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篇 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和永远救恩的根源
总纲目




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
壹 超越亚伦
贰 为神所荣耀
 一 藉着复活
 二 在升天里
 三 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
 四 永远为大祭司
叁 与麦基洗德相似
永远救恩的根源
壹 永远的救恩
贰 根源
 一 基督这大祭司的人位是根源
 二 经历基督因受苦难得以成全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乃是永远救恩的根源。你曾否听过,永远的救恩有其根源、起始和创始者?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乃是这永远救恩的根源。我们将会看见,祂作大祭司,并不是照着亚伦旧祭司体系的等次,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

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


壹 超越亚伦


 亚伦不是自取尊贵作大祭司,乃是蒙神呼召、被神设立的。(来五4,1。)基督更是这样,祂不是自取荣耀作大祭司,乃是神在祂的复活里,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立祂为大祭司。(5~6。)亚伦作大祭司,乃是替人办理关于神的事。(1。)基督超越亚伦,因祂是在神面前照料我们一切的案件。亚伦为百姓和自己献上礼物和为着罪的祭物,不过是预表。(1,3。)但基督献上自己作为着罪的祭物,乃是实际。

 五章二节说,作大祭司的『能体谅那无知和失迷的,因为他自己也为软弱所困』。这里原文含示对无知和失迷者的感觉,不过于严厉,也不过于宽容,乃是对他们的情形,作适当、温和的判断。本节的思想是四章十五节的延续。我们的大祭司基督,虽不像从人间选取的大祭司,为软弱所困,却在各方面受过试诱,与我们一样;因此,祂能同情我们的软弱,体谅我们这些无知和失迷的人。

贰 为神所荣耀


 一 藉着复活

 大祭司基督藉着复活,为神所荣耀。希伯来五章五节说,『这样,基督也不是自取荣耀作大祭司,乃是那向祂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了你」的,荣耀了祂。』本节荣耀这辞顶替前节的尊贵。从人间选取的大祭司,只有尊贵,乃是地位的事;但基督作大祭司,不仅有尊贵,更有荣耀;不仅有祂地位的宝贵,更有祂人位的荣美。本节有一句是引自诗篇二篇七节:『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这是指基督的复活,(徒十三33,)这使祂有资格作我们的大祭司。基督要作我们的大祭司,就必须有分于我们的人性,如希伯来二章十四至十八节所说的,并且必须带着这人性进入复活。就祂的人性说,祂能同情我们,怜悯我们。(四15,二17。)就祂的神性说,祂在复活里,能为我们作每一件事,并且对我们是忠信的。(七24~25,二17。)

 五章七节告诉我们,基督『在肉身的日子,强烈的哭号,流泪向那能救祂出死的,献上祈祷和恳求』。这里的出死,不是说基督没有进入死,没有受死的苦,乃是说祂要复活从死里出来。基督在死前为此祷告,神就应允了祂,叫祂从死人中复活。

 二 在升天里

 六节引自诗篇一百一十篇,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这是指基督的升天和登宝座。(1~4。)这是在复活之外,进一步的资格,使祂能作我们的大祭司。(来七26。)基督不仅从死人中复活,更升到宇宙的至高处。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指出,基督胜过了地的引力,胜过了地上鬼魔的阻挠攻击。当祂升到空中时,就如歌罗西二章十五节所说,祂将执政的和掌权的脱下,并把他们公然示众。『脱下』原文的意思是如同用鸡毛撢拂下尘埃。当基督升到空中时,执政的和掌权的好像蚊蝇一样蜂涌而来,想阻挠祂升天。主耶稣并不和他们纠缠,只轻轻的像弹灰尘一样把他们扫落,而把他们公然示众。然后祂升到诸天之上,现今坐在神的右边。每当我们摸着祂,就摸着这位超越一切者,我们也就超越了一切。属地的吸引、鬼魔、执政的和掌权的、以及一切消极的东西,都被祂胜过了。我们何等需要经历希伯来书所揭示的这位基督!

 三 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

 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的大祭司。(五6。)麦基洗德的等次,比亚伦的更高。亚伦的等次仅仅是为着在人性里的祭司职分,而麦基洗德的等次是为着在人性并在神性里的祭司职分。这一点在七章会有充分的说明。

 四 永远为大祭司

 亚伦被立为尊贵的大祭司,只在他活着的时候,因为他死了就不能继续。但基督是神的儿子,在荣耀里被立为大祭司,直到永远。(五6。)在祂并没有死的阻隔。祂乃是得了荣耀,永远作我们的大祭司。

叁 与麦基洗德相似


 祭司职分,在圣经中只有两种等次─亚伦的等次和麦基洗德的等次。麦基洗德的等次是在亚伦的等次之先。麦基洗德的祭司职分,不是由亚伯拉罕的后裔带进来的,乃是由亚伯拉罕自己带进来的。我们曾说过,亚当是受造族类的头,亚伯拉罕是蒙召族类的头。亚当失败了,未能完成神永远的定旨,因此受造的族类就在亚当带头下失败了,神最终就放弃了受造的族类。到巴别的时候,整个受造族类成了迦勒底之地。从宁录的时候起,迦勒底就充满了偶像。拜偶像完全是与神自己敌对的。因为以亚当为首的人类成了偶像之地,甚至全能的神也不可能在人身上再作什么。神虽然放弃了受造的族类,却绝不能放弃祂永远的定旨,祂的定旨还需要人来完成。因此,神照着祂的经纶,把亚伯拉罕从堕落的族类中呼召出来,使他成为蒙召族类的头。

 我们这些蒙神拣选的人,也属于蒙召的族类。我们都曾是受造的族类,在亚当的作头之下,同属『迦勒底』。但我们都从偶像之地出来了。在你得救以前,你在那里?你乃是在偶像之地。在神眼中,一切东西,不管是道德的、不道德的,合乎伦理的、不合伦理的,好的、坏的,上等的、下等的,都是偶像。赞美主,祂把我们从我们的『迦勒底』呼召出来!罗马八章二十九至三十节说,神预知、预定、并呼召了我们。神的呼召不是一件小事,乃是高超、属天的事;我们的行事为人,都当与所蒙的呼召相称。神的呼召比祂的创造更高超、更丰富、更重要。阿利路亚,我们是这蒙召族类的一分子!我们的父亚伯拉罕乃是这族类的头。那来见蒙召族类之父的祭司体系,不是照着亚伦的等次,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来迎接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则将十分之一献给他。(创十四18~20。)麦基洗德来见亚伯拉罕,原不是来收他的十分之一,乃是要供应他饼和酒。

 主耶稣离开门徒的前一个晚上,也是供应他们饼和酒。(太二六26~27。)圣经前后有奇妙的一贯性。麦基洗德供应亚伯拉罕饼和酒,主耶稣也供应门徒饼和酒。我们这些多年在主桌子前享受的人,没有多少人知道,擘饼是与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祭司有关。圣经第一次题到祭司职分时告诉我们,有一位祭司从至高的神那里来,用饼和酒供应蒙召族类的父。

 我们不知道麦基洗德究竟是从那里来的。在圣经的记载里,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既无时日之始,也无生命之终。(来七1~3。)他就是这样来了,又去了。

 麦基洗德是撒冷王;撒冷就是耶路撒冷的古址。『撒冷』的意思是平安,『耶路』的意思是根基。因此,耶路撒冷的意思就是平安的根基。在麦基洗德的时候,只有撒冷,还没有耶路撒冷;只有平安,还没有平安的根基。圣经第一次说到祭司职分,就说到这位是平安王的奇妙人物。这人的称呼还有第二面的讲究,就是公义王。我们若没有公义,就无法有平安,因为平安总是从公义来的。在麦基洗德身上,有公义也有平安。他乃是根据这个公义和平安,供应亚伯拉罕饼和酒。我们根据什么来到主的桌子前?是同情或怜悯吗?不,乃是公义和平安。按照罗马三、四、五章所说,义已经算给我们,我们也得称为义了。结果,我们就得享平安。三至四章给我们公义和称义,五章给我们在公义之下的平安。我们乃是在这公义和平安的根基上,来到主的桌子前享受饼和酒。那位带来公义和平安的,就是那位供应我们饼和酒的。祂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的大祭司。

 在主桌子上所用的饼和酒,是什么意义?主亲自这样说到饼:『这是我的身体,』(太二六26,)也这样说到酒:『这是我…的血。』(28。)这指明桌上的饼和酒表征经过过程的神,描绘这位作神具体化身的基督,已经经过了种种的过程,使祂能供应到我们里面。

 我们若要明白圣经中的任何一个项目,就必须来看那个项目的根源,就是在圣经什么地方第一次题到。这是要守住一个基本原则:第一次题到的事,是以后的原则。希伯来书虽然说到麦基洗德,但我们若要认识他,就需要查考创世记十四章,就是第一次题到麦基洗德和祭司职分的地方。基督徒想到基督是他们的大祭司时,很少回头去看创世记十四章。希伯来七章乃是将我们指向创世记十四章,那里说到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那公义王和平安王麦基洗德来迎接他。麦基洗德虽然是王,但那时并不是以王的身分而来,乃是以至高神祭司的身分,带着饼和酒来迎接亚伯拉罕。这事看起来很简单,没有什么令人兴奋之处,但意义却很深远。在圣经里,饼是指生命的供应。主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直译,饼〕,』(约六35,)意思是说,祂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饼,为要赐人生命。在圣经里,酒表征血,为着完成救赎,解除我们的干渴。我们是堕落的人,都在神定罪之下。我们干渴,因为神公义审判的火在我们里面焚烧。我们的干渴既来自神的定罪,世上的水就不能解渴。我们的干渴,只有生命的汁液才能解除。酒不是水,乃是出自葡萄的生命汁液,葡萄是属于生命的东西。主耶稣选用酒来表征祂赎罪的血,说,『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太二六27~28。)麦基洗德出来,以饼和酒供应蒙召族类之父亚伯拉罕,表征基督来把祂自己这位经过过程的神供应给我们。祂经过在十字架上的过程,好成为我们生命的供应,以救赎的酒解除我们在神定罪之下的干渴。祂是救赎的神,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供应和满足。

 圣经题到亚伦等次祭司的时候,只说他们被选、蒙召,来献上为着罪的祭物,而没有说他们要供应人饼和酒。他们主要的是藉着献上礼物和为着罪的祭物,而事奉神。照着亚伦等次的祭司职分,主要是在消极一面照顾神的百姓。但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作得更多。他不是带着为罪而献的祭物到神那里去,乃是带着饼和酒从神那里到我们这里来。

 当逾越节的时候,百姓要抹血,也要吃无酵饼。供应给我们的饼和酒,乃是逾越节的结果。这意思是说,今天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乃是将那出于祂救赎的东西,供应到我们里面。祂为我们受死,献上身体,并流出血来。这一切都在祂回到父神面前之先完成了。根据希伯来书,基督献上自己作独一为着罪的祭物,就一次永远的解决了罪的问题。然后祂带着自己的血,进到诸天之上的至圣所,洒在神面前,因而完成了救赎。就着救赎这一面说,现今基督已不需要再作什么;祂乃是坐在神的右边。然而,祂仍需要作我们的大祭司,不是到神那里去,乃是到我们这里来。祂来不是要对付我们的罪,乃是供应饼和酒,就是祂自己的表征;祂经过了死与复活,好使我们得着供应和满足。这是远超过救赎的。

 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仍停留在基督作救赎主和救主,为他们流血,为他们献上祂自己,并为他们的罪成就平息,平息了他们与神之间的关系。但希伯来书比这更往前去,这实在是一本过了河的书。本书所揭示的基督,不再只是一位为着罪献祭物给神,并为我们的罪流血的救赎主。本书所启示的基督,乃是在完成了一切之后,非常奥秘的来到我们这里的一位。祂在我们的灵里来,并不是来作我们的救赎主,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来作我们的大祭司。祂来不是为我们献上什么,乃是以祂自己作饼和酒供应我们,作我们日常的供应,并作我们的满足。许多基督徒非常软弱,因为他们没有享受这种供应。他们虽然有希伯来书在手中,也有『大祭司』这个辞在他们的字汇里,但是他们没有多少经历到那位照着麦基洗德等次作大祭司的基督,把祂自己供应到他们里面。

 希伯来书启示,基督已完成了神一切的要求。所以不论是神或救赎主,今天都得了安息日的安息。根据本书,基督不再作救赎的工,祂乃是坐着,因为神一切公义、圣别、荣耀的要求,祂都满足了。今天祂是安息的基督,神也在祂里面安息,享受安息日的安息。当我们进到召会生活中,我们也与基督、与神,同享安息。

 希伯来书也启示,这位安息的基督虽然完成了救赎的工作,却非常活跃的作我们的大祭司,一直将祂自己这经过过程的饼和酒,供应给我们,作我们日常的供应。因此基督不是照着亚伦的等次,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大祭司。今天祂不是献祭的大祭司,乃是以饼和酒来供应的大祭司。阿利路亚!我们有公义和平安,但只有公义和平安并不能使我们满足;我们需要有些东西可以吃喝,我们需要日常的供应。因此,在神公义和平安的基础上,我们的麦基洗德以饼和酒来供应我们,给我们吃喝。祂已经救赎了我们,现今祂在喂养我们。

 首先,我们需要基督那由亚伦所预表的祭司职分,献上为着罪的祭物。然后我们需要基督那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职分,以生命的供应来供应我们。将经过过程的神供应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供应,乃是要完成神永远的定旨。然而,献上为着罪的祭物,只是为了对付消极的情形。神原初的目的,不是救赎我们,乃是要把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到我们里面。因着我们堕落了,祂必须来拯救我们,救赎我们,使我们与神和好。这些都是基督那由亚伦所预表之祭司职分的功用,而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职分,才是神原初的定旨。我们若没有堕落,根本不需要亚伦所预表的祭司职分,但我们仍需要基督那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职分,将神供应到我们里面。大多数基督徒只知道基督那由亚伦所预表的祭司职分,为要使我们与神和好。他们没有看见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将神供应到我们里面。根据希伯来书,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主要的不是献上为着罪的祭物,乃是供应我们饼和酒的一位。

 在我早年的经历中,差不多每一次跪下祷告时,我总是说,『主阿,感谢你作了我的救赎主,为我流了宝血。』我那时从未想到,我还能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享受这样一位积极的大祭司供应我饼和酒。每早晨我先为昨日的失败认罪,盼望当天能好一点。但那一天终究又是失败,次日早晨又来认罪。一天又一天都是如此。我只知道基督照着亚伦等次所预表作大祭司的一面。过了许多年,我才认识,我可以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摸着这位供应我饼和酒的大祭司。我无需想去作好,只要简单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享受这位积极的大祭司供应我饼和酒。这是最好的早餐。我每次享受过这样的早餐之后,整天就都是好的。我们每天都需要吃物质的早餐,照样,我们每天早上也该享受基督作早餐。最好的餐桌就是施恩的宝座,在这里我们能这样积极的享受基督。基督乃是我们今天的麦基洗德。我们何等需要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到祂这位以饼和酒供应我们的面前!

 希伯来四章十四节告诉我们:『我们既有一位经过了诸天,尊大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十六节告诉我们:『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作应时的帮助。』到五章我们就看见,我们在施恩宝座前所遇见的大祭司,不是亚伦等次所预表的祭司,乃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以饼和酒供应我们的大祭司。

 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乃是神的儿子,祂成为大祭司,不是照着属肉之诫命的律法,乃是照着不能毁坏之生命的大能。(七16。)祂既有神性和祂复活的生命为资格,就能把经过过程的神连同神圣的祝福,供给那些不再是罪人,而是那些像亚伯拉罕一样,为神的权益争战的人。(创十四18~20。)

永远救恩的根源


壹 永远的救恩


 我们在基督里所得到的永远救恩,(来五9,)乃是根据祂为我们完成的永远救赎,(九12,)这救赎比亚伦等次的祭司所行暂时的遮罪更美。那种暂时的遮罪,只能遮盖罪,绝不能除罪;但基督永远的救赎,乃是除去罪,把罪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仅如此,基督永远的救恩不仅是客观的救赎,在消极方面解决罪的问题,也是主观的救恩,在积极方面把我们救到祂的完全和得荣里。这永远的救恩,不仅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更包含了一切神圣的元素和性质。基督那神圣的元素和性质,就是构成祂永远救恩的基本成分;这救恩不仅救我们脱离一切消极的事物,也救我们进入最积极的事物,甚至救我们进入神自己。这样的拯救是包容一切的,不受时空限制的。

贰 根源


 一 基督这大祭司的人位是根源

 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大祭司的基督,祂的人位乃是永远救恩的根源。(五6~10。)只要这样一位与我们同在,我们就永不会软弱。祂是永远救恩的根源,凡这救恩的效能、利益和结果,都有永远的性质,超越时间的条件和限制。有些弟兄来告诉我说,他们不敢回家,因为他们的妻子很难理喻。有些姊妹告诉我关于她们丈夫同样的事,说她们无法忍受家里的情形。他们的救恩似乎不是永远的,似乎尚未达到他们的家庭环境。当一些弟兄告诉我,他们不愿回到原来所住的城住,因为当地召会的情形太难了,我就对他们说,『若是你的救恩不适用在你的城市,那么你的救恩就不是永远的救恩。』不论何处何方,我们都有永远救恩的根源。所以我总是鼓励那些懊丧的弟兄姊妹回家。我曾告诉一些姊妹说,『为什么怕你的丈夫?他又不是老虎。回去在生命里凭基督把他吞下去。』我能见证,有许多姊妹回去在生命里凭着基督,把她们的丈夫吞下去,并且带到召会来作掳物。不要怕你的妻子或丈夫,因为我们的大祭司基督,是你永远救恩的根源。

 虽然在希伯来二章里,我们有基督作我们救恩的创始者,但若没有五章里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的大祭司,我们就还没有永远救恩的根源。我们的基督不仅是今天的约书亚,也是我们永远的麦基洗德。祂作我们的约书亚,就是救恩的创始者(元帅),要带头向前,使我们跟随祂。祂作我们的麦基洗德,就是永远救恩的根源,以祂自己作饼和酒供应我们,让我们吃祂喝祂。我们的麦基洗德来到我们这里,并不是向我们有所要求;祂乃是带着饼和酒而来。你困倦吗?祂就是你的饼。你干渴吗?祂就是你的酒。我们来吃祂喝祂,享受祂作我们的供应。每当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我们乃是向全宇宙宣告说,我们活着,是靠着吃神圣的饼,喝神圣的酒,作我们日常的供应。这是我们生活的路。我们许多人对主的桌子,没有这种的认识。愿我们都得着帮助,看见主的桌子象征,今天基督乃是我们的麦基洗德,以饼和酒供应我们。我再说,这是我们救恩的根源。

 二 经历基督因受苦难得以成全

 基督是经过苦难,才得以完全,成为我们的大祭司。(五8~10。)在祂永远的救恩里,我们需要经历祂的苦难。当我们在祂的苦难里经历祂,我们也就要被拯救到祂的完全里。我们这样经历基督的苦难而得以成全,乃是藉着享受祂作我们的大祭司。到七章的时候,我们还要更详细的来看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