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六)
总纲目




贰肆 神家的审判
贰伍 在生命中长大,为着完成神的定旨
贰陆 为着进入千年国所需要的生活和工作
 一 按才干分给银子
 二 对懒惰的警告
 三 恩典和责任
 四 成熟和王权
 五 懒惰奴仆所受的惩罚─要来国度时代里的管教
 六 需要付代价

贰肆 神家的审判


 彼前四章十七节说,『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我们从这节经文可以看出,在神行政的对付上,是有所不同的。对祂的家,就是祂的儿女,神有祂对待的方法,也有祂的时候;对那些不信从福音的人,神另有对待的方法,也另有时候。虽然我们已经得救,成了神家中的人,但这不是说,我们绝不会再受神的审判。相反的,这节经文告诉我们说,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神在对付祂儿女的事上若不公正,祂怎能审判那些不信祂、反对祂的人?这里的原则乃是:为要公正的审判不信的人,神必须先公义的审判祂的儿女。

贰伍 在生命中长大,为着完成神的定旨


 神的目不是要得着一个宇宙满了整齐、洁净、公义、无罪的人。我们已经看见,祂的定旨乃是要将祂自己种在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他们成为祂的儿女。我们一旦藉着重生,成为神的儿女,有神的生命作种子、作内容,就需要因神而增长,并长到神里面,且被祂一切神圣的元素所浸透,达到完全的变化。神的目的不是要得着一班纯净、公义的人,乃是要得着一班充满祂,在祂里面建造起来的人。撒但进来,藉着罪、世界和己,破坏了神的工作。因此,我们若要在神的生命里长大,就必须恨恶罪、弃绝世界并否认己。对付罪的目的,不是仅仅对付罪的本身,乃是消除撒但对生命长大的拦阻。罪得赦免还是次要的,脱离罪的拦阻,使我们得以在神的生命中长大,才是主要的。如果你犯了罪,只要你悔改,并且愿意与主一同往前,神必定因着基督的救赎,赦免你的罪;你无需挂虑。神的目的不是仅仅赦免你的罪,更是要带你往前,使你在祂的生命中长大。我们都是人,很容易落在罪中。但只要我们愿意在生命中长大,神自然会顾到我们的罪,用耶稣的血洁净我们。然而,我们若不愿意长大,却求神赦免我们的罪,神也必定按着祂的信实赦免我们,但我们并不能完成神的定旨。仅仅在消极一面得着赦罪,并不能完成神的定旨。我们还需要长大,并进入安息日的安息。

贰陆 为着进入千年国所需要的生活和工作


 我很喜欢马太二十四章和二十五章所给我们的图画。我们在上一篇信息指出,二十四章四十至四十一节说到两个活着的人,二十五章一至四节说到十个死了的人。两个活着的人,一个被取去,一个被撇下;十个死了的人,有五个被接纳,有五个暂时被弃绝。得救的人不会被神永远弃绝,但也许会在一个时期内被神弃绝,正如作父母的安排了特别的餐宴,来奖励成绩优异的子女,而成绩不好的孩子就不准与成绩好的兄弟姊妹一同参加。作父母的不会永远弃绝他们不好的孩子,只是一时的不理而已。如果我们相信马太一章,我们也必须相信马太二十四、二十五章。我们不该只选喜欢的经节,而不要不喜欢的经节。二十四、二十五两章,对我们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二十五章包含两个与我们有关的比喻─十个童女的比喻和银子的比喻。十个童女的比喻,描述我们该有的生活;银子的比喻,描绘我们该有的工作。我们的生活必须是精明童女所过的生活,我们的工作必须是忠信奴仆所作的工作。在十个童女的比喻里,我们看见我们需要过一种儆醒的生活,就是一直背负着见证,走出这个世界去迎见主的生活。这个比喻也启示,我们不仅需要让我们的灵被神的灵点亮,也需要使我们的器皿,就是我们的魂,因赐生命之灵额外的一分而变化。

 不仅如此,银子的比喻启示,我们的工作必须是忠信奴仆所作的工,运用主所给的恩赐为主作买卖,为祂的经纶赚取利益。根据马太福音所启示的,我们要得着要来千年国里安息日的安息为奖赏,必须有这样儆醒的生活和忠信的工作。这与单单因相信主而得享救恩的安息,是不同的。

 一 按才干分给银子

 我们不仅因着重生得着神的生命,而成为神的儿女,也得着才干,能作主的奴仆服事主。从银子的比喻中,我们看见银子是按着奴仆的才干赐给的。『按照各人的才干,个别的给了一个五他连得银子,一个二他连得,一个一他连得。』(太二五15。)我们都有一点才干,我们所得的恩赐(银子)就是按着这才干分给的。使徒保罗很有才干,所以他得的恩赐多。倪柝声弟兄也很有才干,所以他得的恩赐也多。然而,我们一切天然的才干都必须藉着基督的死受对付,好被带到复活里与主给的恩赐合作。我们天然的才干,往往拦阻我们在主手中的用处。在主的工作中,只有复活的(不是天然的)才干,才配得上主所给的恩赐。

 二 对懒惰的警告

 我们都不可为自己找借口说,『赞美主,我没有什么才干,也没有什么恩赐给我,所以我没有什么可作的。』不论主给我们多少,或是五他连得银子,或是二他连得,或是一他连得,原则都是一样,就是必须为主另赚五他连得、二他连得、或一他连得。你若只得到一他连得,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而懒惰。根据这个比喻,最危险的是那领一他连得银子的,而不是那领受较多的。领一他连得银子的奴仆想要推诿,反而受了责备和惩罚。许多基要派的圣经学者,包括司可福(C. I. Scofield)都说,这个一他连得的奴仆是假基督徒。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曾指出,这些基要派的学者属于卡尔文派,非这么说不可,因为他们无法使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的教训,与圣经中类似这样的话一致。他们无法领会,为什么一个基督徒竟然还可能被扔在外面的黑暗里,因此他们只好说,这个领一他连得银子的懒惰奴仆是假信徒。卡尔文派没有看见奖赏和惩罚这件事。但圣经整个的启示,不仅给我们看见因信而得的永远救恩,也向我们揭示,根据行为而得的时代报应(或赏或罚)。时代的奖赏乃是在千年国里要来之安息日的安息。我们要进入这安息日的安息,就必须在因信而永远得救之后,过精明童女那样儆醒的生活,并作忠信的奴仆那样忠信的工作。不然,我们就会失去千年国里要来之安息日的安息,并会受一些惩治。

 三 恩典和责任

 卡尔文派强调一切都是恩典,亚米尼亚派则强调人要负责任。但按照圣经来看,神的恩典是为着叫人负责任。五旬节那天,彼得告诉众人说,『你们要得救,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徒二40。)彼得不是说,『你们当救自己。』这样的翻译是不对的。救自己的意思是说,你自己去作;得救的意思是说,另外有人为你作,但你必须让他作。主在拯救我们,但祂需要我们合作。譬如,一个母亲不会对孩子说,『你自己吃罢,』而是说,『让我喂你,不要淘气闭着嘴,张开嘴让我喂你,把食物吃下去。』救恩虽然完全是恩典的事,但我们必须愿意接受拯救,愿意相信主。我们若不愿相信主,即使全能的神也不能为我们作什么。愿意相信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对神拯救的合作。不论恩典多深远的临及我们,还必须我们愿意相信主,仰望祂,敞开自己接受祂的恩典,并让这恩典在我们身上作工。

 我们若只有才干,还不能为主作工。我们在才干之外,也从主得了恩赐。我们一旦得了恩赐,就必须运用这恩赐。惟有当我们运用恩赐时,才会赚得利益。利益是从神的恩典来的,恩典则是根据我们对恩赐的运用而来,根据我们尽功用和操练而来。我们若不运用恩赐,恩典就不来,因为恩典乃是根据我们的操练而来的。

 四 成熟和王权

 我们在生命中的长大,将会决定我们成熟的时间。我们若在生命中长大,又像精明的童女,有额外一分油预备在器皿里,并得着变化,我们就会早一点成熟。我们在生命中的长大,要决定我们能否早早成熟;而我们的工作、操练,以及我们对恩赐的运用,乃要决定我们能否有分于主的王权。主对那领五他连得银子的奴仆说,『好,良善又忠信的奴仆,你在不多的事上既是忠信的,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二五21。)这就是与主耶稣一同作王,同享千年国里真正的安息。根据路加十九章十七节,主说,『好,良善的奴仆,你在最小的事上既是忠信的,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在千年国里,有人管十座城,有人管五座城。(19。)将来你有可能不只作一座城的市长,更是作十座城的总督。虽然我们不清楚其中一切的细节,但是无人能辩驳这里的原则。

 这两个比喻,只给了我们原则,而启示录二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则给我们看见细节。这两节告诉我们:『得胜的,又守住我的工作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地上列国,实在需要我们来管治。当主耶稣回来时,祂要分派我们管理列国。那时候,人就不再胡言乱语,个个都说适当的话,因为他们在正确的管理之下。谁管理他们?乃是我们这些曾经受过训练的人。你想今天的统治者都是适当的人吗?他们有些是抽烟、喝酒、赌博的人。他们怎能作适当的管治者?全地都在等候、叹息,盼望从不正确的管辖中得释放。主耶稣回来的时候,就是全地从那种管辖得释放的时候。主耶稣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因为我们还未训练好。若是主今天回来,祂能派谁管理列国?

 马太二十五章的『银子』等于书信里的『恩赐』。保罗告诉提摩太,要他里面神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提后一6。)在生命一面,我们需要长大;在工作一面,我们需要运用恩赐。十个童女的比喻,启示我们需要接受赐生命之灵的变化;银子的比喻,启示我们需要正确运用属灵的恩赐。我们都需要靠着在我们器皿里额外一分的油,而得着变化;我们也都需要运用我们的恩赐,为主赚得利益。我们需要一面长大,一面也为着神的经纶赚取利益。我们的长大,决定我们成熟的时间,而我们对恩赐的运用,则决定我们在千年国里,与基督同享的地位。我们若不成熟并运用恩赐,就会错过早期的被提,也不能享受与基督一同作王。马太二十五章题到『主人的快乐』;(21,23;)这快乐无疑就是要来国度时期之安息日里的安息。

 五 懒惰奴仆所受的惩罚─要来国度时代里的管教

 领一他连得银子的懒惰奴仆,不仅失去在千年国里与基督一同作王的享受,也要受一些痛苦。若是没有受苦这回事,就不会题到『哀哭切齿』,(30,)这是受惩罚的记号。这不是永远的灭亡,乃是我们父神智慧的管教。

 召会时代和国度时代,都是神成就祂定旨的时期。直到千年国末了,神全部的计划才完成。因此,神给我们的对付与管教,不必一定是在召会时代,也可能是有智慧的在要来的国度时代。到千年国的末了,神永远的定旨完成了,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也带进来了,那时神就不再需要施行对付和管教了。我一再重复这一点,因为很多基督徒有错误的观念,以为只要主一回来,我们一复活,什么就都好了,所有的基督徒都可以在千年国里作王了。我们能否在千年国里与基督一同掌权,乃在于我们今天如何。我们的主有祂主宰的权柄,祂有办法叫我们成熟。我们今世若不成熟,祂会负责使我们在来世成熟。

 六 需要付代价

 那些愚拙的童女发现她们缺油的时候,她们必须自己付代价买油。(8~9。)救恩是白得的,但变化却不是白得的;我们必须出代价。我们今天若不出,将来也得出;没有人能替我们出。根据十个童女的比喻,即使主回来了,我们复活了,愚拙的童女仍然要出代价,去买那在她们器皿里额外的油。这并非像卡尔文派所说,精明的童女是得救的人,愚拙的是假基督徒。这是一种逃避的讲法。我们必须严肃的来看马太二十五章。今天在召会时代,如果我们不出代价买油,将来主回来,我们复活之后,仍然必须出代价去买油。这是一个原则;这不是我的观念或我的教训,乃是圣经纯净话语的启示。许多基督徒照着自己的选择和喜好挑选经节,只选那些合乎他们天然观念的经节,而不敢去摸马太二十五章里的经节。这是何等破坏人!他们是自欺欺人。精明的童女和忠信的奴仆要进入一个安息日的安息,比我们今天所知道之安息日的安息更好。我们今天在召会时代虽然在享受美好的安息日,但还比不上要来国度时代里的安息日。进来享受主的快乐,就是在千年国里与主一同进入安息日的安息。当主看着所有的得胜者,祂就满足了,也进入了祂安息日的安息。我们若是在得胜者之中,就也要与祂一同进入那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