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败落的结果
总纲目




壹 爱现今的世代
贰 多多的害使徒
叁 结语

 读经:提摩太后书四章九至二十二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从提后四章九至二十二节来看召会败落的结果。

壹 爱现今的世代


 四章九节保罗对提摩太说,『你要尽快的到我这里来。』这是爱与亲密的话。保罗只能对与他非常亲近的人写这样的话。提摩太与保罗很亲近,与他很亲密。

 在十节我们找着保罗嘱咐提摩太尽快的到他这里来的原因:『因为底马爱了现今的世代,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爱现今的世代,爱如今在我们眼前的世界,与八节所题爱主的显现相对。世界,宇宙,由许多世代组成。似乎每十年就是一个不同的世代。现今的世代是围绕我们、吸引我们、并试诱我们的世界。底马就是爱现今世代的人。

 有些人信底马来自帖撒罗尼迦,这就是他离弃保罗以后往帖撒罗尼迦去的原因。但无论他是不是那城的人,他往那里去,因为他爱世界并离弃使徒,却是确定的。

 十节很难领会,因为述词『往…去』不但用于底马,也用于革勒士和提多。这就是说,底马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这指明提多和底马一样消极的离开保罗吗?
若不是新约中正面的题起提多这名字的事实,我会以为这节说底马、革勒士、和提多都消极的离开保罗。至少,我会认为革勒士和提多走自己的路。然而,我发觉很难相信提多会消极的离开保罗,尤其在他接到了保罗写给他的书信以后。保罗第二次被捕、下监以后,提多探访他。虽然我发觉很难相信他离弃保罗,但在十节他与底马列为同类却是事实。保罗打发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打发提多往挞马太去吗?
我们并不确知他们是受保罗打发,或者他们是自己起意去的。

 在十一节保罗说,『独有路加同我在一起。你要接得马可,带他同来,因为他在服事上对我有用处。』保罗说独有路加同他在一起,这事实也许指明提多消极的或中立的离开。底马离弃保罗,因为他爱现今的世代;提多也许为着某种别的缘故离开他。因为保罗被囚在罗马,他的同工们没有一人该为着任何缘故离开他,除非他们受保罗打发。他们该同保罗留在那里加强他。保罗说到带马可来,也指明他需要帮手加强他。最终,提多是受保罗打发往挞马太去,或者是他自己往那里去,我们必须把这问题留给主。

 十二节说,『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我们很难断定如何翻译这句话的第一个字。我们能用如今、但是、却、或并且。我比较喜欢用但是或却。似乎保罗在说,『虽然我需要帮手,虽然我需要你尽快的到我这里来,并带马可同来,但我仍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虽然我们很难断定如何翻译这句话开头的希腊字,但我们仍赞美主,在以弗所有召会,保罗能打发一位弟兄往那里去,并且有一位弟兄愿意受打发。为着这样的打发感谢主!

 我宝贵九至十二节,因为这几节启示,保罗与他同工们之间的关系是受神圣的安排,不是基于人的组织。保罗的同工们有自由自己行动。保罗没有说,『提多,不要往挞马太去。我需要你同我留在这里。你若离开,我就要你从工作退去。』虽然没有人的组织,却有神圣的安排,在其中领头的使徒是权柄。所以,保罗能嘱咐提摩太尽快的到他这里来。

 我与倪弟兄在一起的年间,许多同工到他那里要得劝勉,要他告诉他们某些事怎么作。倪弟兄很少说什么,若是说,也说得很少。然而,我和其它知道这情形的人能见证,每当我问倪弟兄某件事,他总是给我直接的答复。有时我在遥远的城市,他会拍电报给我,告诉我到他那里或到某个地方去。

 我们若比较提摩太后书和提多书,就会看见保罗与提摩太比保罗与提多之间更亲密。不错,保罗写信给提多;但他对提多不能像对提摩太说得那么多。保罗对提摩太这样一位亲密的同工,能发命令,叫他尽快的来。

 保罗和他同工们彼此的关系不是靠组织。这就是说,保罗不认为自己是能随意雇用或解雇同工的老板。照样,因为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没有组织,就没有雇用或解雇的事。

 我们看过,由于现今世代的吸引,底马就离弃使徒。提后四章八节和十节有爱主的显现与爱现今世代的对比。我们若爱主的显现,就会与主站在一起,并为着祂的权益与祂一同争战。但我们若爱现今的世代,就会与世界站在一起。即使底马爱现今的世代而离弃保罗,保罗也没有说,他要底马从工作退去。不仅如此,革勒士和提多也许没有受保罗打发而离开了他。可能保罗里面深处要提多与他同在,帮助并扶持他。无论情况如何,这些经文说出,保罗没有照着人组织的作法用他的权柄。

 许多作同工三十年以上的人能见证,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没有人的组织,没有运用权柄雇用或解雇同工的老板。我们没有组织,却有神的配搭同祂的代表权柄。因为保罗和他同工们中间也有这样的配搭和权柄,他就能告诉提摩太尽快的到他这里来,也能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照着腓立比二章,提摩太与保罗非常亲密的是一。他与保罗同魂,甚至为基督的工作,甘愿冒着性命的危险。因着这个一,这个亲密的关系,保罗就能吩咐提摩太到他这里来。他也能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然而,这不是组织。反之,这是照着在神配搭里的人中间的属灵光景。在神的配搭里,领头的人能对你说多少,在于你与职事是一的程度。这不是组织的事,乃是合一程度的事。

 在提后四章十三节保罗继续说,『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要带来,还有那些书卷,尤其是那些皮卷。』这话也启示保罗与提摩太之间的亲密关系。特罗亚是小亚细亚西北的海港,保罗曾在那里得着马其顿人的呼召。(徒十六8~11。)书卷和皮卷是古时用来书写的材料。外衣也许是旅行用的外套或旅行箱。

贰 多多的害使徒


 提后四章十四节说,『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保罗没有咒诅亚力山大,但他的确说了公义的话,说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在十节、十四节我们看见败落结果的两面。一面,有些受败落影响的人爱现今的世代;另一面,有些人多多的害使徒。在堕落的时候,这些事一再发生。

 在提前一章二十节,保罗说到许米乃和亚力山大。在提后二章十七节他又说到许米乃,在四章十四节他说到亚力山大。许米乃和亚力山大是真信徒,或是冒牌的?这引起了关于大户人家(提后二20)与神的家(提前三15)之间分界线的问题。惟有主能画定界线。惟有祂完全认识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那些对马太十三章里麦子和稗子之间的不同,作过科学研究的人指出,稗子和麦子直到结实的时候,在其外表的大小、颜色和形状,每一面上都是相同的。那时,麦子结出金色的穗子,稗子结出黑色的穗子。那时以前,没有人能区别麦子和稗子。然而,这不是说,我们不该区别真信徒和假信徒。只要我们知道某人不是麦子,就不该接纳他或接受他作麦子。但若是在某种我们不确定的光景中,我们就该接纳这人。这样的行动不违背我们的良心。很可能我们所接纳的一些人不是真信徒。许米乃也许是在信仰上犹如船破的真信徒。有些人也许以为许米乃不是真信徒,而有些人也许以为他是真信徒,后来成为异端者。既然惟有主确实知道,我们就不该过于留意许米乃的事例。

 就我们这些信徒而言,不该带有灰色。这就是说,别人该很容易分辨我们是『黑』或是『白』。当然没有人怀疑提摩太是真信徒。提摩太不仅白,而且白得发亮、发光。我们是在主里的真信徒,也该清楚显明。

 我们已指出,我们很难在大户人家和神的家之间画界线。(在世人眼中,认为我们是组织基督教的一部分。)大户人家里有些事物也许被神使用。然而,我们不该这样被神使用。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你要被神用作木器瓦器,或用作金器银器?我要在神的家中被祂用作金器银器。

 不要花太多时间想要分辨亚力山大是不是真信徒。反之,要留意那些积极、清楚和滋养的事。亚力山大是真的或假的,是麦子或稗子,要由主断定。然而,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我们不该跟随他的样子;我们该是提摩太,不该是亚力山大。

 关于铜匠亚力山大,保罗劝提摩太:『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抵挡我们的话。』(提后四15。)毫无疑问,亚力山大所抵挡的话,是神经纶健康的话。今天我们也面对那些抵挡神经纶之话的人同样的抵挡。

 十六节继续说,『我初次申诉的时候,没有人在旁支持我,众人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我们不知道底马是在保罗初次申诉时之前或之后离开他。我们只知道众人都离弃他,没有人在旁支持他。

 在十七节保罗见证:『惟有主与我站在一起,加给我能力,使福音藉着我传得完全,叫一切的外邦人都可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狮子口是对恶事(18)或恶人一种比喻的说法。(林前十五32。)可能在保罗受审的时候,有人极其残忍的对付他。保罗说到狮子口,也许是想到这样一个人。

 在提后四章十八节保罗说,『主必救我脱离各样凶恶的事,也必救我进入祂属天的国。愿荣耀归与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这属天的国是他们父的国,(太十三43,)我父的国,(二六29,)基督和神的国,(弗五5,)以及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后一11。)这国是给得胜圣徒的赏赐,等于提后四章八节公义的冠冕,作信徒奔跑属天赛程的激励。使徒保罗在十八节和八节所说的,证明他也是受到这赏赐的激励。保罗有把握得胜的宣告,他必得救进入这属天的国。

叁 结语


 保罗问百基拉、亚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以后,(提后四19,)就说,『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20。)米利都是在小亚细亚境内,靠近以弗所的城市。(徒二十15,17。)使徒为什么让这样亲密的人生病,而没有为他得医治祷告?他为什么不施行他医病的恩赐,(十九11~12,)治好提摩太的胃病,反倒教导他用自然的方法得医治?(提前五23。)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乃是:使徒及其同工们在这段受苦的时期,是在里面生命的管治之下,不是在外面恩赐的能力之下。前者属于生命的恩典,后者属于神奇能力的恩赐。在召会败落中,并在为召会受苦时,能力的恩赐不像生命里的恩典那样需要。

 照着新约,召会刚兴起时,神奇的恩赐也许有地位。但召会要抵挡败落或逼迫,神奇的恩赐或能力就不是非常有帮助。惟有我们要持定的永远生命是得胜的。藉这生命我们才能抵挡败落和逼迫。

 有些人也许认为保罗以常人的作法顾到提摩太和特罗非摩的疾病,彷佛是个不信者。圣经没有记载他祷告求医治,他也的确没有运用医病的恩赐。反之,他鼓励提摩太稍微用点酒,并且留特罗非摩在米利都。保罗以常人的作法照顾他的同工们。他没有作什么炫耀的事表演给人看。照样,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不该想要表演。我们必须强调永远的生命,藉此我们就能抵挡试验、试炼、逼迫、攻击和反对。坚固的根基立住了。这样立住不在于神迹,乃在于那在我们里面作恩典的永远生命。

 保罗嘱咐提摩太要赶紧在冬天以前来,并转达与他同在的众弟兄的问安以后,就总结说,『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典与你同在。』(提后四22。)这里我们看见,保罗用他写提摩太后书的两个主要元素作总结:刚强的灵和神的恩典。提摩太后书这卷教导如何对抗召会堕落的书,有力的强调我们的灵。本书一开始就强调能力、爱、并清明自守的灵已经赐给我们,藉此我们能将神的恩赐,如火挑旺起来,并且按神的能力以及主分赐生命的恩典,与福音同受苦难。(一6~10。)到了结语,本书强调主与我们的灵同在,且以此祝福我们,使我们享受祂作恩典,以站住抵挡召会败落中那下坡的流,并藉着祂内住的灵(14)和装备的话,(三16~17,)完成神的经纶。

 在召会堕落加剧的艰难日子里,所需要的乃是神永远的恩典,这恩典是在永远里所赐给我们的,(一9,)也是在今世供我们取用的。这在不能毁坏之生命里的恩典,一点不差就是那位是神生命的具体化身,且居住并活在我们灵里之神的儿子基督。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灵,以享受这位基督的丰富(弗三8)作够用的恩典。(林后十二9。)这样,我们就可以活祂作我们的敬虔,(提前四7~8,)好建造召会作祂的见证,照着神的经纶担负一切神圣的实际─真理。

 我们在主恢复里的圣徒,都必须知道如何在我们的灵里接触主,认识那与我们同在的恩典,一点不差就是那经过过程,成为包罗万有、赐生命、复合、内住之灵的三一神。如今我们人的灵与那灵是一,与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完成是一。一天又一天,我们可享受在我们灵里这样一位灵。只要我们知道主与我们的灵同在,并且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是我们的恩典,只要我们运用我们的灵享受这恩典,就会有神新约经纶的实际。然后在今天基督教的堕落中间,就会有神经纶之实际的见证。

 照着约翰一章十四节,那是神自己的话成了肉体,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这指明只要我们有恩典,也就有实际。我们若运用我们的灵并享受这恩典,就会有实际。然后我们就会完成神新约的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