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神活的话;以及人的各部分
总纲目




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
壹 活神
贰 恶心
叁 不信
肆 趁着今日
神活的话
壹 是活神的流出
贰 是活的
叁 是有功效的
肆 比两刃的剑更锋利
人的各部分
壹 身体
贰 魂
叁 灵
肆 心
伍 人的三部分相当于神殿的三部分

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三件事: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神活的话;以及人的各部分。希伯来三章十二节说,『弟兄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不信的心是最恶的心。我们的不信是最得罪神的事。大卫曾犯了一件大罪,谋杀了人,并夺了那人的妻子。然而,按神的行政说,这罪还不算太严重,没有使神放弃大卫。但在旷野的以色列人因着不信,神就放弃了他们。『不信』侮辱并得罪神自己。一切的罪都干犯神公义的律法,但有些罪并不像『不信』的罪那样严重,侮辱到神自己。

壹 活神


 我们的神是活神。不信实在太恶了,因为侮辱了这位活的、信实并全能的神。我们若不信神,不信祂的作为,不信祂的法则,就是侮辱祂。为此,我们必须留意这个不信。三章十节说,『所以我厌烦那一代的人,说,他们心里时常迷糊,竟不晓得我的法则。』神的法则与神的作为不同。神的作为是祂的行动,神的法则是祂作为的原则。以色列人只晓得神的作为,摩西却知道神的法则。(诗一○三7。)在旷野,以色列人几乎每早晨都看见降吗哪的神迹。如果这样的神迹发生在今天,必定是轰动世界的新闻。以色列人虽然经历了这样的神迹,但他们只看见神的作为;他们不像摩西认识神信实、神圣的法则。我们不该像以色列人那样,乃该学习认识我们神的法则、原则。以色人每逢缺食少水就发怨言;当神为他们作事时,他们不过暂时欢喜,不久又再干犯神。我们若看自己的光景,就不会批评他们,因为彼此都是一样。我们可能在晚上的聚会中大声喊说,『赞美主!』第二天早晨却向主发怨言。我们何等需要认识神的法则!我们的神是活的,祂行事是有原则的。祂永不背乎自己。祂是有能、全能、信实的,必信守祂的应许,成就祂所说的话。

贰 恶心


 虽然神是活的,是信实的,但恶的心向着祂是刚硬的。(来三8。)就着一面的意义说,恶心总有许多理由,有很多道理可说。但就着另一面的意义说,恶心却是顽梗、无理的,因为这心是刚硬的。因此,这样的心偏离正途而迷糊,不认识神的法则或原则,并且以试验试探神。(9。)最终,这样的心是自欺的,使自己也受了迷惑。(13。)这就是恶心的光景。这样的恶心总是因着刚硬而产生的结果。我们的心若刚硬,是何等的危险!我们需要一再的祷告,求主软化我们的心,向祂说,『主阿,怜悯我。软化我的心,永不要让我的心刚硬。』

叁 不信


 恶心产生不信。不信总是照着天然的观念讲理由,而不照着神的原则。请想想以色列人在民数记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三节所说的理由。他们的理由甚至还带着谎言,因为他们说,『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这就是谎言。约书亚和迦勒却说,『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并且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十四9。)约书亚和迦勒所说的才是真话。然而,以色列人的理由不是根据真话,乃是根据谎言,不看重神的法则。

 神当初曾应许摩西,必定把以色列人带进美地。神这一句话,对他们应该足够了。假如有一位百万富翁,送你一张一万元的支票,并且已经签了名;如果你不相信那张支票的价值,你就是侮辱那位富翁。你不该说,『我不相信我得了一万元。我连买一双鞋的钱也没有。』这种话就是侮辱那富翁。神早已对摩西说,『你去招聚以色列的长老,对他们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向我显现,说,我实在眷顾了你们,我也看见埃及人怎样待你们,我也说,要将你们从埃及的困苦中领出来,往迦南人…的地去,就是到流奶与蜜之地。』(出三16~17。)这一句话比那个富翁所签的支票更可靠。以色列人应该相信这话,并认识神的法则,说,『神阿,你不会让我们死在旷野。若是这样,你的话怎能站立得住?我们不管那地有多少伟人,即使那地充满了鬼魔,我们也能把他们吃掉,因为你应许要领我们进入那地。』这才是正确的推想,是照着神的法则、原则、信实和大能而有的推想。但以色列人并不这么推想,反而说,『那地的人民身量高大,在他们眼中我们如同蚱蜢,他们会把我们吞吃了。』这是不信的逻辑,是根据天然观念推想的逻辑,而不看重神的法则,也不信靠神的信实。约书亚和迦勒站起来辩驳那种推想,宣告说,百姓必定能得那地。约书亚和迦勒尊重神,所以神也尊重他们。没有什么比相信神更尊重神,也没有什么比不相信神更不尊重神、更侮辱神。

 不信产生不服、顽梗、背叛,(来三18,)并惹神发怒。(8,16。)以色列人因着不信,就离弃了活神。三章十二节的『离弃』一辞,原文的意思也可译为,转离、抛弃、离开、远离。虽然神是活的、信实的,不信却能使我们转离神。我们一旦转离神,神还能为我们作什么?因着以色列人的不信,他们就失去了安息,并且倒毙在旷野。(18~19。)耶和华起誓说,他们必不得进入祂的安息,他们的尸首要倒在旷野。(17。)不信的恶心产生何等严重的后果!神被逼到一个地步,无法再为以色列人作什么,因祂不能违背自己,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千万不可干犯神到一个地步,使祂不能为你作什么。这是非常可怕的。

肆 趁着今日


 过了一段时间,有诗人受神感动,就预言说,『惟愿你们今天听祂的话。你们不可硬着心,像当日…在旷野…。那时你们的祖宗试我探我。』(诗九五7下~9上。)希伯来书著者完全在圣灵的感动下,明白诗篇九十五篇所写的是什么。『今天』这个小小的辞,把天上的窗户开启了。从前因着以色列人在旷野惹神发怒,天上祝福的窗户关闭了。以色列人惹神发怒到一个起步,使神不能为他们作什么。但因着神的怜悯,过了一段时候,祂来藉着诗人预言并劝戒,告诉祂的百姓要听祂的话,不可硬着心;并且预言,有一日祂要重开天上的窗户。当召会出现时,就是那日来到。那因着他们心里刚硬而被拘留之安息日的祝福,到召会出现的日子,要重新向人开启。希伯来四章七节说,『神就再指定一个日子,就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在大卫书上所说的今日,正如祂前面所说的,『你们今日若听见祂的声音,就不可硬着心。』』这些话是写给希伯来信徒的,他们就是那些心里刚硬,在旷野惹神发怒之人的后代。著者似乎是对他们说,『弟兄们,不可像你们祖宗一样硬着心。现今我们是活在另一个日子,就是诗篇九十五篇所说的『今日』。我们应当抓住今日这个机会,以柔软的心听神的声音。祂的声音在说,基督比天使、摩西和亚伦更美,基督所立的新约比藉着摩西所传的旧约更美。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这应许的日子,就是在召会生活里的安息日。』我们若在召会时代听祂的声音,而不硬着心,我们就不至惹神发怒,也不会把活神离弃。我们要信靠祂,并进入那安息。

神活的话


 希伯来书的著者说了许多关于诗篇九十五篇的话后,在希伯来四章十二节突然说,『因为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能以刺入、甚至剖开魂与灵,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开头的『因为』,把本节与上一节连接起来。为何著者突然题起神的话?因为诗篇九十五篇中的应许,乃是神的话。每当我们读圣经时,神的话对我们都该是活的、有能力的,并且锋利到一个地步,足以把我们里面所有的东西剖开并辨明。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还没有摸着神的话,只不过看到白纸黑字而已。白纸黑字既不是活的,也不带有能力。圣经中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神那活的、有功效的话。我们怎么知道所摸着的是神的话,而不是字句?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们摸着的话乃是活的,有能力的,并且使我们的灵与魂分开。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则。

 著者似乎是说,『希伯来的弟兄们,你们很宝爱旧约,特别是诗篇。其中有一篇说,『你们今日若听见祂的声音。』这处经节你们不知读了多少遍,为何在你们身上不起作用?现在我要用这一诗篇为基础,与你们谈论。这篇神的话必定是活的、有功效的,能剖开我们的魂与灵。弟兄们,我知道你们现在为什么徘徊、犹豫;因为你们的魂与灵混在一起。当你们平静的时候,在你们最深处,你们的灵告诉你们,要起来跟随基督,就是今日的弥赛亚往前。虽然在灵里你们对这事很清楚,但你们却从灵里转到魂里。你们魂里的心思就起了疑惑,叫你们的魂飘荡不定。因为你们的魂与灵混在一起,我就引用神活的话;这话比两刃的剑更锋利,能刺入混淆之处,把魂与灵分开,叫你们看见自己的愚昧。你们不该再在魂里飘荡,要从魂转到灵。不要考虑、谈论、怀疑或犹豫。你们谈论考虑越多,就越落在飘荡的心思里。』

 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当我们来到召会生活中以前,我们是飘荡的。有一天我们受了召会的吸引,我们灵里深处有声音说,『这就是了。』然而,我们的心思起了疑问,说,『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没有属灵大汉这样实行?』我们受了背景的影响,就开始在旷野飘流。然而,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有一样比心思更深的东西,在里面搅动我们,说,『召会生活是正确的。』在这段期间,你会寝食难安,也不能好好工作。直到有一天,神活的话进来,把我们里面分开,启示我们什么是出于灵的,什么是出于魂的,我们才得了安息。

 神活的话必须刺入我们里面,剖开魂与灵一切的混杂。召会生活完全是在灵里的。我们却极容易落到宗教里。我们要进入召会生活,就需要神活的话刺入剖开。惟有神的话,能把我们的魂与灵分开。我们的魂好像捕蝇纸一样,是有黏性的,很容易黏住我们的灵。为此,我们需要神活的话来刺入剖开。我们不仅初到召会生活时有这种经历,就是日后也常有这样的经历。许多时候神临到我们,我们的灵就响应。但是我们的魂同时也有反应,而这种反应主要是藉着心思。主可能在我们的灵里说,『应当把你自己交给召会。』但那富有黏性的魂,会藉着心思说,『小心一点,不要过分听信召会。所有带领的弟兄们,和别人一样都会犯错。你看某某弟兄。他虽然好,但还不是十全十美。』我们的心思这样一动,我们立刻就开始游荡。惟有当怜悯、信实的神,带着祂那活的、刺入的话临到我们,我们才会从游荡的心思中蒙拯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圣经。我们读经的时候,如果圣经不是活的,也没有能力,那必定是有什么不对了。虽然很多基督徒只把圣经当作一本印出来的书,但我们必须天天以活的方式取用这本圣经。

壹 是活神的流出


 神活的话就是活神的流出。神的话带着神的生命、(约一4、)神的光、(诗一一九105,130、)甚至神的自己(约一1)而流出。因为圣经乃是神的呼出,(提后三16,)所以圣经中神的话,就是神的流出,把神的生命、神的光、甚至神的自己,带到我们里面。

贰 是活的


 神的话既是神的流出,是灵又是生命,(约六63,)所以神的话是活的。在我们的经历中,整本圣经必须不是死的字句,而是活的,是灵又是生命。

叁 是有功效的


 神活的话是有功效的,希伯来四章十二节中『有功效』一辞,意思是『有能力』,或是『有动力』。神活的话在我们里面成为动力,要成就神的事。

肆 比两刃的剑更锋利


 神活的话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弗六17,)能刺入我们里面,剖开我们的魂与灵,并且辨明我们心中的思念和主意。神的话常常能把我们混乱的思念辨明。不要以为我们的思念都是从地狱来的,或者我们的主意都是从自己来的。有些思念是从诸天之上来的,也有些主意是为着神的。但我们的思念和主意大多是混杂的,需要神活的、有功效的、锋利的话刺入我们,并且辨明我们的思念和主意,显示什么是出乎自己并为着自己的,什么是出乎神并为着神的。我们若单靠自己,是分辨不出来的。但我们一旦经历神活的话,就不难辨明那些思念不是出于神的,那些主意是出于撒但的。

人的各部分


 现在我们可以来看人的各部分。我们在『神的经营』这本书中,以及在『人的各部分』这本小册中,已充分的说明了这事。

壹 身体


 身体是我们外面的器官,用以接触外面的物质世界。身体由许多肢体所组成;在希伯来四章十二节中,以骨节与骨髓为表征。

贰 魂


 魂就是人的己。这可由马太十六章二十六节与路加九章二十五节互为比较,得到证明。马太十六章二十六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魂生命,有什么益处?人还能拿什么换自己的魂生命?』路加九章二十五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失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这给我们看见,我们的魂就是我们的己,就是我们的所是,我们的个格。我们要跟从主,就当否认我们的魂,就是我们的己。(太十六24,路九23。)

 我们的魂是由心思、意志和情感组成的。箴言二章十节含示,魂需要知识。知识既是心思的功用,就证明心思是魂的一部分。诗篇一百三十九篇十四节说到魂能知道。知道乃是心思的功用,所以这也证明心思是魂的一部分。十三篇二节说到魂在考虑、筹算,这也是指心思。哀歌三章二十节指明,魂也会想念。由这些经节,我们看见魂里面有一部分能知道,会考虑,会想念。这一部分就是心思。

 魂的第二部分是意志。约伯记七章十五节说到魂会拣选。拣选是意志的动作所作的决定。这证明意志必定是魂的一部分。六章七节说到魂拒绝。拣选或拒绝都是意志的功用。代上二十二章十八节说,『你们应当立定心意(原文,魂),寻求…。』我们立定我们的心思去思想,也立定我们的魂去寻求。这当然是说到魂作决定;这证明意志必定是魂的一部分。诗篇二十七篇十二节,四十一篇二节,以西结十六章二十七节,里面的『愿』或『意』,原文都是『魂』。作诗的人祷告说,『求你不要把我交给敌人,遂其所愿。』本来的意思是,『不要把我交给敌人,遂从他们的魂。』这清楚证明,意志必定是魂的一部分。

 情感是魂的第三部分。情感有许多方面的表现,如爱、恨、喜、忧等等。关于爱,可见于撒上十八章一节,雅歌一章七节,诗篇四十二篇一节等处。这些经节给我们看见,爱是在魂里的东西,所以证明,在魂里有一个器官或功用,就是情感。至于恨,我们可看撒下五章八节,诗篇一百零七篇十八节,和以西结三十六章五节。喜乐是情感的要素之一,也是魂的一部分,可见于以赛亚六十一章十节和诗篇八十六篇四节。还有苦恼(担忧),也是魂的一种表现,在撒上三十章六节,士师记十章十六节题到。这些经节给我们立场,证明魂有三部分。心思是主要的部分,接着的是意志和情感。

叁 灵


 身体是我们外面的器官,为着接触物质的世界;灵是我们里面的器官,为着接触神。(亚十二1,伯三二8,箴二十27,约四24,罗一9,结三六26。)我们的所是乃是魂,带着两个器官─在外面的是体,在里面的是灵。灵是一个完整的单位,由三部分或三种功用,就是良心、交通和直觉所组成。我们对良心的功用都很熟悉,良心辨别对错,从而定罪或称许。交通就是与神来往,这也不难明白。在我们灵里有一种功用,叫我们能与神接触。但我们对于直觉,就不是那么容易明白。直觉的意思是直接的感觉或知道。在我们的灵里,有一种直接的感觉,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也不受环境或背景影响的。直觉是直接从神来的感觉,或说从神来的直接知识。因此,我们从良心、交通和直觉,就可以认识灵。

 良心是灵的一部分,这可由罗马九章一节和八章十六节互为比较,得着证明。一面,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另一面,我们的良心在圣灵里同我们作见证。这证明良心必定是我们灵的一种功用。诗篇五十一篇十节说,『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这里说到一种灵是正直的,是对的。知道对错既是良心的事,所以这处经节也证明,良心是在灵里。

 我们说交通是在灵里,有何圣经的根据?约翰四章二十四节说,我们要在灵里敬拜神。敬拜神就是接触神,并与神交通;这证明敬拜或交通的功用乃是在我们的灵里。使徒保罗在罗马一章九节说,他是在灵里事奉神。事奉神也是一种与神的交通。这也证明交通的器官是在我们的灵里。路加一章四十七节说,『我灵曾以神我的救主为乐,』意思是说,人的灵接触了神。这再次说明,与神交通是在灵里的一种功用。林前六章十七节说,『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真正的交通,乃是与主成为一灵。这种交通是在灵里的。

 至于直觉,林前二章十一节启示,人的灵能知道魂所不知的事。这证明我们灵里有一个特别的东西。我们的魂能凭理由、或环境上的经验来知道事情,但我们的灵能不凭那些而辨明事情。这种直接的意识,显示直觉是在我们的灵里。马可二章八节说,主在祂的灵里知道。在灵里的知道,是一种直接的辨明感觉,并不基于任何理由。这就是直觉,也就是我们灵的第三种功用。因此,我们确实有圣经的根据说,良心、交通和直觉是人灵的三个功用。

 灵是我们全人最深的部分,是我们接触神的属灵器官。在我们的灵里,我们蒙了重生;(约三6;)在我们的灵里,圣灵居住并作工;(罗八16;)在我们的灵里,我们享受基督和祂的恩典。(提后四22,加六18。)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希伯来的信徒,不要留在魂里游荡,乃要竭力进入灵里,有分于并享受属天的基督。

肆 心


 我们的灵是我们接触神的器官,我们的心是我们爱神的器官。(可十二30。)我们的灵接触、接受、盛装并经历神,但需要我们的心先爱神。

 心并不是在魂与灵之外,分开的另一部分,乃是由魂的各部分加上灵的第一部分─良心,所组成的。所以心是由良心、为着思念的心思、为着主意的意志、以及情感所组成。一个人的全人,只有三个主要的部分。作为人,我们有灵、魂、体。我们并没有另一个分开的,称为心的第四部分。

 我们说心是由心思、意志、情感和良心所组成,有何圣经根据?希伯来四章十二节和创世记六章五节,都说到心中的思念。因为思念是在心思里,所以心思必是心的一部分。行传十一章二十三节,证明意志也是心的一部分;那里说到『立定心志』或『心中定意』。立志或定意是意志的功用,表明意志也是心的一部分。希伯来四章十二节说到心中的主意。主意相当于定意,都是属于意志。这又证明,意志是心的一部分。约翰十六章二十二节说,心就喜乐。喜乐当然是我们魂里情感的要素,但这里却告诉我们,心就喜乐。所以情感也是心的一部分。主在约翰十六章六节说,门徒满心忧愁;这又证明,情感是在心里的。关于良心,希伯来十章二十二节说,我们已经被基督的血洒过,脱开了邪恶的良心。良心是与心极有关联的。我们若要有清洁的心,就必须有无亏的良心。我们的良心若为宝血所洒而洁净,心自然就清洁。约壹三章二十节说,我们的心会责备我们,也证明这事。责备是良心的一种功用,所以这一节也证明,良心毫无疑问是心的一部分。因此,我们有充分的圣经根据,证明魂的三部分加上灵的一部分,就组成了心。

伍 人的三部分相当于神殿的三部分


 人的三部分相当于神殿的三部分。神的殿,或会幕,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就是外院、圣所和至圣所。林前三章十六节说,我们是神的殿。我们的身体相当于外院,里面的魂相当于圣所,最里面的灵相当于神的殿最内层的至圣所。

 我们的心里有带着思念的心思,以及带着主意的意志。思念影响主意,而主意实现思念。神活的话能辨明我们心思里的思念,和意志里的主意。当希伯来的信徒在救恩的过程中徘徊时,作者在三章和四章所引用神的话,能把他们的思念和主意显露出来。

 现在我们明白,作者为什么在四章十二节说到神活的话刺入我们里面,剖开我们的魂与灵,辨明我们心中的思念和主意。他知道那些犹豫徘徊的希伯来基督徒,是在他们的魂里游荡,而忽略了他们的灵。但新约完全是灵里的事,而不是在魂里。新约完全是属天的,一点也不是属地的。一切属地的事,都属于肉身和心思。犹太教是属地的,是一种属地的宗教,适合我们天然心思的想法。相反的,新约是属天的,也是属于灵的。我们要摸属天的事,就必须在灵里。以弗所二章六节说,我们乃是与基督一同坐在诸天界里。但我们若在心思里,就永远经历不到在诸天界里。我们在心思里,虽然能在想象中遍历地上各处,却摸不着诸天界。我们要摸着诸天界,就必须在灵里。

 有人批评我们在聚会中呼喊,但是有经历的人,就知道为什么我们呼喊。我们若不呼喊,就会留在心思里。只要短短的呼喊几声,我们就在诸天之上,因为我们从心思转到了灵里。我虽然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有的时候我也需要这样喊。我若不呼喊,就会困在『己』或『理由』的囚牢里。我们如何止住那些恶者来的理由?乃是藉着大声赞美主,释放我们的灵。有时候我晚上睡不着,就小声呼喊,直到被释放脱离一切的思念,很快就睡着了。摸着诸天最好的方法,就是呼喊。

 希伯来书说到天的门。在这卷书里,我们看见召会如同伯特利,就是神的家,有基督作天梯。那里有伯特利,那里就有天的门和作为天梯的基督,祂把地联于天,也把天带到地。我们在何处可以享受这样奇妙的景色?只有在我们的灵里。今日天的门就联于我们的灵。以弗所二章二十二节说,我们的灵是神今天在地上的居所;提后四章二十二节也说,这作天梯的基督与我们的灵同在。因此,我们的灵与天的门乃是一。我们不可再在心思中徘徊,乃要进入灵里;在灵里有神的家,有属天的基督,也有天的门。

 今天在世上,任何人都难逃细菌的传染。但我们有一个地方可以逃避世界的细菌,那就是我们的灵。就一面说,我们的灵是我们今天的避难所,是高台。我们在上一篇信息曾指出,召会生活是我们的避难所,因为召会是神在灵里的居所。我们都像在暴风雨的海上,有许多思念的风暴来袭。我们如何才能逃避风暴而进到避难所?惟有转到灵里。我们怎能抵挡谣言和消极的话?惟有进到灵里,就是召会、神的家、和天梯所在的地方。召会乃是医院。在医院里,一切病菌都被杀死,凡物都处理得很干净。照样,在召会中,所有鬼魔的病菌都被杀死。在主恢复中的众召会,都非常的健康。为着保持健康,我们必须不断运用灵。如果你感染了一些消极的思想,并留在你的心思里,你就会生病。但你若转到灵里,病菌会被消杀,你在召会生活中就会健康强壮。希伯来书的作者似乎说,『我亲爱的希伯来弟兄阿,你们要藉着神活的话,从魂转入灵。你们若藉着神活的话转到灵里,你们必定健康,而没有难处。弟兄们,你们还在魂里徘徊,快转到灵里吧。你们一旦进到灵里,就进到神的家里,享受天的门一切的丰富。』

 这一处圣经比较难懂,因为需要我们有够多的经历。我多年来对作者突然题到神活的话,以及魂与灵的分开,感到困惑,不领会其中的意义。最后,我考虑自己的经历,就看见每当我们和召会出了问题,原因总出在我们心思中所思念的。因此,我们需要活的话刺入我们的深处,把魂与灵分开。这样,我们就不会站在属鬼魔的魂那边,而站在属天的灵这边。我们若肯如此行,就会立即好好的活在召会生活中。

 每一个过召会生活的人,多少都会与召会发生一些难处。我们可能不喜欢某个长老,或是某个弟兄或姊妹,觉得他们不够资格,或是太强,或是太大声。我们怎样才能从这种思念中蒙拯救?活的话会刺入我们的深处,把我们的灵从心思分出来。当我们这种属鬼魔的心思被暴露时,我们该宣告:我们爱所有的弟兄姊妹,因为在灵里他们都是可爱的。我们在心思里看弟兄姊妹时,没有一个是可爱的,只有我们自己最好。我们实在需要活的话来剖开我们的魂与灵,使我们能过召会生活!这是进入今天安息日之安息的路,也是一直留在安息日里不干犯安息日的路。干犯安息日,意思就是离开召会生活。那些曾经放弃召会生活,离开了今天之安息日的人能见证,在召会之外,没有安息。我们惟有在灵里,才享受到召会这安息日的安息。这就是希伯来书把四章十二节放在这个地方的原因。

 没有什么像神活的话一样,能以辨明我们心中的思念和主意。活的话进来以先,我们还以为自己是对的,是完全为着主的。但活的话一刺到我们深处,我们就看见自己的思念和主意都是自私的;我们就审判自己。若没有活的话辨明我们的思念和主意,我们就很难留在召会的安息里。召会的安息是在于神活的话刺入、剖开和辨明。我们乃是藉此才得以进入召会生活的安息,停留在其中并持守这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