔,停了工。以后他们受激励要继续盖造;他们是否要从头开始,再立根基?当然不会这么愚笨。他们若再立根基,不用几次,工地就会填满了根基:没有墙壁,没有屋顶,也没有建筑,只有许多的根基。这样作当然很愚笨,但有许多基督徒,包括我在内,在已过基督徒生活中,都曾经这样作过。在我基督徒生活早期,我立过不少的根基。每次复兴之后,又逐渐冷淡下去。过了不久,又受到激励,我就坚决而彻底的回到最起初的地方,重新悔改认罪。这就是『重新悔改』的意思,也就是再立悔改的根基。过了不久,我又旧事重演,再从头悔改,又作一次。最后我厌倦这样作,但不知道怎么办。直到一天,我读到希伯来六章,才发现我是多么愚昧。我不必再悔改我已经悔改的,也不必从头再认罪。我只需要往前。

 今天基督教中许多所谓的复兴,不过是激动人一再回头建立根基。一个著名的传道人来把大家激动起来。过了几个月,大家又冷淡下去;另一位又来使他们奋兴起来。他们每一次得着复兴,就再立一次根基。大多数的基督徒,就是这样一再的立同样的根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希伯来六章。

 我们应当忘掉再立根基的事,只管往前。不要考虑主会不会赦免你,只管往前,直至达到目标。你一旦受激励,愿意与主一同往前,就无须那么多的悔改。今天奋兴派的基督教,过于强调悔改。几乎每一个奋兴布道家,都懂得激动人悔改的技巧。但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不需要那么多的悔改。主已经听厌你的悔改,厌烦那么多悔改的祷告。祂乐意看见你往前,而不是在某件事上一再的悔改。往前就是过河,从一边到另一边,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从一个立足点到另一个立足点。不要谈论或考虑,只管往前。抛弃你老旧的观念、认识、道理和教训,而一直往前;你往前得越快越好。

壹 离开基督之开端的话


 我们要往前,就必须离开基督之开端的话。(六1。)这意思就是,我们必须离开根基的阶段,就是吃奶的阶段,婴孩的阶段。我们在前一篇信息已经看见,基督之开端的话乃是给在基督里仍是婴孩的人所喝的奶。我们要往前,就必须离开起初所领受的道理,而不再吃婴孩的食物。我们必须吃本书所供应的干粮,就是公义的话,(五13~14,)使我们能往前,从婴孩的阶段达到成熟。

贰 不再立根基


 一 根基已经立定,不必再立

 根基已经立定,所以不必再立。(六1。)这根基包括六样东西:悔改脱离死行,信靠神,浸洗的教训,按手,死人的复活,以及永远的审判。(1~2。)这就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根基,是在我们得救之初立好的。这根基既已立好,就不必再立。我们若在得救以后又偏离了,也不必再回头去悔改那些已经悔改过的。我们若重复已过的悔改,就是回头再立根基。我们若偏离了,又回转过来,仍愿跟主往前,就不必重新悔改,只需往前。再以盖造会所的事说明。若是会所的根基立好后停了工,现在要再盖造,工人不必另立根基,只要在立好的根基上建造就可以了。我们也可以用赛跑为例来说明。运动员在起跑之后若跌倒了,当然不必回到起跑点再跑,只要从他跌倒的地方起来,再往前跑。我们基督徒的生活,像建造的工程,也像一场赛跑。我们开了头,以后若偏离了,并不需要回到开头的地方,重新开始;我们只需要从跌倒之处起来,继续往前。

 二 不可能再重新悔改

 四节至六节上半说,『因为那些曾经蒙了光照,尝过属天的恩赐,又有分于圣灵,并尝过神美善的话,以及来世的能力,而偏离的人,不可能再重新悔改。』这段圣经,被许多基督教教师误解,也被许多传道人误用。他们宣称希伯来六章是说,我们信主以后若犯了罪,就不可能再重新悔改,也不能得赦免。这并不是这里的意思。这里的话乃是说,你曾经悔改过,现在受主激励,要跟从主往前,就不需重新悔改。在主眼中,你不可能这么作。根基一旦立好,就不可能再立。那些曾经蒙了光照,尝过属天的恩赐,又有分于圣灵,并尝过神美善的话,以及来世能力的人,在他们信的时候,就已经立好了根基。他们若偏离了,又回转过来,就不需要再立根基,只要继续往前,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就好了。他们不需要重复悔改,因为他们不可能再重新悔改。一节指明这是不必要的,六节说这是不可能的,七至八节指出这是不对的。因此,这段话的意思,不是说信徒若犯了罪,就不可能得赦免,而是说一个基督徒若偏离了又回转,他不必重复原初的悔改。在神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四节里所题属天的恩赐,是指在我们悔改信主时,神所赐属天的事物,就如赦罪、公义、神的生命、平安和喜乐等。五节的『话』,原文是rhema,雷玛,指神实时的话。这里神美善的话,是指一节所说基督开端的话,就是希伯来的信徒在相信主时所尝过的奶。现在他们必须往前到更深的话,就是公义的话。(五13。)这话主要的不是关于神的救赎,乃是关于神经纶的法则,这话就是使他们达到完全、成熟(六1)的干粮。

 五节的『能力』是指神圣的能力,『来世』是指要来的国度时代。要来之国度的神圣能力,要复苏、更新并复兴老旧的万物。(太十九28。)信徒在重生时,(多三5,)都尝过这种神圣的能力,得着了复苏、更新并复兴。

 大多数的基督教教师说,希伯来六章六节所题偏离的人,乃是假基督徒。但是一个蒙了光照,尝过属天的恩赐,又有分于圣灵,并尝过神美善的话,以及来世能力的人,怎能是假基督徒?大多数的基督教教师,因着没有看见奖赏与惩罚的事,而在此犯了大错。从上下文看来,这样一个偏离的人,必定是真基督徒。他绝不会灭亡,但是按照八节所启示的,他会受到一些惩罚。因此,他需要回转,并继续往前。他若要往前,并不需要回头再立根基。即使他愿意回头再立根基,他也不可能这样作,因为无论他愿意作什么,在神面前全不算数。

 三 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

 六节这里的『偏离』,是指希伯来的基督徒由于回到老旧、传统、犹太的宗教,偏离了纯正的基督徒信仰。原则上,这可适用于一切偏离神法则之正轨的基督徒。

 这一节也说到『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这里的重钉和羞辱,是形容上半节的再重新悔改。再重新悔改,意即已经悔改过,又重复悔改,这是不必要的。这样作,就是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我们若试图回到起初的悔改,就是再立根基。在神看来,这是把主重钉十字架。主已经为我们钉了十字架,我们起初悔改的时候,已经接受这个事实。我们若再回头到原初的悔改,那就是把祂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我们绝不可这样作。

 四 再立根基是不对的

 再立悔改的根基是不对的。任何人这样作都是一种浪费。就如弟兄们盖会所,若是一再的立根基,不仅不对,也是一种浪费。

 说到这里,我们要来看七至八节:『就如田地,吸收了屡次下在其上的雨水,并且生产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享祝福;但若长出荆棘和蒺藜,就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那些一再回头,重新悔改的人,就如吸收了屡次下在其上的雨水,而不生产菜蔬的田地。七节所说的雨水,是指四至五节所说五类美好的事物。生产菜蔬是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的例证。信徒就如田地,为着神被耕种,好生产基督,如同田地生产菜蔬,以达到完全、成熟;藉此就从神得享祝福。基督是正确的菜蔬。我们若不生产基督,却长出荆棘和蒺藜,那就是一种浪费。

 不信主的罪人是真正的咒诅,而生长荆棘和蒺藜的基督徒,乃是近于咒诅。严格的说,八节的荆棘和蒺藜,是指希伯来的基督徒所持守老宗教传统的事物。『废弃』也可译为不蒙称许,不合格,算为无用。倘若信徒不肯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反而退回到老旧的事物,就不蒙神称许,算为无用。信徒一旦得救,就绝不会再成为真正的咒诅;然而我们若不往前,长出基督,反而持守神不喜悦的事物,就近于咒诅,受神行政管治的惩罚;(参十二7~8的管教;)这与永远的沉沦完全不同,那是真正的咒诅,这是近于咒诅。

 田地是绝不会被焚烧的,但其上所长的却会被焚烧。照样,信徒绝不会被烧毁;但他们不按着神的经纶所生长的一切,都要被焚烧。信徒是神的耕地,他们所生长的一切木、草、禾秸,都要被焚烧。(林前三9,12。)田地虽被焚烧,并不失丧,只是受了对付。

 希伯来六章这一段,乃是公义的话,不是许多基督徒所爱听的包着糖衣的话。我不知道神这段话所说的焚烧将是怎样,我只知道神纯净的话说要焚烧。希伯来六章所说的,相当于林前三章十二至十五节所说,木、草、禾秸要烧去,人虽然得救,却『要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这里所说的,不是恩典的话、生命的话,也不是美善的话,乃是严肃的、郑重的话,也就是公义的话。

叁 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


 希伯来书的作者并不在本书开头的地方,就叫希伯来信徒往前。他在说『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之前,先用了五章的篇幅,说了许多美妙的事。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的路,就在这五章经文里。

 一 分享基督所达到的

 我们要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就必须分享基督所达到的。(一9,三15。)我们是祂的同伙,且有分于祂的受膏。要分享基督所达到的一切,路乃是藉着信。我们不需要明白太多。我们只要简单的相信祂的话,就是祂今天所赐给我们的好信息,而宣告说,『赞美主,我是祂的同伙,我有这个地位和权利,有分于祂的受膏。』你不要说,你没有与祂一同受膏的感觉。你越说没有感觉,就越没有感觉。信心乃是称无为有的。我们只相信神的话所说的,不管有没有感觉。神的话说,我们是基督的同伙,对这话我们必须说,『阿们。我是基督的同伙。』神的话也说,祂已经受膏,而我们又是祂的同伙,于是我们也就有分于祂的受膏。对此我们也必须说,『阿们。我有分于祂的受膏。』

 二 竭力进入那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

 我们要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就必须竭力进入那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四9,11。)我们已经看见,今天这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就是召会生活。我们不必太担心将来的国度,只要今天简单的进到召会生活里。不要说,『哦,已往几年我太松懈了。我盼望将来还能进到国度里。』你必须忘掉已往,也不巴望将来,而在今天进入召会生活里。仇敌是狡猾的。我怕还有许多人一直谈论过去,或巴望将来。让我们忘掉已过的和将来的,今天就行动,竭力进入召会生活,奔跑那赛程。

 三 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

 我们也要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四16。)我们要在生命中长大,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就需要神的怜悯,也需要神的恩典。我们是不可能靠自己长大的。只有神远远构到我们的怜悯和祂够用的恩典,才能使我们达到完全、成熟。我们受怜悯并得恩典的路,乃是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感谢神,今天祂的宝座对我们是施恩的宝座。我们都需要操练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使我们『受怜悯,得恩典,作应时的帮助』。

 四 吃干粮,享受那位照着麦基洗德等次作我们大祭司的基督

 我们要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就必须不再吃婴孩的食物,就是开端的话,而吃干粮,就是公义的话,好享受那位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大祭司的基督。(五9~10,14。)我们已经接受基督作救赎主和救主,祂也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我们所接受这位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基督,也在天上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的大祭司;祂的功用不是献为着罪的祭物,乃是把神的丰富供给我们,作我们的供应。我们要长大成熟,就必须享受这位把神供应给我们的基督,使我们能有分于神圣元素的丰富。这些不是婴孩食物,而是干粮。大多数基督徒只停留在吃婴孩食物的阶段,不想吃干粮,也不经历基督作他们的麦基洗德。本书鼓励我们,要往前吃干粮,并享受天上的基督,好接受神丰富的元素,使我们得以长大成熟。

 六章的开头是一个强有力的结论,鼓励我们实行在前五章所听到的一切。我们若肯这样实行并往前,就能达到目标,达到成熟。这是何其简单!愿我们都往前去。

紧随先锋逃入并抛锚于避难所


 现在我们来看紧随先锋逃入并抛锚于避难所;(六9~20;)这是这些信息所说之事的顶点。

壹 避难所


 十八节说到『我们这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前头盼望的人』。你曾否听过,新约告诉我们要逃往避难所?这里的『逃往避难所』,原文的意思是竭力逃走。这辞与行传十四章六节说到保罗逃往吕高尼所用的『逃往』,原文是同字。这里加上『避难所』虽然不算错,但不加也许更好。

 我们不单是过河的人,还是逃跑的人。我们要逃脱什么?我们要逃脱一切不是基督和召会生活的东西。我们必须逃脱世界、犹太教、天主教、更正教、和我们自己。我们必须逃脱百货公司、这世代的潮流、宗教、老观念和各种传统。我们必须从一切使我们与基督隔绝,使我们离开基督的事物逃脱。为了解释这一节,我曾参考多种译本。有的译本作『逃离世界』。我们要逃离我们的老地位、雄心和自爱。我们必须逃离一切的事物。无疑的,本书作者盼望希伯来的信徒从犹太教,就是他们的老宗教中逃跑。他们若仍留在其中是太危险了;必须快快逃跑。『逃往避难所』一辞,原文含示逃往庇护之处;这就是为什么翻译圣经的人,在这里加上『避难所』。作者在这里似乎是说,『希伯来的基督徒阿,你们的处境太危险了,快快逃到庇护所吧。』

 何处是这庇护所?何处是我们必须逃往的安全之地?乃是在灵里,在召会里,也在诸天界里。诸天界里有什么?有在幔内的至圣所。希伯来的基督徒有被拉回营内的危险。他们必须逃入幔内。作者似乎是说,『要逃入幔内,进入至圣所,进入灵里。不要留在犹疑不定的魂里。要从游荡的心思中逃出来,逃到你的灵里,才得安全。』虽然我们很难确定的说避难所是什么,但我们可以说,避难所乃是今天主耶稣所在的诸天界。

贰 锚


 按照希伯来六章九至二十节的上下文,作者用『锚』字,乃是描绘出我们都在风暴的海上。我们既然是航行在风暴的海上,就需要有锚。无疑的,我们所要逃入的庇护处,乃是我们的避风港。这避风港就在我们的灵里,在召会生活里,在诸天界的至圣所里,也就是主耶稣所在的地方。我们若想要留在避风港里,就需要锚。这锚就是我们的盼望,(18~19,)由两件永不更改的事所构成:一是神的应许,一是神的誓言。(12~18。)神的应许是以祂的誓言作确证。神的应许是神的话,而神的誓言是祂最终的确证。神的应许和神的誓言都是不能更改的,藉此我们就有信心和恒忍,结果使我们有了盼望,就是我们魂的锚。这盼望如同又牢靠又坚固的锚,已经通入幔内的至圣所,固定在那里,现今我们在灵里就能进入其中。(十19~20。)藉这盼望的锚,我们就得以持定在至圣所内。我们若无盼望的锚,就会船破。(提前一19。)

 无论我们所在的光景是什么,我们都必须从其中逃跑。每一种光景都是风暴的海。你富有吗?你的财富就是风暴的海。你贫穷吗?你的贫穷也是风暴的海。我说每一种光景都是风暴的海,意思是说,每一种光景都可能把你拖住,使你不能进入今日的安息。危险就在这里。我们看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预表。虽然约有二百万人出了埃及,但只有两个人进入安息。其余的人都受了打岔。我们今天岂不也面对同样的可能吗?没有一件事不在拖住我们。甚至召会中的长老职分也会把你往回拖。长老们,要从长老职分上逃跑。我们都是逃跑的人。我们甚至要逃离我们的本国本地。在逃跑这件事上,作者把自己包括在内,所以他在希伯来六章十八节说『我们』。他在前面各章说了许多美好的事,末了就以『逃跑』为结论。

叁 先锋


 作者现在告诉我们,基督不仅是救恩的创始者,也是我们的先锋。主耶稣作先锋,领先经过风暴的海,进入属天的避风港,照麦基洗德的等次,为我们作了大祭司。作这样一位先锋,祂乃是我们救恩的创始者。(二10。)作先锋,祂开了通往荣耀的路,作创始者,祂已经进入了荣耀,进入了幔内的至圣所。主耶稣为了进入幔内的至圣所,曾经逃离一切事物。祂逃离祂的母亲,逃离祂的兄弟。(太十二46~50。)祂逃离犹太教,而进入幔内。这里不是说耶稣进入诸天,而是说祂进入幔内。祂进入了神的面光中。祂逃离了一切,进入幔内神的面光中;我们乃是有充分的确信,在幔内抛下盼望的锚。(来六11,19。)

 我们在希伯来书生命读经里看过这么多篇信息之后,必须注意这一件事,就是逃跑。我们必须从一切事物中逃跑,因为一切事物都是危险的。要逃离你的老观念,要逃离无召会的生活。你若没有召会生活,你就是在风暴的海上,没有庇护所。你游荡的心思也是风暴的海。要逃到你的灵里,逃到召会生活里,你就有了庇护所。这样的逃跑乃是真正的过河。我担心许多人读过这篇信息,还没有逃离一切,还没有过河。让我们逃到我们的灵里,逃到召会生活里。让我们逃入幔内,进入至圣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