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败落的基本因素─离弃使徒和他的职事
总纲目




壹 背道
贰 忠信

 读经:提摩太后书一章十五至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提后一章十五至十八节,这些经文表明败落的基本因素在于离弃使徒和他的职事。虽然提摩太后书的这段很简短,但保罗写这些话时,必定有强的感觉。

 在一章一至十四节,保罗说到许多积极、鼓励、并加强人的事。基于保罗在一至七节对提摩太的嘱咐,他在八节说,『所以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主的囚犯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福音同受苦难。』这里的福音是人位化的,被视为遭受逼迫之活的人位。保罗鼓励提摩太要按着神的能力,与福音同受苦难。

 在九节保罗接着说到,『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了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祂自己的定旨和恩典;这恩典是历世之前,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这里的定旨是指神的目标,恩典是指达到这目标的凭借。达到神目标的恩典,是历世之前,即世界起始之前,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这恩典『藉着我们救主基督耶稣的显现,才显明出来』。(10。)因此,直到主耶稣来,恩典才来了。约翰一章十七节指明这点:『律法是藉着摩西赐的,恩典和实际都是藉着耶稣基督来的。』藉着耶稣基督来的恩典,一点不差就是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享受的三一神。这恩典完成神的定旨,并使我们能达到祂的目标。

 恩典以两种方式作工:在消极一面作工,把死废掉;在积极一面作工,将生命和不朽坏带进来。恩典的工作仍在我们里面进行。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恩典正在把死废掉,藉着福音将生命和不朽坏照耀出来。虽然我们听见已往所传的福音,但我们可能没有听见恩典的福音把死废掉,将生命和不朽坏带进来。

 为着这样的福音,保罗『被派作传扬者,作使徒,作教师』。(提后一11。)保罗作传扬者宣告福音,作使徒建立众召会,作教师在福音的细节上指导众召会。为着这福音的缘故,保罗受『这些苦难』。然而他不以为耻,因为知道他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守他所托付的,保守他所交托祂的。(12。)

 在十三节保罗嘱咐提摩太:『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耶稣里的信和爱持守着。』保罗在前面对提摩太说的话,乃是提摩太所要持守的健康话语的规范。我们该用信心,用与三一神生机的联结,并用神圣的爱持守这样的规范。不仅如此,照着十四节,我们该『藉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保守那美好的托付』。这里美好的托付等于健康的话。我们该藉着内住的圣灵保守这托付。我们越看一至十四节所说到的一切事,就越领悟这些经文包含什么丰富。

壹 背道


 在一章十五节保罗说,『你知道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这里的亚西亚,指亚西亚省。本节保罗指明在亚西亚的信徒,先前接受使徒的职事,现在离弃了他。使徒虽然遭到这样的弃绝,却在那永是一样、永不改变之基督里的恩典上更为刚强。使徒没有沮丧,反倒劝勉那凭信作他儿子的,当召会失败、荒凉时,要在这职事上坚定稳固。

 很难说『所有在亚西亚的人』是指谁。这是说每一个在亚西亚的信徒都离弃了保罗吗?
保罗特别题到腓吉路和黑摩其尼,这二人必是因为使徒被囚,而带头离弃他的人。但所有其它在亚西亚的信徒如何?我们不能说每一个人都离弃了保罗,因为保罗题到阿尼色弗屡次使他舒爽,在罗马的时候,殷勤的寻找他,并且找着了。(16~17。)

 好些解经家说,这些经文指背道,离弃真理。但背道到什么程度?我信『所有在亚西亚的人』,是指在亚西亚信徒中一般的情形,并不包括每一位个别的信徒。一般说来,亚西亚有背道。

贰 忠信


 一章十五至十八节指明,我们无法中立。我们不是腓吉路或黑摩其尼,就是阿尼色弗。阿尼色弗是得胜者,他胜过一般的趋势,并站住抵挡那下坡的流,使主的大使灵、魂、体都舒爽,不以他为主的使命被囚为耻。保罗论到他说,『愿主使他在那日从主得着怜悯。他在以弗所怎样多方的服事我,你知道得最清楚。』那日,指主得胜显现,赏赐祂得胜者的日子。(四8,启二二12。)

 这里的原则与以利亚的时代几乎一样。以利亚对主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王上十九14。)耶和华回答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18。)这里的原则是,甚至在败落的时期,下坡的趋势中,大多数神的子民被引偏离,总有一些仍然忠信的人。总会有阿尼色弗站住抵挡下坡的趋势。不错,腓吉路、黑摩其尼、和其它亚西亚的人离弃了保罗;但得胜者阿尼色弗,站住抵挡败落,抵挡下坡的流。

 我确信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是信徒。否则,保罗不会说他们离弃了他。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曾经和保罗在一起。可能他们不是一般的信徒;他们必是同工或圣徒中间领头的人。当然,他们领头离弃保罗。

 离弃保罗的人,不但离弃了他这个人,也离弃了他的职事。事实上,重要的不是人本身,极其重要的乃是那人所尽的职事。当保罗说有些人离弃了他,他的意思不是他们仅仅离弃了他这个人,乃是他们离弃了他的职事。在危险的时期,真信徒、甚至领头的人和同工也可能离开。

 关于这件事,我要述说一些关于主恢复的历史。我在中国大陆与倪弟兄在一起的年间,看见许多曾经接受倪弟兄的职事一段时间,后来离开的人。虽然离开的圣徒人数不多,每次可能只有两、三位离弃了倪弟兄的职事,但这样的事一再发生。

 从一九四九年我们由中国大陆被打发到台湾的时候,我们也有过许多类似的经历。在短短的六年间,在主的恢复里台湾的圣徒人数由大约五百增加到两万五千以上。有一年我们从英国邀请一位非常属灵、老练的弟兄供应我们。他第一次的访问很有益处,因为他供应我们,没有摸召会生活的实行。但他应我们的邀请第二次来时,却这样作,想要在召会生活的实行上改正我们。事实上,他要说服我们放弃召会的立场。照着他的观念,每当两、三位信徒在主耶稣的名里聚集的时候,就有召会的实际。他教导说,在所谓组织的基督教时期,任何一个城市都能有好些在主名里聚集的团体,每个团体多多少少都有召会的实际。由于这位弟兄的影响,少数的青年人离开了召会生活的实行,宣告他们看见了所谓『丰满的基督』的异象。他们所用这辞的意思是什么,我们并不清楚。圣经说到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也题到基督的丰满,却没有题到『丰满的基督』。

 即使这些青年人开始暗中破坏台湾的工作,我也只是等候、祷告。七年过去后,问题才解决。在一个点上我坦白的告诉他们,我会跟随基督与召会的路直到永远。我要求他们认真考虑,他们若只接受基督,却忽略召会生活,会发生什么事。不仅如此,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光的儿女,应当在光中行事为人。我再次宣告,我会永远跟随倪弟兄所恢复基督与召会的路。关于这点,我向他们保证我绝不会改变。我接着告诉他们,他们若宁愿离开召会生活,跟随他们『丰满的基督』的异象,我不会拦阻他们。反之,他们当然可自由跟随他们认为更好的路。然而,我告诉他们,他们不该仍与我们在一起,阳奉阴违。他们宣称对召会的立场没有问题,他们继续在我们中间七年之久。那段时间他们暗中破坏台湾的工作。

 在主的主宰里,祂把我带到美国,并给我负担开始在这里尽职事。有些在台湾领头的人按时写信给我,说到一直暗中破坏台湾工作之青年弟兄们的情形。我引用主耶稣在约翰二章十九节的话回答他们:『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将它建立起来,』藉此题醒他们我释放过的一篇信息。在那篇信息中我说,『倘若台湾岛的工作是出于人的,就应当被拆毁;倘若是出于主的,一旦被拆毁了,主会在复活里再建立起来。』我鼓励领头的人要安息。至终,异议的人离开了召会生活和台湾的工作。不久以后,他们中间分裂了。他们要破坏召会生活的企图并没有成功。

 现在让我述说主的恢复在美国时,我们好几次的经历。有一次,一个强调说方言的基督徒团体要与我们联合,以实行召会生活。一面,我们不反对说方言;另一面,我们不鼓励说方言,我们不愿意聚会受其支配。没有多久,这个团体就离开了召会。

 有些曾经在我们中间的人承认,召会的路是对的。然而,他们喜欢美国本地的使徒。我听见这事,就自言自语说,『只有头一班使徒是本地的使徒,是作犹太人使徒的犹太人。但保罗成了外地的使徒,外邦人的使徒。』拒绝外地人,只接受所谓本地的使徒,违反身体的原则。基督的身体是宇宙的。然而,我们向渴望本地使徒的人保证,他们可自由寻找,倘若能的话,他们能找着一位。因此,渴望本地使徒的人也离开了召会生活。

 另一个事例与一位有说话恩赐的弟兄有关。在一个场合里他公开见证,主告诉他要将他自己交托给恢复的路。一段时间以后,他被引岔离开了召会生活,认为召会立场太狭窄。他的观念认为这恢复不过是从中国移植来的东西。所以,这位弟兄也离开了召会生活。

 还有一个事例与一位弟兄有关,他认为公会是我们作工的场地。他宣称我们若得罪公会里的人,就会失去我们作工的场地。这位弟兄承认我们是召会;然而,他建议我们不要这样声明。我们回答他,这好比一个女人不说她是某人的妻子一样。这位弟兄的目标,是要把信徒带进半路凉亭,好为着那些脱离了公会,却没有进入召会生活的基督徒。事实上,这是委曲真理,只分享关于基督徒生活的教训,却由于惧怕,扣留关于召会的真理。这位弟兄推广倪弟兄所写与召会无关的书,却忽略那些与召会生活有关的书。他也离开了。

 有一位弟兄在召会生活中好几年了。然后他宣称他看见了所谓的第三路线。他宣称倪弟兄看见了耶路撒冷的线和安提阿的线,但他看见了以弗所的线。因此,他离开了召会生活,实行这『第三路线』。

 另一位弟兄宣称他知道实行召会生活最好的路。按他看,建造地方召会的路是用召会家庭的孩子,和邻居家庭的孩子。我特意参加一次擘饼聚会,看看他所在之地的情况。即使非常年幼的孩子也可以吃饼,我没有说批评的话。然而,我告诉这位弟兄:『我们召会乃是包罗一切的;我们不是宗派。即使你要照着你的路实行召会生活,我们也不反对你。但请不要坚持说,你找着了建造召会最好的路或惟一的路。这样的坚持会成为难处的原因。』至终,这位弟兄也离开了。

 近年来,一些有野心的人将主的恢复视为他们得着权力的机会。他们看见在这恢复的『园地』里没有『狮子』、『老虎』;反之,所有的圣徒都是『鸽子』、『绵羊』。换句话说,在主恢复里的圣徒似乎很天真。虽然这些有野心的人想要为自己得着权力,但他们失败了。他们发现天真的『鸽子』、『绵羊』有一位与他们站在一起的,那就是在祂恢复里保守祂荣耀的神自己。这些人不能作他们渴望作的,也就离开了召会生活。

 我述说这些历史事实的重点是:我们不该以为每个进入主恢复的人都会存留。因为召会生活对众人都是试验,有些人至终会离开。然而,我们不该因此灰心。我们该得鼓励,正如提摩太藉着保罗的话得鼓励一样。不错,主恢复的路是试验和暴露。但这恢复也证明,虽然有些人像腓吉路和黑摩其尼一样离开,但有些人像阿尼色弗一样稳固站立。今天主在祂的恢复里有成百甚至成千这样的人。

 保罗渴望主在现今并在那日,都怜悯阿尼色弗。这指明双重的祝福:今世祝福阿尼色弗全家,在主得胜显现的那日祝福阿尼色弗自己。你要得着主的怜悯这双重的祝福吗?
倘若你要,那就不要作腓吉路和黑摩其尼,乃要作阿尼色弗。别人离开时,要与使徒和他的职事同在。

 我们从中国大陆到台北去以后,造了一个能容纳五百人左右的会所。在建筑完工后的第一个主日,新会所坐满了人,主要是逃离大陆的基督徒。我晓得听众的情况以后,就说了坦白的话,我说,『今天的基督教里有种种不同的教会。这些教会中,有些为你主持婚礼,有些协助你解决医疗问题,还有些帮助你找职业。有些教会给有才干或富有的人机会;你若有某种才能,他们会给你地位。然而,这里的召会没有提供你这种帮助。不仅如此,也没有地位满足你的野心。你若要这样的东西,你就在错误的地方。我们这里的召会,只关心传纯正的福音,教导圣经,并帮助人接受基督,爱祂,且在祂里面长大。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任何属地的事;我们关切属天的事。凡真实寻求这些属天事物的人,请继续与我们一同聚会,其余的人都该到别处去寻找你所寻求的帮助。』第二个主日,一半以上的人没有回来。我们知道那些回来的人关切主的事。他们多半被主得着,并且仍在召会生活中。

 我要再说,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只关切基督与召会。这是我们争战的口号。我们的目标不是帮助人有属地的追求,更不是满足他们对地位的野心。我们在这里照着神永远的定旨,为着召会供应基督。你若寻求基督与召会,那么召会生活就是为着你的地方。寻求基督与召会以外事物的人,至终会看见,召会生活不是他们所寻求的地方,并且他们会离开。