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败落的蔓衍
总纲目




壹 远避世俗的空谈
 一 进而成为更不敬虔
 二 像毒疮蔓衍
 三 许米乃和腓理徒
  1 在真理上偏离了目标
  2 倾覆一些人的信心
贰 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
叁 大户人家
 一 贵重的器皿和卑贱的器皿
 二 蒙洁净,脱离卑贱的器皿
肆 保罗对提摩太的嘱咐
 一 逃避与追求
 二 呼求主
 三 弃绝愚拙无学问的辩论
 四 不争竞
 五 规劝那些抵挡的人

 读经:提摩太后书二章十六至二十六节。

 提后二章十六节与保罗在十五节的话是对比;他在十五节说,『你当竭力将自己呈献神前,得蒙称许,作无愧的工人,正直的分解真理的话。』好的工人所正直分解的,不是知识或道理的话,乃是真理的话。许多基督徒以为二章十五节这样的经文中,真理的意思是道理或教训。然而,在新约里,真理不是仅仅指道理。约翰一章十四节论到在成为肉体里的基督说,『话成了肉体,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真理〕。』将这里的真理解释为道理,的确是荒谬的。我们怎能说,话成了肉体,丰丰满满的有道理?在新约的用法里,真理指神新约经纶的实际。基督藉着成为肉体而来时,恩典和实际也来了。恩典和实际就是神自己。恩典是神在子里作我们的享受;实际是神在子里被我们实化。所以,恩典和实际都指成为肉体的神。我们接受恩典,也接受实际。然后我们就有神作我们的实际。这实际就是提后二章十五节的真理。我们曾经指出,这真理就是神新约经纶之内容的实际。这些内容包括基督是头,召会是身体。正直的分解真理的话,不是仅仅将圣经分成不同的段落,乃是分解神经纶内容之实际的健康话语。

壹 远避世俗的空谈


 一 进而成为更不敬虔

 保罗在十六节接着说的,是十五节的对比:『但要远避世俗的空谈,因为这些空谈必进而成为更不敬虔。』『世俗』指与世界相混调的言语,与圣别的言语相对。保罗嘱咐提摩太要远避世俗的空谈,免得进而成为更不敬虔,就是成为与敬虔相对的情况,与我们在日常生活和召会生活中彰显神相对。

 二 像毒疮蔓衍

 在十七节保罗接着说,『他们的话必像毒疮蔓衍;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蔓衍,原文也可译为得喂养,腐蚀。直译,得着草场。参约翰十章九节。在原文里,草场是医学名词,说到溃烂性疾病消耗的发展,(Alford,阿福德,)因此译为蔓衍。

 毒疮指一种腐蚀的溃烂,癌。保罗用这样强烈的辞描述教导不同之事的人。他告诉我们,他们的话不但进而成为更不敬虔,也像消耗肉体,并使人体局部坏死的毒疮一样蔓衍。照着我们的观察,这一直是在有些异议的人中间的情况。

 三 许米乃和腓理徒

  1 在真理上偏离了目标

 保罗在提后二章十八节题到许米乃和腓理徒说,他们在真理上『偏离了目标,说复活的事已过,就倾覆一些人的信心』。偏离了目标,即失去目标、转离正路。保罗不是说许米乃和腓理徒在道理或教训上偏离了目标;他是说他们在真理上,在新约经纶的实际上偏离了目标。他们转离真理,说复活的事已过;这就是宣称不会有复活。这是严重的异端,否定在生命里神圣的能力。(林前十五52,帖前四16,启二十4,6。)

  2 倾覆一些人的信心

 在提后二章十八节保罗也说,许米乃和腓理徒在真理上偏离了目标,就倾覆一些人的信心。这里的信心是主观的,即信的行动。这主观的信心,我们信的行动,与基督的复活有密切关系。(罗十9。)我们曾经指出,这主观的信心包含我们与三一神之间生机的联结。人的信心被倾覆,就是这内里生机的联结在某方面被破坏。我们中间有些人能见证,因着听见教导不同之事者的话,这生机的联结就暂时被切断。这些人里面发现,他们里面生机的联结停止了。那就是他们的信心被倾覆了。

贰 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


 在提后二章十九节保罗宣告:『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属于祂的人。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许多基督教教师宣称,这里的根基指基督。不错,在林前三章十一节保罗说,基督是惟一的根基。除祂以外,我们没有任何别的根基。然而,我们若照着提后二章的上下文来看十九节,就会看见这里的根基并非指基督是召会的根基,乃指召会是真理的根基或基础。十四至十八节教导我们在消极方面如何对付异端,并在积极方面如何持定真理。照十五、十八、二十五节看,这里的根基并非指基督是召会的根基,乃指召会是真理的根基。这与『真理的根基』相符,这根基托住真理,(提前三15,)特别是基督复活的真理。(徒四33。)

 召会乃是在基督里用神圣的生命建造的。这生命是不能毁坏、不能征服的,(来七16,徒二24,)并能抵挡来自任何源头的致死败落。因此,召会是神坚固的根基,永远立住,抵挡一切的异端。无论怎样的异端进来,或毒疮如何扩大蔓衍,这坚固的根基已经立住了。

 有些离开主恢复的人以为,不久以后这恢复就会崩溃。然而,因为这恢复是建造在坚固的根基上,所以没有崩溃,也绝不会崩溃。主的恢复若建立在神圣生命、永远生命以外的事物上,就早已崩溃了。但因为这恢复有真理坚固的根基,就不受攻击的伤害。反之,企图破坏这恢复的人实际上是破坏自己,同时他们也加强了这恢复,并显露这恢复的根基是坚固的。这恢复建造在永远、神圣的事─神的生命同祂的性情上。为这缘故,甚至阴间的门也不能胜过。因为这恢复建造在不能毁坏、不能征服的永远生命上,真理坚固的根基就因此立住了。近年来,我们不需要保护主的恢复。这恢复一直为不能征服的神圣生命所保护。因此,召会是神立在永远生命里的坚固根基。

 保罗说这坚固的根基有『这印记』。印记有两面。在主的一面是:『主认识属于祂的人。』这是基于主神圣的生命;主已将这生命赐给祂所有的信徒,并且这生命已将他们带进与祂生机的联结里,使他们与祂成为一,成为属于祂的人。在我们的一面是:『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这是神圣生命的结果:这生命使我们能离开不义,并在祂圣别的名里保守我们无可指摘。召会乃是在神圣生命里坚固的根基,带有这样两面的印记,见证主神圣的生命已经使我们成为属于祂的人,并使我们脱离与祂公义法则相反的事物。

叁 大户人家


 提后二章十九节明确的指出,十六至十八节所揭露的那些人,不是属于主的,他们邪恶的作为就是有力的证明。

 在二十节保罗继续说,『但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的,也有作为卑贱的。』本节开头的『但』,指明与前节关于真信徒的定义相对。

 保罗所说的『大户人家』是什么意思?在这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的,也有作为卑贱的。我花了许多时间在主面前思想这事。提前三章十五至十六节所说明神的家,就其神圣的性质和素质的特性而言,乃是真实的召会,作了真理的根基;而这里的大户人家,就其搀杂的特性而言,乃指堕落的召会,如马太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二节反常的大树所例证的。在这大户人家,不但有贵重的器皿,也有卑贱的器皿。因此,我们无法相信提后二章二十节的大户人家,指提前三章十五节的召会这活神的家。大户人家的确不是活神的家。活神的家是敬虔的极大奥秘,也是神显现于肉体。这样的家怎能有卑贱的器皿?所以,大户人家无疑指基督教国,指基督教。不但如此,这大户人家等于马太十三章的大树。今天真实的召会是活神的家,而反常的基督教是大户人家。今天这反常的家何等庞大!许多不洁的飞鸟怎样栖宿在大树上,照样,在大户人家也有卑贱的器皿,有木器瓦器。然而,在真实的召会里只有金器银器。

 一 贵重的器皿和卑贱的器皿

 贵重的器皿是由神性(金),以及蒙救赎得重生的人性(银)所构成。这些器皿,就像提摩太和别的真信徒,构成了托住真理的确定根基。卑贱的器皿是由堕落的人性(木与土)所构成。许米乃、腓理徒和别的假信徒都属于这类。

 二 蒙洁净,脱离卑贱的器皿

 在提后二章二十一节保罗接着说,『所以人若洁净自己,脱离这些卑贱的,就必成为贵重的器皿,分别为圣,合乎主人使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洁净自己就是『离开不义』,(19,)这是内在神圣性质的外在证据。二十一节的『这些卑贱的』,指卑贱的器皿,包括十六至十八节所说的那些人。我们不但该洁净自己,脱离任何不义的事,也该脱离卑贱的器皿。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远离他们。因此,我们必须洁净自己脱离不义的事,并脱离卑贱的木器瓦器。我们若洁净自己,脱离这些消极的事和消极的人,就必成为贵重的器皿,分别为圣,合乎主人使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贵重是性质的问题,分别为圣是地位的问题,合乎使用是功用的问题,预备是训练的问题。

肆 保罗对提摩太的嘱咐


 一 逃避与追求

 二十二节继续说,『你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欲,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义、信、爱、和平。』提摩太不仅该提防众召会中外在的败坏,也该提防自己里面内在的私欲。他必须避开外在的败坏,并要逃避内在的私欲。不仅如此,他该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义、信、爱、和平。公义是对自己,信是对神,爱是对别人;和平是这三样美德的结果。

 二 呼求主

 清心呼求主,就是在向主祷告赞美时,称呼主的名。(19。)追求主的人,必是呼求主的人。今天那清心呼求主的人,在祂的恢复里得以找着。感谢主,我们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在一起。我们可以同这样的信徒追求公义、信、爱、和平的美德。

 三 弃绝愚拙无学问的辩论

 在二十三节保罗说,『至于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知道这些事是产生争竞的。』愚拙,原文也可译为愚蠢。无学问的,意未受教育的、无修养的、未经训练的;即不服从神,只随从自己的心思和意志。(Darby,达秘。)我们必须弃绝这样愚拙的辩论,因其根源在于撒但,那蛇。许多年前,我读到有人说,蛇和夏娃谈话时,也许以问号的形状立起来。他问夏娃说,『神岂是真说?』(创三1。)所有愚拙的辩论都起源于蛇,因此,我们该弃绝愚拙无学问的辩论,产生争竞的辩论;这些辩论总是由邪恶、蛇的源头兴起的。

 四 不争竞

 在提后二章二十四节保罗接着说,『但主的奴仆不该争竞,总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于教导,忍受苦害。』人错待你,你不该受困扰。反之,你是主的奴仆,就该温和,忍受苦害。

 五 规劝那些抵挡的人

 在二十五节保罗继续说,『用温柔规劝那些抵挡的人;或许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得以认识真理。』保罗用悔改这辞,指明在抵挡真理的人,乃是心和良心有了问题。真理乃是活神及其经纶(祂心头之愿望)的启示。要接受神圣的启示,需要操练心和良心向着神是对的。心应当转向神,单单向着祂,良心必须在神面前清洁无亏。不然,人就会被魔鬼掳去,陷入他的网罗里。(26。)

 在二十五节保罗再次题到认识真理。保罗在这里不是说到认识圣经,或认识道理和教训。他强调悔改得以认识真理。预防者必须背负担子,用温柔规劝那些抵挡的人,盼望他们蒙光照、悔改、并回转以认识真理。

 那些悔改的人可能『醒悟过来,脱离他的网罗,归于神的旨意』。(26。)照文生说,醒悟过来,意思是再清醒,从昏醉中醒过来。保罗用『魔鬼的网罗』,指明抵挡真理的人已经被魔鬼捉去,陷在他的网罗里。神的仇敌用错谬充满他们可弃绝的心思,将神拒绝于外,正如他对法利赛人所行的。(约八42~45。)他们需要心转向神,也需要彻底对付良心。

 『他们这些已被魔鬼活捉了去的,也可以醒悟过来,脱离他的网罗,归于神的旨意。』归于神的旨意,即为着神的旨意,实行神的旨意。

 假定有些人就近你,存心辩论某一道理或实行。不要与他们辩论,却要向他们陈明神的经纶。要这样作,你需要熟悉神新约经纶的内容。所有的圣徒都该受训练,可能由他们所在地的领头人训练,陈明对真理的认识,与别人分享神新约经纶之内容的实际。

 常常有人问我们,为什么我们说我们是召会。我在美国首次听见这问题,是在一九六三年。在一次交通里,一位弟兄问我说,『为什么你们的团体称自己是在洛杉矶的召会?』我回答这个很好的问题时指出,在圣经里,某地的圣徒,如耶路撒冷或安提阿的圣徒,就被视为那地的召会。行传八章一节说到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十三章一节说到在安提阿的召会。我接着指出,在耶路撒冷只有一个召会。彼得、雅各、和约翰都为着建造在耶路撒冷的那一个召会。然而,今天的基督徒误入歧途,在许多不同的公会里聚会。为这缘故,洛杉矶市有种种不同所谓的召会。甚至有团体说,他们是中国人的召会,或韩国人的召会。然后我问,这种种不同的召会,我们该加入那一个。题出关于洛杉矶召会这问题的人承认,我们不该加入任何一个所谓的召会。然后我继续说,我们在洛杉矶若不称自己是在洛杉矶的召会,就是另一个宗派。我们若不是在洛杉矶的召会,那么我们是什么?我们没有选择,只有称自己是在洛杉矶的召会。

 我晓得有些人也许说,在洛杉矶的召会应当包括那城市里所有的圣徒,我就接着说,『不错,在洛杉矶的召会包括洛杉矶所有的信徒。然而,他们多半不愿意单单作为召会聚集。这是他们的责任,不是我们的责任。例如,锺家可能有许多人。假定大多数的人都搬家离开,只有三个人留下。这三个人不是锺家吗?
他们在房子上挂牌子说『锺家』,难道错了吗?
当然没有。他们若不称为锺家,那么他们该称为什么?他们若取名史家或任何别的名,就必定错了。即使家中许多人离开,住在别处,他们说他们是锺家仍是对的。同样,许多真正是洛杉矶召会肢体的人,没有作为召会聚集。虽然如此,那些为召会站住的人,有权利描述自己是在洛杉矶的召会。』

 在这场合中我问:『为什么在公会里的人不称他们自己是召会?他们因着我们宣称是在洛杉矶的召会而感到困扰。他们需要问自己,为什么他们取长老会和路德会这样的名字。我盼望他们愿意丢弃这些名字,单单是他们那城的地方召会。对于这城里愿意这样作的人,我要说,「既然我们都是同样的召会─在洛杉矶的召会,为什么我们不单单来在一起成为召会?让我们众人为着召会生活聚在一起。」』这是一个例证,说明我们何等需要学习完全认识真理,然后学习如何向别人陈明真理,尤其是向反对者。我们盼望别人能蒙光照,也完全认识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