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推荐弟兄给新人接纳
总纲目




壹 使徒的推荐
贰 使徒的应许
叁 使徒的请求和信心
肆 结语

 读经:腓利门书十七至二十五节。

 腓利门书的主题是在新人里信徒身分平等的例证。表面上本书信没有说到信徒的身分。事实上,这卷书摸着这件事的中心。

 保罗写信给腓利门时,腓利门在歌罗西,而保罗远在罗马坐监。与他一同坐监的欧尼西母被带到主面前,并且为保罗在那灵里所生,不但成为在基督里的信徒和神的孩子,也成为保罗自己亲爱的孩子。既然罗马有召会,为什么保罗不将这新得救的人推荐给那里的地方召会?保罗没有这样作,因为欧尼西母是逃走的奴仆,而他的主人腓利门住在歌罗西。

 在罗马和歌罗西有召会,这事实指明众召会作基督身体的彰显乃是宇宙的。古时如此,今天也是如此。第一个召会,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大约在主后三十四或三十五年产生。腓利门书大约写于三十年以后。甚至在相当短的三十年间,召会就不但在犹太得建立,也在外邦世界得建立。因此,召会是宇宙的。这是照着主的主宰,完成祂给保罗的使命。这也实现了保罗要看见新人在地上的愿望。

 因着罗马帝国的扩展,地中海周围各国各民被带进彼此的接触,甚至在政治上统一。在这帝国各地人与人之间有许多交通、来往。这个来往全然与旧人有关。但在保罗写腓利门书的时候,另一个人在地上产生了。在旧人中间,新人产生了。这完全启示在歌罗西三章十至十一节:『并且穿上了新人;这新人照着创造他者的形像渐渐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识;在此并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受割礼的和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腓利门是歌罗西召会的长老。在歌罗西书里保罗强调所有的信徒都是新人的一部分。不仅如此,在新人里并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为奴的和自主的。腓利门是自主的,欧尼西母是他的奴仆;但在新人里他们的身分平等。

 歌罗西四章记载了新人的交通。九节说到欧尼西母,十七节说到腓利门的儿子亚基布。在同一家庭成员中自主的和为奴的,也是召会这新人的一部分。

 腓利门书该看作歌罗西四章的延续,并且视为在新人里一切社会阶级如何该放在一边的例证。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指出,这封简短书信专一的目的,是要给我们看见,基督身体所有的肢体,在永远的生命和神圣的爱里都是平等的。信徒中间社会阶级和身分的分别,不是被外面律法的条例所废掉,乃是被内里构成的改变所废掉。阶级已被废除,因为信徒已由基督的生命所构成。基督的生命已构成到腓利门里面,而同样的生命带着同样神圣的元素,已构成到他的奴仆欧尼西母里面。按肉体说,腓利门是主人,是自主的;欧尼西母是奴仆,不是自主的。但按内里的构成说,二人是同样的。因着神圣的出生,以及凭着神圣生命的生活,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在召会(就是在基督里的新人)中都有平等的身分,没有自主的和为奴的区别。

 在提多书二章九至十五节,保罗嘱咐奴仆在奴役的社会制度中,要行得好。他教导他们在这样的社会制度中,过着有耶稣人性的生活。但在腓利门书里他给众召会一个例证,说明奴仆和主人如何同样由基督的生命所重新构成。结果,他们都是新人的一部分。在属于旧人生活的旧社会制度中,主人和奴仆之间存有区别。保罗没有试图改革这社会制度,而摸这制度。相反的,一面他教导奴仆在这社会制度之下过着有耶稣人性的生活;另一面,他说明奴仆和主人如何都是在主里的弟兄,并且是新人的肢体,享有同样的身分。

 腓利门十六节使这关系非常清楚。保罗说到欧尼西母:『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对我固然是如此,对你,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里,岂不都更是这样。』藉着重生,欧尼西母已超过奴仆,甚至超过自由的人,因为他成了亲爱的弟兄。现今欧尼西母与腓利门的关系不但在肉身上,也在主里:在肉身上是奴仆,在主里是弟兄。在肉身上,欧尼西母是弟兄作了奴仆;在主里,他是奴仆作了弟兄。所以腓利门必须接纳欧尼西母,并且亲爱、亲密的接受他。当然,他不是在旧人、旧社会制度里接纳他,乃是在基督里,在新人里接纳他。虽然欧尼西母仍是腓利门的奴仆,但在基督里他成了腓利门的弟兄。现今在新人里,腓利门必须接纳欧尼西母为弟兄,为身分平等的人。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推荐一位弟兄给新人接纳。

 腓利门书没有题起『新人』这辞。但我们察看这卷书所描绘的情况,就看见保罗不是推荐弟兄给他当时所在城市的地方召会,乃是给一个遥远城市的地方召会。这指明保罗的推荐是在新人的范围里进行。我们已经指明,这能由歌罗西三章十一节证明,那里告诉我们,在新人里没有为奴的或自主的。保罗写信给腓利门时,他也许这样想:『欧尼西母成了主里亲爱的弟兄。现今我要推荐这奴仆给自主的弟兄。我愿帮助他们二位看见,身为弟兄,他们是平等的。一位该被接纳,另一位必须愿意接纳他。』我说腓利门书是在新人里信徒身分平等的例证,就是这个意思。

 只要我们看见信徒在新人里有平等的身分,我们中间就不会有关于社会阶级、国籍、或种族的难处。我们与不同的人就不会有难处。以任何方式区别人的人,都不是实行正确的召会生活。我们若要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接纳所有的圣徒,无论他们的种族、国籍、或社会阶级是什么。事实上,有许多地方的信徒不愿意这样作。结果,他们无法有正确的召会生活。

 我们绝不该照着种族或肤色说到召会─没有白种人召会、黄种人召会、黑种人召会、或棕色人种的召会。召会只有一种颜色,那种颜色就是属天的蓝色。你进入召会生活之后,在你全人深处,不可基于种族或肤色而在信徒中间有任何区别。只要这样的区别存在你里面,就你而论,就是在废掉召会生活。代表不同种族的肤色,已经藉着十字架废掉了。现今我们必须愿意在实际、真正的召会生活中付代价将这一切废掉。

 在社会上仍然基于肤色、国籍、或社会身分而有所分别。但这样的分别无法存在于召会,新人里。旧人因着这些分别而分裂。但在新人里,基于肤色的分别已被废掉。保罗厉害的教导这点,我们必须将其视为对真理之完全认识的一部分。

 我们曾一再指出,在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对真理完全的认识,乃是论到神关于基督与召会之新约的经纶。我们若仍基于肤色、种族、或国籍而有所分别,就真理而论,我们在这件事上就是可弃绝的。我们没有持守对真理完全的认识。

 身为犹太人,保罗不容易说在新人里没有犹太人。但因为这是对真理之完全认识的一部分,他就明白的宣告这事,清楚的教导这事。照着对真理完全的认识,在宇宙中有一个新人,一个基督的身体,一个神的召会。不仅如此,一个地方只该有一个地方召会。我们都需要领悟真理的这一面。

 照着主的主宰,腓利门书写于提摩太书和提多书之前。但在新约各卷书的排列中,腓利门书被摆在本组四卷书的末了。这几卷书启示神新约经纶的实行,腓利门书给我们看见那实行的特别一面。

 在神经纶的实行里,消除一切社会阶级和种族、国籍之间的不同乃是要紧的。这些阶级和分别若得以存在于召会生活里,新人就会被废掉,正确的召会生活就会被破坏。在新约里有一卷短短的书告诉我们,一个奴仆被带到主面前并被带进召会生活里,这是何等美好!这卷书若告诉我们该撒尼罗得救了,我就不会这么珍赏。但这卷书述说一个奴仆,一个被罗马社会制度认为比动物高不了多少,没有合法权利的人得救了。有些人也许以为保罗写到他是不值得的。另有些人也许说,奴仆得救并有上天堂的把握就够了。然而,保罗写本书信时运用很大的智慧。从来没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的。

 为什么保罗对一个得救的奴仆运用这样爱的关切?他这样作,因为他有负担说明,在众圣徒和众地方召会中,信徒在新人里是平等的。欧尼西母和腓利门是这个平等的好例证。欧尼西母在狱中藉着保罗得救,必是神的主宰。欧尼西母的得救给保罗机会,说到关于新人的生活这样奇妙的例证。他能指出,那时在罗马的奴仆与他远在歌罗西的主人,作为新人里的信徒乃是平等的。

 保罗知道,为着他良心的缘故,他必须合式的顾到欧尼西母。保罗非常熟悉腓利门和他的家人。可能保罗对自己说,『现在腓利门的奴仆藉着我得救了。我要怎么待他?我要打发他回他主人那里去吗?
我要怎么对腓利门说到欧尼西母?』事实上,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是主的主宰所安排的。没有别的例证更能描绘,在新人里身分的不同废掉了。欧尼西母和腓利门的事例,把所有的信徒在新人里有平等的身分,说明到极致。哦,我们看见这点是多么的重要!为着欧尼西母的得救赞美主,为着我们在新人里身分平等的例证赞美主!

壹 使徒的推荐


 在腓利门十七节保罗对腓利门说到欧尼西母:『所以,你若以我为同伙,就接纳他,如同接纳我一样。』这里用『同伙』指明在主里交通的深切关系。保罗恳求腓利门接纳欧尼西母,好像他是保罗自己一样。地方召会同其长老乃是主的同伙,主将新得救的人交托他们,就像那个好撒玛利亚人将他所救的人交托店主一样。(路十33~35。)

贰 使徒的应许


 在腓利门十八至十九节保罗继续说,『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这都归在我的账上;我必偿还,这是我保罗亲笔写的。我并不用对你说,连你自己也是亏欠于我。』『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这话指明欧尼西母也许欺诈了他的主人。关于这点,保罗说,『这都归在我的账上。』保罗在照顾欧尼西母的事上,正作了主为我们所作的。在十九节保罗说,『我必偿还,』正如主为祂所救赎的人付了一切。

 在十九节保罗也题醒腓利门:『连你自己也是亏欠于我。』这指明腓利门乃是保罗亲自带领得救的。

叁 使徒的请求和信心


 在二十节保罗接着说,『弟兄阿,是的,愿我在主里从你得着益处,愿你使我的心肠在基督里得舒畅。』这里的益处,希腊文,onaimen,欧奈门,音近欧尼西母,二字在原文均指有益,暗指欧尼西母;这是玩弄文字,含示既然连腓利门自己也是亏欠于保罗,对保罗而言,他就是欧尼西母。因此,腓利门应当在主里于保罗有益。

 在本节保罗也要求腓利门使他的心肠在基督里得舒畅。得舒畅,意即得抚慰、感畅快。心肠,原文与七节者同。腓利门既然使众圣徒的心肠得了舒畅,现今他的同伙要求他在主里也这样待他。

 在二十一至二十二节保罗说,『我写信给你,深信你必顺从,知道你所要行的,甚至必过于我所说的。同时,你还要给我预备住所,因为我盼望藉着你们的祷告,我可当作恩典赐给你们。』保罗盼望获释出狱,能再访问众召会;这盼望也曾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五节,二章二十四节表示过。保罗认为自己的访问对召会乃是一种恩典的赐与。

肆 结语


 腓利门二十三至二十五节有本书信的结语:『在基督耶稣里与我一同坐监的以巴弗问你安。我的同工马可、亚里达古、底马、路加,也都问你安。愿主耶稣基督的恩与你们的灵同在。』使徒在他书信的开头和结语中,总是用主的恩典问受信者安。这表明他信靠主的恩典,能叫他们,也叫他自己,(林前十五10,)成就他所写给他们的。要成就像使徒保罗所完成这样高超的启示,人的努力是无济于事的,必须主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