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三)
总纲目




拾贰 安息日之安息的逐渐发展
拾叁 生长的安息与成熟的安息
拾肆 正确长大的赏赐

 感谢主,祂给我们看见了关于安息日的安息这件事。神绝不能在天上得到完满的安息,因为天上不是祂永远定旨得着完成的地方。神完满的安息乃是在地上,在人身上。不管天使多么美妙高超,神的安息并不在于天上的天使,祂乃是在地上的人身上得着安息。因此,主耶稣教导我们祷告说,『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圣经启示,神至终要在地上所有蒙救赎之人的活组成身上得着完全的安息。

拾贰 安息日之安息的逐渐发展


 安息日的安息,是从创世记二章逐渐发展的。在创世记二章我们看见,当神在地上得着一个具有祂形像彰显祂,并有祂权柄代表祂的人之后,神立即就有了第一个安息日。神在地上得着一个人有祂的形像,也有祂的管治权之后,神立即就安息了。那是第一个安息。神的第二个安息乃是在以色列人身上。当他们得了迦南美地,并在其上建立了圣殿,神的荣耀就充满了那殿,那时神就在地上得着第二次的安息。在美地上充满神荣耀的圣殿,表征神在地上得着一班人作祂的居所,使祂能住在其中,得着彰显,并施行祂的管治权。这是神在地上在人身上所得第二次的安息。因此,在旧约圣经中有两个突出的记载,一个在创世记二章,一个在王上八章,都是说到神的安息。

 我们在上一篇信息看过,当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祂也是神的安息。在主耶稣之后,召会乃是神安息日的安息。基督是头,召会是身体。在行传二章我们看见,当五旬节那天,神的荣耀又一次充满了殿,神又一次在地上得到人作祂的居所,而得了安息。我们可以说这是第三次的安息。神曾在地上得着一个人。祂虽然在挪亚、亚伯拉罕、甚至主耶稣身上有所得着,但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专特的来看三个主要的安息:在人受造有神的形像,并有神的管治权之后的第一次安息;当圣殿在地上得以建立,且充满神荣耀时的第二次安息;当召会,就是新人,由一些有神形像的人建造而成时的第三次安息。

 头两次安息,就是在人被造后的安息,以及圣殿建成之后的安息,都是图画,不是真正的安息。神在地上得着人而有第一个真正的安息,乃是召会的建造。召会不是安息日之安息的预像,而是安息的实际。在亚当身上所得的安息和圣殿建立时所得的安息,都不过是预表,但召会建造所得的安息不是预表,乃是应验。

 神作事总是逐步的。这可以从创世记一章里神的创造看出来。神为什么不在一天之内把万有造齐?祂只要几分钟就能完成一切。第一天,神只吩咐光照出来,第二天祂只造出天空。假如那个时候我们在那里,我们可能忍耐不住,而催促神说,『神阿,光有了,我们还要空气。』我们有时候比神还快。但是神的作为常和我们相反;祂作事总是逐步的。到有一天,神成了一个人,将祂自己种在人里面;这人经过死而复活之后,就产生了召会。但神不是把事情一次永远的作成。神虽然已经把祂自己当作种子撒在我们里面,但还没有到收成的时候。我们今天所得到的、所据有的、所获得的,都是种子,而不是收成。神是极有忍耐的。神虽然在两千年前撒了种子,但祂不是在那时就一次永远的作成一切的工。当神把祂自己种在人里面时,一个奇妙的时代,就是新约的时代开始了。在主耶稣来之前,神从来没有把自己种到人里面。亚当和以色列人都是预表。神从来没有把自己种在亚当这块土里,也没有种在以色列人这块土里,因他们都是预表而已。只有召会才是真土壤,让神把自己种进去。

 请看看种子生长的自然律。你若把种子种到土里,当然不会盼望明天就有收成;连磨菇都不会长得那么快。最好的收成,总是需要最长的时间。根据天然定律,生命是要时间长大的,并且最高的生命需要最多的时间长大。一只狗不到一年即可长大成熟,但一个人最少也要十八年才能长大成人。作父母的绝不会希望儿女的长成像狗那么快。然而所有作牧师传道的人都在作梦,以为基督徒能在一夜之间长成。我们需要时间长大,需要时间成熟。

拾叁 生长的安息与成熟的安息


 神把自己种在一部分人类里面,他们就成为召会,其中包括一切接受了主耶稣的人。但问题是我们接受了主耶稣之后,如何让主在我们里面生长?在马太十三章撒种者的比喻里,我们看见四种土地。虽然每一种土地都接受了同样的种子,但长出来的结果却各有不同。你重生了吗?你接受主耶稣了吗?但是结果如何?这一点是今天许多基督徒最忽略的。不错,召会生活是神安息日的安息,但这还不是成熟的安息。召会生活固然好,但还不是全然好,好得还不够。就着种子而言,召会生活虽然很美好,但是还没有到收成的时候。今天召会生活中的确有神的安息,但这安息还不完全,还不成熟。因此,这安息需要有另一个时期,就是主耶稣再来时的收成时期。当主耶稣第二次来时,那就是收成时期。看见庄稼成长固然欢喜,但是收成更令人欢喜。毫无疑问,在召会生活中神的确有真安息,因为神已经把祂自己当作种子,种在召会这块田里,而这块田正在生长。然而,我们必须记住,我们还没有到收成的时候。当收成的时候来到,你是否已经成熟?你若问农夫,他们会告诉你,在收割的时候,有的庄稼还没有成熟。今天在召会生活中的安息虽然是真安息,但还不是成熟的、完全的安息。那个安息乃是在下一个时代才有的。在林前三章我们看见庄稼的生长,在启示录十四章我们看见庄稼的收割。

 我们都能在生长的安息里,但将来我们是否也在收成的安息里,完全在于我们的成熟。你看现在的情形,有成百万得救的基督徒,但只有很少数的人进到召会生活中,享受基督的丰富。这安息原是为着所有基督徒的,但他们并没有全都进入其中。希伯来书就是为此缘故而写的。写希伯来书的目的,乃是要鼓励已经得救的人不可放弃召会生活,乃要努力、奋勉、并殷勤的进入其中,因为召会生活乃是今天安息日的安息。这个安息日的安息,是不可能在任何宗教、组织、或自由团体中寻到的。今天这生长中的安息,乃是真正有基督丰富的召会生活;所有的真基督徒都当放胆、竭力的进入这安息。他们若不竭力,就会失去目标,如同当初大部分出了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样。至少有两百万出了埃及的以色列人倒毙在旷野,只有极少数人进入了安息。这是一个预表。今天在召会时代,这个预表已经应验了。虽然有成百万的基督徒得救了,但是他们在那里?他们或是仍旧留在埃及,或是在旷野飘流。在写希伯来书的时候,希伯来信徒正在一种危险的光景中,很可能成为另一批飘流在旷野,末了倒毙的百姓。因此,希伯来书就来鼓励他们,要竭力进入现今的安息日之安息里。今天的基督徒,何等需要这种鼓励!

拾肆 正确长大的赏赐


 我们今天是在召会生活这个生长的安息里,但问题是我们如何长。我们长得正常、适当吗?我们是否继续不断的,与主的恩典合作而长大?我们如何在这生长的安息里长大,要决定我们是否有分于下一个安息。实际的说,下一时代的安息乃是给在现今的安息里有正确长大之人的奖赏。下一个安息,也是成熟的安息,乃是赐给那些在今天生长的安息中,一直正确长大之人的实际而真实的赏赐。换句话说,你若在这生长的安息中没有好好的长大,就会失去下一个安息,就是失去成熟的安息。这里的思想乃是出于神的智慧
,非常的合逻辑。神是有智慧的,祂用要来的安息作为赏赐,鼓励我们享受当前的安息。我们若丢失了当前的安息,也必定失去要来的安息。

 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来看保罗在林前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的话。二十四节说,『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应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这里所说的『得着』,不是指得着救恩,因为我们已经得着救恩了。这里的『得着』乃是指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华冠,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华冠。』(25。)这一节的华冠乃是跑完赛程的赏赐、奖赏。二十六至二十七节继续说,『所以我这样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这样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乃是痛击己身,叫身为奴,免得我传给别人,自己反不蒙称许。』二十七节所题的不蒙称许,不是指从救恩中被弃绝,乃是指失去了奖赏。林前十章一节是接续九章的思路的。(圣经原文没有章节之分。)十章五节说,『但他们大多数的人,神并不喜悦,因此他们倒毙在旷野。』这一节用『但』这个重要的字起头。就某种意义说,所有的以色列人当时都在赛跑。当他们出埃及、过红海时,他们都是在赛跑,但他们中间很多人半途而废。在保罗所描绘的这幅图画中,我们看见他也在赛跑,惟恐自己不蒙称许,而失去奖赏。这是什么意思?简单的说,就是失去要来千年国的安息。

 我们智慧的父,以要来千年国的安息作我们的鼓励,好叫我们今天能正确的奔跑赛程。你跑得如何?不要草率的奔跑;你若跑得不好,可能就成熟得也不好。你现今可能在召会生活中享受今天的安息,也就是生长的安息,但你会在下一个安息,就是成熟的安息中吗?在这事上,我们都必须谨慎。当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就是在他早期尽职时,他就在奔跑赛程,但他还不确定将来必会得着奖赏。

 我们在保罗尽职事后期所写的腓立比书中,可以看到同样的思想。腓立比三章十二节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或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取得基督耶稣所以取得我的。』保罗的意思是说,基督为着某些事物已经取得他,但是他尚未取得基督所以取得他的。基督已经得着我们,目的是要我们赢得祂;我们现今就在赢得祂的路程上。我们完全赢得基督了吗?不,我们并没有完全赢得祂。祂已得到了我们,使我们能完全赢得祂。甚至当保罗在写腓立比书时,他仍然在这路程上奔跑,尚未完全赢得基督。保罗在十三至十四节继续说,『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取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召我向上去得的奖赏。』十四节里的,『召我向上』,是指神从上头、从诸天之上的呼召;因此,这里所说的呼召就等于神在基督耶稣里属天的呼召。在这两节里,我们看见保罗还在竭力追求。甚至在保罗写腓立比书时,他还没有把握是否赢得了奖赏。

 但是到保罗写提摩太书时,他有把握得着奖赏。提后四章六至八节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主,那公义的审判者,在那日要赏赐我的;不但赏赐我,也赏赐凡爱祂显现的人。』这些话是保罗在殉道前不久写的。我们能否在我们一生的末了,也说这样的话?我们是否也能说,我们已经打过了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当守的信仰,并且有公义的冠冕为我们存留?在此不是说恩典的冠冕,乃是说公义的冠冕。保罗知道,主这位公义的审判者,在那日要按照祂的公义,将公义的冠冕赏赐给他。这里的『那日』是指什么?就是指在来世要来的安息,也就是那成熟的安息。保罗说,这个冠冕不但赏赐他,也赏赐凡爱慕主显现的人。

 今天我们长得如何?跑得如何?这些问题的答案,要决定我们的将来。你在千年国期间,是否在成熟的安息里?很多基督徒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只要他们得救了,就可以有分于千年国。从前我多年受这种的教导,但经过进一步查考圣经,我发现这个观念并不准确。得救是藉着信,但要与主一同作王一千年并不是救恩的事,乃是奖赏的事,这奖赏鼓励我们好好奔跑路程。在此可以看出父神的智慧。

 召会生活岂不是今天的安息日?是的,赞美主,召会生活乃是生长中的安息,要引领我们进入成熟的安息。但我们能否有分于那要来的、成熟的安息,乃在于我们今天如何长大。这是非常合逻辑的。我们的父非常有智慧。甚至地上的父亲也会告诉儿女说,『孩子,这个学期你若好好读书,通过期末考,你一定会得着很大的奖品。但是你如果不及格,就要受罚;我要把你关在黑屋子里。当你坐在黑屋子里,你的兄弟姊妹却要因为通过了考试,而享受特别的奖品,并得着一整天的休息。』我知道有些作父亲的,就是这样对待儿女。也许一位父亲有五个儿女,一个得到头奖,另一个得到二等奖,第三个勉强及格,得到最小的奖,还有两个顽皮的没有通过期末考,因此被关在黑屋子里。这个父亲岂不是很好,很智慧,很公正,也很慈爱吗?当然是,因为他鼓励他的儿女都努力。我们天上的父,在新约里也是这样实行。我们的父有爱,有智慧,知道怎样鼓励祂的儿女长大。在新约圣经中,有很多经节说到这事,我们在往后的信息还要再讲论。

 保罗虽是使徒,但他仍在奔跑赛程。他虽然非常忠信,为主作了奇妙超越的工作,但他仍然战兢恐惧,惟恐自己不蒙称许。你以为保罗是怕自己失丧吗?不。我们曾经说过,不蒙称许的意思不是指失丧,乃是指失去奖赏。甚至在保罗写腓立比书时,他还没有把握一定能得着奖赏。乃是在他一生的最末了,当他快要殉道时,他才宣告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惟有在那个时候,他才有把握这么说。我们必须特别注意这些经节。但是很少基督徒留意这些经节,他们只喜欢那些属灵的『糖果』。我请求你们,把哥林多前书、腓立比书、提摩太后书这几处经节,一再的研读并祷告,直到你们进到这些话里面,并且得到完全的光照。这些经节看起来虽然不是那么甘甜,却是富有滋养,是真正的健康食品。一面说,我们都该兴奋,因为我们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乃是在生长的安息里,享受基督的丰富。但另一面说,我们必须留意我们如何长大,奔跑赛程并争战,因为那会决定我们能否有分于要来的安息,也就是成熟的安息。但愿主的恩典,在这件事上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