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前言
总纲目




壹 背景
 一 受信者是希伯来的信徒
 二 信主之后仍想持守犹太教
 三 受大祭司、撒都该人、法利赛人的逼迫
 四 本书为坚固他们对基督的信仰,警告他们不可偏离,倒要弃绝犹太宗教
贰 内容
 一 属天的基督,现在的基督,现今的基督,今日的基督
 二 连同一切属天的项目
叁 分段

 希伯来书是一卷既深奥又丰富的书。深奥在于其属天的观念,丰富在于其属天的产业。在希伯来书生命读经里,我们要来看希伯来书深奥的观念和属天的产业。我们需要进入这卷书的深处。

壹 背景


 我们若要深入希伯来书的观念和丰富,就必须了解这卷书写作的背景。这是很重要的。要得到有关希伯来书的资料实在不容易。这卷书既没有告诉我们著者是谁,也没有清楚题到谁是受信者。希伯来书和其它书信完全不同,可谓独具一格。其它的书信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谁是著者,谁是受信者。希伯来书却这样开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申言者,多分多方向列祖说话,就在这末后的日子,在子里面向我们说话。』(一1~2。)谁写了这卷书?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这卷书是谁写的。这卷书是写给谁的?圣经也没有告诉我们,这卷书是写给谁的,这完全是个奥秘。因这缘故,很少基督徒能读懂这卷书。

 希伯来书并不肤浅,乃是极其深奥的。所以,我再说,我们需要深入其中。不要光在表面浏览,乃要潜入深处,发掘其中的宝藏。你每读一节,都要读上下文。有时为着某一节,需要读好几章才可以。

 一 受信者是希伯来的信徒

 虽然希伯来书本身没有明言谁是受信者,但这卷书是写给希伯来信徒的。早期收集圣言经卷的圣徒,将这卷书标为『给希伯来人的书』;这实在很有意思。为什么说是写给『希伯来人』,而不是写给犹太人或以色列人?

 多年来,我对『希伯来人』这辞感到不解。我多方查考,想要知道这辞的意义,发现有几派不同的讲解。有一派说,希伯来人这辞是指闪的后代希伯的子孙。(创十21。)因为希伯这名的希腊文译音为希伯来,所以有些圣经学者认为希伯来人是希伯的子孙。我有一段时间接受这派的说法,但里面还是有疑问。以后我进一步研究,就无法赞同这一派,因为希伯不只有一个儿子。希伯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法勒,另一个是约坍,(创十25,)而亚伯拉罕是法勒的子孙。如果亚伯拉罕的后代是希伯儿子法勒的子孙,所以称为希伯来人,那么希伯另一个儿子约坍的后代,也应该称为希伯来人。所以这一派的说法是不合逻辑的。不仅如此,圣经告诉我们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以撒和以实玛利。如果亚伯拉罕的后代因为是希伯的子孙,所以称作希伯来人,那么所有的阿拉伯人既然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他们也就都该称作希伯来人。这实在太荒谬了!所以,这种说法并不合逻辑,是不可信也不可靠的。

 以后我继续研究,发现希伯来这辞第一次出现在创世记十四章十三节,亚伯拉罕要去争战,救他侄儿罗得的时候。那节经文说,『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亚伯拉罕是希伯来人。再经过多方研究,就发现『希伯来』字根的意思是『过去』,特别是指过河,从河这边过到河那边,从这一边过到那一边,所以希伯来人乃是过河的人。亚伯拉罕就是一个过河的人。他过了大河,(书二四2~3,)就是伯拉(今称幼发拉底)河。这条大河分开了亚伯拉罕蒙召以前所在的地方,和神呼召他进入的新地。

 亚伯拉罕生于迦勒底,就是古时的巴别,又称巴比伦。在迦勒底与迦南美地之间,有一条大河从北到南把两地隔开;这是很有意义的。神创造万物,包括地,都是为着成就祂的定旨。迦勒底之地后来成为属撒但鬼魔之地,各处遍满了偶像,完全被神的仇敌所占据,为那恶者所占有。所以神进来呼召亚伯拉罕离开那拜偶像之地,就是那被撒但所占据、占有、毒化、破坏并败坏之地。神只是呼召他出去,但没有告诉他要往那里去。(来十一8。)他每走一步都得仰望主,向主说,『主阿!我该往那里去?』亚伯拉罕知道他该从那里出来,却不知该往那里去。后来神把他带到那条大河,他就过了河。约书亚二十四章二至三节说,亚伯拉罕本来『住在大河那边』,是神把他『从大河那边带来,领他走遍迦南全地』。所以,希伯来人就是从水那边过来的人。

 现在我们能明白受浸的真义。为什么所有悔改的人都必须受浸?因为今天的世界已经被神的仇敌占据、占有、破坏并败坏了,不再适合于成就神的定旨。神的救恩不是仅仅救我们脱离火湖,神的救恩乃是要把我们从撒但所占有、败坏之地带出来。我们怎样才能出来?乃是藉着受浸。受浸的水就是一条大河,当你受完了浸,你就是在河的另一边。阿利路亚!我是一个从河那边过来的人。请问你今天还在河那边吗?你也许还在那边,但我是在河这边!我已经过了大河,我是一个希伯来人,是一个过河的人。弟兄姊妹,请问你是什么人?是美国人、中国人、英国人、德国人、纽西兰人、日本人、菲律宾人、墨西哥人吗?我们都必须宣告说,『我们是希伯来人!我们是地道的希伯来人!』我们不是犹太人,而是希伯来人。我们是真正的希伯来人,因为我们都已经过了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真正过河的人。

 我们看过,第一个过河的人,也是第一个希伯来人,就是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蒙了神的呼召,过了伯拉大河,进到一个地方,就是以后神建造圣殿的地方。亚伯拉罕进入之地,乃是美地,圣地,也是以后神建造祂家的地方。那里有神的家,神住在那里。那不是神的旅店,乃是祂在地上的居所。河那边满了偶像、属鬼的东西、和撒但一切的工作。河这边有神的殿,满了神的荣光。把这两边分开的,乃是一条大河。

 在亚伯拉罕之前已经有一个过了大水的人,就是挪亚。挪亚过了洪水。(彼前三20~21。)那洪水把他从老旧、弯曲、悖谬、邪恶的世代分别出来。洪水把他从鬼魔世界中分别出来,将他引进新地,在那里筑坛献祭。挪亚过了洪水,亚伯拉罕过了大河。在原则上,这两件事是一样的。

 亚伯拉罕的子孙又如何?以色列人过红海,在原则上也是一样。他们过了红海到了另一边,就唱歌跳舞。他们能说,『埃及阿,你在那边,我们却在这边!』他们到了另一边之后作什么呢?他们建造神的帐幕。四十年之久,他们不买卖,也不耕种。他们没有学校,没有教堂,没有神学院,也没有圣经学院。他们只有会幕,其它什么都没有。在红海的那边有什么?那边的一切,都是埃及的、属世的东西。

 我们都是从水那边过来的人。我们在这边作什么?过召会生活!我们都是过河的人,我们都是希伯来人!水把我们分开了。我们在这边作什么?我们所作的,乃是建造帐幕,就是今日的方舟。古代最早过河的挪亚,建造了方舟。摩西时代的希伯来人,建造了帐幕。如今我们这些今日的希伯来人,乃是建造召会。

 我们的神是『希伯来人的神』。你听见过『希伯来人的神』这个辞吗?我虽然研究圣经多年,但直到最近才看见,我们的神是『希伯来人的神』。多年来我知道,神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祂也是以色列人的神。但亚伯拉罕的神也是『希伯来人的神』。祂是那些过河之人的神。出埃及三章六节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神。』这话不是向法老说的,乃是向神的百姓以色列人说的。(15~16。)神对祂百姓说话时,自称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但是请注意,祂向法老说话时,就不是这样了。『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对他说,耶和华希伯来人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九1,13,七16。)当神向法老说话时,祂称自己是『希伯来人的神』。好像神说,『法老,你不知道我是希伯来人的神吗?我是一切过河之人的神。容我的百姓去,让他们过红海,好在旷野事奉我。法老,你可要知道我是希伯来人的神!』因为我们的神是『希伯来人的神』,所以我们也应该向世界宣告,我们的神是『希伯来人的神』,而我们是希伯来人,我们都已经过河了。我们就像挪亚、亚伯拉罕和以色列人一样,都已经过河了。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地渐渐变得老旧,神就藉着逾越节给他们一个新起头。(十二1~2。)神甚至更换了他们的历法,以圣历代替他们原来的民历。按他们一般的算法,逾越节是在第七个月,但神将该月改为正月,为那一年的新起头。这样,以色列民就成为新的、新鲜的。他们过河进到旷野,在那里乃是一班新的子民,在新样中建造神的帐幕。但四十年之后,他们又变为老旧,又需要再一次过河。第一次他们是过红海;第二次,他们是过约但河,进入迦南美地。过河是非常有意义的。以色列人进到美地,就建造神的殿。

 过了许多世代以后,以色列人又老旧了。他们被仇敌占有,甚至圣殿连同殿里的事奉也被仇敌所利用、占据、占有并毁坏。但出乎以色列人意料之外,施浸者约翰突然出现,吩咐他们悔改。(太三5~6。)施浸者约翰作了什么?他乃是帮助以色列人过河。他帮助他们脱离老旧,从老旧的、宗教的犹太境地里出来。他告诉他们必须过河,作个真希伯来人。对于那些悔改的法利赛人和犹太人,这才是受浸的真实意义。受浸乃是把他们从老宗教的境地里带出来,而把他们浸入一个新的范围里。受浸就是一个分开。他们受浸后就能说,『以前我们是在河那边,现在我们乃是在河这边了。』

 很少人对受浸有这样的认识。受浸使你成为真正的希伯来人,因为希伯来人就是过河的人。你过河了没有?你或者会说,『我在二十五年前已经过了受浸的水。』但我要问你,现在你怎样了?你还是新鲜的吗?就着道理说,我不教导你们去埋在水里,但就着经历说,我鼓励你们统统埋到水里。你得救受浸之后,就在旷野飘流多年,而变得老旧了。虽然你过了红海,现在你还必须过约但河。过河是极有意义的。我们再来看以色列人。第一次过红海,把他们从埃及地救出来。第二次过约但河,救他们脱离旷野飘流的生活,并将他们引进美地。基督教传统的教训是说,不可以多次受浸;并说,根据新约只可受浸一次。忘掉那些教训吧。这个次数是在于你实在的情形。如果你从未在撒但所占有的地方停留,你就一次都不必受浸。如果你一直活在诸天之上,你就根本不必受浸。但是你既堕落到埃及,当然就需要过红海。你过了红海之后,若是立即进入美地,你也不必过约但河。但你并没有立即进入美地。你在旷野飘流一段时间,使你变老旧了。因为你这么老旧,所以必须再过一条河才能进入美地。你需要过河。你读本篇信息时,如果感到自己仍然老旧,就需要像希伯来人一样得更新。你需要过河。

 启示录十五章二节有一个特别的海,就是搀杂着火的玻璃海。在这海里不仅有水也有火。神在堕落并被定罪的造物身上施行审判时,第一次是用水。创世记一章二节给我们看见,亚当以前的世界是用水审判的。挪亚时候的世界,同样是用水审判。水就是神的审判。神用洪水审判了挪亚的世代以后,就改用火而不用水审判。因此,所多玛和蛾摩拉是被火焚烧而不是被水毁灭。(十九24。)又如亚伦的两个儿子,拿答、亚比户也是受了火的审判。(利十1~2。)最后,所有消极的东西都要被扔在火湖里。(启二十14~15。)神是用水搀着火来审判堕落的受造之物、堕落的世界、以及堕落的人类。启示录十五章给我们看见搀着火的玻璃海的异象。最终,这个搀着火的玻璃海要总结于火湖。

 这个玻璃海是在神的宝座前。(四6。)在搀杂着火的玻璃海这个异象中,我们看见得胜者都站在海上。那班胜了神仇敌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这表征他们都是经过水的人,他们都过了海。他们是真正过河的人,是真正的希伯来人,直到永远。你在那里?我盼望你能说,你是站在玻璃海上。我们是希伯来人,我们过了海。我有把握说,我已经过了河,不在河那边了。先祖如何从那边过来,我也跟着过来。现今我是在玻璃海上,所有消极的东西,都在我的脚底下。得胜者要站在玻璃海上,正如以色列人过了红海站在岸边一样。以色列人过了红海之后,再回头看,就看见法老和他的军兵都被海水淹没了。我们也要像以色列人过了红海而唱摩西的歌(出十五1)一样,我们要唱羔羊的歌。(启十五3。)有一天我们都要站在玻璃海上,看见所有属世界的东西都在海下面。虽然我知道这是将来必成的事,但我巴望这事现在就成就,而我们都在玻璃海上。我们都是希伯来人,就是过了河的人。

 因为我们都是真希伯来人,所以希伯来书是为我们写的。不要以为只有犹太信徒才是希伯来人,我们也是希伯来人。我们既是希伯来人,这本奇妙的希伯来书就是为着我们的。只要你还是属世的,你就不够资格接受这卷书。只要你自认还是住在这世界中,这卷希伯来人的书就对你毫不相干。这书是专为希伯来人写的。因为我们是真希伯来人,圣经中最少有一卷是写给我们的。虽然我不是提摩太,也不是提多,但我是真正的希伯来人。我们都是希伯来人。何等感谢主,给了我们这么一卷又深奥、又丰富的书。没有别的书比希伯来书更深奥。神爱祂的希伯来人。我们都是过了河的人,也都站在玻璃海上。因着我们都过了河,所以我们都能明白这卷奇妙的书。我们的神竟然给我们写了这样一卷书。

 今天我们的美地不是迦南,乃是至圣所;我们现今是在至圣所里。过河引我们进入至圣所,就是我们的圣地。这圣地、至圣所在那里?一面是在诸天之上,一面也在我们灵里。在我们的灵与诸天之间,有一道天梯,就是人子基督;祂把我们的灵联于天,也把天带到我们灵里。在此我们有伯特利,就是神的家,(创二八10~22,)也有神的居所。(弗二22。)这就是召会生活,这就是我们的美地。

 我们来看帐幕。帐幕前面有一个洗濯盆,算是一个小小的海。(出三十18。)圣殿前面有一个铜海和十个洗濯盆。(王上七23,38。)不论在帐幕前的洗濯盆,或是圣殿前的铜海和十个洗濯盆,都表明所有神的子民必须经过水,才能进到至圣所。最后,启示录十五章告诉我们,在宇宙中神的殿前,有一个玻璃海。凡进到神面前的,都必先通过那个海。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我们既不在世界里也不在宗教里。我们不在犹太教里,不在天主教里,也不在更正教里;我们乃在至圣所里。我们是在神的居所,神的家里,而神的家不仅在诸天之上,也在我们灵里。基督就是天梯,把两下联起来。阿利路亚!在这里天向我们是敞开的。现在不仅希伯来书向我们是开启的,我们向希伯来书也是敞开的。我们现在就准备好,要来探测这卷书的丰富。

 二 信主之后仍想持守犹太教

 这卷书的受者希伯来人,已经相信了主,却仍想持守他们的犹太教。你是否也这样?你能否肯定的说你不是?我怕你还持守一些旧东西。你可能还抓住已往一些很好的经历,抓住那些不是美地的事物。从整个宇宙来看,迦南不过是一小片土地。你可以在千百万个地方,却不在那片地上。照样,你可能在千百万件事物之中,却不在正确的点上,那一点就是基督。只要你不是那样明确、绝对、全部的向着基督,你就仍旧持守着一些东西。我担心你们许多人,仍旧持守一些基督以外的东西。那些东西可能很好,甚至非常好,但不是基督。因此你需要再次过河。要过河,并被埋葬。

 三 受大祭司、撒都该人、法利赛人的逼迫

 主后六十三年,在耶路撒冷犹太教中,有一个大祭司亚拿尼亚,和撒都该人、法利赛人一同起来逼迫希伯来人。当时那些亲爱的希伯来人宝贵主耶稣,却又不愿意弃绝他们的老宗教。至终,主主宰的兴起环境,逼他们脱离。即使他们不想脱离,也被迫必须脱离。大祭司可能说,『你们若要留在我们这里,就必须像我们一样。不准作基督徒,只准作地道的犹太人。你们若要作基督徒,就出去!』

 有时候,我们也有同样的经历。一面我们很珍赏召会生活,但另一面又不愿意丢弃老旧的东西;我们仍旧留在老地方。一九二五年的秋冬两季,我的眼睛得开启,看见了召会。但是我没有爽爽快快的即刻跟从那个亮光,仍在犹豫不决。两年之后,原本和我一起聚会的圣徒起来对我说,『你若还想留在这里,就得照我们的样子,不准两样。你若不想照我们的样子,就请出去!』这反倒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叫我感谢不已。我出去了!

 有些圣徒看见基督的实际,也知道召会生活是对的,然而还有一个小小的『但是』。这个『但是』乃是狐狸尾巴。他们想要往前,别人却抓住他们的尾巴。他们要过召会生活,但有些事狡猾的抓住他们的尾巴。但是即使撒但自己也有一个限度,有一个底限。他只能抓住你的尾巴一段时间。总有一天,那些宗教徒会对你说,『你必须真的回转,不然我们就把你踢出去。你若和我们在一起,就必须像我们一样。如果不能一样,就出去罢!』

 那些希伯来的圣徒在这样的逼迫下真是受苦。犹太宗教徒抢夺了他们的家产,甚至威胁他们的性命。(来十34。)希伯来的信徒相当受搅扰。他们也许对自己说,『如果我们跟随基督是对的,神必定会祝福我们。但这逼迫既不是从罗马政府来的,也不是从异教徒来的,竟然是从神子民的圣议会来的。他们会错吗?可能是我们错了。』这些希伯来弟兄们受了搅扰,而开始徘徊。他们不能说彼得和保罗传讲、教导的有错,也不能说圣殿、圣所有错;他们左右为难,不能决定到底要往前,还是回头。希伯来书就是在这个关头写给他们的。

 四 本书为坚固他们对基督的信仰,警告他们不可偏离,倒要弃绝犹太宗教

 当他们处在这样的逼迫之下,并在这样的情形中,就有这卷希伯来书写给他们,以坚固他们对基督的信仰,警告他们不可偏离,倒要弃绝犹太宗教。这卷写给他们的书信,告诉他们只管往前去,不要徘徊,也不要退后。他们不该犹豫不决,而该往前过河。本书的著者好像告诉他们说,『你们是希伯来人,却不愿意过这道分别的水。这水就横在你们面前,你们必须过去。基督不在这里,祂已经在那边。祂是先锋,祂已经进入幔内。你们不该停在这里,你们应该到祂那里。祂是我们的元帅,已经进入荣耀;我们只管跟随祂。我们当奋勇向前,直到进入荣耀。让我们都从门出来,出到营外,并跟随祂进入幔内。』希伯来书里有两句极有力的口号,就是『出到营外』和『进入幔内』。希伯来书的著者很显然的告诉他们:『不可在营和幔子之间犹豫不决。要往前去,立即进入幔内。耶稣不在营中,也不在路上,乃在幔内,我们都必须到祂那里。那里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都去罢!』基督是在幔内,当我们进入灵里,就过了河,从我们游荡的心思出来,经过幔子,而进入至圣所。写希伯来书的用意,就是要以纯正的基督徒信仰,坚固这班犹疑的希伯来人,并警告他们不可偏离,反要弃绝他们的犹太宗教。

贰 内容


 一 属天的基督,现在的基督,现今的基督,今日的基督

 希伯来书认为一切积极的事物都是属天的,将我们指向这位在诸天之上的基督。在福音书,基督在地上生活,并在十字架上受死,为要成功救赎。在使徒行传,复活、升天的基督,得以繁殖且供应给人。在罗马书,基督是我们的义,叫我们得称义;祂也是我们的生命,使我们成圣、变化、模成、得荣、并被建造。在加拉太书,基督使我们过与律法、宗教、传统、仪式相对的生活。在腓立比书,基督从祂的众肢体活出来。在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基督是身体(召会)的生命、内容和头。在哥林多书,基督在实行的召会生活中是一切。在帖撒罗尼迦书,为着祂的再来,基督是我们的圣别。在提摩太书和提多书,基督是神的经纶,叫我们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在彼得的书信,基督使我们藉着经历苦难,接受神行政的对付。在约翰的书信,基督在神家中是神儿女的生命和交通。在启示录,基督今世行走在众召会中间,来世要在国度里辖管世界,并且要在新天新地中完满的荣耀里,彰显神直到永远。在希伯来书,这位现在的基督,现今在诸天之上作我们的执事(八2)和大祭司,(四14~15,七26,)供应我们属天的生命、恩典、权柄和能力,并维持我们在地上过属天的生活。祂是现在的基督,今日的基督,也是在诸天之上、宝座上的基督,作我们每日的救恩并时刻的供应。这就是希伯来书所启示的基督。我喜爱这卷书所描述的基督。我愿尽我所能,来影响你们,感动你们,甚至勉强你们来爱祂。

 我要用早餐所吃的鸡蛋作为小小的例证。蛋的外面是外壳,里面是鸡的实际。我们所要吃的不是蛋壳,而是壳里面鸡的实际。当小鸡孵出来之后,剩下的只是一个壳子。那时,没有人会吃那个蛋壳,只会忘记它,把它丢到垃圾桶里。这个比方是犹太教的说明。基督还没有来时,犹太教就是一个鸡蛋。有一天,小鸡从鸡蛋里出来了,也就是说,基督从那蛋壳中出来了。以前,小鸡和蛋壳就是一个。那时整个鸡蛋是值得宝贵的,因为里面有小鸡。到了一天,耶稣出生了,就是小鸡从壳里出来了。现今这只鸡不仅在地上行走,或在天空飞翔,更是坐在三层天上。这只鸡远在天上,壳子却还留在地上。你何必傻到一个地步,还在考虑到底该到鸡那里去,还是留在蛋壳那里。当然,你应该到鸡那里,不要再与蛋壳在一起。

 让我对那些还去会堂崇拜的犹太朋友说几句话。现在你们所宝贝的,不过是破的空蛋壳而己。忘掉蛋壳,丢到垃圾桶,来到鸡这里吧。基督就是那只鸡。基督是生命的元素,是生命的素质,也是生命的本质。为什么旧约和犹太教有其价值?因为基督从壳里出来以前,乃在其中。但现今祂既已从壳子出来,你就必须到鸡这里来,而不要留在壳那里。

 这个原则可以应用到任何宗教的事上。若有基督在里面,受浸是好的。然而,一旦基督从受浸中挪去,受浸就成了一个空壳。无论什么宗教事物,若没有基督都是壳子。每主日我们都有擘饼聚会,如果只有擘饼桌子而没有主在里面,那就是一个壳子。甚至你的祷告或读经,如果没有基督在其中,也会成为壳子。你的事奉、传道、和基督徒的工作,如果只是宗教活动而没有基督,也都是壳子而已。一切基要、合乎圣经、热心宗教、为着神的事,如果没有基督作实际,就都是壳子。姊妹们,你们蒙头应该有基督在其中;如果没有基督,蒙头不过是一个空壳子。不要以为我只定罪某一件事,我乃是定罪一切没有基督的事。甚至我自己所传的信息,如果没有基督在其中,仍然是壳子。甚至这整卷生命读经,如果不是供应基督,照样是壳子。

 我们要看见,我们很容易有空壳子而没有鸡;这太容易了。什么是宗教?宗教就是事奉神、敬拜神、极力作好讨神喜悦,却没有基督。敬拜神、事奉神、以及极力在神面前有好行为,这些都是好的,但是其中若没有基督,就不过是宗教而己。这样的敬拜、事奉、行为,就都变成宗教。只有基督是实际。我们所作的,我们所是的,都可能只是壳子。这些事有些甚至不是壳子,但即使是壳子,因为没有基督,也是空的。我们必须有基督!你喜欢作长老吗?那是好事,但作长老这件事必须有基督在其中。如果作长老而没有基督,你的长老职分就只是壳子。什么时候你宝贝壳子,你就必须过河,把自己埋葬,好脱离那个壳子。这就是这卷希伯来书的信息。

 希伯来书百分之百是说到基督,也是为着基督。这位基督不是道理的基督;祂是今日的基督,为着我们的经历。希伯来一章一至三节告诉我们,基督成就了一切,现今坐在高处至尊至大者的右边。四章十四节说,祂是那位经过了诸天,尊大的大祭司。祂不仅过了河,祂也经过诸天,进入第三层天,就是幔内的至圣所。现今祂就在那里。六章二十节说祂是先锋,是第一个奔跑赛程而达到目标的。祂也是第一个进入幔内的。七章二十六节说,祂是这样一位高过诸天的大祭司,在全宇宙的最高处。八章一节,九章二十四节,和十章十二节也都告诉我们,这位曾经死过的基督,现今在诸天之上,也与我们同在。哦!我们必须来接触祂!丢弃壳子,忘掉壳子罢!我们都必须来接触这位属天的基督,现在的基督,今日的基督。祂是何等的真,何等的活!现今祂以那属天的生命、权柄和能力供应我们,使我们在地上过属天的生活。祂不仅是我们每日的救恩,更是我们时刻的供应。何等一位基督!我们都当认识并经历祂。把宗教忘了罢!我们有『鸡』!我们不再有形式、仪文,我们只有实际。这就是希伯来书的内容。我们的生命读经继续往前时,将看见本书的深奥和丰富。

 二 连同一切属天的项目

 本书的内容不仅说到属天的基督,更说到这位属天的基督连同一切属天的项目:属天的呼召,(三1,)属天的记录,(十二23,)属天的恩赐,(六4,)天上的事物,(八5,九23,)属天的圣所,(九24,)属天的耶路撒冷,(十二22,)以及属天的家乡。(十一16。)我们都必须看见这些属天的项目。

叁 分段


 希伯来书的分段很简单。首先是引言,说到神在子里说话。(一1~3。)最后是结语。(十三20~25。)在引言与结语之间,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超越,(一4~十39,)也启示我们一条享受这位基督的路,就是藉着信。(十一1~十三19。)基督超越了一切:超越天使、约书亚、摩西、亚伦。祂所立的约超越摩西所立的约。基督远超过一切。我们接触祂,得着祂惟一的路,乃是藉着信。这就是希伯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