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圣别人的与被圣别的
总纲目




壹 圣别人的
 一 成为肉体的神子
 二 钉十字架、复活、得荣、被高举的人子
 三 所产生之神的长子
贰 被圣别的
 一 与神的关系得着平息的罪人
 二 受死所害而得释放的人
 三 所生出之神的众子
叁 得以圣别
 一 分别众子归神
 二 变化他们的所是
 三 将他们模成长子的形像
 四 使他们为神的荣耀所荣耀
肆 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圣别这件事。没有一卷书讲圣别像希伯来书讲得这么多。圣别是绝对要紧的,因为非圣别就不能活在神面前。十二章十四节告诉我们,非圣别没有人能见主。然而,圣别是极难解释的。为了要明白圣别是什么,我们需要稍微看一点基督徒各种学派对圣别讲法的背景。圣经中无论旧约或新约,对圣别都有很充分的启示,但以后这个启示几乎丢失了。从改教的时候起,神开始恢复祂一切的真理。神所恢复的第一个真理是因信称义。你若读召会近五百年的历史,就知道神恢复了称义之后,接着就恢复了圣别。但是圣别并不像称义恢复得那样清楚;而称义虽然恢复得很清楚,但是还不够完全,只不过恢复了客观的一面,并没有恢复主观的一面。这一点我们曾在罗马书生命读经里看过了。因信称义恢复之后,接着就恢复了圣别,但恢复得并不全然准确。

 我们说不出来谁是第一个被神用来恢复圣别的。但根据恢复的历史,我们知道在十八世纪,神曾用过一班牛津大学的学生,(其中有韦斯利约翰、韦斯利查理、和怀特腓乔治等人,)这班青年人开始了一个聚会。神藉着新生铎夫所领导的摩尔维亚弟兄们,给韦斯利约翰很大的帮助,而兴起了他。摩尔维亚弟兄们帮助韦斯利约翰清楚得救。当韦斯利约翰被邀请到美国去传道的时候,他还不清楚自己得救了没有。他乃是在去美国的途中,在船上遇到了一批摩尔维亚的弟兄们,而在这事上得了帮助。在美国逗留了一些日子后,他返回欧洲并访问波希米亚,就是新生铎夫等人开始实行召会生活的地方。在那里他从弟兄们得到极大的帮助。在他的著作中,曾有一次说到,如果不是为着对英国有负担,他会终生留在波希米亚。对他来说,那个地方就是神的居所。然而,因着对英国的负担,他回国了。从历史上我们得知,韦斯利约翰所带进的复兴曾使英国免去一次革命。我题这一点,乃是要指出韦斯利约翰传道影响之大。

 这些牛津大学的学生,包括韦斯利约翰和怀特腓乔治等人,立了一些规条,用以克制、改良自己的行为。他们用这些规律严格的克制自己。韦斯利约翰和其它人谨守这些规律,好过规矩的生活。他们认为这样的生活是圣别的。这种圣别就是韦斯利派所实行『无罪的完全』。今日拿撒勒人会、神的教会、和神召会等宗派,就是实行这种圣别,与韦斯利派属同一学派。

 到了十九世纪初期,在达秘带领之下的弟兄们被兴起来。他们从圣经里给我们看见,圣别并不是无罪的完全。他们用马太二十三章十七节给我们看见,殿如何叫金子成圣。叫金子成圣的乃是殿。他们的教师指出,在市场上的金子虽然没有罪,却是不圣别的;只有献给神并放在圣殿里的金子,才是圣别的。他们这种论据非常有力,无人能驳倒他们。不仅如此,他们又用马太二十三章二十节给我们看见,根据主耶稣所说的话,叫祭牲圣别的乃是坛。他们说,在圈中的牛或羊并没罪,可说相当的完全,但仍然是凡俗的。直等到牛羊在坛上献给神,那时才成为圣别的。弟兄们在道理上驳倒了圣别是无罪的完全这种说法,并且证明这种说法没有圣经根据,不过是人对圣别的天然观念。

 这些弟兄们素来以道理辩论著称,他们又以提前四章四、五两节指出,食物是因着圣徒的祷告成为圣别。食物在市场上的时候,是凡俗的。食物本身可能没有毛病,也没有罪,却是凡俗的。然而,当这食物放在圣徒的餐桌上,并且经过圣徒的祷告之后,就因着圣徒的祷告成为圣别了。根据这些经节,他们的圣经教师就说,圣别的意思乃是指地位的改变。他们说,圣别完全是地位的问题。譬如,在店铺里的金子是凡俗的,但被放在圣殿里就是圣别的,因为金子的地位改变了。照样,羊在圈里的时候是凡俗的,但放在坛上就是圣别的。在市场上的食物也是凡俗的,但经过圣徒祷告之后便圣别了。因此,弟兄们在这些经节的亮光中,教导人说圣别是指地位的改变。我们原先的地位是属世的,一点也不为着神;但是当我们被分别出来归给神之后,我们的地位改变了,因此我们也就圣别了。

 弟兄们的这种教训是完全正确的。多年前,我们研读过关于圣别的各种不同学派,就赞同弟兄们的讲法。我们看见无罪的完全不是真正的圣别。然而,当我们研读新约后,就发现圣别(holiness)或得以圣别(sanctification)不仅是地位的问题,也是性质的问题。得以圣别不仅是地位上的更动,也是性质上的改变。根据圣殿叫金子得以圣别,坛叫祭物得以圣别,圣徒的祷告叫食物得以圣别这些经节,毫无疑问,得以圣别有地位一面的讲究。但是我们也需要来看罗马六章所说的得以圣别;按原文,这辞在罗马六章用过两次。(19,22。)圣别(holiness)和得以圣别(sanctification)二者有些不同,因为圣别不包括经历,而得以圣别却含有经历的意思。你若读罗马六章,就会看出那里不是说到地位,乃是说到性质。得以圣别不仅摸着我们的地位,乃是更深入的摸着我们的性质。

 希伯来二章也像罗马六章一样,说到圣别时,主要的是指神的神圣性情。得以圣别乃是藉着神将祂神圣的性情分赐到我们里面,而将神的圣别作到我们里面。所以这里不是指地位上的得以圣别,乃是指性质上的得以圣别。在这得以圣别的事上,基督这赐生命的灵,正在将神的神圣性情浸透我们这人里面的每一部分,就是把神的圣别作到我们全人里面。我们可称之为性质上的得以圣别。

 我们来看希伯来二章十一节:『因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出于一』是指地位上的,还是指性质上的?毫无疑问,『那圣别人的』就是基督,而『那些被圣别的』乃是我们。因此基督和我们都是出于一。这意思是说,基督那使人圣别的,和我们这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个源头,一位父。这源头当然不是指地位说的,而是指性情、性质说的。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个源头,一位父。父是那圣别人者的源头,也是那些被圣别者的源头。这不是地位问题,乃是性质问题。

 十一节下半说,『因这缘故,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因这缘故』是指什么?这缘故乃是因祂和我们是出于同一位父,同一个源头。因这缘故,祂称我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

 在美国很多人喜欢狗,但你肯不肯称狗为你的弟兄?你会不会对狗说,『亲爱的弟兄,我爱你。』当然不会。没有一个人会称狗为弟兄,这样作太羞耻了。我们没有四条腿和一条尾巴;我们乃是人。我们也不会随便称一个人为弟兄,除非他和我们出于同一个源头,我们才称他为弟兄而不以为耻。照样,基督称我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因为祂和我们是出于同一位父,同一个源头。结果,祂与我们有同一生命,同一性情,并同一性质。藉这一节经文,我们可以看见圣别不是无罪的完全,也不是仅仅地位的更动;圣别比这些更深更高,乃是性质的改变。

 我们已经看过,在基督徒中间对圣别或得以圣别有三种不同的学派。第一种说圣别是无罪的完全。这是完全不合乎圣经的;这样的教训是没有圣经根据的。第二种主张圣别是地位上的。这种说法有很强的圣经根据,但并未包含圣经中有关圣别、得以圣别的每一点。圣经所说的圣别、得以圣别,乃是包括性质的变化和地位的更动。希伯来二章是重在性质的一面,不是重在地位的一面。二章十一节里的圣别与地位无关,而与性质、性情和源头有关。

 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因这缘故,祂称我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反倒以为荣耀,因为祂和我们乃是出于同一个源头。祂是从父来的,我们也是出于父的。我们可以对主说,『哦,主耶稣,你有父的生命,我们也有。你有父的神圣性情,我们也有。我们是你的弟兄。主,我们和你都是出于同一个源头。』

 这就是罗马六章和希伯来二章里,关于在性质一面得以圣别的基本观念。

壹 圣别人的


 一 成为肉体的神子

 谁是那圣别人的?那圣别人的,乃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子在成为肉体以前,还在原初的状态中时,就不能圣别我们。但今天这位圣别我们的,不仅是神的儿子,更是神的儿子成为肉体。祂若从来没有成为肉体,就绝不能圣别我们。我很强的这样说。纵然祂能照着你的想法圣别你,祂却不能照着神的经纶圣别你。

 二 钉十字架、复活、得荣、被高举的人子

 基督作为成为肉体的一位,乃是人子;这位人子还不能圣别我们,直到祂经过了钉十字架、复活、得荣、并被高举这些过程,祂才合格作那圣别我们的。这位成为肉体的神子,必须经过死与复活,使祂的人性由神而生,并使祂得着荣耀,而被高举,祂才得着那圣别人者的地位。

 三 所产生之神的长子

 为要成为圣别人的,基督必须产生为神的长子。(来一6。)在耶稣基督复活以前,神没有长子,只有独生子。长子与独生子有什么分别?基督是独生子,没有人性,只有神性。祂成为肉体时,穿上了人性。祂在地上三十三年半的人生,乃是过渡时期。一面,祂还是神的独生子;另一面,祂也穿上了人性。祂里面的神性是神的儿子,但祂的人性却不是神的儿子。所以,在那三十三年半里,耶稣是很奇特的。祂一面有神性,是神的儿子;另一面也有人性,而这部分却不是神的儿子。祂人性的部分还没有由神而生。照着祂的神性,祂是神的儿子。但是在祂复活以前,祂人性的部分还没有由神而生。祂必须经过死与复活,好叫祂的人性部分由神所生。诗篇二篇七节是这事很强的根据:『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这处经节的预言,应验在主复活之日。行传十三章三十三节说到基督的复活时,引用诗篇二篇七节,证明这事。基督复活的那日,才在祂的人性里生为神的儿子。然后祂就成为神的长子。现今祂是长子,兼有神性与人性。基督作为神的独生子,并不具有人性。祂成为肉体来到地上后,就有了人性;但是在那三十三年半之中,祂的人性还没有由神而生。乃是藉着祂的复活,祂的人性部分才为神所生。藉这出生,祂就成为神的长子。神的独生子只有神性而没有人性;但耶稣如今乃是神的长子,兼有神人二性。这不是一件小事,乃是一件大事。

 让我问你,你是神的儿子吗?你若说是,我就再问你,你是神那一种的儿子?你是像神的长子,还是像神的独生子?我们要回答说,我们是像神的长子一样,因为我们作神的儿子,兼有神的性情和人的性情。我们作神的儿子,是以长子为依据,而不是以独生子为依据。

 现在我们就能够明白,为什么神的独生子不能圣别我们,只有神的长子才能圣别我们。长子之所以能圣别我们,是因为祂与我们一样有两种性情,也因为我们与祂有同样的性情。这位圣别我们的,不仅是神的独生子,也是那位兼有神、人二性之神的长子。因为祂与我们有同样的两种性情,所以祂能圣别我们。惟有当长子产生出来以后,那圣别人的才能就职,来执行圣别人的工作。这意思是说,祂必须经过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得荣耀、被高举等等过程,然后才成为神的长子。换句话说,神的长子产生出来了。祂就是那圣别我们的。祂够资格作那圣别我们的,而我们也能成为那些被圣别的。

 那圣别人的,是基督,是神的长子;那些被圣别的,是信基督的人,是神的许多儿子。神的长子和祂许多的儿子,都在复活里为同一位父神所生,(徒十三33,彼前一3,)有同样神圣的生命和性情。因此,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

贰 被圣别的


 一 与神的关系得着平息的罪人

 毫无疑问,我们是那些被圣别的,也就是蒙基督在神面前成就了平息的罪人。(来二17。)我们原是罪人,与神之间有许多难处。这位圣别人的,怎能圣别那些与神有难处的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主耶稣为我们成就了平息。(17。)这是什么意思?简单的说,就是基督使神对我们的光景完全满意。虽然从前我们的确是与神有难处的一班人,但如今藉着基督成就了平息,我们与神就没有难处了。我们能放胆的宣告说,我们确实与神没有难处了。或许你觉得与神之间还有点难处。请你不要相信你的感觉。你的感觉不算数,神的话才算数。祂的话告诉我们,基督已经使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得着平息了。

 二 受死所害而得释放的人

 我们不仅是罪人需要与神平息,我们也是受死所害的人。我们的定命和目的地乃是死。但是我们已经从死的奴役中得释放了。(15。)阿利路亚!我们与神的关系得着平息,以及我们从死得到释放,这思想非常深。这两件事在希伯来二章很清楚的题到。我们与神的关系得了平息,我们也得了释放。我们这一班人已经与神毫无难处,并且不再因怕死而受挟于奴役。我们自由了,释放了,解脱了。我们是自由的人,谁能再奴役我们?很多人说美国是一块自由之土,实在说来,我们这班信主的人,才活在真正的自由之土。

 三 所生出之神的众子

 我们要成为那些被圣别的,还有另一个需要,就是被产生为神的众子。神许多的儿子必须生出来。在消极方面,基督已为我们的罪成就了平息,并且我们也已经从死的奴役中得了释放;在积极方面,我们必须被产生、生出为神的众子。神的圣别工作,意思就是神的长子在神的众子身上的工作。这也就是说,那圣别人的是神的长子,而那些被圣别的乃是神的众子。现今这位长子正作工在祂的众弟兄身上。主耶稣够资格作那圣别人的,因为祂是神的长子;我们也够资格作那些被圣别的,因为我们是神的众子。主耶稣经过了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得荣、以及被高举的种种过程之后,完全够资格成为神的长子。我们之所以够资格成为那些被圣别的,是因为基督已经为我们的罪成就了平息,我们也从死的奴役中得了释放,并且生为神的众子。如今祂和我们都够资格;祂够资格作那圣别人的,我们够资格作那些被圣别的。你知道你已够资格作被圣别的吗?在马路上的人不够资格,但藉着基督所成就的平息,并基督的复活,我们就完全够资格了。

叁 得以圣别


 一 分别众子归神

 得以圣别就是分别归神。(罗六19,22。)虽然在得救的那一天,我们都由神而生,但我们还没有完全分别归神。得以圣别就是继续这分别归神的工作。

 二 变化他们的所是

 其次,得以圣别的过程也是变化我们的所是。(林后三18。)这种变化不是地位上的,乃完全是性质上的。在这种变化里,我们藉着生命的元素,渐渐有新陈代谢的改变。这绝对不是外面的改变或调整,乃是里面藉着生命的元素而有新陈代谢的、生机的改变。

 三 将他们模成长子的形像

 变化的结果,至终乃是将我们模成祂的形像。(罗八29。)变化是把我们亚当的性情变化为基督的性情。模成乃是把我们这些神的众子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也是得以圣别之过程的一部分。

 四 使他们为神的荣耀所荣耀

 模成的工作是基于变化的工作,而结果是叫我们得荣耀。(罗八30,西三4。)在得以圣别的过程中,我们将要为神的荣耀所荣耀。关于这一点,在救恩的元帅那些信息中,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

 现在我们已经看见得以圣别是什么。得以圣别乃是将神所重生的众子分别归神,并用神圣生命的元素,新陈代谢并生机的变化他们,将他们模成祂的形像,至终叫他们为神的荣耀所荣耀。这就是性质上完全的得以圣别。

肆 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


 我们已经看见,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这就是说,双方都出自同一位父。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同为一位父所生。因为祂与我们是同一位父所生,所以我们是祂的众弟兄。我们与祂出自同一源头,有分于同一生命,同一性情。在这生命与性情里,我们如今都在祂圣别的工作之下;祂要变化我们,使我们脱去天然,并把我们模成祂的形像,使我们为神的荣耀所荣耀。这就是圣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